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13:冲动懊悔
    只听到“啪”地一声,夏伤的手都被车门关上的力道,给震地一阵麻。

    骆夜痕在夏伤震惊不已的时候,伸手狠狠地拽住夏伤的胳膊。将她用力地拽回站牌前,夏伤哪是这条蛮牛的对手,被他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推着。整个人力气不支,狠狠地撞在了站台上的广告牌上。

    “唔!”额头撞在广告牌上,夏伤疼的连忙抬手捂着自己的额头。

    骆夜痕这会儿早就被夏伤气的又要爆了,压根没注意到夏伤撞到了广告牌。他用力地拽着夏伤的胳膊,扳过她身子面向自己。他恶狠狠地瞪着夏伤,大声吼道:“夏伤,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你瞧不起我吗,你见不得我家世好吗?我警告你,你别忘记你自己为什么要陪我睡?你还不是因为我有钱有势,把自己贱卖给我,想找我做靠山。我他妈的就是家底好,骆夜痕想要什么天底下还真没几样我得不到的!”↗↗hihua

    夏伤最讨厌的就是骆夜痕这种自大又自我的富二代,胸中没半点墨水,就仗着运气好,投胎投到富贵人家,所以才这么好命。

    因为听到骆夜痕这番话,夏伤胸腔中怒火越的旺盛起来,她知道她这会儿应该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可是只要一想到,当年她就是输给一个家世,便丢了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光是这一点,她就忍不下去了。

    “骆夜痕,如果你跟顾泽曜一样的出身,你连他的脚趾头都比不上!”她知道这话说出来的后果,但是她同样她这话对骆夜痕的杀伤力。没错,她就是要打击他。

    这世上,除了一人是她夏伤一辈子都硬不下心,无能为力的。即使被他伤害的遍体鳞伤,她也不忍心伤害他。其余的人让她痛,她也要让他们痛。她痛一分,她必用十倍还之。

    这话,远比夏伤想象的更有杀伤力。骆夜痕在一瞬间地惊怔之后,紧接着抬起手,朝着夏伤那张俏美的小脸蛋上,重重地甩了下去……

    从小到大,骆夜痕的字典里没有“输”字。他向来下定决心要的东西,只要他肯努力,就一定能拿到。与顾泽曜相比,他知道他确实输给他一截,但是那仅限于他知道。如今被夏伤**裸地说出来,骆夜痕的自尊心彻底地被狠狠地打击到了。

    只听到“啪”地一声,夏伤被力道刮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公交车站牌此刻人流依稀,但是仍有零星的几个路人在那里。瞧见这一幕之后,那几人吓得往旁边缩了缩。

    夏伤一边耳朵“嗡嗡嗡”地一阵耳鸣,这会儿,这一巴掌,让夏伤从那些自以为是的脾气里,清醒过来。

    她这是怎么了,怎么跟骆夜痕耍起脾气来了。她不能这样做,她现在还需要仰仗他,何必为了一些没有必要的小事,逞一时之快,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

    清醒过来的夏伤,低着头,脑子开始快速运转,她得赶快想办法打破眼下的僵局。

    骆夜痕甩完夏伤这巴掌后,心里怒火仍旧未消。他凶狠地瞪着夏伤,这一刻,骆夜痕深深地觉得自己真的在犯贱,平白无故地一个人跑到这破地方?被一群乌合之众羞辱了一番之后,如今还被夏伤这臭女人瞧不起。他有病才跑到这里自己找罪受,这世上有的是女人,他有病才没事找事地找这个贱货泄……

    骆夜痕恼火地想着,转身决定不再搭理夏伤,准备离开之时。突然间,一阵“嘤嘤”的哭声,从身后传来。

    骆夜痕一愣,跨出的步子,不自觉地停滞了一下。

    “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受到伤害……”夏伤垂着头,眼泪嗦嗦地往下掉,声音中透着浓浓的哽咽之意,“……他们人太多了……我不想你出事……”

    夏伤说着,缓缓地扶着身后的广告牌。走到骆夜痕的身后,伸手握住他的大手,轻轻地摇了摇,“夜,还去看烟花吗?”

    骆夜痕听到夏伤这话,唇角勾勒起一个冷冽的笑容。他用力地甩开夏伤的小手,转头冷声说道:“刚才不是还那么硬气的吗?怎么,夏伤,你想通了,觉得我这棵大树你不能失去,现在来向我示好了?”

