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35:他的否认
    骆夜痕刚走到咖啡馆内,就瞧见陆金瑞坐在他们常坐的那张咖啡桌上。他的两旁,还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头上包扎着纱布,不用说也知道这人是谁。另外一个女孩,骆夜痕也认识,她好像是夏伤的跟班。

    只一眼,骆夜痕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不动声色地缓步走上前,由着服务员拉开椅子,他姿态优雅地坐在椅子上。一双深邃的眸子,淡淡地瞥了一眼对面的三人。

    见骆夜痕进来,陆金瑞一脸悲催地用眼神暗示骆夜痕。

    可不是他背叛他,是因为身边的两个魔煞非要逼他把他约出来。

    骆夜痕浑然没有理会陆金瑞的眼神,伸手接过服务员手中的菜单。翻开后,便一脸认真地开始点菜。

    “骆夜痕,夏伤是不是被你抓走的?”许诺见骆夜痕一脸坦荡荡,完全无视他们。她最先按捺不住,一派咖啡桌,对着骆夜痕大声质问起来。▌▌hNeT

    “你有证据吗?”骆夜痕的视线用菜单上移开,扫向许诺的眸光,一瞬间变得犀利起来。

    骆夜痕的视线如刃,许诺差一点被他的视线吓得不敢说话。但是为了夏伤,许诺仍是鼓足了所有勇气,伸手狠狠地拍着咖啡桌,大声地嚷道:“我虽然没证据,但是我知道肯定是你!骆夜痕,除了你,不会有别人想要伤害夏伤的!你快给我说,夏伤到底被你弄到哪去了?”

    骆夜痕缓缓地翻着菜单,浑然不理许诺,抬着头,对着那服务员正想说话。这时,一直沉默的闵瑾瑜突然间倾身抢过骆夜痕手里的菜单。双手拍着咖啡桌,站起身朝着骆夜痕大声吼道:“夜,夏伤到底在哪?”

    骆夜痕抬头,目光冰冷地看着闵瑾瑜,薄唇轻掀,口气森冷地说道:“闵瑾瑜,为了个女人,你连兄弟都不信了!”

    “不是我不信你,是你背地里撬我墙角。你明知道我喜欢夏伤,你竟然在背后……搞我女人……”闵瑾瑜说到这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

    当初他要追夏伤的时候,可是跟骆夜痕打过招呼的。确认骆夜痕不反对,他才放手去追。如果那时候骆夜痕直接对他说,他要夏伤的话,他肯定不会碰夏伤。

    他们是好兄弟,从小到大就很有默契。互相不会动对方的东西,尤其是女人这方面。

    “是她自己送上门的!”骆夜痕冷着一张俊脸,看着闵瑾瑜,讽刺道:“闵瑾瑜,只有你会把夏伤那女人当宝……”

    “骆夜痕,你别太过分了!”听到骆夜痕如此侮辱夏伤,许诺也淡定不下去了。她站起身,对着骆夜痕怒吼起来。

    “你们冷静一点!”一见咖啡桌上这般剑拔弩张的情形,陆金瑞额上的汗珠都泌出来了。

    幸好他早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提前让服务员清了场。要不然,他还真害怕这三人吓坏了他的客人。

    “坐下坐下,有话好好说嘛!”陆金瑞笑容满面地对着闵瑾瑜和许诺两人,和气地劝道。

    闵瑾瑜不理会陆金瑞,目光直视着骆夜痕,再一次,一字一顿地开口问道:“骆夜痕,夏伤到底是不是你抓走的?”

    “不是!”骆夜痕脸色阴沉,他迎视着闵瑾瑜的眸子,面色镇定如常地回道。

    “好,我信你!”闵瑾瑜直视着骆夜痕,看了好一会儿。方才站直了身子,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

    许诺没想到闵瑾瑜突然间跑了,心里一急,连忙追了出去——

    “闵瑾瑜,你干嘛走啊,你明知道夏伤肯定是被骆夜痕抓走的,干嘛不多问几遍,逼他说出夏伤的下落啊?”咖啡厅外头,许诺一口气追上闵瑾瑜。拽着他的胳膊,喘着粗气,大声地质问起来。

    “你不了解夜,他要是不想说,你就算拿酷刑逼他,他也不会说的!”从小到大一起长大,骆夜痕的脾气,闵瑾瑜摸得最清楚。所以他知道,坐在咖啡厅里逼问骆夜痕,也是纯属浪费时间。000

