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修炼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素问回头,那一棵树得了活人的血液的花冠瞬间鲜艳了几分。

    那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夜晚,素问偷偷乘风娘快要回来的时候跑了回来,将重新打造的镜子布满房间,心怀着极大的紧张和喜悦,催动口诀,那口诀暗哑如同夜鬼哭魂,旋绕姜府,层层叠叠营造出了可怕的幻想,虽然我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但这幻象足以把刚回来的风娘和几个小厮吓得口吐白沫。风娘双眼发红拼命挖开树下雪吟埋葬的地方,自己跳了进去,素问忍着痛细细埋好,不多时,便见到有血液喷射出来。几个小厮此时已然全数疯癫,跌跌撞撞说有鬼有鬼的跑了出去。

    这般辛苦之后,风娘那边也没有停下来,每天忙着敛财玩乐,素问偶尔偷偷去观察,风娘自然是大吃大喝,准备将所有财产秘密点清,准备找个夜晚就跑掉,这里毕竟死过人,风娘还是心有余悸。

    于是在那段岁月里,素问躲在破庙里,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无人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别人是谁,疯疯癫癫地四处找镜子。扒过肮脏不堪的狗窝,险些被狗追咬。差点掉进池塘,幸好衣服被挂住。

    于是踹好钥匙,跌跌撞撞出去,将自己的头埋到雪里,装疯卖傻,四处偷镜子。自然是走到到哪里都被打得要死。全身血迹斑斑,脸上伤痕密布。这样自然就被风娘赶了出去。

    银簪上的光反射出自己的憔悴,在戳下去的一刻心里忽然冒出雪吟的样子,绝不能这么死了。

    素问便在这半死不活中,拖回了房间。房中的镜子损了大半,素问这才终于哭了出来,没有了镜子,这幻象法术,难以形成,一时心如死灰,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准备自杀。

    风娘看快要出人命了,想着周围的人也是知道素问的存在,若是死了,自己决计无法那么好脱罪。于是把她扔了回去。

    素问被打得奄奄一息,晕了过去,血液顺着鞭子一下一下地流出,滴在树根上,花冠越发鲜艳夺目。

    “你不说是吧,你不说是吧!”风娘挥着鞭子一鞭一鞭打上去。

    素问自然不会说出来,风娘叫了几个小厮,把素问拖出来绑在树上,吊打起来。风娘也许早就想这么做了,苦于没有一个绝佳的机会。

    风娘自然不信,因说道:“为什么我砍不断,你决计在说谎!到底是什么!”风娘看了一眼室内的布置,到处都是镜子,更加肯定了素问绝对是在密谋什么。

    素问淡然自若地看着她,说道:“这树只不过是一般的凤凰花树,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风娘冲进素问房里,看见四处都布满了镜子,知道有古怪,于是拉起素问,问道:“这树红的古怪,你说,到底是什么树?”

    可是这树,岂是一般人能砍得断的?

    而这般夺目耀眼的树木,自然不为风娘所容,命人过来砍了这棵树。

    素问打开箱子,将所有的镜子一并拿出来。

    在这般折辱之中,素问渐渐挺过了一年,或许是雪吟埋下去的时候,怨气极大,所以这棵树长的极好,又或许素问的灵气很高,夜夜浇灌的血将这棵树茁壮成长,再或许一直没有人发现去干扰,所以,开春的时候,树上开满了艳丽的花冠,极为夺目耀眼。

    “……”素问看着庭院里的那颗极为艳丽的树开始发芽,于是慢慢打开箱子的第二层,拿出其中的草药对着水服下。

    “你还巴望着姜玉回来跟你做主啊,看你的破落样子,床上功夫不行,床下功夫也不行,谁娶了谁倒霉啊,哈哈哈哈。”

    “我知道你们这些个人都瞧不起我出身低,我也瞧不起你们这些个高门大户的,一个个地黑心烂肺的,使着钱不晓得我们的苦,什么都不做还享着清福,把爷们玩了还不够,尽情地撒着钱往别处玩乐。”

    “亏得你还是什么大家小姐,闭门不出的,背地里管不着住骂着我,看着文静,背地里不知道搞什么名堂,可不咒着我死绝了,你好独享福是么。”

    于是成天光明正大地吃完了饭,知道素问是个软弱没性子,只会退让和流泪的人,世道间这般吃软怕硬的人多了去。于是就站在她的门口骂,极尽刻薄之能事,瞎编乱造之极端,开始了骂骂咧咧:“呵,你每天都板着一块棺材板似的样子,成日的哭丧个脸,姜玉这还没死,你这样好巴不得他死绝了,刚好凑足你这副寡妇脸。”

    渐渐的,风娘开始过来翻东西,素问默默把所有嫁妆都交了过去,于是风娘看她越发没有价值,就打算逼她离开姜宅。

    素问真是狠绝心冷,直接就把雪吟埋在自己的院子门口。在一群花草树木中,如此的不显眼。素问也想过逃走,忽然想起,雪吟说过,这本就是自己的宅子,逃什么逃?

    而素问依然表现地如同平常一般,步步退让,不争辩,不回骂,只是冷冷地看着,听着,然后默默地在每夜,往雪吟的埋葬之地,浇灌着自己的血液。慢慢回忆起花木冗婴的口诀和操纵之法。

    风娘在雪吟死后,先是怕了几天,不敢造次,过了不到一个月,变本加厉,为她的霸占素问的家财,进行了下一步的动作。不仅成天正大光明地带汉子回来,还时不时让人去动素问,若非素问这几年都不怎么梳妆打扮,面色憔悴,实在勾不起人的yu望,也不会完璧到几年后。

    素问过了这些年,想起这门法术,于是用雪吟为引,趁她尸首还热,种下几颗花籽,割下自己鲜血浇灌,方才回到房中,默念口诀,一夜未眠。

    道士失望至极,时不时过来和素问交谈一二,默默将这法术传给素问,然后送了她一包花籽,这花籽要吸收鲜活血液尸肉才能种成,长成以后,吸魂引魄,杀人无形。

    十二岁时,素问随着父母直下西南看望多年前老友,途中经过云南,一味道士拉着素问,要她遁入道门,随他修道,素问父母自然不许,道士说道,此女天地灵气集会于身,最适合修习这般花木冗婴之术,素问的父母知道云南湘西多蛊术,怎么样都是不愿意的。

    花木冗婴之术,将种子悄悄洒在埋葬雪吟的地方,这番瑞雪,必兆来年的好春光。

    昨夜思量一晚,还是在颤抖的烛火中,翻出了嫁妆中最为古旧的盒子,撕开封条,箱子第一层里面放着几颗细小的种子。

    风娘自然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拦着门便不让素问出去,素问此时心里已经翻天覆地,看着桌上稍微变好的饭菜,寂然无声的房屋,曾经霜引和雪吟睡过的地方,一味的隐忍退让,已然把她们送上了绝路,门外的把看人,门内的枷锁,而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又无钱财,更无人力帮手,如何能动得了身强力壮钱财万贯的风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