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36:鬼嚎鬼叫
    房门被砸的地动山摇,苏乐珊尖锐的怒吼声透过门板,从门外传进来。

    一室的靡靡之音在这样的大动静下,倏地静止。床榻上,抱作一团的两人同时转过头,看向一直在晃动的大门口。

    “怎么,夜,你没安排好你家的母老虎就过来找我了?”夏伤双手环着骆夜痕的颈脖,俏脸布满春情,在苏乐珊一声声辱骂中,纤眉微蹙。转头斜睨了一眼骆夜痕,冷着俏脸抬腿想从骆夜痕身上下来。没想到骆夜痕却突然间将她压在床上,身下快速地一阵**之后,方才痛快地释放了自己。

    “夏伤,你给我开门,开门啊……臭婊子,你有种勾引男人就没种给我开门吗?”

    门外,苏乐珊的尖叫声一直没断过。骆夜痕压在夏伤身上,喘着粗气。在听到苏乐珊愤怒的吼叫声中,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住里住手。

    夏伤同样也听到了苏乐珊在外面的鬼嚎鬼叫,心里冷笑出声。

    真是个没脑子的女人,不过才一会儿没见到骆夜痕,就这么沉不住气,跑到她的房间门口乱叫。这不是存心自己找脸丢,哪个男人会受得了这种女人。

    “还不走吗?要真被苏大小姐抓到你在我房间里跟我偷情的话,我想不用到明天,这个山庄的人都要笑话你了哦!而且,说不准你就不用结婚了!”夏伤娇笑着抬起手,环住骆夜痕的颈脖,喃喃又道:“不过,如果你想留下来过夜的话,我没问题的!反正,咱们的绯闻众所皆知。”

    骆夜痕平复好呼吸后,理智回归他的脑子。

    他刚才一门心思地只想跟夏伤上床,压根没有考虑太多。这会儿床也上了,他的理智也回来了。为了个婊子,放弃骆苏两家的联姻太不合算了。而且,这件事情闹大,骆颜夕也不会放过他。若是让姐姐也知道他跟夏伤还有牵扯的话,他更没脸见她了。

    想到此,骆夜痕抬起手,迅速地拍开夏伤的手臂。抽身从夏伤身上爬起来,拉过床头柜上的抽纸盒抽出几张纸巾,将分身上的**擦净后,便快速地下床套上衣服。

    夏伤斜倚在床榻上,玉手托腮,饶有兴味地欣赏着骆夜痕快速穿衣服的一幕。

    “骆夜痕,你要经常跟我在一起的话,我看你穿衣服和脱衣服的速度,都可以载入吉斯尼世界纪录!”在骆夜痕快要穿戴整齐的时候,夏伤突然间娇笑地调侃起来。

    骆夜痕闻言,微愕,回头瞧见夏伤半丝不挂地斜躺在床榻上。姿态妖娆妩媚,不过笑容却一扫妖媚,一双漂亮的杏仁眼弯成了月牙形状,红唇扬起,露出一口雪白的皓齿。看上去,很是单纯直白。骆夜痕不自觉地想起方才在欢爱时,夏伤那张暖暖又温柔的笑容。

    心神微漾之时,他情不自禁地走上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递到夏伤手里。

    冰凉的触感让夏伤怔了怔,她低头看了一眼掌心中的东西。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看着骆夜痕。

    “回去后找我!”骆夜痕留下这句话后,便转身朝着房间的阳台方向走去。

    夏伤手握着在烛光下,散着金属特有的冷锐光芒的钥匙。

    勾唇,冷冷一笑——

    门外,苏乐珊见房门久久不开。恼火之下,转头对着跟她过来的服务员,怒吼起来,“愣在这里做什么,拿钥匙给我开门啊!”

    与此同时,在苏乐珊肆无忌惮地喧哗和砸门声中,旁边的住客纷纷地拉开房门,查看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苏乐珊浑然没有注意到旁边突然间出现这么多人,她现在一门心思都在这个房间里。只要一想到骆夜痕有可能就在这里面,苏乐珊的心就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疯狂的妒意让她再也管不了其他,只想把夏伤这个女人拉出来狠狠地甩她两巴掌。敢勾引她苏乐珊的男人,她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的。13211422

    “夏伤,臭婊子,你再不开门我马上来砸门了!”

    闵瑾瑜就住在离夏伤不远的一间房中,听到动静声后。拉开房门走出来,待看清楚吵闹的苏乐珊后,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正想上前劝解泼妇一样的苏乐珊时。只听到“吱呀”一声,紧闭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拉了开来。

    夏伤长凌乱地披散在肩上,身上穿着一件真丝绸缎的睡裙,外面披着一件白色的浴袍。浴袍没穿好,露出一侧精美的锁骨和圆润雪白的肩膀。雪肤玉容,美得惊人也美得风骚。

    夏伤拉开房门后,轻浮地玉手抱胸,抬眼睨了一眼门外嚣张撒泼的苏乐珊,娇笑道:“苏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像吃了一样,谁惹你这么生气的呀?”

