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09:暴吼一声
    骆夜痕抬起手将她挡在脸颊上的一缕乌,轻轻地拢至耳后。不知不觉间,他竟看她看的入了迷。直到过了好久之后,停车场又有车子开进来。他在一声尖锐的喇叭声中回过神,转头看了一眼车外耀眼的车灯,又回头看了一眼仍在熟睡的夏伤。

    这回,他没再耽搁。开了车门下了车后,跑到副驾驶座,弯腰将她抱了出来。接着,转身朝着酒店的电梯间方向,走去——

    隔日清晨。

    夏伤是被突然冲入体内的巨物唤醒了,房间里面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夏伤唇齿间逸出的呻|吟。空气中弥漫着靡的气息,深色的床单上面两个身影交缠在一起。男人的手从身后探出,肆无忌惮的抚摸夏伤洁白的身躯,掐弄着胸前那饱满的坚挺,指尖抠弄那两颗缨红。

    夏伤不甘愿的睁开眼睛,好梦被人唤醒,总归有几分不快。娇躯在身后人的撞击下轻颤着,她狠狠地掐了一记身后人的手臂,抱怨道:“夜,你就不能等我彻底醒了再做?”∧∧hk

    说着,夏伤睁眼瞅了一下那厚实的窗帘,窗帘的缝隙间透过了一丝白光,貌似真的不早了。

    既然夏伤已经醒来了,骆夜痕就不用再忍耐了,从她身后退出来后。板正夏伤的娇躯,翻身压下后,将她的双腿分的更开,把自己那根全部的冲进那紧致温热的花|穴中,他脱住夏伤的腰,开始死命的向那花|心顶去。

    这回夏伤连抱怨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骆夜痕硬拽进了**的浪潮中,不可自拔了……——

    激情过后,骆夜痕抽身从夏伤身上翻下来。夏伤疲软地枕着骆夜痕的手臂,靠在他怀里。小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膛,低声呢喃道:“夜,你打算在这里待几天?”

    “怎么,想赶我走了?”骆夜痕将夏伤摸着自己胸膛的手拨开了几分,淡淡地反问道。

    “哪有,人家巴不得你跟我过一辈子呢!”夏伤抬起手,一手撑着床榻,另外一手扳过骆夜痕别过去的俊颜,直视着骆夜痕,娇声说道:“最近街上新年的气氛还是非常浓烈,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感受一下?”被上然被。

    听到夏伤说街上过节气氛浓郁,骆夜痕不自觉地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份《壹周刊》。顿时,骆夜痕那张俊逸的面孔灰败下来,他抬起手,两指狠狠地掐住夏伤的下巴。眸光透着一抹犀利的锐光,沉声说道:“夏伤,你勾引男人是不是都用这一招,拉着他们往街上逛一圈,这样就让他们乖乖拜倒在你石榴裙下了?”

    夏伤被迫仰着头看着骆夜痕,听到他这话,精致的眉目顿时舒展开来,她勾唇微微一笑,轻声问道:“夜,你何出此言?我从不认为,大庭广众之下有比花前月下更能把男人勾上手。如果让我选最佳勾引的地点的话,我想最合适的地方,当然是夜黑风高,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的时候上手最容易了!”

    “婊子!”听到夏伤如此不要脸的话,骆夜痕皱着眉头,嫌恶的骂道。

    夏伤面上的笑容,有那么一刻有些许的龟裂。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夏伤仍是在笑,笑的犹如蔷薇绽放般,明艳可人。她抬起手,握住骆夜痕搁在她下巴上的大手。然后,一双媚眼冲着骆夜痕眨了眨,笑意盈盈地说道:“没错,我是个婊子!”

    骆夜痕微愕,他不自觉地去看向夏伤。一双黑眸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夏伤的眼睛,这一刻,他突然间很想知道这个女人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可是,他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很久,都看不出夏伤的内心世界。

    骆夜痕的眼神灼灼,带着几分审视的意味。夏伤坦然地由着他看着,面上仍是在笑。被骆夜痕看了好一会儿,夏伤才戏谑地开口问道:“夜,你还想要吗?”

    说着,夏伤伸手,一路探到棉被底下。

    “够了,给我滚!”骆夜痕一把抓住夏伤的手,然后用力地丢开。他刚才有那么一刻觉得,夏伤这女人可能给自己套了一个盔甲。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不肯让任何人走进她的内心。可是当她再一次那么放荡地伸出手抓他的男根的那一刻,他觉得这个女人本质就是个淫妇。13179705

    夏伤被骆夜痕用力地一甩,整个人不敌大力,被他甩了出去。夏伤也不生气,看着骆夜痕嘻嘻一笑。接着,缓缓地从床榻上坐起来,也不管骆夜痕在场,赤着身子朝着浴室走去。

    浴室门关上的那一刻,夏伤俏脸上的笑容,顿时烟消云散了。她缓缓地走到洗手台前,看着镜子中,容颜娇美可人的女子,眼神在那一刻,变得空洞而麻木。

    她站在镜子前,看了好久好久,像第一次认识自己了一般。那么细心地端详,似乎不想错过她这张面孔上的任何一个有标示性的特点。好久好久之后,她突然间嗤笑出声,低咒道:“婊子!”