    “那现在怎么办,夏伤就不救了吗?”听到闵瑾瑜的话,许诺急了,手足无措地看向闵瑾瑜。

    “夏伤,我一定会救的!”闵瑾瑜俊脸慎重地回道。

    许诺还是第一次看见,闵瑾瑜这个浪荡的花花公子,竟然有这般认真严肃的表情。没来由地,许诺心里的担忧被闵瑾瑜抚平了一些。

    “那好,我要跟你一起去找夏伤!”许诺看着闵瑾瑜,大声地说道。

    “那好,走吧!”闵瑾瑜没有拒绝,带着许诺往停车场走去。

    咖啡馆内。

    陆金瑞瞧见许诺和闵瑾瑜离开,顿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抬起头,瞧着骆夜痕,好奇地问道:“夜,你到底把夏伤那女人,搞到哪里去了?”SNy。

    这时,服务员将骆夜痕点的餐点送了上来。骆夜痕饿坏了,也不理陆金瑞,大口地吃了起来。

    “得,你不肯说,我不逼你。不过夜,我可提醒你。夏伤这女人是妖精,你看闵瑾瑜那疯劲就知道了,你可别也栽了……”陆金瑞也不想八婆,但是毕竟是自己兄弟,他还是需要好心提醒一下。

    “噗”地一声,原本正在吃东西的骆夜痕听到陆金瑞的话语后。顿时控制不住地喷了出来,然后他就像听到了史上最好笑的故事一般。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金瑞,你也太夸张了吧!那种女人,我会栽进去,别搞得我骆夜痕好像几百年没见过女人的样子!”

    “我是提醒你,夜,切不可轻敌!”看骆夜痕压根不把这话听进耳朵里,陆金瑞也懒得浪费口舌。

    这一刻的骆夜痕,心里对陆金瑞的话语,鄙视非常。他怎么会栽在夏伤那个女人的手里呢,他对夏伤从来只有厌恶,还是厌恶,压根不会再有其他的感觉和情愫。

    此刻,他是如此认为,也一直坚信着,夏伤给他的感觉,永远不会改变。

    不过,他不知道,生活最多的,就是反复无常。也许前一刻他讨厌死的人,下一刻他就对她有了大的转变。说不准,不知何时,他就爱她爱到非她不可,不惜与世界为敌了呢?

    不过,谁知道呢?——

    京港海岸,是京都市最为繁华的夜店区域。华灯初上,街道上已是灯红酒绿,靡靡之音不断地从夜店内飘了出来。

    此刻,京港海岸上,一家店面装潢地最为气派的夜店门口,正停着一辆黑色的房车。一个彪壮的汉子扛着一个麻袋从车上下来,在一群黑衣人的护送下,那几人脚步匆匆地消失在夜店的大门口。

    夜店中的一家包厢内,几个一身名牌的男人搂着一群衣着暴露的女人,正在嬉笑着饮酒作乐。听到敲门声,那群人中,看上去最为精明,同样也是最为凶悍的男人冷着一张脸,对着站在一旁的保镖使了个眼色。

    保镖上前开了门,没多久,扛着一个麻袋的汉子快步走进包厢。

    “这是谁?”坐在沙正中央的蔡彪一脸不解地看着汉子肩膀上的麻袋,低声问道。

    “蔡老大,是骆少不要的女人,他让我们看着办吧!”后进来的是之前跟骆夜痕交涉的猥琐男,听到蔡彪的问话后,连忙恭敬地回道。

    “女人!”一听是女人,好色的蔡彪兴致来了。搂着一美人,从沙上站起来,走到麻袋前,示意手下快打开麻袋。

    几个黑衣服的男人听到命令声,连忙蹲下身,手指利索解了绑带。

    “呦,可是好货啊,骆少怎么不要她了?”待看清楚里面的人儿后,蔡彪惊为天人,大声地赞叹起来。

    “是啊!”一旁的猥琐男闻言,立马恭维道:“听说床上功夫不错,骆少也被她迷死了,要不是听说蔡老大你喜欢美人,骆少也舍不得割爱啊!”

    “呵呵,承蒙骆少看得起我啊!”蔡彪听到这是骆夜痕赏给自己的,心里大喜。摩拳擦掌地就想尝尝这小妞的滋味,那猥琐男见到蔡彪色心大,连忙对着身后的手下命令道:“愣着做什么啊,还不赶紧拿桶水,把这个小妞给弄醒了!”

    道上的人都知道,蔡彪喜欢玩活蹦乱跳的。

    听到猥琐男的命令后,有个汉子立马出去拿了一桶水进来。“哗”地一声,一桶冷水朝着夏伤的脑袋浇去。昏睡中的夏伤,被冷水这一泼。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睛,夏伤就被冻得禁不住连连咳嗽起来。好一会儿,咳嗽声才消。抬起头,却看见一屋子的人,都盯着她瞧。

    “你们,你们是谁?”夏伤吓了一大跳,娇躯颤抖地往后直缩。

    “啧啧,连声音都这么好听,果然是极品啊!”蔡彪一脸兴奋,正想指挥手下出去,他好享受时,紧闭的包厢门突然间传来一阵“咚咚咚”地敲门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