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相逢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青眉也自嘲,自己竟成了一道幌子,不过与二人相处甚欢,又有姜玉往鸨母那里敷衍银子,青眉没有什么不愿意的。偶尔给二人温酒煮茶,吟诗念赋,三人同出游时给二人打点一二,便到一边去自顾自玩,乐得自在。而后,索性姜玉就为其赎身,住在隔壁,半婢半友。

    如此,二人又住在一处,除了青眉是座上嘉宾,也不与他人往来。

    二人用旧情复燃这词语似乎不太合适,本来姜玉对姜珠就没有什么情,只是当作一个比玩物高贵不到哪里去的活物。二人如今,感情如何,心情如何,一时各有各的复杂。我竟无法一一名状。

    也好。

    姜玉走过去拿起青梅酒,慢慢喝了一口,看了一眼姜珠,搂过她就放在怀里。轻叹一声。我本以为发生什么天雷勾地火的事情,结果,二人就这样相依偎了一夜。

    真是太奇怪,姜珠心里的分毫我竟然看得这样明白,然而这样明白就更让我有点发酸,她此时想的是,我苦心读书游历多年,终于配得上请你来饮这杯酒。

    一阵沉默。姜玉侧身立在门边,手指轻挠门框,细碎的声音,让人在这等春色尽靡的时光里,心下微微一动,光色柔丽地刚好打在姜珠的脸上,举手投足间已然有了几分的风流蕴藉,眼角处偷偷藏匿着自己的悸动,看向逆光而立的姜玉,依然如当年牵走自己时的芝兰毓秀,挺拔耀眼,“来饮一杯?”姜珠拿起酒杯,嘴唇微动。

    二人又同时发语。

    “你先说…。”

    二人同时发语。

    “你最近……”

    “你最近…。”

    世间竟是可以这样安静的。

    青眉沉浮青楼楚馆多年,我想她一看就明白这二人情感不浅,光是看姜珠的一双灼灼桃花眼,自打姜玉进门,片刻不离,身形微侧,脚尖微点,下巴微抬,眼角微扬,皆朝向姜玉。青眉饮下一杯青梅酒,轻声一笑,自己竟然是多余的。借故离开了。

    “你来了?”

    但是姜珠转眼看到姜玉的时候,却依然保持着那分至真至诚。

    这其中可以看出,姜珠之于姜玉,真的低贱到尘埃。忽然从尘埃里长出了一朵奇花异草,又带着几分惊诧。

    多少还是有几分失落。

    姜玉此时心中,只觉得姜珠本是手中紧握的一只精致的皮影,不知何时,这张皮影忽然挣脱了束缚,可以自己在荧幕上行动自如,演出场场动人的剧目。

    姜玉愕然,竟然迈不开步子,什么时候,姜珠读过这些书?什么时候可以这么堂正地和人探讨诗歌?自己一点都不知道。

    但是姜珠却喜欢鲍照的愤慨激昂直抒胸臆,“我倒认为这都是小物情思,我倒是喜欢鲍照的拟行路难几首,‘安能行坐复叹息’几句,《代白头吟》中的‘冬夜沉沉夜坐吟,含声未发已知心’二句,真情实意,才是我心中佳句。”

    姜珠此时和那名名叫青眉的姑娘,正在谈论魏晋鲍照谢灵运的诗,正讲到二人的情怀韵致,青眉喜欢谢灵运诗中淡然宛若的寄情,“你看这两句,‘瞑还云际宿,弄此石上月’,闲情洒意,出尘绝世,当为上句。”

    可是姜玉,却不会明白姜珠心中的百转千回,还是去招惹了姜珠。招惹,哎。

    姜珠还是没有勇气过来和姜玉说上那么一句话,每个人或许都是没有自己期许的那么勇敢,害怕所谓的短相聚变成长相思。与其如此,不如放浪形骸,麻痹沉醉,慢慢忘却。

    过了不多时,姜珠就按照姑娘的要求,赢了这位姑娘。其实不过是姑娘自己放低了难度,吟风弄月,姜珠这么聪慧敏感,又自己读书多年,最擅长。

    看客自然不会明白姜珠为何突然落泪,正如姜玉也不明白。其实我想他不是不明白,是又在逃避而已。

    姜珠倒是先哭了。

    秦淮河畔,白鹭洲边,琼树清川,玉缨佩珠,风吹花落,青梅初成。城门上的古钟发出悠远的长鸣,市井百客喧嚣吵闹,春时花香满城微微熏人,不远处的白衣女子身带幽香,鼻尖竟然有些酸意,舌尖有几抹说不出来的苦涩,手指微微颤抖,只觉得周遭都是虚空的。一朵清凉飘逸的花瓣落在鼻翼,就带出了几分泪水。

    女扮男装的姜珠。

    恰好姜珠,转过头,也看到了姜玉。

    姜玉听得这声,猛然回头,但见姜珠。

    “在下,姜珠,请教姑娘大名。”

    于是转身看去,比刚才那位多了几分纤细温文,少了几分风流蕴藉,可惜脸上有一道疤痕,但反而衬出五官的精致脱俗。

    那名姑娘却不这么认为,在人群中一看见姜玉,在一群大腹便便或干瘦如柴,或猥琐下流,或自诩孤高的看客中,鹤立鸡群,看见他要走,心下有几分失落,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又见另一名容貌出众的男子,站在了擂台上。

    如今连烟花之地都如此风雅,姜玉摇了摇头,打算离开,因为他的确无什么才学。

    刚踏进烟花巷,就看见一名白衣清冷的女子,姜玉天生就对这类女子有癖好,自然而然就被吸引,女子似乎拍了个擂台,猜谜、对联、作诗等形式不限,连接三题为胜,便可有这位姑娘的一夜作陪。

    也可以说,又有女子想要变相勾引他了。

    饱暖思**,看这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估计又要去祸害良家女子了。

    姜玉也不恼,毕竟男子被占了便宜,倒不好四处喊叫,只好自己打碎了吞进去,一路金陵,此时又是冬去春来,冰雪已融,四处莺歌燕舞,从来都是如此,姜玉更是喜欢这般的天气景致,感受得出,他精神愉悦。

    唯一不在乎的理由,就是已经拥有所有。既不像阿璞害怕失去,也不像洛娘害怕拥有,所以可以如此得心应手,占尽便宜。

    然而公主早就登上马车,吃干抹净就走人了。

    “那晚是不是你?”姜玉看着她的背影,踟蹰问道。

    我倒是有几分欣赏,毕竟姜玉一向是女见愁,难得有个人,敢这样明目张胆地占便宜。姜玉这才回想起,那晚一夜**的女子,可能是她。

    之后,公主心满意得地离开,这般毫无顾忌,早就把人心看得极为低贱的贵族女子,一身的天之骄女的气势,将姜玉甩在身后。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