    这一刻,映在镜子中的那双秋水瞳孔里,溢满了轻贱的,厌弃的,残忍的,痛苦的……还有不得解脱的绝望……

    这么多种情感的迸中,眼眶里渐渐地有液体夺眶而出。可是夏伤却快速地将它拭去,即使她越擦越多,即使这一刻心疼的好像快要裂开来了。但是她仍是强忍着,微微地弯了弯唇角,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路是自己选的,人生是自己要过的。

    她这辈子,早在听到他要结婚的那一刻,就毁了。如今,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她已经没有任何指望,惟独咽不下的不过是一口气。若是没了这个念想,怕是她也撑不下去了……所以,何须在意这一个——婊子!

    她冷笑着,眼泪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源源不断地往下掉……——

    骆夜痕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见夏伤迟迟不出来。心里不自觉地有些担忧,伸手一把掀开被子,下床后大跨步地走到浴室门口。

    用力地推开浴室门,却不想刚进屋,却瞧见夏伤坐在大浴缸里。一头秀高高地束在脑门上,周身堆满了泡沫,一身细瓷般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如玉的光泽。听到声响,夏伤转头循声看去。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在灯光下,五官越显精致。尤其是那双大眼,在白皙的皮肤映衬下,眼球越的又圆又大,漆黑地就像玛瑙一样。

    “有事吗?”夏伤瞪大眼睛,一脸不解地看着骆夜痕,低声问道。

    “你什么时候才好?”骆夜痕在看到安然无恙的夏伤之后,方才惊觉自己神经质了。就在一个屋子里,他操屁个心啊。心里很是厌恶自己方才的紧张,所以看着夏伤的脸色也极端的阴沉可怖。

    “你也想洗澡吗?”夏伤勾唇微微一笑,指了指浴缸,笑着说道:“这个浴缸很大,两个人洗不成问题!”

    骆夜痕脸色阴阴的,听到夏伤的话,他也没有推迟。大步走到浴缸前,抬脚跨腿坐了进去。

    夏伤在骆夜痕坐进来后,微笑着往他身边挪了挪。然后一边玩着手里的泡沫,一边对着骆夜痕轻声说道:“夜,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有两个神经病患者,一个红衣一个绿衣,从病院里逃出来。两人跑啊跑,后来爬到一棵树上。一会儿,其中红衣的人从树上跳下来,滚啊滚的。然後抬起头对上面的人说:‘喂~~你怎么还不下来啊?’上面的那个人回答他:‘不行啊!我还没有熟……’”夏伤讲完,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她自己笑了好一会儿,转头时却现骆夜痕仍是冷着一张脸。夏伤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转头看着骆夜痕又说道:“夜,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不好听啊,我再给你讲一个?”

    “你给我闭嘴!”骆夜痕脸色阴沉沉的,他觉得夏伤很聒噪,很烦人。

    夏伤见骆夜痕一脸不快,她也没耐心再在这里陪他耗下去。所以微微一笑,“哗”地一声从浴缸中站起来。正想抬腿跨出浴缸时,骆夜痕却突然间伸手,一把拉住夏伤的胳膊,低声问道:“去哪?”

    “我?”夏伤状似一愣,缓缓地转过头,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骆夜痕,低声说道:“我还能去哪,当然去把身上冲干净,然后回剧组了!”

    “我已经帮你请好假了!”骆夜痕冷着一张俊脸,神情有些不甘愿地大声回道。TiDT。

    “哦,是吗?”夏伤表情淡淡,不咸不淡地说道。

    “你这是什么反应?”骆夜痕见夏伤那表情,心里不自觉地有些冒火。

    “那你要我什么反应?”夏伤笑眯眯地看着骆夜痕,反问道。

    “你……”骆夜痕脸色气的铁青,他一时间有种哑口无言的感觉。

    “骆夜痕,你要人陪就直说,我可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夏伤好笑地看着被气的脸色铁青的骆夜痕,她重新坐回了浴缸,声音略带着几分戏谑道。

    “你给我滚!”夏伤的一句话,戳中了骆夜痕的内心的想法。一时间,那张英俊的面孔聚满阴霾,他嫌恶地冲着夏伤暴吼一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