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27:除夕守岁
    “傻瓜,夏伤,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要这么悲观,现在天塌下来了吗,现在是世界末日了吗,现在是不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就只剩下一个顾泽曜了?”许诺看夏伤如此绝望,气的双手紧紧地揪着夏伤的肩膀,大声地怒骂起来,“没有,夏伤,现在这些情况都没有生!没了顾泽曜,天不会塌下来,也不会世界末日,男人更不会绝种。你悲观什么,你在绝望什么?把眼泪擦干净,从今天开始你要告诉自己,我夏伤,会过得很好。不管接下来生活会给什么样的考验,我都会精力旺盛地去迎接挑战!”许诺说的有些哽咽,捧着夏伤泪湿的小脸,大声地继续说道:“别为了那些无用的男人去浪费任何一滴眼泪,他们不值得。我们要好好爱自己,好好地生活。别去瞎想,夏伤,你还有我的!你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许诺说完,也控制不住痛哭失声了。﹩﹩hihua

    “糯糯!”夏伤缓缓地闭上眼睛,痛哭地伸手抱住许诺。

    “傻子,夏伤,别再犯傻了!”许诺轻抚着夏伤的背脊,柔声安慰,“不值得的,不值得的……”

    哭了好一会儿,许诺才扶着夏伤从地上站起来。正想搀扶着她回酒店时,夏伤突然间“唰”地一声,从许诺怀中蹲下身,双手抱头,身躯弯曲成一团,看样子很是痛苦。

    “夏伤,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许诺吓了一跳,连忙蹲下身去看夏伤。

    夏伤咬着嘴唇,牙齿“咯吱咯吱”地直打颤。许诺吓坏了,伸手想去碰夏伤,却现她才一会儿的时间,夏伤额上已经是冷汗涔涔。

    “夏伤,你到底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我送你去医院?”许诺说着,拖抱着夏伤往酒店方向走。

    脑袋里突如其来袭来的一阵剧痛,让夏伤显现招架不住,痛地差一点晕厥过去。不过她咬着牙,一直忍耐到了,直到那阵痛意如潮水般,慢慢地消退。她模糊地眼界渐渐地有了清晰的影像,身体机能也开始慢慢地恢复过来。

    “糯糯,我没事!”夏伤轻喘着气,小手轻轻地捏了一下许诺的手臂,柔声说道。

    “夏伤,你刚才究竟怎么了,怎么痛成那样了啊,看着我害怕死了!”许诺吓得声音都开始颤起来,她转身看着夏伤,大声地问道:“是不是上次脑袋弄坏了的后遗症啊,我们去医院查查好不好?”

    “不是,是有点烧,再加上最近累了。刚才有点犯头晕,回酒店睡一觉就好!”夏伤抬起头,看着许诺轻轻地摇了摇头,顺带为了安抚她,还挤出了一丝笑容。

    “别笑了,多丑呢!”许诺虽然心里仍是不放心,不过看夏伤总算一扫方才的阴郁和绝望。心里松了一口气之余,倒也没有再纠缠下去。

    顾泽曜追那个黑影追了好久,不过倒最后,那人还是跑了。依着原路返回时,正巧看见夏伤被许诺扶持着回酒店。

    顾泽曜站在两人的身后,一双黑眸映着头顶熏黄的路灯,痴痴地看着夏伤倚在许诺身上,瘦削单薄的背影。

    夏伤,不是我不想找你。而是我怕越接近你,我会越来越没有原则。我怕我再靠近,连斗志都没了。我怕,我怕我会忘记,我姓顾……

    现这下现。顾泽曜痛苦地闭上眼睛,安静地掩去眼底奔腾的情感——

    剧组为了赶拍摄进度,在小除夕夜才开始放假的,一共放了七天。剧组很多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回自己老家跟亲人团聚了,夏伤和许诺没什么亲人,所以也没回京都,继续留在淼江市里。不过让夏伤意外的是,吴晟睿这家伙竟然也没有离开。

    夏伤和许诺在放假之前就商量好要留在淼江市过新年,所以早早地就在网上订好了一家农家乐的酒店。两人准备在那种充满农家风情的小旅馆里,感受帝国传统新年氛围。

    在夏伤开着骆夜痕留给她的那辆车,正准备前往农家庄园时。没想到吴晟睿带着他那个叫马季的小助理,死皮赖脸地蹭了上来。许诺很是凶狠地对着那两人怒吼了一通,不过吴晟睿的脸皮似乎比跟骆夜痕在一起时的夏伤还要厚,硬是装聋作哑,抢着上了后车座,再也不肯挪半分。

