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23:不用替身
    夏伤笑着,那笑容在她那张绝美的面孔上,格外的魅惑人心。尤其是那双水眸,斜斜地一睨,眉梢间的那媚态简直可以瞬间溺毙任何一个男人。

    骆夜痕越觉得夏伤这女人天生就是个狐狸精,生出来就是祸害男人的。只要她肯骚,没几个男人看了吃得消,不腿软的。

    夏伤娇笑地看着骆夜痕,缓缓地拉上半褪到肩膀下方的衣服。然后仰着头,轻轻地梳理着她那头一直到腰部的秀。也不知道夏伤是不是故意的,那丝一缕一缕地在骆夜痕鼻子上方荡漾着。冰凉的丝带着一股幽香,轻轻地刮着骆夜痕的脸颊。那感觉,就像是隔靴搔痒,让骆夜痕看的心里更加的跃跃欲试了……

    不过,夏伤却没再给骆夜痕这个机会了。她整理完自己的衣服和头之后,便快速地推开车门下了车。┄┄hbooKmIHUANEt

    骆夜痕坐在车内,眼巴巴地看着夏伤站在车外,对着自己巧笑倩兮地挥手道别。俊颜因为被夏伤勾起的**不得纾解,而凝固成一抹暴躁的灰败。13179705

    不得不说,夏伤这女人真的太懂男人的心理了。她懂得在他临行前对他作出这么一番勾魂的挑逗的行为,更懂得在男人热血沸腾的时候适可而止。

    骆夜痕知道,在夏伤这番挑逗中,怕是未来都会在想她的身体中煎熬度过……——

    夏伤站在车外,笑眯眯地对着疾驰而过的豪车挥着手。直到豪车消失在她的眼界中,在夏伤背过身的那一刻,面上的笑容如被狂风肆虐过一般,瞬间烟消云散。面颊上,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清泪和凄楚的表情。

    过分的悲痛和绝望,就像是迅猛的潮水。一下子灭顶袭来,夏伤只觉得脑袋一阵头旋地转。眼前一片昏暗之时,她连忙扶住身侧的栏杆,以稳住自己的身形。

    娇躯沿着墙壁,缓缓地,一点一点地坐到地上。夏伤低着头,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止都止不住。

    “夏小姐,你没事吧!”

    突然间,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夏伤缓缓地抬起头,隔着泪雾,她看见之前酒店的那个门童正拿着一把车钥匙,递到她的面前。

    夏伤抬起手,在接过车钥匙的时候,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看着那门童轻声说道:“我给你讲过笑话吧!”

    “额!”那门童吃了一惊,完全不明白夏伤意欲为何。明明她满脸是泪,一脸痛苦的样子,为什么还有闲心讲冷笑话呢?

    夏伤没有去看那门童的表情,她其实并不关心他是什么反应,她现在只想让自己快乐起来。

    “有一位神经病院的医生问患者:‘如果我把你的一只耳朵割掉,你会怎样?’那位患者回答:‘那我会听不到。’医生听了,说道:‘嗯嗯。很正常。’接着医生又问:‘那如果我再把你另一只耳朵也割掉,你会怎样?’那位患者回答:‘那我会看不到。’医生开始紧张了:‘怎么会看不到咧?’患者回答:‘因为眼镜会掉下来。’”夏伤说完,捂着脸哈哈大笑起来。可是空洞地笑了很久之后才现,掌心中的湿意越的粘稠起来。

    为什么,开心不起来;为什么,她不能开心;为什么,她要一辈子活在那个圈圈里,不得解脱……她只想走出来,不想再围着那个圈圈转了,她不想一辈子都为了那个男人郁郁寡欢;为什么,却走不出……好没出息,夏伤,好没出息……

    难道全世界的男人,就只有他一个顾泽曜吗?

    “夏小姐,你没事吧!”看夏伤捂着脸,无声痛哭的样子。那门童吓坏了,伸手想轻轻地拍一下夏伤,安抚她别再哭了。哪知这时,夏伤突然间站起身来,往影视城的大门快步走去。只是夏伤没走两步,门童就看见夏伤腿上一软,整个人顺着影视城的阶梯,一头栽了下去。

    “夏小姐,夏小姐!”那门童见此,连忙快步走上前,查看夏伤的情况。没想到走过去才现,夏伤竟然晕了过去。

    正童出正。那门童惊呆了,连忙弯腰抱起夏伤,正想抱着她回到原先的那辆车里,载着她去医院时。许诺乘坐的保姆车正好经过影视城的大门口,正探出头观察外面情况的许诺,一眼就瞧见夏伤被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抱在怀中。

