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成空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我本负人今已矣,任他血泪空余恨。

    九年来去成空相,持疾归来悔悟卿。

    今后若有人见此情此物,当有人如是歌:

    清风曼徐柳清影,淡雅芳慧莲伊人。蹙眉浅笑香欲放,红嫣深处哭树藤。

    姜玉亲手刨坑安葬完素问后,决定把她的灵位放进姜氏祠堂,受姜氏子孙后辈膜拜,忽然想起,自己已经答应嫡夫人赶出族谱,连同自己的子女后代都不能再称为姜族后代,心里无限惆怅悲痛。

    我看着素问的魂灵不灭不散地停滞在空中,看着姜玉的态势温婉平静,于是飘过去,靠近她,她似乎看到了我,又似乎没看到我,不一会她的魂魄游荡开去,在那棵极为艳丽的树冠下似乎是笑着看着我。浮游几圈后,融进我的魂灵,忽然之间,只觉得灵力大涨,果然这魂灵和一般的不同。

    “素问!”姜玉冲上去想要抱住素问,只可惜被锦鲤挡开,姜玉身形老去不少,竟然挡不住锦鲤的一挥手。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素问说完最后一个字,看着姜玉,闭目而死。锦鲤少女心大发,哭的我全身发麻,既然如此,这般谁对谁错,简直无法再去辩驳,而姜玉的一魂一魄还在这里,不知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还了,于是与我本体合为一体。瞬间姜玉容颜变老了许多,双眼浑浊,眉毛脱落,鼻翼下垂,嘴角干裂,身形萎缩,气质全无。

    “你快回去吧,洛娘等着你。既然你早就做出了选择,我只不过是,痴缠罢了。而今这痴缠,也毫无意义。”

    “我想到了这一切,不过太迟了。”

    “从前是,不过今后没有了。”

    “你恨我?”

    姜玉此时蹒跚着走进来,跪坐在门口,看着素问,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一个泪流满面,一个气息奄奄。

    屋檐下水珠一颗连着一颗,每一滴水珠都倒映着周围翠绿树木,缓慢而颤抖地流入滚滚红尘,啪嗒一声,粉身碎骨后再凝聚成一条小河,四处流去,

    “不,迟早都要嫁的,我从无后悔。你看,他娶我的时候,是苏州最美好的春日,如意郎君,明媒正娶,三书六聘,夭夭桃花,宜室宜家。这么多女人,只有我,才是名正言顺。可惜,我只会安静本分或者说愚昧地守着他,只会在他周旋于那么多女人之间时暗自痛苦,而后慢慢被逼走上这条不归之路。”素问不断吐着血,一口比一口多。

    锦鲤握着她的手,只觉得不忍心,于是问道:“那姜玉……可是他却负了你,都是他负了你,不,你们本就,不应该嫁娶一起…。”

    好吧,不过这秘术不能自救么?正打算从画里出来,结果素问却搭着锦鲤的手,气息奄奄地说道:“不必了,这般秘术,要以半生半死的尸骨为祭,已经惹我半生孽障。我死以后,秘术无传,不也正好么。”

    “别废话,救不救?”锦鲤少女第一次这么严肃。

    话说不是一开始说好了救洛娘么?怎么又救她?她可是……

    锦鲤惊讶于这幻境,一时忘记了此行的目的,连忙冲了上去,抱起她,竟然要我救她!

    画中被我强制牵引的恶灵突然无影无踪,我暂时舒了口气。窗外的惊雷落雨此刻忽然停止,原来一切都是幻像。

    然而在锦鲤进来的时候,树枝瞬间化灰,而素问脸色变得苍白,一口浓浓的黑血吐在镜子上,所有镜子瞬间裂开,在空中幻化为一道道火树银花般的光焰,洒在素问的衣服上,形成最华丽的幻境,最后房间一下子变得灰暗,四处的烛火被阴冷的风雨熄灭,她脸上的疲惫渐渐铺开,忽然笑了一声,“我早就想,放弃是什么滋味,原来如此轻松。”

    房间内布满一种奇异的香味,一扇扇屏风上面都雕绘着极为艳丽的花冠,四处高挂着几十面镜子,将房间照的四处通亮,素问坐在最中间,一身道服,明眸静朗,如此安宁地催动手中的一盏树枝。

    走到最里面的一间密室,里面灯光幽暗,身影摇晃,定睛一看,果然是素问,锦鲤想也不想就推门进去,顿时风雨入屋,素问凝眉,手捂住心口,极为痛苦地看向锦鲤。

    锦鲤抱着画卷一路走一路摔跤,根本看不清路又在雨天,为了钱真的是拼命啊。

    “于是我来到这里,重操旧术,以曼儿骨血为引,纠缠洛娘。我知道你迟早会来,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一分不差,”素问嘴角带着自嘲的笑容,“你看我多么了解你,连时间,理由,你什么时候来,会说什么话,会什么时候笑,怎么和我**,每一个都猜得这样准确。我真是太恨我自己了。”素问慢慢与那一颗红花耀眼的树融为一体,整棵树拔地而起,一面是流动的褐色花冠,一面是汩汩而出的黑色血浆,气势压人,无法**。

    “你父亲孝期未过,你就急着带着洛娘离开洪都,你们是惊世骇俗竟有人称道,我一路随你们受尽千夫所指,没有半句怨言。可她呢!又是玩割腕,又是诬害我,逼我离开,好独占这一切!花重金求了一杯尘封饮,以为能抹掉这一切,可是啊可是,我怎么会让她这么好过?我就知道,你会这么一天来找我!”

    我叫锦鲤四处找找这附近到底素问的本源在哪里,明显这发狂的素问,不是她的本体,而是炼出来的幻境。而被我牵引的恶灵开始蠢蠢欲动,我快制止不住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