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14:帮他报仇
    ┴┴h

    前面的几辆车开的很快,也完全不讲交通规则。在十字路口前,连闯了好几盏红灯。夏伤坐在车里,眼见那几辆车又闯了红灯,而她所乘坐的出租车却停在斑马线前止步不前。

    她心焦之余,转头催促司机快跟上。

    “小姐,这闯红灯罚钱事小,我扣分是大。怎么说,我都得靠开车吃饭的,这分扣光了你让我怎么吃饭!”司机不咸不淡地扫了一眼身旁心急如焚的夏伤,慢吞吞地说道。

    夏伤心知让人家闯红灯也确实也不好,于是她只能默不作声地坐在副驾驶座上,干着急。

    等红灯一过,出租车司机才踩下油门。不过这会儿,哪还看得见前面的那几辆车啊。

    “小姐,还追吗?”那司机看着前面空荡荡的马路,转头看向夏伤,问道。

    夏伤咬了咬嘴唇,她这人就有一种执着。认准了的事情,她就要一定办到。所以沉吟了一下之后,便转过头看着那司机,低声说道:“在这附近,随便逛逛吧!”

    司机得到夏伤的指示后,拨动着手上的方向盘,一直往那几辆车子消失的方向往前开去。

    这附近偏离市中心,路上人烟罕至,除了马路两旁的路灯之外,连车子都不见几辆。夏伤两只眼睛一直在四处探查着,意外的,在一栋看上去颇为古典的老房子前,她竟然看到了停在院落外头的那辆车子。

    “停停!”瞧见那车后,夏伤连忙对着身旁的出租车司机唤道。

    司机在夏伤的吆喝声中,慌忙踩下刹车。车一停,夏伤付了车费后,对着那司机嘱咐道:“你先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话落,在司机的点头应好声中,夏伤弯着腰从出租车出来。

    夏伤下车后,便一直躬着身子,身形鬼祟地一边查探着四周,一边往那个院落挪近。

    越靠近那栋老房子,屋里面寻欢作乐的声音也就越的响亮。夏伤眼见四周没什么人,心想着自己既然已经跟过来了,怎么都得做一些事情吧。而且要不是因为这群白痴,她会跟骆夜痕吵架吗?想到方才骆夜痕被那小喽喽打头时的憋屈样子,夏伤虽然消气之余,也难免气愤难平。13179705TiDT。

    虽然她打从心里也不怎么待见骆夜痕,但是再怎么说,骆夜痕跟她也是有革命情谊的。所以就算她再讨厌骆夜痕那王八蛋,那也是她的事情,这群小喽喽还没资格去那样羞辱骆夜痕呢!

    夏伤暗暗地想着,脚下放轻了脚步声,猫着身子,走到那辆豪车前。

    夏伤对车子的奢侈品牌,她还是有所了解的。这辆车是宾利,价格应该在百万以上。百万的豪车,如果刮坏了一道口子,应该维修费也不少吧!

    夏伤凑上前,从包包里拿出一把瑞士军刀,蹲在车底下。她先是在豪车上,用瑞士军刀在车皮上了一只大猪头,接着爬到最邻近她的一个车轮子前,又用力地个轮胎给戳爆。

    只听到“噗嗤”一声,豪车的一侧一下子塌了下去。而这时,一个出外撒尿的小弟正好听到声音。走出院门,瞧见有人蹲在车旁边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喂,你在做什么?”

    突然间传来一声断喝声,让正准备戳爆下一个轮胎的夏伤吓了一大跳,她连忙抬头瞧去,却见一个高壮的汉子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过来,夏伤吓得连忙站起身往外面逃。

    “不好了,来人啊,有人刮坏了咱老大的车子!”那小弟走近一瞧,才现他们老大的那辆宾利被刮得惨不忍睹。他肉疼不已的同时,连忙大声地叫了起来。

    一眨眼,屋子里听到叫吼声的几十个兄弟冲出来,在那个小弟的手势中,扛着家伙去追夏伤了。

    后面追上来好几个黑衣大汉,夏伤吓得快步往之前停靠的出租车那个方向跑。眼见临近那辆车租车了,却没想到那胆小的司机瞧见这一幕,一踩油门竟然跑了。

    “喂,喂!”夏伤大叫着,去追那出租车。

    但是两腿不敌四个轮子,她眼睁睁地看着那出租车一溜烟地跑了。

    完了!

    身后的那群彪壮大汉已经越来越靠近自己,夏伤脑子里大呼完蛋的同时,脑子里一片空白。

    在夏伤已经跑得完全没有力气,而后面的那群人尾随着她不离不弃。在夏伤已经准备束手就擒,想办法另谋出路时。身后不知道从哪里开过来一辆出租车。那车停在她身旁后,车门打开。只听到一声熟悉的低沉磁性的男声,从里间传了出来,“上车!”

