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19:泽曜来了
    骆夜痕惊呆了,嘴巴里骂了一声**,身体却被她勾的热血沸腾。夏伤娇笑着,小手更是大胆地从骆夜痕很有弹性的内裤底下,一路往下探索。穿过粗粗地毛中,顺利地摸到了骆夜痕的家伙。这会儿,小家伙似乎已经在她的几句大胆话中,有了苏醒的迹象。夏伤掌心握住它的一圈,上下套弄着,感觉小家伙在她掌心中昂起头,变成了大家伙。方才抬起头,眼神放荡地看着骆夜痕,她缓缓地凑近骆夜痕,声音很小很小地说道:“夜,好大,难怪每次弄得人家好痛!”

    “夏伤,你在玩火!”骆夜痕被这妖精弄得一阵心痒难耐,呼吸更是变得粗重起来。他一把握住夏伤乱摸的小手,眼神里已经流露出**的火花。

    这时,帘子外面,另外两床的客人正在大声地谈笑着。夏伤听到外面的谈笑声,眼睛突然间亮了起来。神情也在这一刻,闪过一抹疯狂。她勾唇微微一笑,仰着头看着骆夜痕,眨了眨眼睛,轻声问道:“夜,你要不要,我给你!”﹏﹏hBOOkMihuanET

    骆夜痕惊呆了,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瞪着夏伤,又转头看了看只有一帘之隔的外间。一瞬间,漆黑的眼眸就像是有一道流星划过一般。脸上,也涌现出一抹跃跃欲试的渴望。

    如果真的在这里做,这感觉太刺激了。联想到此,他跃跃欲试。

    夏伤看得出骆夜痕的心思,她轻轻地翻了一个身,用一只手将身上的底裤和外裤脱掉。

    骆夜痕看见她这样,也连忙解了裤子上的皮带,将裤子拉下后,拉开夏伤的一条腿,整个下半身穿进夏伤的腿间,然后用早就一柱擎天的兄弟顶进了她的花穴中。

    夏伤有些痛,咬着唇,一手轻轻地揪着身下的床单。

    病床是铁架床,一动铁架就出“吱呀”的声音。骆夜痕不敢太用力,双手托住夏伤的纤腰,动作小到不能小地开始**起来。

    这感觉很刺激,外面的声音离得很近,随时都有可能有人掀帘进来。可是就是这样瞻前顾后,却让快感来的更加地汹涌,也更加地强烈。骆夜痕时刻留意着外面的动静,待谈话声大一些,他动作也就随之大些。谈话声一变低,他也就不敢再放肆。等身后骆夜痕完全释放,夏伤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浑身上下了一身汗,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两人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待呼吸恢复平稳后。夏伤满脸臊红地抓了抓骆夜痕的胳膊,示意他退出来,低声娇喃道:“夜,我要出院!”

    陪着骆夜痕做完这件事,这医院她是再也待不下去了。

    “你不是还没好吗?”骆夜痕还沉浸在方才的欢愉中,这次可以说是他此生以来最棒的一次性经历。从小到大,虽然少年时期他也叛逆过,疯狂过。可是那些叛逆和疯狂,都还是在他两位姐姐的眼皮子底下看着的。就算再放肆,为了骆家的脸面他还是有所收敛的。跟夏伤在一起,他现要论疯狂,夏伤比他更狠更绝更豁得出去,也对自己更心狠手辣。她不畏他的强权,一次又一次地在他的打压中,倔强地爬起来,每次还能化险为夷。最后竟然用身体把他引诱上钩,更有胆子把他铐起来,给他喂媚药。晓得自己逃不过他的报复,敢跳楼设苦肉计。这么疯狂不要命的女人,是多么的与众不同。骆夜痕现,他竟对夏伤有些着迷起来了。

    “你真当人家不知道啊!”夏伤回头,横了一眼骆夜痕。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外面的谈笑声已经不见了。骆夜痕听到夏伤这话,这才意识到这一点。一时间,骆夜痕那张俊脸也不自觉地泛起红晕。

    老她床老。“你怕事还勾引我!”骆夜痕觉得有些丢脸,虽然他是个大男人,也在国外待了多年,可是也不见得是个**暴露癖。男欢女爱这种事情,他还是偏传统的。13179705

    “那你不喜欢刚才的经历吗?”夏伤笑眯眯地看着骆夜痕,声音偏冷道:“老公,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给我出去办出院手续!”

    夏伤故意把“老公”两字拖长,好像提醒着方才他被她耍的团团转的这件事情。

    这死女人!

