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姜珠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姜珠比姜玉更明白姜玉,于是看着那名姑娘,心里有了主意。

    天黑了,二人回到宅府,却在桥边看到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她就静静地坐在桥边,白玉兰一般的脖颈露出半许,白衣下若隐若现的红色抹胸内罩,凝脂般触指微凉的肌肤,偶然侧脸长长卷卷的睫毛,看见二人略有些惊慌,迅速的离开,可是一步一步都是风情万种。

    这般憨态,倒是逗得姜珠最后也笑了起来。

    姜玉愕然,然后大笑不止,真是又好笑又心酸,随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笑着被酒噎到。也许姜玉只是为了掩盖这场面的尴尬,时间过去这么久,记忆模糊,我凝神去看,到底姜玉是什么样的心情,可惜,我不是法力无边的,只能叹息一声。

    姜珠看着窗外的月影繁星,黛山长楼,随风而起的绿柳浮动湖面,带起片片涟漪,西湖歌舞依旧回荡,只是这般月色自然勾起了姜珠内心的苦痛,我虽不知这般苦痛是怎么的苦痛,好像是决定了要割舍又不想割舍的苦痛,话到嘴边只是一句:“你肯娶我么?”

    真是奇怪,前后一想,我竟然在姜玉的记忆中更明白姜珠,足见姜珠之心,早就渲染了姜玉的记忆。我怕是连姜玉自己都不知道。

    姜珠时常感叹,自己虽早年吃苦,但始终逢上了一名良人,又这般体贴入微,万事周全,唯一可惜之事只不过自己错生了男儿身,时常陪着姜玉念书写字,偏偏爱读那些富丽华严的宫体。多少年过去,自幼体弱,身段纤细,的确适合学舞,不觉爱惜。

    姜珠不似平凡女子那般故作倔强,而是自然而然地依偎在姜玉身边,放声地哭,倘若在姜玉身边都要掩盖自己的每一思情丝,这人生又有何意趣?

    念及此,姜玉又看见姜珠落泪,小心拭去眼角的泪花,调笑道:“你怎么动不动就流眼泪呢?”

    可是姜珠内心敏感异常,自幼的漂泊无依,受尽凌辱苦难,四岁学舞,七岁登台,十岁便被卖,其中辛酸几何岂是常人能够预料,初来姜玉身边,唯恐姜玉心性暴戾,举止不敢有违礼仪,连呼出一口气都怕姜玉指责。然而姜玉却是一个如此柔情如此温文的人,姜珠自然心中欢喜,恨不得时刻相伴,白头偕老。可是白头偕老,太过贪婪,这本也是夫妻之语,自己如何能,白头偕老?

    在风景美如画的杭州,这本就是一件极为风流雅致的小事,两个彼此喜欢的人亲吻,再正常不过。

    姜珠就这样躺在姜玉肩上,顺其自然地吻了姜玉的耳垂。

    更别说,有佳人相伴。

    二人一路游玩,到了杭州。那时节,又是春雨迷蒙,和风微醺,杭州的春雨多了几分梦幻的意味,漫长而绵绵的春雨让人无法醒来,曲苑莲塘,风过荷香,云水之间有鹤唳清扬,新雨初过,望楼而下天湖一色,歌舞之声从青云白雨之中传来,犹疑是否真切。船上的翠幕烟绡随风而动,细密的雨珠偶然落了几颗进了画舫,激起一片诗情画意。哪怕只是在这半冷半暖之间,躺在画舫里听着下雨的声音,再坐起来喝一杯温酒,就足以这般缠绵地过一日。

    姜玉只是个玩笑,却引得姜珠如此,便不再提这件事情,日渐亲昵。

    我感悟人心之能力必然强过他百倍,旁人如何,我自然比他知晓清楚,人所能记起的不过是残段的篇章,而我却能交织起来,更何况有了他的魂魄血泪,逐渐适应他的记忆,便更是清楚明了。姜珠自懂事起便身边只有一个姜玉,只把姜玉当作自己的唯一,有时候二人同床,姜玉说要把她嫁出去,姜珠心里竟有些异样,默默地流泪,说了句哭笑不得的话:“你若是不要我了,何必用这样的借口搪塞我。”

    那名当年带回来的小姑娘,已然长到了十三四岁,姜玉这才发现,是个美貌的姑娘,便把她一直养在身边,取名叫作姜珠,对外说是自己的妹妹,于是二人走在街上,人都称珠联璧合,不,是珠联玉合。

    可事到如今,我依然不知是谁可能会有如此怨念。

    姜玉每回踏进门,都被吵架声赶了出来,从此以后,方圆五里,都不踏足。

    此时姜玉更不想回家,风娘和江素问二人势同水火,片刻不休,明枪暗箭,剑拔弩张。若说是江素问那般寡淡的女子,怎么也会跟人争吵?我便也不得而知。尘间百态,女子心思,我这么多年都琢磨不了,世间千种变化万种心思,却也迎接不了浮生变化多端的情。

    我料想姜玉此刻定是有一种莫名被上了的感觉,这是第一个敢消遣他的姑娘,还不花一分钱。可见这女子比一般人想得开,知道要什么,不要什么,两厢情愿,一夜**,事后相忘于江湖,不求任何结果,这比嫖客还嫖客,若说是寡廉鲜耻,也说是风流倜傥。若是生为男子,必也是要有一群女子欢喜忧愁。

    她笑了一声,就推门离开,留下一脸茫然的姜玉。行为如此惊骇世俗却不能得见芳容,于是,那名女子成功地在姜玉心中占据了一个位置,永远忘不了的位置。

    此朝代女子开放程度果然为历朝历代之首。

    晨起,姜玉看着独自离开的背影,竟一直没看清她的容貌,甚至不知道她是谁,叫什么,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过去了一夜。

    连诸如“我仰慕公子的品貌”这番废话都不说,直接就开始,我真的是佩服。

    “不要问,只要此刻。”女子撩开他的手,黑夜中她的脸一定带着笑意,翻身将他推倒在地,二人有过短暂的迟疑。之后便干材烈火,自然而然。

    此时是江南的初夏,还未来得及送走初春的绵柔细雨,就已经迎来了如泄如狂的疾风暴雨。雷声阵阵,打在姜玉的心上,震荡着姜玉的五脏六腑,像他这般**成性的男子,今日终于遇到了比他更强的对手,无论如何,有些慌张,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是谁?为什么要……”

    呵,他竟然也会有如此仓皇之时,还护住衣衫。

    一打开门,女子迅速吹灭蜡烛,拉住姜玉,就解去他衣裳。姜玉从没见过如此主动的女子,竟然护住衣衫,打算离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