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107:颜夕问话
    与闵瑾瑜吃完午餐,度过一个温馨浪漫的约会之后,闵瑾瑜开车送她回了宫。

    在东宫殿外停了车,闵瑾瑜从后车座上取出与夏伤一起在福记买回来的蛋糕,两人有说有笑地一起朝着大殿方向走去。

    “约会还不忘给殿下买好吃的,我怎么享受不到这个待遇,真嫉妒啊!”闵瑾瑜见夏伤今天一直都是一副笑口常开的模样,心里也很是欢喜。拎着蛋糕盒子的他,忍不住开口对着夏伤大声地抱怨起来。

    “呵呵,如果你像殿下那么小的话,我也可以考虑出去约会的时候,带点好吃的给你!”夏伤转过头,看了一眼闵瑾瑜开口调笑道。

    “得,那算了!”闵瑾瑜一把搂住夏伤的纤腰,笑容满面地说道:“做孩子是好,不过面对美人的时候只能看得见摸不着还吃不到,这样太折磨人了!”┬┬h

    夏伤闻言,顿时收了步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原本正在走的闵瑾瑜感觉到了不对劲,转过身瞧见夏伤小脸阴沉沉的。他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转身环着夏伤的腰肢,补救道:“我随口说说的啦,我誓从现在开始,其他美人在我眼中都是浮云!”

    “真是浮云?”夏伤仰着头看着闵瑾瑜,一脸认真地问道。

    闵瑾瑜笑嘻嘻地圈紧夏伤的纤腰,吻了吻她嫣红的嘴唇,柔声哄道:“真的,她们再美也美不过你,在我心目中你比美神维纳斯还要美上一千倍一万倍!”

    “当真?”夏伤绝美的面孔上,渐渐浮现出一抹浅浅的笑纹。

    “那是自然了,我誓!”闵瑾瑜说着,又要吻夏伤。

    没想到,夏伤眼疾手快地抬起手,一巴掌拍在闵瑾瑜的嘴唇上,笑眯眯地说道:“好了,我也到东宫了,你该回去了!”

    “我都到这了,就跟你一起进去看看小殿下吧!”闵瑾瑜一把拉开夏伤堵着自己嘴巴的小手,转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东宫大殿,说道。

    “不用啦,殿下最近一阵都好忙啊,而且再过两天就是生辰宴,你那时候再见也不迟啊!”夏伤微笑着反握住闵瑾瑜的大手,柔声又说道:“你先回去收拾一下房子!”

    “收拾房子做什么,有人收……”闵瑾瑜在夏伤的话语中,微微有些不爽。夏伤拒绝跟他站在一起亮相,多少让他觉得夏伤这是不愿意公开交往的关系。联想到现在他还有个情敌穆元朗,闵瑾瑜心里的危机感暴增。口气正恶劣地反驳的时候,看见夏伤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蓄满笑意,再一琢磨夏伤的话语,顿时喜不自禁地看着夏伤问道:“你这是,你这是同意……”

    夏伤这是同意跟他同居了吗?

    “呵呵,你说呢?”夏伤看着孩子气一般的闵瑾瑜,扬眉反问道。

    “我知道啦!”闵瑾瑜说着,控制不住地俯身狠狠地在夏伤面上吧唧了一口。

    “好了,色狼,快回家吧!”夏伤笑着稍稍躲了一下,不过还是任由闵瑾瑜吻了两下自己的脸颊。接着捧着闵瑾瑜的面颊,柔声说道。

    “恩,好,好!”这一次,闵瑾瑜很爽快地同意了。

    ************************

    与闵瑾瑜道完别后,夏伤收敛起面孔上的笑容,镇定心神地拎着蛋糕的盒子,走到殿前的石阶缓缓拾级而上。刚刚跨进大殿,就看见一直伺候皇后娘娘的宫侍容嬷嬷。

    “嬷嬷好!”夏伤看着那位温和慈爱的老妇人,微笑着问好道。12158432

    “夏小姐,你好!”容嬷嬷微笑着看着夏伤,回礼道。

    夏伤笑了笑,巡视了一下大殿,不见小太子赢殳珪。不由得好奇地转身看向容嬷嬷,问道:“嬷嬷,殿下和娘娘出去了吗?”

    “没有,娘娘正在偏殿教小殿下习字!”容嬷嬷谦恭地答道。

    “我可以去看看吗?”夏伤再一次追问道。P0XK。

    “自然!”