    最后许诺没了办法,只能由着他们。

    除夕夜那晚,夏伤所住的酒店四周燃起各式各样的烟花爆竹。许诺孩子心性,拉着夏伤在外面玩了一圈。直到尽了兴,两人方才回酒店。

    进了房,夏伤刚刚插好房卡,房间通上电。吴晟睿和他那个小助理马季就屁颠屁颠地走进来,这两人提议要和夏伤她们打扑克守岁。

    夏伤和许诺想了想,两人都没有拒绝。毕竟除夕夜守岁,是帝国传统。一晚上不睡,自然要找乐子消磨时间。

    于是许诺兴冲冲地从柜子里搜了很多零食,一股脑儿地撒在床上。又把电视打开,四个人脱了鞋子,坐在酒店的大床上开始玩起扑克来。

    “咦,老大,你瞧,这个不是华星的那个骆董吗?看这样子,好事将近了啊!”吴晟睿那个小助理可是相当的敬业,他每天最大的工作就是看各大娱乐报纸和八卦周刊,为的就是能熟悉娱乐圈的所有动向。好让吴晟睿在被记者提问时,心里有底不会乱说话。

    马季这一话,让其他三人的注意力从手里的扑克牌上,转移到了正开着的电视机上。此刻,电视机正好调到京都娱乐频道。屏幕上闪过一个画面,是一张黑白色的照片。照片好像是被人偷拍,画面很模糊。不过还是能看到一群人正从一家酒店里面走出来,两个红色的圈圈重点标注出了其中的两个人。如果细细分辨的话,可以现这两个人正是骆夜痕和苏乐珊。而这时,电视机里传来主持人的解说,“据传,骆氏公子骆夜痕与影星苏乐珊好事将近。前日记者拍摄到,骆苏两家人去酒店共餐。记者现,影星苏乐珊的背景很不简单,其父苏博文乃是……而骆夜痕身份也极其金贵,其表姐骆颜夕正是帝国皇后,骆氏家族文化底蕴浓厚……”

    夏伤只抬头睨了一眼,便继续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扑克牌。而许诺则微微有些惊讶,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屏幕,低声问道:“怎地,骆夜痕这家伙真要结婚了吗?”

    “都见家长了,看来两人交往这事是真的!”马季颇为慎重地回道。TiDT。

    许诺一听,下意识地看向夏伤。只见夏伤好似浑然不关心一般,从自己的扑克牌里抽出一张大王。然后在所有人都没牌的时候,直接撂下一排同花顺。

    “我赢了!”夏伤微笑着伸出手,示意另外三个人赶紧掏钱。

    “夏伤,我记得上次开会的时候,是这个骆董最后投你的!”吴晟睿一边从兜里掏出皮夹,一边看着颇有兴致的夏伤,忍不住调侃起来,“怎么,听到人家要订婚的消息,真这么淡定!”

    “他是他,我是我,我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夏伤接过吴晟睿手中的钞票后,微笑着回道。

    “真是个狠心的女人,亏人家花了那么多的钱,捧你这个无名小卒!”吴晟睿语气酸酸的,好像是花钱捧夏伤的是他一样,颇有几分怨怼的意味。

    “吴晟睿,你潜规则过吗?”

    吴晟睿微愕,不明白夏伤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你我都知道这圈子外面看起来金光闪闪,但是内里是怎么样的龌龊我们都明白的。我现在所做的不过是适者生存而已,所以,你没有资格说我哦!”夏伤将钱放好之后,俯身开始洗牌。

    “对了夏小姐,华星待遇怎么样啊?”下一轮开始的时候,马季突然间开口问起夏伤来

    “怎么,你们想套消息吗?”吴晟睿跟夏伤不是同公司,他是属于天宇经纪公司的。马季突然间问夏伤薪酬,许诺自然警惕了。瞪着马季,大声问道。

    “夏伤,你跟华星签合同了吗?”吴晟睿不理许诺的鬼叫,盯着手里的牌,慢悠悠地问道。13179705

    “你管的太多了吧!”许诺很是不满意这两人探人**。

    “小保姆,我只是想要提醒你和夏伤,跟那种豪门公子哥最好别谈情。既然是做生意,自然要把帐分清楚。如果我是夏伤,我一定会利用自己长得漂亮的资本。在骆夜痕结婚之前,使劲地把他身上的最后一丝价值给炸干,不浪费一丝一毫地油水。当然了,如果能把他迷得晕头转向,嫁进豪门那就更刺激了!”

    “吴晟睿,你跟他有仇么,这么狠!”夏伤一边看着手中的牌,一条笑眯眯地反问道。

    “没啥,我一向不待见比我命好的人!”吴晟睿连甩两个三带一,接着一个五连对,以为没人还有大牌压他,正想丢光手里的最后一张红桃3时。没想到,夏伤突然间娇喝一声,“等等……炸弹……三带二,你们不要啊……又是一个三带二……3、4、5、6、7、8、9……”

    夏伤一口气把手里的牌全甩了出来,吴晟睿一见,气的直瞪眼睛。本来他已经胜券在握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靠,夏伤,你这女人,太阴险了!刚才故意放水,现在就等我只有一张小3的时候压我,阴险啊阴险……”

    “嘿嘿,运气好,挡都挡不住的!吴影帝,给钱!”夏伤笑眯眯地摊开手,心里却盘算着吴晟睿方才的那番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