    “夏伤,臭婊子……”苏乐珊瞧见夏伤这副妖娆多姿的狐狸精模样后,怒火冲冲地扑向夏伤,欲要甩夏伤巴掌。

    闵瑾瑜见此,连忙伸手一把拉住苏乐珊,温声劝道:“苏小姐,你冷静一点,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了?”

    “臭婊子,臭婊子……”苏乐珊气的直骂夏伤婊子,却硬是不肯说原因。

    其实她就算不说,看戏的大伙儿也是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的。不过夏伤岂是那种软柿子,被人这样白白辱骂了。

    “今个儿倒是好戏连台,这会儿荣少爷正在外面玩裸奔。苏大小姐不甘寂寞,要到我夏伤的房门口表演泼妇骂街了!得,你慢慢骂,恕不奉陪!”夏伤说完,妖里妖气地转身,欲要伸手关了房门,回房间睡她的大头觉。

    苏乐珊见夏伤要走,连忙转身用力地推开碍事的闵瑾瑜。冲上前,抬手狠狠地推开欲要关上的房门。然后,气势强悍地要闯进夏伤的房间里。

    夏伤瞧见苏乐珊想硬闯自己的房间,连忙跨前一步,将苏乐珊拦住在门外。精致的眉毛微微勾挑了几分,看着苏乐珊的眸子里透着几分的警告,“苏小姐,这是我的房间。我可没有邀请你,进我的房间参观!”

    “我要进去!”前路被挡,苏乐珊伸手一把推开夏伤的娇躯,凶悍的大声命令道。

    “为什么?”夏伤好笑地勾了勾唇角,看着苏乐珊反问道。

    夏伤好笑地是,苏乐珊明明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敢用一副理直气壮地口吻命令她。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得伺候着她。这样典型的高高在上,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让夏伤很是无语。此刻她直白地问苏乐珊原因,不过是想让她丢丢脸。

    苏乐珊闹到现在,一直对骆夜痕的名字只字未提。很显然,她还是要脸的。她还是很怕被别人知道,骆夜痕在她的房间里。TqTs。

    苏乐珊见夏伤拦着自己,心里更觉得她心里有鬼。想着骆夜痕可能在这个房间里,苏乐珊又气又火又怕……更多的是嫉妒。几番心绪在她胸腔中轮番上演,她再也管不了其他,只想确定骆夜痕在不在。伸手用力地推开夏伤,然后也不理周围人的目光,大步地走进夏伤的房间。

    夏伤被苏乐珊一推,整个人往旁边的晃了晃。而闵瑾瑜刚想伸手去扶住夏伤,却被夏伤摆了摆手。

    “诸位看完热闹的话,就请回房的!”夏伤伸手,将睡袍撩上扶正后,目光凌然看着四周的住户,口吻薄凉地嘱咐了一声。

    那些住客在夏伤的话语中,纷纷回了自己的房间。夏伤将其他人赶走之后,方才转头看着闵瑾瑜,淡声说道:“你也回房吧,我没事的!”

    闵瑾瑜什么都没说,这时,房间里突然间传来一阵尖锐的叫声。

    “夏伤……你这个贱货!”

    夏伤勾唇冷冷一笑,抬头看了一眼闵瑾瑜后。便转过身,回了自己的房间。进门后,不忘将房门关上了。

    苏乐珊一进房间,第一眼看到的是,昏暗的房间里点满了香薰的蜡烛。一股糜烂的欢爱气息还未褪去,她下意识地看向房间正中央的那张大床。大床顶上罩着一定火红色的幔帐,烛光下,低矮的幔帐将整个房间浮荡在一层轻轻浅浅的光晕中。布置虽然俗媚,却处处透着妖娆魅惑的,极其挑拨人的视觉和感官的**。视线下移,苏乐珊看见床铺凌乱,地上丢满了用过的纸巾团。一看,就知道方才生了什么事情。苏乐珊控制不住地抱头尖叫一声,转头对着门口的夏伤尖叫出声,“夏伤……你这个贱货!”

    夏伤关上门口,光着脚慢悠悠地走进房间。瞧见苏乐珊双手抱头,俏脸扭曲,凶狠地瞪视着自己后。她勾唇浅浅一笑,冷冷道:“苏乐珊,你不是很有本事,你不是一直觉得,有些女人天生命贱,就算是为了男人拼死拼活到最后还是落得被人抛弃的命运。有些女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乖乖降服男人……你不是一直自认为你是第二种,怎么今天这副可怜凄惨的样子呢?”

    ##hBOokMIhuanE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