    容嬷嬷说着,转身领着夏伤进了偏殿。

    ************************

    东宫偏殿内。

    “这是西,横竖横折……是的,就是这样,殳儿真聪明……”看着怀中稚子有模有样地临摹着字帖,骆颜夕面孔上闪露出慈母的光辉。

    “妈咪,奶奶说,爹地的名字是茕茕白兔,东走西顾的意思,对吗??”赢殳珪写完字后,转过脑袋看着骆颜夕问道。

    “是啊,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骆颜夕轻轻地摸着的脑袋,柔声说道。

    “妈咪,这是什么意思啊?”赢殳珪好奇地盯着骆颜夕,追问道。

    “恩,意思就是……小白兔走路的时候,总是东张西望的,一点都不专心。旧的衣服自然是比不上新衣服,但是人啊不同,还是熟悉的好!”骆颜夕简单地将词义解释了一下。

    赢殳珪闻言,“哦”了一声,点了点脑袋。接着转过头,趴在书桌上,拿着毛笔继续临摹字帖。

    “娘娘,夏小姐来了!”

    在两母子正愉快地独处的时候,容嬷嬷的一句话,打破了一室的宁静和温馨。赢殳珪听到夏伤回来之后,立马抬起头,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跟随在容嬷嬷身后的夏伤,欢喜地呼唤道:“咦,夏姐姐,你去哪了,怎么一大早就不在寝宫了呀!”

    “殿下万安,娘娘金安!”夏伤听到赢殳珪热情地招呼声后,立马屈膝,对着书桌前的两人见了一礼。

    骆颜夕生的一张鹅蛋脸型,五官虽不是特别的精致完美,但是自有一股与众不同的风情。看见夏伤见礼后,便唇角弯弯地也招呼道:“夏小姐,请坐吧!”

    “谢谢娘娘!”夏伤笑了笑,又说道:“伤只是进来见见太子,即刻就走!”

    “夏姐姐给我买好吃了吗?”眼尖的赢殳珪看见夏伤手里的蛋糕盒子,连忙从骆颜夕的腿上滑下来,走到她的身前,仰着头好奇地问道。

    “是啊,在逛街的时候路过福记,知晓殿下嗜甜,所以就买了一些。不过这蛋糕不含糖,不用担心会蛀牙!”夏伤微微一笑,缓缓地蹲下身子,刮了刮小太子挺翘的鼻子,笑着说道。

    赢殳珪闻言,看着夏伤笑着大声地说道:“谢谢夏姐姐!”

    夏伤唇角笑容扩大,她抬手摸了摸赢殳珪的小脑袋,柔声又说道:“不用谢,殿下喜欢我心里就好开心啊!”

    骆颜夕也徐徐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她今天穿了一件水袖秦袍,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她缓缓地走到夏伤的面前,面含笑意地说道:“夏小姐有心了,我替殳儿谢谢夏小姐这么用心地关爱!”他夏口她。

    “娘娘言重了,殿下活泼可爱,聪明伶俐,伤一见他就忍不住想对他好!”夏伤谦恭地回道。

    “殳儿,你不是说马上还要去看你曾祖父吗?”骆颜夕微笑着点了点头,之后将视线调向小太子,柔声问道。

    “恩,是啊!”赢殳珪立马点头回道。

    “嬷嬷,送太子去太上皇的寝宫去吧!”骆颜夕突而命令道。

    ************************

    待容嬷嬷抱着小太子离开之后,寝宫里只剩下夏伤和骆颜夕两个人。没了太子赢殳珪,一时间这气氛安静地有些过了分。夏伤本就是聪明人,自然知晓骆颜夕有意支开旁人要单独留下她。不过,她有些摸不清楚骆颜夕所为何事?

    夏伤看着骆颜夕脚步逶迤地走到窗前,仰头看着窗外那一长排开的正艳的紫薇花。好一会儿后,骆颜夕才缓缓地转过身,看着一直垂首沉默着夏伤,柔声问道:“夏小姐住在宫里的这段日子,可有哪边觉得不舒服?”

