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98:绝望蔓延
    “该死的女人!”

    对他来说,她太小太干,他根本就进不去,骆夜痕试了几次都不行,最后无奈地从她的身体撤出。夏伤早就在骆夜痕的强闯下,痛的不停地挣扎。察觉到强行闯进体内的巨物竟然自动退出了她的身体,她顾不得其他想要闭合起自己被骆夜痕掰开的双腿。谁知,骆夜痕却在她行动之前,大手再一次掰开她的双腿。紧接着,手指伸进她腿间被花瓣护着的柔嫩珠蕊上。他故意用生着粗茧的指腹去揉弄、挤压,女性细致的花朵在他的狎玩下泌出涓涓热流,迅速润湿他的指。

    “骆夜痕,你要是男人就给我住手,欺负女人你算什么本事?”被他这样的玩弄,夏伤难受地想躲,想抬腿踢死这个大色狼。可是奈何她怎么动,怎么反抗,都逃不出他的掌控范围。最后,夏伤气急败坏地朝着骆夜痕大骂出声。△△hmIHUaNET

    “我是不是男人,你很快就知道了!”骆夜痕说完,只听到一阵悉悉索索地声音之后,夏伤又感觉到了下体被人侵略的痛楚。

    “啊……不,不要……啊……”

    身体虽不似刚才那般干涩,但还是紧的要命。骆夜痕咬牙,这一次一鼓作气地直接撞进了夏伤的最深处。

    “啊!”夏伤在他的强行动作下,痛的再一次尖叫出声。她瞪大眼睛,看着正前方的骆夜痕,大声地诅咒起来,“骆夜痕,总有一天我要你生不如死!”

    今日的折辱,她会牢牢地、死死地记在心里。日后有机会,她一定会加倍的奉还。骆夜痕,早晚有一天我也要让你体会到我今日的痛苦和绝望。

    夏伤咬着嘴唇,绝望地在心里呐喊着。

    骆夜痕听到夏伤的话语后,缓缓地抽回埋在夏伤身体里的分身,紧接着在夏伤松气的时候,恶狠狠地又撞了进去。那力道又重又狠,连续几次下来,夏伤再也忍耐不了,痛的呻吟出声。

    “装的还挺像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强奸处女?”从进入后,他就没有感觉到那层阻隔的薄膜,所以对于她这副痛的好像处女的样子,很是嗤之以鼻,开口讥讽道:“夏伤,你还挺能演的,从白天演到晚上,就连在床上也不放弃你的演技!”

    “出去,出去……”夏伤痛苦地扭动着身体,试图将骆夜痕埋在她体内的分身给赶出去。

    骆夜痕却抬起手,双手钳住她细细的小蛮腰。将她固定在床榻上后,身下动起一轮猛烈的进攻。

    被这样强迫对待,让夏伤生不如死。她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将小脸埋在薄被上,绝望地抽泣起来……

    这一场苦难一般的折磨,持续了好久好久。等男人最后几下重重地撞击,在她的体内释放后,虚脱般地倒在她的身上。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刚张开嘴巴,才现她的嘴唇已经不知道何时被咬破了,满嘴都是咸咸的铁锈味道。

    好一会儿后,室内此起彼伏地粗重的喘息才慢慢地平复下来。

    骆夜痕缓缓地从夏伤的身体里撤出,低头取下套在分身上的安全套。如他预料的一般,套子上除了体液根本没有见红。他低头看了一眼身下的夏伤,此刻的夏伤就像是一个破布娃娃,侧躺在薄被上,瞪大着眼睛一句话,任由他搬弄着她的身体。

    他冷冷地瞥着她,心里对于这个女人的不屑和厌恶,越的强烈起来。又不是第一次做了,装的就好像真被人奸了一样,有够恶心的!

    他没有再看她一眼,从床上爬起来后就利索地套上衣服。临出门前,他从皮夹里掏出一叠粉色的钞票,直接甩在夏伤的头上。

    “别说我抠门小气,一晚上这么多你够值钱的!”话落,他头也不回地朝着大门口走去……

    夏伤看着他高大的身影一点一点地没入大门外的夜色中,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源源不断地从眼眶里滑落。

    模糊的眼前,突然间浮现出四年前的一幕……

    ********************

    那一天,是她20岁生日的前一天。远赴美国留学,已经一年多没有面对面地见过面的顾泽曜突然间回国。当她打完工回家,看见顾泽曜正穿着家居服在天台上正晾着刚刚洗完的衣服时,那一刻的狂喜让她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泽曜,你怎么回国了呀?”好一会儿,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激动地冲到顾泽曜的面前,大声地问道。

    “你不是说,我妈妈前几天身体不好吗?”明明是个穷小子,贫寒的家境和一个瘫痪在床的母亲。可是恶劣的生活环境,却磨灭不了顾泽曜身上那种凌然于普通人的贵气。这一年的国外生活,让他看上去更加的成熟和英俊。整个人,从内而外焕着一种高不可攀、儒雅风度的气质。

    那时候的夏伤,看见顾泽曜的变化之后,心里喜不自禁!

