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 > 致命潜规则,总裁猛如虎最新章节列表 > 066:在勾引吗
    夏伤从高脚椅子上跳下来后,就一脸笑容地朝着骆夜痕所在的方向走去。骆夜痕坐的位置不远,此刻他正百无聊赖地抽着烟。夏伤走到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下后,侧头看着骆夜痕问道:“骆少爷,闵少爷问你要不要一起玩?”

    骆夜痕闻言,止了抽烟的动作,缓缓地侧过头淡淡地瞥了一眼夏伤。

    烟气萦绕着的,是一张可媲美希腊雕塑一般完美五官的侧脸。饶是夏伤早已看过无数遍,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他的英俊。骆夜痕瞥了一眼夏伤之后,就回头继续抽他的眼。夏伤眼见骆夜痕不理自己,便大着胆子侧着身子,一手撑着香腮,饶有兴味地看着正闷不隆冬抽烟的骆夜痕,娇声又问道:“骆少爷,你不无聊吗?”

    夏伤的话刚刚落下,骆夜痕就不动声色地掐灭指间的香烟。侧头,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瞳深深地看了一眼夏伤,菲薄地唇角微微地勾勒起一个颇为嘲讽的弧度。ōōhbooKmiHuANET

    在夏伤粹不及防的时候,骆夜痕的大手突然间托住夏伤的纤腰。使得夏伤身形不稳地从高脚椅子上站起来,身形被迫压进了骆夜痕的怀中。

    “你在勾引我吗?”

    夏伤闻言,轻轻一笑,垂眸看着骆夜痕西装上的皱褶,芊芊玉指卷着骆夜痕胸前的衣服,娇声说道:“那要看看,骆少爷能不能被我夏伤勾引上了!”话落,夏伤仰头看着骆夜痕的那双黑眸,似有星光撒入一般,亮的直逼人的眼球。

    这句话,无疑是默认了之前在舞台上大跳艳舞目的就是勾引他了。

    骆夜痕搂着夏伤的纤腰,菲薄的薄唇,在夏伤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收起你那些勾引人的劣质手段,你在我身上行不通的!”

    夏伤唇角的笑容僵了僵,不过很快,她的表情就恢复如初。她仰着头继续看着骆夜痕,那双魅惑的桃花眼里,不见丝毫的沮丧和不甘,她悠然地抚平骆夜痕领口的皱褶,在骆夜痕耳边上,留下一番坚定地宣言:“骆少爷,那我们就拭目以待了!”夏伤说完,轻轻地挣开骆夜痕的怀抱。往后退了两步之后,对着骆夜痕笑了笑,又说道:“看来骆少爷并没有一起玩的兴致,那我就不打扰了!”

    话落,夏伤潇洒地转过身,朝着吧台方向走去。

    骆夜痕嘲讽地看着夏伤离去的背影,心里对于夏伤的鄙弃和厌恶,更深了一层。

    坐在吧台上等候着夏伤归来的闵瑾瑜目睹刚才的一幕,虽然心里很好奇夏伤跟骆夜痕聊了一些什么。不过见他们也没有太出格的举动,顿时放下心来。

    夏伤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坐下后,对着两侧的男人笑着说道:“骆少爷他没兴趣,咱们继续玩把!”

    闵瑾瑜闻言,再次侧头看了一眼坐在位置上闷头抽烟的骆夜痕。随即,对着夏伤笑了笑,又说道:“夏小姐,你就别去讨没趣了。只要夜那个闷蛋不乐意,你就算给他十个亿他都不会鸟一眼!”

    夏伤闻言,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板寸头严重意识到自己被这两人冷落,不堪被无视的他拿着色蛊和色子,对着闵瑾瑜叫嚣着,“玩不玩?”

    在美女面前,男性骨子里争强好胜的因子被彻底激出来。闵瑾瑜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对着板寸头大声地说道:“玩,自然玩了!”

    “七!”板寸头大声地问道。

    “随便!”闵瑾瑜同样大声地应道。

    两个男人都想在美人面前,表示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所以那烈酒,都是咕咚咕咚地朝着自己嘴巴里猛灌。夏伤冷眼旁观着两个男人幼稚的把戏,眼睛却不自觉地移向坐在不远处的骆夜痕。骆夜痕坐在位置上抽了一阵子的烟,之后见闵瑾瑜正在跟那个板寸头玩的正疯,也没再打招呼,直接转身朝着大门口走去。

    夏伤眼见骆夜痕离开,面上魅惑的笑容顿时收敛起来。正想从高脚椅子上跳下来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把对方灌趴下的闵瑾瑜却突然间一把拉住夏伤的细腕,喃喃地问道:“夏伤,你要去哪啊?”

    夏伤转头看向闵瑾瑜的时候,唇角荡开一抹柔柔的笑容,娇声说道:“闵少爷,我要回家了!”

