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14:警察审问
    京都市警局,审讯室里。

    斜对面白色的日光灯明晃晃地对着夏伤的眼睛照着,刺眼的灯光让夏伤一度睁不开眼睛。夏伤在骆夜痕家里喝了一点酒,此刻酒意正是熏染。

    然后,她这样的状态,却丝毫没有影响对面的警官对她的审讯。

    “我们在你的身上搜查到了这个!”对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警官,男的负责审讯,女的负责录口供。此刻,男警官手拿着一只塑料袋递到了夏伤的面前,看着夏伤公事公办地又问道:“夏小姐,你怎么解释!”

    夏伤冷凝着一张俏脸,淡淡地瞥了一眼桌上的玉佩。灯光下,那玉流转着莹润的光泽。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这东西,我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我身上!”夏伤皱着眉头,抬头看着男警官,大声地说道。◆◆hOoKmIHuaneT

    夏伤真的不知道,这块玉怎么会进她的口袋里的。她没有偷东西,除了在他家的酒柜里拿过一瓶酒之外,她根本没有动过他家里的任何一样东西。P7Fw。

    “现在人证物证都在,夏小姐你实话实说!偷窃可大可小,更何况这块玉价格不菲。一旦屋主提出诉讼的话,夏小姐你很有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那男警官看着夏伤,沉肃着一张脸陈述着这期间的利害关系。

    “我没有偷窃!”长时间的盘问,让因为酒意而身体难受不堪的夏伤不由得有些焦躁起来。她双手拍着桌面,对着两个警官再一次保证道:“我是被骆夜痕邀请到他家里去的,我在他家里待了一个下午。他跟我约好晚上要谈事情的,中间我只去他家的酒柜里面,拿了一瓶红酒喝过!我真的没有偷过他家的任何东西,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

    夏伤说着,心里对于骆夜痕那个卑鄙小人的厌恶越加的强烈起来。那个混蛋臭男人,这次连嫁祸和冤枉这样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不是男人的孬种,王八蛋,大变态……

    “那你跟骆先生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平白无故地受邀请进他家!”拿着笔记录的女警官看着夏伤,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这是我的私事!”夏伤微微阖上眼睛,身上撤了力,重新靠在椅子上,淡淡地说道。

    “夏小姐,我希望你合作!”男警官冷着一张脸,审问道。

    “你们觉得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生什么事情?没错啊,我跟他上过床啊!”夏伤咬着唇瓣,倏然间睁开双眼,看着对面的女警官大声说道:“他今天邀我出来是准备包养我,我还被他的司机带到郊区看了一套别墅。不过我拒绝了,我知道他有钱,可是我不稀罕。我连他那套价值上千万的房子都拒绝了,怎么会去他家偷东西呢?”

    “可是对方的口供不是这样的!”审讯室的大门突然间被人推开,推门而入的陌生警官在听到夏伤的话语后,立马对着夏伤反驳道:“骆先生说,你一直都在勾引他。今天他确实想送你一套房子,但是你狮子大开口,觉得那套房子太偏僻了。今天太子生日,骆先生一直忙到了深夜,他让你在房子里等他。你就在那段时间里,偷了骆先生家里的这块玉佩!”

    夏伤听到那警官的话语之后,只觉得骆夜痕这个卑鄙混蛋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与日俱增,越的下作和不要脸了。

    “我没有,我没有,你这种是主观臆想,根本就不是事实!”夏伤双手握拳,仰着头看着那警官大声地喝道。

    ********************************

    审讯很漫长,夏伤无数次重复了她所说的口供,方才得到了一些休息时间。那两个警官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只剩下夏伤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审讯室里。12184210

    安静的氛围让夏伤打从心底萌出一丝恐惧,那惧意就像是阴冷地毒蛇,一点点地侵袭她所有的感官。

    她不知道,接下来她会怎么样,会不会真的去坐牢?骆夜痕那个卑鄙无下限的混蛋,连拍A*V那么阴损的招都想出来了。这次坐牢,怕是也不会那么简单的摆平。

    夏伤有些后悔,因为自己一时气愤,再一次把那个阴险的家伙给得罪了。或许,刚才她应该装装柔弱一点,别惹恼他说不准就没事了!