    “宫里自然什么都好!”夏伤唇角上扬,浅浅答道。

    “宫中这一年四季,都有别样的风情。到了秋天,这东宫里,最美的就属这紫薇花了。夏小姐不如过来,与我一同赏花!”骆颜夕唇角噙笑,看着夏伤柔声又说道。

    “是!”夏伤缓缓地走上前,与骆颜夕并肩赏着窗外那一簇簇的锦绣花团。

    “夏小姐可觉得,这花就像是女人。花荣花枯,就像是女人这一生。鼎盛过,风姿无限过……到最后,花期一过,再艳再美,也只能走向衰败……”骆颜夕惆怅地感叹道。

    “娘娘怎么会这般悲观呢?”夏伤微微一笑,看着骆颜夕说道:“就算是女人似花又怎么样,枯荣本是自然定律,把握当下即可,何必去管日后怎么样呢?”

    “夏小姐是潇洒之人,颜夕怕是及不上!”骆颜夕闻言,看着夏伤微微一笑。

    “不,伤不潇洒!”夏伤缓缓地转过头,看着骆颜夕说道:“怕是这世上,没有比伤更拖泥带水的人了!”

    “我看得出,夏小姐目光清明,是个意志坚定,有自己抱负的人。这一点,颜夕做不到,所以很是欣赏!”骆颜夕笑着说道。

    夏伤闻言,抿唇浅浅一笑。

    “不知道夏小姐与小夜是何关系?”在夏伤与骆颜夕交谈甚欢,有些卸下防备之时,骆颜夕突然间开口询问道。

    夏伤闻言,心里突地一下子好像被什么狠狠地撞了一下,有一瞬间的心慌意乱。不过,她很快稳定了一下心绪,抬眸深深地看着骆颜夕,柔声问道:“不知道娘娘此话怎讲?”

    “小夜昨晚上在你那里过夜了,对吗?”骆颜夕面上依旧挂着一缕青烟似的笑意,骆颜夕是个很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夏伤在听到她的问话之后,抬头看向她。只是在她平静无波的表情下,她也琢磨不透骆颜夕此刻是怎么想法。

    “娘娘既然知道了,又何必问伤呢?”夏伤再一次垂下眸子,淡淡地回道。

    “这是东宫大殿,把守最为严密。夏小姐公然把小夜留宿在宫中,你可知道这后果是什么吗?”骆颜夕徐徐地转过身,面上依旧是淡淡地笑意。

    这一刻,夏伤觉得,骆颜夕果然是骆夜痕的表姐。两个人,都有着深不可测的心思。

    “娘娘何不去问问骆公子,三更半夜私闯女眷的寝室是何意思?”夏伤面上稍显凝重,口吻也稍稍重了几许。

    “小夜他是男人,他不吃亏。可是夏小姐,你可想过你,这宫里人口嘴杂,这事要是传出去了,怕是对你名声不好!”骆颜夕缓和了一下口吻,对着夏伤柔声说道。

    夏伤抿着嘴唇,不知道何时,眼泪竟簌簌地就下掉。

    瞧见夏伤突然间哭了起来,骆颜夕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夏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夏伤好似才意识到,慌忙抬起手,擦了擦脸颊上的眼泪,摇着头说道。

    “你若有什么委屈,尽管告诉我,我定会给你做主的!”骆颜夕叹了口气,看着夏伤再一次放柔了声音。

    “多谢娘娘!”夏伤摇了摇头,哽咽地说道:“这段日子,伤过得很是担惊受怕,就怕会撑不下去。不过今日听到娘娘如此说,伤感激不尽。这事情,伤自会解决,不劳娘娘费心!”

    夏伤说着,捂着小脸转身要走。

    “夏小姐,我虽不知道你和夜之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小夜那脾气,我也是知道的。不管如何,我先在这里代他向你道个歉。至于其他的,我希望夏小姐明白,就算这件事你是吃亏的,我骆家能给你任何补偿,但是小夜……他……”骆颜夕顿了顿,一副为难至极的模样。

    “娘娘放心,我夏伤知道自己的身份。骆家这样的名门望族,我夏伤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我只求娘娘能让骆公子,不要再对我赶尽杀绝,放我夏伤一条生路!”夏伤停下步子,转过身看着骆颜夕,一脸委屈地说道。

    “好,我保证小夜以后再也不会伤害你!”骆颜夕认真地点了点头。

    听到骆颜夕如此说,夏伤立马行了一礼,道了一声谢谢。转身离开之时,原本还残留着泪痕的绝美花颜上,唇角浅浅地上扬了几分。

    看来日后,她会清静一阵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