    骆夜痕听到夏伤话语中,满是冷冷地威胁之意。一瞬间,所有的绮念荡然无存。这一刻,骆夜痕满脑子都是方才七大姑八大姨的讨伐声。

    一想到此,骆夜痕怕了。他赶紧从床铺上坐起来,整理好衣服后,下床撩开帘子走了出去。夏伤躺在床上,听到骆夜痕出去之后,外间响起一阵意味不明的笑声。夏伤一扫刚才的豪放,整个人就像是焉了一样,伸手拉上被子,蒙住了脑袋。

    骆夜痕办完出院手续之后,回来接夏伤。夏伤这会儿也被护士顺利拔了针管,正等着他。见他回来,她耍起无赖来,死都不肯自己下床走。骆夜痕正被外面的人笑的丢人无比,见夏伤不肯走,怕她再惹出什么幺蛾子。随便收拾了一下东西之后,弯腰抱着她出了病房。

    “瞧,现在小两口多恩爱啊!”

    “床头吵架床尾和,到底是年轻人啊!”

    “就是啊,不过,小伙子,回去之后好好照顾你老婆。就算再猴急,也得顾着你老婆肚子里的孩子!”

    “对呀,节制点,主要是头三个月,得小心!”

    ……

    因为夏伤的病房在最里面一张,出病房前,经过另外两张床位时。那几个原先劝解他们两人的老太太还未离开,瞧见骆夜痕抱着夏伤出院。那些老太太就开始七嘴八舌地看着两个人,嘱咐起来。

    这下子,糗大了。夏伤俏脸爆红地将脸蛋埋在骆夜痕的胸膛上,而骆夜痕则加快脚步地冲出了病房。

    出了医院大门,夏伤眼见总算躲过了人群。心里松了一口气之余,抬头瞥见骆夜痕的俊脸,似乎有那么点,那么点红哦。

    “老公,你脸红了哦!”夏伤抬起手,轻轻地贴了贴骆夜痕的脸颊,笑嘻嘻地又说道:“还很烫呢,老公,你在害羞吗?”

    “夏伤,你再乱摸我就把你丢出去!”骆夜痕板着脸,满脑子都是他离开医院时,病房里那些神神叨叨,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才不怕呢,你要舍得你丢,丢了我谁给你暖床啊!”夏伤黛眉一扬,双手环住骆夜痕的胳膊,娇笑连连地调侃起来。

    在夏伤正逗着骆夜痕逗地逗的开心不已的时候,抱着她的骆夜痕突然间止了步子,夏伤还在笑,一个劲地在那调皮地唤骆夜痕,“老公,老公……”的。

    等夏伤意识到骆夜痕的脸色不对劲,循着骆夜痕的视线转过头,看向正前方。

    两人的正前方,顾泽曜正站在那里。他的身材颀长优美,背脊挺直。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是惯常的白衬衫打底,下身是条黑色的西裤。很朴素的打扮,很符合他一贯低调内敛的性子。那一瞬间,当夏伤看清楚顾泽曜的面孔时。她面上的笑容就像是被这寒风冻住了一般,生生地凝固在了她的脸上。

    顾泽曜那张俊美绝伦,宛如是一张完美艺术品,看不出任何瑕疵的俊颜上。表情和他的打扮一样,一惯的云淡风轻,完全看不出任何一丝情绪的波动。

    骆夜痕脸阴沉着,他没想到他的出走,竟然是他跑过来找他。骆夜痕厌恶地皱了皱眉头,看着顾泽曜低声质问道:“你怎么来了?”TiDT。

    “我也不想来找你!”顾泽曜淡漠地看着骆夜痕,声音醇厚的像陈年的美酒,芬芳甘甜却冷得刺骨,“是我正巧来这边出差,娘娘查到你的银行卡记录之后,打电话让我来找你的!”

    “我知道了,我会回去的,你可以滚了!”骆夜痕烦躁地抱着已经呆若木鸡,呈现石化状的夏伤,转身想去找车。

    “不行,娘娘要我亲自送你回去!”顾泽曜目光直视着骆夜痕,声音淡淡,却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慑力。

    骆夜痕不想理顾泽曜,他岂是任人摆布的角色。但是很显然,顾泽曜似乎早就预料到骆夜痕桀骜不驯的性格。在骆夜痕没走几步,四周就多出来一群黑衣的保镖。

    这下子,骆夜痕这霸王怒了。他转过头,瞪着顾泽曜破口大骂起来,“顾泽曜,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回不回去。我告诉你,你他妈的不过是官家养的一只看门狗,一个靠女人吃软饭的小白脸。”

    这时候,被骆夜痕抱在怀里的夏伤,听到骆夜痕的辱骂,感觉到骆夜痕对顾泽曜骨子里的轻视,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裂开来了。

    从骆夜痕的态度夏伤可以看得出来,顾泽曜他过的并不好。即使她知道这一切,与她无关。可是她控制不住地为他心痛,甚至她有种冲动,想问他他后不后悔他的选择……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