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34:又耍花招
    洗浴间的房门半启,从里面投射出一缕和煦的灯光。

    夏伤先是被骆夜痕的脸给吓了一跳,定神之后,这才现骆夜痕竟然还在熟睡。她暗暗松了一口气,镇定了一下心神之后,夏伤狠狠地瞪了一眼骆夜痕。

    一向不爆粗口的她,此刻只想在心里将骆夜痕的祖宗十八代全部给骂一遍。她这辈子没遇到过,比骆夜痕更无耻更混蛋更变态的人。为了玩她,竟然灌她喝春药。想起昨晚上那么放荡的自己,夏伤就有一种拿起枕头狠狠地闷死骆夜痕这个王八蛋的冲动。

    这个念头刚从脑子里闪过,夏伤就情不自禁地抓起枕头,想要去盖骆夜痕的面门。没想到枕头刚举起来,原本睡着的骆夜痕却在此时,睁开了眼睛。

    初醒的骆夜痕,眼神还有些迷蒙。他显然没预料到,一睁开眼睛,迎接他的竟然是一个枕头。一瞬间,他俊眉微蹙,目光凌厉地瞪着夏伤,怒喝道:“你在干什么?”︴︴hbOoKMIHUanET

    夏伤没想到骆夜痕会突然间醒过来,心里再一次吓了一跳。不过她面上掩饰的很好,眉一挑,缓缓放下枕头,淡淡地说道:“我脊椎疼,睡不得枕头,所以要拿开!”说完,夏伤重新躺回床铺上。

    骆夜痕狠狠地瞪了一眼夏伤,心里明白这女人在撒谎,开口反驳道:“你是想闷死我吧!”

    夏伤微愕,缓缓地转过头,心里感慨着骆夜痕真有做蛔虫的潜质。

    “骆先生怎么知道?”夏伤凉凉地瞥了一眼骆夜痕,淡淡地又问道:“难道骆先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所以知晓我肚子里的小九九?”

    骆夜痕闻言,恼意陡然间旺盛起来。他死死瞪着夏伤的侧脸,而夏伤则一脸兴味地盯着天花板。

    “夏伤……”他咬牙切齿地吼了一声。000

    “干嘛?”夏伤转过头,扫了一眼骆夜痕。

    骆夜痕正想说话,却不想,他的肚子却在这个时候出一阵“咕噜咕噜”地叫声。夏伤微愕,片刻后红唇微翘,一丝笑意袭上面颊。

    骆夜痕有些尴尬,俊脸微黑,他伸手一把掀开被子。取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后,光着身子下床拨电话。

    夏伤躺在床上,见他全身光裸,俏脸一时间涨的通红。虽然她不是没见过他的**,但是她还是不是十分习惯这样的袒露。所以,她伸手拉过被子,蒙着被子假装自己继续在睡。

    骆夜痕拿着手机,正想讲话的时候。瞧见夏伤蒙着被子,骆夜痕皱了皱眉头。接着走出卧室,继续去打电话了。

    夏伤蒙在被子里,隐隐听到骆夜痕在外面的讲话声。她听得不是十分的清楚,不过她也没兴趣知道他在讲什么。

    夏伤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卧室外头这才安静下来。夏伤见骆夜痕没有回来,此刻她的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昨天中午到现在,她什么都没有吃。现在已经饥肠辘辘了,再不吃东西快要饿死了。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手撑着床榻坐了起来。夏伤坐正之后,沿着墙壁摸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找到开关。手指轻轻地按下,明亮的灯光顿时驱散了满室的黑暗。

    借着明亮的灯光,夏伤低头看向疼痛不已地双腿间。那里肿的很厉害,而且还在流血,难怪会那么疼。

    倒抽了一口气,夏伤强忍着疼痛,从床上爬下来后。走到主卧室后面的更衣间,从里间,取了一件骆夜痕的白衬衫。穿上之后,又在更衣间翻了一阵,好不容易才找到骆夜痕放内裤的地方。

    旁人内裤都是一条一条的,但是骆夜痕的柜子里。名牌内裤都是一打一打的,而且看上去都是崭新的,还散着一股洗衣液的清香味。

    夏伤找不到自己的衣服,自然只能穿骆夜痕的了。套上骆夜痕的内裤之后,夏伤没有多想地走出卧室——

    出了卧室,夏伤熟门熟路地走到楼梯口。下楼梯时,夏伤走的极为痛苦。双腿没力气,腿间更是灼烫的让她难受之极。每下一级楼梯,都让她感觉在受酷刑。

    好不容易下了地,夏伤还未来得及喘口气。这时,骆夜痕的别墅里,突然间传来一阵“叮咚叮咚”的门铃声。

    夏伤微微有些吃惊,不明白这个时候是谁过来了。在她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去开门时,骆夜痕却在这个时候从楼上走了下来。

