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伊风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送药过去的时候,尝药的人是瑗

    兜兜转转,还是要遇见。

    却见药单上,写的是郭府。

    夜晚叩门的几个仆人穿统一的衣服,似乎是大户人家出身,那药铺主人得罪不起,半夜抓药,伊风顺带帮忙,那药铺主人见伊风手脚麻利,行事稳健,还纠了几处错误,问过几句话,便收了伊风做药童,负责抓药。

    这次是药铺。

    又是夜色阑珊的夜,伊风化成雀,在风中沉睡,风停到哪里,就在那里苏醒。

    画师收起钱,颔首不语。

    那红线穿着的几贯铜钱被轻轻摆在桌子上,伊风作揖道:“我想四处云游作画,多谢师父教导。”

    客人收到画作,那棺材栩栩如生,好像还把人钉在里面,喜不自胜,给了银两便急匆匆差人送到郭府。

    伊风看着老画师,淡然说道:“不如,让我画。”

    自愿的。

    伊风想起瑗瑗站在船头孤零零的样子,仅仅一个背影,千言万语只有一句:“我是自愿的。”

    老画师送走客人,摇了摇头,道:“郭大人是个难得的好官,那几日大水淹了多少人,全都是堤坝偷工减料,他一人弹劾几十人,多少贪官下狱。百姓都送万民伞。可惜得罪了太多人,这送画还是小事,杀他的人可多了,市面上出了一本册子,专门描绘这事情,不过他身边有个厉害的剑客,他一直毫发无伤。”

    这分明是挑衅和诅咒了。

    伊风在院子里听得清楚,是要送给郭梓景的。

    那日来了一个神神秘秘的客人,说是求一幅画,画的东西却也简单。一副棺材,上面还要题字--“遥祝郭大人升棺发材。”

    伊风也只是淡漠地点点头,不多说什么。

    第二日,变成一个学童,上门拜师,跟着那老画师四处采景,画师说自己很有灵性,可是性子太过冷清,若是多些热情,必然画得更好。

    这次是落在画师家门口。

    伊风化成雀,顺着风的方向沉睡。风送到哪里,伊风就哪里苏醒。

    风又起。

    那天收工很晚,乐师们颇有倦意早早回去休息,伊风是妖,倒不觉得任何困倦,素来独来独往,夜晚阑珊的月色比起白日的喧闹,更有几番意境,秋风已经开始刮了起来,衣袂飘飘,落叶纷纷,伊风捡起一片枯叶,想起也是这个时候,遇见了瑗瑗,几番跌宕,又在此时遇见,果然如书上所说,人世间最让人痴迷的,就是这解也解不开的缘分。大概他们之间的缘分,又多几层浓艳和哀愁。

    伊风想及此处,琴弦拨乱了一处,只不过掩盖在众人中,无伤大雅。

    怕是梓景未必知道。

    也是,从不见他来这等风月场所,故而瑗瑗能如此坚定。前后一想,却也明白,瑗瑗是为了什么。

    伊风还听闻,郭大人是有名的清官,处处和那帮贪污**之徒争斗,不知是何原因,明明得罪人,还一路青云,真是传奇。

    总之梓景的名字传遍这繁华城池,郭梓景,郭大人,晋升最快的刺史。

    “……”伊风不知从何开口了。

    伊风还没问,瑗瑗却说得坚定。

    “我自愿的。”

    停了管弦,去了酒宴,歌姬娇滴滴的嗓音一个人清唱,伊风放下琴,挑帘出来,却见画舫前端,冷凛凛站着一抹黄衫。

    怎的?如风月小说般被薄凉人辜负了?

    这等女子,伊风不是没见过,陪酒消愁逢场作戏的妓女,俗称,酒姬。

    十丈红软,莺歌燕舞,乐师伊风坐在屏风后,拨弄着琴弦,仰头却看见那黄衫女子,眼波流转,在一众达官贵人间满面春风,欢声笑语。

    伊风修行渐入瓶颈,索性化成各色人,穿梭于世间,也算是一种修行。

    良辰美景人团圆,大概梓景也能自立门户,不再受气了吧。

    数月后的考试如约而至,皇榜上依稀看到了梓景,虽没有位列三元,起码也是个进士,看来瑗瑗还是做到了。

    这几日伊风道有些心绪不宁,却也不知为何,有时候想再去那家宅院看看,兜兜转转却还是找不到方向,于是便作罢。大街小巷这些天无非在谈论考科举的事情,大家纷纷在赌坊压自己最看重的才子,到底谁能得中状元。

    瑗瑗见她这般冷静淡然,怕是不会帮自己,于是休息片刻,说了句谢谢,就立刻飞走了。

    毕竟扒皮做衣太过残忍,伊风既不认同也不反对,只是淡淡的不说话。

    “我照顾他,日久生情,他待我也是全心全意,可惜冬日将至,他又得了弱症,若不用那千年狐裘衣,怕是熬不过这个寒冬,我这才以身犯险,可惜,我太弱了。”

    伊风不去细想,只是瑗瑗这番说辞,那人也信?

    瑗瑗叹了口气,没了防备,低声絮语道:“梓景是夫人最看不惯的小妾所生,老爷去世后,他的儿子当家,自然要给梓景穿小鞋,那日险些把他弄死在野外,可巧遇见了我,我便只能骗他,说是大夫人的丫鬟。”

    伊风如实说出那日。

    瑗瑗疑道:“一面之缘?”

    伊风也不废话:“毕竟我们是同类,有过一面之缘,我虽不爱管闲事,但见死不救,我还是做不出。”

    “你是谁?为什么救我?”瑗瑗看着远处冷清眸子的伊风,脱口而出。

    <forn style="font-size:18px;">  </fon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