    “哦,那我也回家了!”闵瑾瑜闻言,立马从椅子上跳下来。离开前,不忘从兜里掏出一沓钱,付了酒资后,才伸出一只胳膊搭在夏伤的肩膀上,搂着她朝着大门口走去。

    夏伤被闵瑾瑜强制性地搂在怀里,这醉鬼两只手从搭在她肩膀上开始,就一直没闲着。在夏伤全身上下摸了一个遍,夏伤翻了一个白眼,有些不堪其扰。

    出了酒吧,醉酒的闵瑾瑜就蹲在路旁吐了一顿。夏伤一边帮他轻拍着背脊,一边柔声问道:“闵少爷,好了吗?你吐干净了吗?”

    吐过之后的闵瑾瑜,醉的反而更加的厉害了。他倒在夏伤的怀中东倒西歪,夏伤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闵瑾瑜这个醉汉了。

    “喂,闵少爷,你家在哪里啊?”夏伤拍了拍闵瑾瑜俊魅的面孔,大声地询问道。

    “家……”闵瑾瑜呢喃了一声,脑子已经完全不好使的他沉吟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说道:“在,在,在你家啊!”

    “你,你胡说什么,我家是我家,你家是你家啊!”

    夏伤问了半天,都没有问出闵瑾瑜的住址。最后,夏伤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扶着闵瑾瑜拦了一辆出租车。

    *************

    夏伤连拖带扛地将闵瑾瑜弄到了自家门口,现在已经将近凌晨。夏伤不能敲门打扰许诺休息,所以直接将闵瑾瑜安置在房门口之后,她才从随身带的包包里,掏出一串钥匙。只是钥匙还未插进门孔里,大门就从里面被人拉开。

    “夏夏,大半夜的,你去哪了?”入眼,是顶着一头杂草一般的头的许诺。夏伤大喜,也不管许诺的问话,直接对着许诺说道:“糯糯,快来帮忙,把他弄进屋里去!”

    许诺本来想去洗手间上厕所,出房间后突然间听到门口悉悉索索的声音,于是她折身走到大门口。拉开房门瞧见夏伤之后,她还纳闷了一下,怎么都这个点了,夏伤竟然才回家。当听清楚夏伤的话语之后,许诺这才注意到倒在夏伤身上的大男人。她吓了一大跳,一时间瞌睡虫全部跑光,尖声对着夏伤问道:“呀,夏夏,你怎么带了个男人回来啊?”

    “待会儿给你解释,你先帮我把他搬进家!”夏伤瞧见许诺站在门后面只说不动,没办法只能抬头说道。

    许诺这才注意到,夏伤正吃力地扶着块头大她一倍不止的男人。于是想也不想,立刻点头,快步走到另外一边,帮夏伤扶着。一边走,一边对着夏伤问道:“夏夏,放哪呢?”

    “我房间,今晚上我跟你睡!”夏伤几乎没多虑地就对着许诺说道。

    “哦!”许诺满肚子疑问,但是碍于有个大块头她得扛着,不好多问。两个弱女子,好不容易才将闵瑾瑜安置在夏伤的床上后。

    许诺站在一旁摸了摸额头上的一头大汗,而夏伤好心地帮闵瑾瑜解了胸口的两粒纽扣,好让他呼吸通畅点。谁知道等她站起来准备离开时,却不想闵瑾瑜突然间伸出手一把拉住夏伤的衣衫。夏伤完全没料到他会有此动作,站立不稳的她整个人倒进闵瑾瑜的怀中。

    瞧见这一幕的许诺,快速地俯身一把拉起夏伤,紧接着恼火地朝着闵瑾瑜的胸上,狠狠地踹了一口。叫骂了一声死色狼后,也不理睡得已经成死猪样子的闵瑾瑜,拉着夏伤走出房间。

    “糯糯,我快累死了,你别问我什么,以后你自然会知晓的!”出了房间,夏伤累及地打了一个哈欠,对着许诺欲言又止的许诺说道。话落,也不理许诺什么表情,转身头也不回地就朝着许诺的房间走去。

    *************

    第二天,微风吹荡开碎花窗帘。明媚的阳光撒进房间,将狭小却打理地异常干净简洁的房间照了一个通透。

    床上,一直熟睡的闵瑾瑜捧着头疼欲裂的脑袋缓缓地从床上坐起来。睡意朦胧的他睁眼,就看见一排一排衣架子。陌生的环境让脑子一时间没来的转换的闵瑾瑜吓了一大跳,他忙快速地环顾了四周。

    这是一个典型的女性私密空间,墙壁上贴着粉色的墙纸。可能衣服实在是太多了,房间里的衣橱已经塞不下。所以,才会在床四周摆着一排又一排的衣架子上。

    虽然拥挤,但是收拾的很整齐。他缓缓地从床上走下来。在墙角的一个梳妆台前,他看到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一头齐眉的刘海,黑黑的齐腰长打理地非常整齐地披散在肩膀上。精致的五官配合着瓷白的肌肤,小小年纪就出落得端秀可人。

    “夏伤!”忆起昨晚上的一幕,闵瑾瑜唇角勾勒起一个弯弯的弧度,“看来是纯天然美女,没动过刀子!”

    闵瑾瑜拿着照片上上下下地看了好一会儿后,才放下相框。之后,他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