    夏伤听到脚步声,好奇地转头看去。

    只见骆夜痕一身干净的家居服,脖子间挂着一块白色毛巾,头湿漉漉的,看上去像是刚洗完澡。与夏伤的苦逼相相比,他看上去无比的精神奕奕。

    夏伤暗觉不公平,难道男人和女人的体格差距就有这么大。明明昨天晚上他比她出的力更多,为什么现在就她生不如死,他看上去反而一点事都没有。

    从楼上下来的骆夜痕,连看都没看一眼夏伤,径直走到大门口,开了门。

    “骆少,下午好!”推门进来的是几个粗壮的汉子,领头的那人样貌猥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他看着骆夜痕的脸色,倒是极为的恭敬的。

    夏伤心里正纳闷着,这些人来干嘛时。骆夜痕却敞开大门,双手环胸,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站在楼梯口的夏伤。然后对着那领头人,说道:“带走吧!”

    “是!”那领头人应了一声,朝着身后的几个手下,做了一个手势。

    夏伤还没摸清眼下是什么状况的时候,就瞧见那群大汉朝着自己走过来。夏伤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转身想逃。却不想双腿本就绵软,刚跨前一步,脚下就像踩在棉花上。身形控制不住地,往前栽了下去……SNy。

    “啊……”这一跤跌地惨不忍睹,夏伤痛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那群汉子也不管夏伤疼不疼,伸手一把抓住夏伤的胳膊,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放开……放开我……”夏伤身上穿的少,很不喜欢被人这群陌生的男人乱碰了。可是那群人却不理夏伤的挣扎,硬拖着她往门外走。夏伤急了,忙转头看向大门旁的骆夜痕,大声地问道“骆夜痕,你想干嘛?他们要带我去哪,骆夜痕……”

    骆夜痕神情略带着几分讥诮地看着夏伤,冷声回道:“去你最喜欢的地方!”

    “骆夜痕,混蛋,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想干嘛啊!”夏伤瞪着骆夜痕,使劲地挣扎地大声问道。话我声夜。

    “你不是很喜欢男人吗?那里有很多男人!”骆夜痕冷酷地看着夏伤,声音冰冷地回道。

    “什么……放开我……骆夜痕……混蛋,混蛋……”夏伤听到骆夜痕的话语,心里吓坏了。她没想到骆夜痕会这么恶劣,竟然玩腻了她会把她丢给其他的男人。心里绝望的同时,疯了一般地挣扎起来。

    “吵死了!”骆夜痕烦躁地呵斥了一声。

    那猥琐男一见骆夜痕脸色不愉,立马对着手下使了一个眼色。其中的一个黑衣男人接到老大的指令后,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毛巾,一把捂住了夏伤的口鼻。

    没多久,挣扎的夏伤就停了下来,整个人软软地倒进一个黑衣男人的怀中。那黑衣男人见夏伤晕倒,连忙俯身拦腰一把抱起夏伤。紧接着,抱着夏伤大跨步地走出别墅。

    那领头的见手下已经退出骆夜痕的房子,他转头看向骆夜痕,正想道别时,却现骆夜痕的脸色突然间臭到了极致。

    “骆少,那我先走了!”那猥琐男战战兢兢地对着骆夜痕低声道别道。

    “滚吧!”骆夜痕烦躁地吼了一声。

    猥琐男闻言,连忙走出骆夜痕的房子。他刚跨出大门,没想到身后就传来“砰”地一声关门声。那人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间骆夜痕就火了。

    众人离开之后,骆夜痕神情疲惫地回到了客厅。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情,突然间变得恶劣起来。走到沙前,一屁股坐下后,又觉得靠垫碍眼,抬手烦躁地将靠垫甩开。

    在沙上坐了没多久,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伸手取出,扫了一眼显示屏。待看清楚显示屏上的名字后,他不加多虑地按下了接听键。

    “金瑞,找我有事吗?”

    “夜,你有时间吗,现在出来一趟!”电话里,陆金瑞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怪异。

    “好,我马上出来!”骆夜痕虽然有些狐疑,不过听到陆金瑞这样说,他也没有多虑,一口就应承了下来。

    听到骆夜痕的回答之后,陆金瑞连忙将聚头的地址说了下。

    骆夜痕挂上电话之后,又拨了一个电话。嘱咐完王叔过来接他之后,便大步上楼,准备进房间换外出服——

    王叔将骆夜痕送到他指定的地点之后,便开车离开了。骆夜痕站在那家他和陆金瑞和闵瑾瑜最喜欢聚头的咖啡厅外头,扫了一眼店面。也没多想其他,大跨步地走进店内。

    进了店,刚刚来到他们习惯坐的那张餐桌前时。这才现,原来这次迎接他的,不只是陆金瑞一个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