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 > 笑忘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得救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 人生赢家都在微信号xxsynovel  (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等一下,姑娘。.”

    浅浅点点头,看着院子里的病人,知道是自己的下山时的任性所致,不过也本能的不想管,人间多少人徒手将活鱼生生杀死,剖心挖腹,用作佳肴美食,还一一细致地写进书里,如何油炸,如何水煮,如何红烧,还要吃有鱼籽的活鱼,生生闷死在锅里。当年烤鱼一幕犹在眼前,这些人生在江边,难保不吃我族类,我为什么要管?浅浅于是头也不回地就出了院子。

    浅浅看着少年紧蹙的眉头,他前面的炉火烧得正旺,火星飞了出来,足以见得他心中的忿忿。木苏赶紧走了过来,对着浅浅说道:“姑娘去别的院子吧,怕感染了你。”

    江若望这一次完全被浅浅打败,但是依旧说道:“姑娘说的是实话,刚才我面皮薄,故有些失态。不管有用没用,起码我是真的很想治好他们,这等瘟疫,我也是第一次见,等过些时日,我研究出了方子,再试试看,医者父母心,我实在不忍看他们就这样,而自己什么都不做,起码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浅浅哈哈一笑:“可我一口药都没有喝。”

    木苏此时走了过来,看见两边剑拔弩张,于是低声说了什么,他面色一青然后一白,最后意味深长地说道,“原来是你!我江若望起码救活了你!”

    周围哑然失色,那少年面色一变,似乎有些心虚。

    浅浅正色道:“他们喝了你的药有好转吗?”

    此语一处,一个正在熬药的少年站了起来,大惊失色:“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怎么就知道这药没有用?”

    浅浅随手搭起一个人的脉象,随便看了看周围的人,心道:太阳脉浮紧,头痛身疼,发热恶寒,无汗而喘。看来虽然服药很多,不过效果很一般呐,看样子还没有病情扩散得快。看他们那痛苦的样子,真是浪费时间和药材,而且这般苟延馋喘,有什么意思?于是走过去,看着忙碌的蓝衣女子,说道:“你们与其熬药,不如把他们全都杀了,反正你们都是治不好的,何必让他们这么痛苦的活着?”

    不少蓝衣的男女奔来走去,屋外架起一锅锅的罐子,远飘来一阵奇怪的味道,他们难道喝的莫不就是所谓的“药”?

    浅浅看着他们门外挂着的木牒,上面写着:伤寒重症。

    外面是一个不大的院子,不过百步来回,种着几颗茂盛的柳树,现时是柳絮飘飞的季节,浅浅伸手接住一朵如梦似幻的柳絮,轻轻一吹,看着柳絮慢慢飘飞,心里愉快了很多。这里似乎是个几进的大户,顺着中轴道看过去,有着大大小小的院落,浅浅这一个院落不过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浅浅顺着回廊走了出去,看见不少人面目苍白,身体孱弱,动弹不得,只能在床上躺着喝什么浓浓味道的液体,偶有几个能够出来走动的,风一刮起就咳嗽不止。

    浅浅慢慢推开门,门上挂着一个小巧的木牒,上面写着:额部剑伤,脉相奇异。原来是这样被人描述么?

    木苏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走了出去。

    浅浅摇了摇头,从床上走下来,说道:“我自己走走吧,你去忙你的吧。”

    “好吧,那你要不要出来走走?一天都在床上坐着,这样不太好。”木苏看着浅浅,走过去扶她:“要我陪你吗?”

    “谢谢你,可我真的不需要吃东西。”浅浅看着木苏,低头不语。

    浅浅看了她一眼,不明白为什么她总要自己吃饭,这般人间的吃食,闻起来都没有哪里有九皋山流潋美酒一半的香甜,更别说吃,况且自己千百年来,除了妖饲料,什么都不吃的。成人后,更是一谷不沾的。再说那什么“药”?就是书中所谓治病所用?到从来没见过实物。

    木苏有些讶异,看着浅浅,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轻叹了一口气,“不合你胃口就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换的。”

    浅浅转头,愣愣道:“我不必吃饭的,你以后不用送了。”

    时间如水般流逝,浅浅看着门窗摇动,那些晃动的影子,总让浅浅以为是琬琰或者是安歌,可是每一次都是失望,在失望中还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在希望之后又是更深一次的绝望。木苏又送了饭,发现桌上的饭菜一丝一毫都未动,有些担心的看着浅浅,浅浅自然是不必吃饭,只顾着看着外面朝阳起落,木苏看着饭菜,担忧道:“前段时间水患不断,因此死了很多人,尸体遍野,各地瘟疫四起,公子不断出去看诊,姑娘你也算死里逃生,饭还是要吃一些,可不能这样虚耗着身子。”

    浅浅摇了摇头,看着木苏离开。

    木苏见她一直不说话,便先把碗端了过去,坐在一侧,“我想我是不是触及了姑娘的伤心处,姑娘若是有难言之隐,不妨先在这里住下,等伤好了再说,我先出去了,姑娘好好休息。可需要掩门?”木苏走到门口,关切地看着浅浅。

    浅浅心想着,师父的事情旁人哪里管得着?即便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能力,而且九皋山如今一片荒芜,更不知如何回去,琬琰也是,竟不来找我。

    木苏轻拍着浅浅的背,眼神里是一股迷茫的意味,看着那只笔,不好直接问,于是道:“姑娘是哪里人?出来了家里人不担心?公子派人到处找你的家人,可一点消息也无。看姑娘神情,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我家公子为人正直善良,又是个大夫,颇有些父母心的意思。要是姑娘不嫌弃,可以告诉我,代我转告了公子,我家公子说不定可以帮姑娘。”

    浅浅擦了擦眼泪,看着那碗水,里面倒映出安歌的影子,赌气般一口就喝完。记得当年讲评天下事务,巨海十洲仙境,妖界众生,人间百事,一一娓娓道来。如今都化为了过去。手中滑落的一支笔,正是浅浅当时在安歌寝殿里偷的那只,于是毫不犹豫“卡擦”一声折断。

    “姑娘不必惊慌,奴家名唤木苏,我家公子看你在路边昏迷不醒,故而救了你,可是你脉相奇怪,不敢对你施药,现在还在研究怎么开药,如今你醒了,我家公子应该放心了。”木苏将桌子上的水,端到浅浅身边温文大方一笑:“姑娘喝吧,哭了这么久,也该补补水不是?”

    浅浅看着她,本能地退后一点,说道:“你是谁?”

    门外走进来一名言行举止犹如春风拂面的少女,面带笑容地走了过来:“好姑娘,你怎么哭了?”

    再醒过来之时,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但见周围装饰皆是清雅的梅兰之物,四周鸟语花香,屋内陈设虽然简单,但是一应的桌椅妆台,书柜字画都简洁干净,看来此屋主人是个文人雅士。浅浅额前一疼,用手摸起,原是之前安歌在额头的刀伤,原来一切不是做梦,浅浅抚着额头,而后抱膝盖默默地哭了出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