    她连忙对着前面的司机喊了一声“停车”,接着在车还没停稳,就急冲冲地拉开车门冲了下去。

    “喂,你谁啊,抱着夏伤做什么,你赶快给我松手,听到没有,松手!”许诺怒目直视着那门童,抢过他怀中的夏伤,连连呵斥他松手。

    “我是兰苑酒店的门童,这位小姐刚才跌下阶梯晕过去了,我现在正准备送她去医院!”那门童一见许诺一副母老虎的凶悍模样,吓得连忙解释起来。

    “不劳你费心,把她交给我,我会送她去医院!”许诺才不放心把夏伤交给一个陌生的男人呢,所以抢着抱着夏伤。

    那门童见许诺这模样,也就松开了手。虽然夏伤很瘦,但是许诺毕竟只是个女孩子,那门童一松手,许诺抱着夏伤开始吃不消了。那门童见许诺撑不住,也就好心地帮忙拖了一下夏伤。许诺见此,这次也不再那么强烈地排斥。连声对着门童指挥,直到在门童的帮助下,将夏伤抱进了保姆车上后,方才喘气着从包包里掏出五张粉色老人头。叉着腰,瞪着那门童,大声命令道:“喂,看见她的事情,你不准出去乱说话!”

    五张老人头的小费虽然高,但是如果被这个门童把夏伤在酒店里的事情卖出去,怕是损失更惨重。一向抠门的许诺为了夏伤的形象,也就咬了咬牙,将钞票砸了出去。

    那门童也没有拒绝,默不作声地接过许诺递过来的钱后,温文尔雅地道了一声谢谢。然后,转身就走了。

    许诺打了门童之后,便快速地爬上了保姆车。一上车,她连忙转头对着司机吩咐了一声去医院,然后才回过头看着身旁的夏伤。

    明亮的光线透过车窗户,洒在夏伤皎白的瓜子脸蛋上。许诺瞧见夏伤脸颊上一片濡湿,连眼睫毛上都沾满了晶莹的泪珠子。想来,夏伤是哭过,还哭的很凶。

    大凡夏伤哭,皆是因为一个男人。许诺不知道这回是不是又因为他,还是因为那个姓骆的。不过,许诺心里总觉得,应该不会是那个姓骆的。姓骆的,哪有这本事把夏伤惹哭成这样呢?但是,夏伤这回出去,应该是因为那个姓骆的来了。

    许诺想到这里,心里怒火陡然间拔高。虽然夏伤之前让她销毁那盘骆夜痕被夏伤性虐的光盘,但是她一直很害怕骆夜痕会报复夏伤。所以偷偷地拷贝了一份,如果那个姓骆的敢伤害夏伤的话,她一定会把那光盘出去,跟他同归于尽的——

    夏伤醒来的时候,现自己又住进了病房。不过这回,不是之前骆夜痕带她去的那间公立医院。她这次住的是一间小型的私人诊所,而且住在单人间。

    “咳咳”夏伤轻咳了一声,觉得嗓子干的要命。正想坐起来时,寻找水喝的时候。正坐在一旁拿着资料在看的许诺听到声音,连忙抬起头。瞧见夏伤坐起来后,她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床沿边上,一脸关切地对着夏伤低声说道:“夏夏,你怎么搞得,医生说你高烧,差点要烧坏脑子呢!”TiDT。

    “前天晚上吹了一些冷风,然后就烧了!”夏伤微笑着看着许诺回道,接着转过头,继续去寻找水源。

    看夏伤一直在找东西,许诺连忙询问她要找什么。听到夏伤找水之后,许诺连忙走到床头柜前,拿着水壶帮夏伤倒了一杯开水。

    “你怎么不好好地保护自己呢?前一阵还了一通高烧,没想到这么快又高烧了。你要再这样下去,指不定又被剧组说闲话!”许诺说着,将水杯放在离夏伤很近的床头柜上,凉着。

    夏伤扫了一眼冒着热气的白开水,转头看着许诺,笑道:“怎么了,最近剧组有人说闲话吗?”

    “当然了,哪有明星在商量好具体裸露细节的情况下,还找替身的!导演虽然不说,不过你也知道,有几个镜头是需要正面的摄录的。拍不到你的正脸,导演自然不爽了。最近几天,他脸可一直阴沉着,像被人欠了百八十万的!”许诺也没多想,就把最近的生的事情全部跟夏伤复述了一遍。

    夏伤闻言,沉吟了一下之后,抬头看着许诺,微笑道:“糯糯,现在就给导演打电话,就说我下午就去剧组。那段床戏,不用替身了,还是我来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