    顾泽曜是考上哈佛的全额奖学金的高材生,读完哈佛的MBA之后,会在华尔街工作一年。累计一些经验之后,才会回国。夏伤知道,一旦他完成学业之后,他的前途不可估量,而像现在这样的苦日子也会随之结束。

    从来在家里,她都舍不得顾泽曜沾一点家务。在她看来,顾泽曜的手是用来拿笔敲电脑的。而不是用在这种无用的地方,屈了才。所以瞧见他在晾衣服之后,她想都不想地就走上前,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湿衣服,对着顾泽曜说道:“泽曜,你一定刚下飞机,这衣服我来给你收拾,你去里面睡会儿,晚上我再叫你起床吃晚饭!”

    “不用了,马上就完事了!”顾泽曜神情有些尴尬,对着夏伤说道。

    “没事,我来做!”夏伤浑然没有现顾泽曜的尴尬一般,两手拎着湿衣服的一角,正准备放在衣架上晾时才现,原来她拿的是顾泽曜贴身的内裤。

    一瞬间,夏伤那张美如白玉一般的俏脸上,爬上一抹艳丽的胭脂色。

    这氛围,有些尴尬。顾泽曜没再坚持,对着夏伤说了一声随你后,便转过身回了屋子里。

    天台上,只留下夏伤一个人拿着顾泽曜的内裤,面红耳赤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

    晚上夏伤做好晚饭,走到顾伯母的房间喊正在聊天的顾家两母子吃饭。顾伯母因为顾泽曜的回来,而显得非常的开心,当天晚上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了很久的天。用罢晚饭之后,夏伤去收拾餐具。而顾泽曜则伺候顾伯母睡觉。

    待夏伤收拾好厨房,兴致勃勃地走到顾泽曜的房门口,敲了两下房门后,这才走进房间。而正在房间收拾行李的顾泽曜看见夏伤进来,俯身从行李箱子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夏伤。

    “这个是什么?”夏伤抬手接过之后,一脸笑容地看着顾泽曜问道。

    “打开看看!”顾泽曜没有转过身,依旧在忙着收拾他的东西。OV72。

    夏伤在顾泽曜的话语中,一脸好奇地撕开包装在盒子外层的包装纸,打开之后才现,里面竟是一条铂金项链。

    “泽曜,这个!”夏伤一惊,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顾泽曜的后脑勺,问道。

    “生日快乐!”他背对着她,声音寡淡地对着她说道。12135944

    夏伤听到顾泽曜的话语之后,一瞬间两只眼睛都湿润了。她突然间激动地扑上前,从顾泽曜的身后一把抱住他,哭泣地呢喃道:“泽曜,我好爱你啊,我好爱你好爱你啊!”

    那一刻,夏伤决定了一件事情。她想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送给面前的这个男人。想告诉他,她有多爱他,有多有多喜欢他……

    于是,在这样的强烈地爱意中,她缓缓地绕到顾泽曜的身前。然后踮起脚尖,大着胆子去解顾泽曜衬衫上的纽扣。而她因为激动,而颤抖的小手,却突然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一把握住。

    “夏伤!”那时的顾泽曜,英俊的面孔上,凝滞着一抹夏伤读不懂的复杂神采。

    “我爱你,所以我想给你!顾泽曜,我夏伤这辈子就想嫁给你,做你的女人,对你好一辈子!”夏伤不知道,为什么顾泽曜要拒绝。但是她心意已决,她就是要把自己送给他。

    顾泽曜在夏伤大胆的表白中,明显被她惊怔住了。

    “夏伤,你还小,人生还有很多未知!”

    “可是我知道,你是我的一定,不是我的未知!”20岁的夏伤,眼中就认定顾泽曜这一个男人。她这人生,早就在遇到他的那一刻,没有了其他的可能性。所以,她勇敢地踮起脚尖,送上自己的红唇。

    爱一个人,不是要给他全部你能给的一切吗?她很爱顾泽曜,认定她是他这辈子的唯一,认定了他们至死不渝的爱情。

    在她的吻中,年轻的顾泽曜终究没有把持的住,俯身将她拦腰抱起,抱着她将她放在床榻上……

    缠绵之际,夏伤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道:“顾泽曜,我新学了一首词,我觉得很好,我背给你听!”于是,她在他耳边轻声地念叨着她的誓言,“枕前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见日头!”

    ********************

    回忆在这一刻戛然而止,夏伤痛苦地蜷缩着身子,抱着脑袋痛苦地流着眼泪。

    顾泽曜,一辈子为什么要这么长。太长太长,长到,我的心已经心生厌倦,不知道还能撑到何时……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