    夏伤一听那声音,一瞬间狂喜不已。她连忙拉开车门,矮身上了车,然后快速地拉上车门。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没半点拖沓。

    坐在车里,夏伤气喘连连。她连忙转过头看向身后,被出租车甩的,越渐越远的那几个人影。劫后余生,夏伤激动不已地转过头,看着骆夜痕尖叫道:“哇,刚才吓死我了,夜,要不是你突然间出现,我铁定被人家抓了……呼、呼……”会骆然会。

    夏伤一边拍着仍有余悸的心脏,一边喘着粗气,看着骆夜痕笑眯眯地大叫着。

    骆夜痕看见夏伤这幅兴奋的样子,回忆起方才的一幕,一张俊脸阴沉到了极点。

    他真想一把扣住她的脖子,狠狠地问她,她到底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啊。一个女人敢闯一帮混混的老窝,找死啊!

    “咦,夜,你怎么会在这里啊?”平复好激动的心绪后,夏伤坐正了身子,转头看着旁边的骆夜痕,低声问道。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骆夜痕没看夏伤,面孔直视着前方,声音淡淡地反问道。

    “我刚才从看江岸上出来,在打车的时候,瞧见这群人的车。然后就打车,追过来了!”夏伤笑意盈盈地看着骆夜痕,解释道。

    “你追他们做什么?”骆夜痕微蹙着俊眉,这回他总算乐意转过头来看夏伤一眼了。

    “他们打了你,我当然得想办法给你讨回来啊!”夏伤说的理所当然,她得意洋洋地掏出手里的瑞士军刀,笑眯眯地说道:“我刚才把那个人的车刮坏了,还把他的轮胎戳破了。夜,那辆车我瞧见了,大概上百万的价位。我想我把车刮花那么多,应该维修费不少。你脑袋上的那几记,没白受了!”

    “你白痴啊,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过来,要是被人家抓了怎么办?”骆夜痕看夏伤这副得瑟的样子,再也按捺不住,转头冲着夏伤爆吼了一声。

    他妈的这女人的智商真是时高时低,他有时候明明觉得她精明的要死。可是这会儿,怎么蠢成这样了?

    “不是没被抓吗?”夏伤在骆夜痕的爆吼声中,不自觉地缩了缩肩膀,可怜兮兮地反驳道。

    “如果被人抓了呢,你不是很有脑子的吗?怎么你的那点智商,全用在跟我勾心斗角上面了。对别人的时候,你是不是半点脑子都不带了!”见夏伤仍是死不悔改,骆夜痕气爆了。他这有种拽着夏伤的头,往车门上撞的冲动。

    “可我下车的时候,跟那个出租车司机说好了,我让他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去的!”夏伤低着头,一副乖乖认错的可怜样子。认错之余,她偷偷地抬头看了一眼骆夜痕,见他脸色任阴沉地可怖,她的声音不自觉地越说越低,“我哪知道他会那么胆小怕事,一看到我被人追,就甩下我先逃了!”

    骆夜痕冷哼一声,决定不打算理夏伤这个白痴。

    他真不应该救她的,让她被那群人抓了。让她也尝尝被人抓住铐起来强奸的滋味,看她以后还敢乱来。

    “好了,夜,对不起啦!这次是我做了蠢事,但是你就看在我已经帮你报仇雪恨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嘛!”夏伤虽然也很好奇骆夜痕怎么会突然间在这里,不过眼下她是最佳示好的时间,所以夏伤是绝对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机会,赶紧顺着杆头往上爬。

    骆夜痕不想理夏伤,别过头看向窗外。他已经决定明天坐飞机回京都,以后再也不会神经跑到这鬼地方来找这女人了。

    夏伤眼见骆夜痕脸色还是阴森,她急的有点抓耳挠腮起来。她伸手轻轻地扯了扯骆夜痕的衣袖,被骆夜痕用力地甩开。她咬了咬唇瓣,扑上前,一把抱住了骆夜痕的胳膊,耍赖道:“骆夜痕,你今天原谅我也好,不原谅我也好。反正我都是赖定你了,你甩不掉了!”

    “夏伤,你脸皮是不是有几千层厚啊,你要不要脸?”骆夜痕被她缠的面露烦躁,暴吼连连。

    “我要脸啊,我是靠脸吃饭的,当然很爱我这张脸了。可是我也知道,女孩子太矜持了会错过很多东西。尤其是男女这方面,如果女孩子怕羞,不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说喜欢,到最后死要面子活受罪。看着喜欢的男人跟别的女人跑了,那到时候岂不是太可怜了。我从来不觉得倒追一个男人跟脸皮有什么关系,我若喜欢他。我就死缠着他,耍尽手段也要把他弄到手。反正我现在就是缠定你了,你就算觉得烦那也没办法,你不乖乖从了我我就烦死你烦死你,烦到你看见我就头疼,头疼之后不得不乖乖从了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