    夏伤低着头,看着空荡荡的手心。唇角漫过一丝苦涩的笑容,她抬头,完全不理他恶劣的脸色,看着骆夜痕低声说道:“夜,新年快乐!”

    骆夜痕冷哼了一声,他知道夏伤这女人向来不会做无用的功夫。她所做的所有一切,背后绝对有她的目的。这会儿,不过是用她的眼泪在博取他的同情而已。

    夏伤看骆夜痕这样的表情,心里明白这会儿她说什么都没有用。所以,她选择沉默了。13179705

    转过身,小手环住单薄的手臂,她默默地朝着前方走去。

    骆夜痕扫了一眼夏伤单薄的背影,菲薄的唇角冷冷地勾起。他没有唤住她,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只听到“嘭”地一声关门声,夏伤转过头,公交车站牌已经是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这一刻,深知自己做了一件蠢事的夏伤,真想狠狠地甩自己一个巴掌!——

    淼江江面,寒风凛凛。夏伤身上只穿着一条单薄的连衣裙,站在江风中,临江而立。TiDT。

    此刻,江岸上已经站满了很多游人。大家都是闻讯而来的旅客,都对接下来的一场烟火盛会翘首期盼着。烟人你烟。

    “十、九、八……”

    夏伤站在江风中,耳朵里全是旁边的路人数着的倒计时。脑子里,全是悔意。

    她觉得自己还是太沉不住气了,不过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如果她耐着性子忍忍的话,场面就不会做到这般地步。

    夏伤咬着牙,小手紧握。

    她这个样子,如何成事。是她太大意了,是她太白痴,是她太自以为是了。这么好的机会,她却因为逞一时之快彻底丧失。

    不该,不该!

    “三、二、一”

    “嘭”地一声,漆黑的夜空被一道彩色的光束给炫亮。烟花骤然绽放,璀璨了整个天际,流星般的火花从天空直落。

    身旁的人在烟花璀璨绽放中,出一阵阵地惊叹声。夏伤听到喧哗声,下意识地也抬头看向天际。

    夜空就像是突然间被涂满荧光笔的黑板,夏伤看着眼前不断亮起又暗下的星空。她突然间想起很多年前,她还是个小姑娘。那时候她的春节,还是跟顾泽曜一起过。她记得,她每次都会拉着顾泽曜去他家附近的小河边上放烟花。有时候恶作剧,故意买一些炮仗,让顾泽曜去放。

    那么斯文俊秀的少年,如诗如画般美好。总是喜欢穿着白色衬衫,把自己装饰地就像一个毫无欲求的神仙。她爱他的清华无俦,爱他的皎皎如玉,爱他的优雅矜贵。可是,他似乎站的太高,让年幼的她总是需要仰望,才能够碰触到他。

    她那时候自卑,觉得他离自己太远,害怕他就像手中放的太高的风筝。线一断,就没了影子。所以,她总是拉着他做一些糗事,证明他只是与她一样的,都是凡人。

    那些年的烟花,在她记忆中总是那么美好。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从顾泽曜离开她之后,她的记忆中,再也没有见过有一场烟花,能迷住她的眼,能倾了她的心。

    夏伤在烟花放的最灿烂的时候,选择悄然离开。

    太美的东西,总是短暂的。夏伤知道,她只需要看到烟花盛放最鼎盛的画面,而不是去品尝曲终人散时的那种落寞和寂寥。

    夏伤离开江岸边后,正站在马路边上,准备抬手找出租车,赶回剧组订的酒店。没想到,在等车的时候,她竟无意间在路过的一辆车里,瞧见了之前在酒吧闹事的混混。

    她咬牙切齿,如果不是这群王八蛋。她就不会那么冲动跟骆夜痕闹别扭,如果不跟骆夜痕闹别扭,她也不会这么凄惨地一个人站在江边看烟花。现在跟骆夜痕之间的事情,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如果因为这群乌合之众,害得她从此失去骆夜痕的帮助,那岂不是太亏了。

    夏伤想着,暗觉自己不能这么轻易放过这群人。这时,正好一脸出租车开过来。夏伤也不多想,直接招手招来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对着司机大声说道:“追上前面的那辆车!”

    夏伤声音刚落下,出租车司机就踩下油门,出租车一下子飚了出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