    在夏伤胡思乱想的时候,审讯室的大门再一次被人推开。夏伤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一下子坐直了背脊,抬着头一眨不眨地看着审讯室的大门口。

    逆光而立的男人面孔隐藏在黑暗中,让人瞧得不太清楚,但是夏伤却一眼认出了他。

    当夏伤认出那是骆夜痕之后,几乎想都不想地就从椅子上站起来。怒火冲冲地冲到骆夜痕的面前,怒吼道:“骆夜痕,你这个卑鄙无下限的混蛋、自恋狂、变态……我到底哪边得罪你了,要你这样接二连三地设计陷害我……”

    骆夜痕看着怒火冲冲地冲上来的夏伤,微微眯了眯眼睛。紧接着毫不迟疑地伸出手,一把抓住夏伤的肩膀。然后大手用力地一推,夏伤纤弱瘦削的身子就像是脱线的纸鸢一样,轻飘飘地飞了出去。

    娇躯狠狠地撞在审讯室的桌子上,夏伤被撞得尖叫出声,整个娇躯顺着书桌软软地坐在了地上。

    骆夜痕缓缓地走到原先警官坐的椅子前,伸出手拖拉着椅子。凳脚在骆夜痕的拖拉下,出“呲”地尖锐的摩擦声。一直到夏伤的面前,他才停下来。“砰”地一声摆正椅子后。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和打火机。当着夏伤的面,吞云吐雾起来。

    夏伤咬着嘴唇,强忍着腰上的疼痛。待缓过那一阵痛苦之后,她才撑着地面,缓缓地从地上坐了起来。

    “你究竟,想怎么样?”夏伤坐在地上,仰着头看着那张萦绕在雾气中的俊美不凡的面孔,软了口吻,柔柔地又说道:“夜,我跟你道歉好不好。刚才是我太放肆了,现在我认错,好不好?你看,本来就是一件小事,你为什么非要闹到警局里来呀!”

    她不敢再跟他硬拼了,她只希望能跟他讲一下道理。

    骆夜痕缓缓地放下夹着香烟的那只手,在夏伤面前弹了弹,一时间纷扬的烟灰全部洒在夏伤的娇颜上。

    “我要你坐牢!”骆夜痕深潭一般的幽瞳在灯光的照射下,宛如黑曜石一般泛着一道光。他勾唇笑着,那笑容却让夏伤觉得,冰冷,就像是深冬腊月里的冰凌一般,一下子就能冰到人的骨子里。他看着夏伤,薄唇再一次上下掀动着,“我要你坐到没力气勾引男人,做到你变成鸡皮鹤的老太婆!”

    “骆夜痕!”听到骆夜痕的话语之后,夏伤被气得头顶冒烟。她双手握拳,近乎是咬牙切齿地冲着他大声吼道:“骆夜痕,你不要太过分了……”

    “贱货,你以为跟我上了几次床,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吗?老子愿意包养你,那是你的运气好……一个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穿过的旧鞋,我骆夜痕愿意收留你,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清高什么,看不起做情妇那你就等着坐牢……臭婊子……”他突然间抬脚,将气愤不已的夏伤一脚给固定在了书桌上,尖刻地骂道。

    夏伤被骆夜痕的大脚给踩在胸口,在他尖刻的辱骂中,她气的浑身直颤。

    “骆夜痕,我就是一个婊子,你以为你的这些恶毒的话,对我有用吗?我告诉你,你在我眼中也不过是个有点钱又空虚死的贱男人。被一个婊子勾引两下就受不了地扑过来,也不过是一个精虫上脑的禽兽。你知道我在你家里什么感觉吗?好空荡,骆夜痕,真可怜,住在那样的豪宅里,却没有人陪着,你的心一定很寂寞吧!真是一只可怜虫,没人爱的可怜虫。

    我告诉你,没错,我就是一个婊子。可我不稀罕你的钱,更看不上你的包养。福气,呵呵,你别这么自恋好不好。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华星的股东,又是《红颜祸乱》的投资商,我夏伤根本不屑花这么大的力气勾引你!讯不得警。

    跟你上床真恶心,你浑身都让我想呕吐。你以为有几个女人会真心的爱你这种阴晴不定的大变态,除了一张光鲜亮丽的皮囊和一个好的家世,你还有什么吸引女人……”夏伤冷冷地瞪着骆夜痕,说着,用尽全力地想要拉开骆夜痕的踩在她胸口的大脚。

    然而,骆夜痕丝毫不管夏伤的挣扎,脚下再一次使力。被她踩着的夏伤只觉得胸口一阵窒息般的疼痛。

    “臭婊子,死到临头嘴皮子还动的这么溜。好……等着,你看我怎么整死你!”骆夜痕一脚踩着夏伤的胸口,从椅子上站起来。

    在夏伤冷冷又桀骜地瞪视下,他勾唇冷冷一笑,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审讯室。

    “骆夜痕,你个孬种王八蛋大变态,我告诉你,我没那么容易被你整垮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