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云寂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云寂看着那寄柔混身上下,被鞭子打的没有一块好肉,疏年全身簌簌发抖还一味安慰寄柔。

    话未落音,人声鼎沸夹杂着狗叫声,一群人举着火把,就往这边来了。

    疏年搂着一个满身的是伤哭哭啼啼的姑娘,一脚深一脚浅地走了过来,躲在竹林后面,安慰那姑娘说:“寄柔,你爹妈不要你了,别人欺负你,但你千万不能一时想不开就跳楼。跟我回去,虽然那皇宫不见得是什么好的地方,但有我疏年在,一定保护你。”寄柔只是哭,疏年解下披风围在她的身上,顾不上自己身上落满了雪。低声道:“小声哭,追你的人过来发现你,我也不好脱身。”

    直到一个大雪覆盖的夜里。

    大水退去后,疏年依然来来往往,只不过云寂再也不期待疏年的经过。

    醉醺醺的疏年看着转头跑掉的小少年,身边有人在问:“疏年,这个小少年是来找你的。”

    云寂手中的璎珞掉了一地,转头就跑。

    她竟是,这样的人吗?

    逐月阁。一名还带着稚气的少年,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看着满身酒气的疏年搂着几个男娼,满脸通红地讲着极为**秽的话。

    “要看是什么样的姑娘。”

    “你觉得一个年轻的姑娘会喜欢什么礼物?”

    数月后,云寂修行可以从竹身里出来更久,于是穿过最繁华热闹的街市,稀奇古怪的货物琳琅满目。

    疏年四肢极为舒展的躺在船头,目光刚好可以映照在云寂眼中。尽管知道疏年看不到在竹身的自己,但还是不由自主的绷紧了神经去看她,看着她经过,她离开,再经过,再离开。

    或许这次相遇太让自己印象深刻,每回见了疏年都留了一份心,大雨未歇,疏年每次都会划船经过,云寂都忍不住在竹身里偷看她。

    疏年看着他有趣,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想拖着他,游到岸边,云寂又不敢靠得太近,只停在原地,疏年轻笑了一声:“你不走,那我先走了。”云寂想看又不敢看,只好傻傻地点头。

    云寂虽然修炼了百年,却也刚成人形,心思呆呆,听到这话,吓着在水里扑腾,还口口声声说着,在下不是有意冒犯,姑娘可好之类的蠢话。

    疏年笑得一脸含蓄:“没见过像你这么羞的小哥儿。”于是故意瞪他,耍着玩,调皮道:“你看了我,你搂过我,你要对我负责,你要娶我。”

    云寂看着水中披发湿身的疏年,顺着她的脖颈一直往下看,只看到胸前那团白棉肉鼓鼓的,面脸羞红地捂住脸,嗫嚅着不敢说话。

    云寂虽在竹子里见过太多人来来往往,但还是头一遭有人打招呼,吓了一跳,呜里哇啦地叫着跌下来。疏年也没防备,伸手便去接,两个人摔成一团,滚到水里,全身湿透彼此相拥着,说不上谁比谁惨。

    云寂在这风雨夜滋润得全身舒展,一道惊天动地的雷声后,修成人形,可只能离开竹身几丈远,顺着水流听见的第一道凡音就是疏年他们的吟诗作赋,于是爬上墙头张望,却猛地听见人说:“小屁孩还不赶紧回家,在栏杆上看风景吗?”

    雨打枝头,满城飞花似雪,一波又一波的水浪,漫过街头。

    那天是春末初夏的几日大雨,漫天的雨水盖过层层的街道,店铺关门早,街上没什么人,再有大胆的商人也不敢做着买卖,私塾里告假的才子们都赶去逐月阁小聚。不为别的原因,逐月阁是唯一还开着的酒楼,建的高望得远,迎着风雨,还是有几分诗意。

    疏年是当朝最胡闹的公主,没事女扮男装溜出皇宫鬼混,不知道骗了多少姑娘少年的思念,不知尝过多少勾栏瓦肆的粉头,又不知结交了多少侠客僧侣,文人雅士。然后清风似的溜回皇宫,一本正经学着六艺。最近的确很少出来混,差点都快忘了。

    原央和疏年,也就是永安公主,并称先叶城两大女魔头。彼此都熟知对方,但从来没一起玩过。

    听到这里,原央嘴角抽了抽。

    云寂遇见疏年是在两年前的大雨夜。

    有有流莺在远处唱着不知名的歌,原央呵了口气,心绪复杂地指了指远处打着盹儿的老板,道:“茶馆那里聊。”

    这竹妖成年必定是个祸水,原央这么想着又觉得可惜,只听到竹妖欢快地说:“我叫云寂,你叫我小云就好。”

    小妖抬起头笑了,一双眼睛像是涌进了星辰,那笑容好比冰雪初融,带着春雨的气息。原央看着竹妖,面红心跳,呆呆说不出话,然后擦了擦口水,摆了个淑女的姿势。

    “嗯,你放心,本姑娘自有妙用。”

    “做棺材板儿?”

    “嗯,事成之后,我们要这棵树身。”

    “你们肯帮我了吗?”

    树上坠下一片叶子,打旋落在地上,变成一个蹲着的竹妖。

    竹子的花苞犹如十五的月亮一样圆,却长得实在难看。可是仔细看来却比傍晚更稠密了一些,树下水果点心的供奉,可是远远不够。原央捡起一只落了雪的梅花糕,一边咬一边叹气:“竹妖,你若再不出来,本姑娘可要回去睡了。”

    心里一边骂着月离翻脸不认人,一边往那棵长满花苞的竹林走去。

    妈的,竟然我一个人出来。

    大夏天,清风明月,蝉声阵阵,原央一个人抱臂走在大街上。

    <forn style="font-size:18px;">  </font>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