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7章 很温馨很感动
    “夫人,这梦居里的东西都是王爷精心为王妃挑选的。如今被你毁坏了,是否是因为能寻到相同的来替补上?不然,王爷怪罪下来,可有夫人受罪的。”梦居里的丫鬟见状,一鼓作气的上前,冷着一张脸,鄙夷的开口着。

    强不过王妃就拿这些东西出气,算什么。

    闻言,刘艳丽一愣,待她反应过来后这才明白是这丫鬟在出言鄙视她,顿时火气上涨,一巴掌甩了过去。

    然,那巴掌却没有落在丫鬟的脸上而是被她稳稳的躲开了。

    她们是什么人,各个身怀武艺的好吗。

    为了留在‘梦居’伺候王妃,她们可都是被王爷派去训练,百里挑一的人。虽然这王妃的人选换了,可那也是她们伺候的人。而她这个胡搅蛮缠不要脸的女人,斗不过王妃想出气在她们身上?做梦去吧。

    “夫人这是恼羞成怒吗?唉,你看看,都气成这样了。多丑,也难怪王爷看不上,只喜欢我家王妃了。”看着刘艳丽因为没有扇到人而气的扭曲的脸,丫鬟一阵兴奋啊,出口的话更是气人呢。

    “啊,还轮不到你这卑贱的丫头来说我,找死。”看着得意的丫头,刘艳丽气得一口气差点将自己嗝死,双眸里熊熊火焰,奈何想上来拉住她的贴身丫鬟都被她一气之下迁怒在内,忍着被揪疼的手臂硬是将自家小姐拉住。

    这梦居的丫头见状,不由的冷哼一声,完全是看戏的姿态看着眼前这两个出丑的疯子。

    总之,在梦居众多丫鬟婆子的冷嘲热讽下,刘艳丽的贴身丫鬟小珍,总算是将自己小姐给拖下去了。而梦居也恢复了以往的安静,大伙们都该干嘛干嘛去了。

    而回到院子里的刘艳丽一气之下,硬是将屋里的所有东西都摔了个便。看着一地的破碎物,小珍揉了揉发紫的手臂,上前宽慰着:“小姐,如今王爷正g着王妃呢,我们这般上前找茬,完全是吃不了兜着走,何不如等待时机。”

    “等待时机?你也不看看王爷,王爷都将这后院的主导权交给那个女人了。你叫我如何等待时机?”看着上前宽慰的小珍,刘艳丽依旧是不解气,一想到洛宸信誓旦旦的在她们的面前维护琉璃姗,她更是憋屈。

    “就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更要等待时间啊。小姐你想想,如今的王妃,掌掴着王府整个后院,我们没有权利去跟她斗。但总要是人,就会有犯错的时候。我们何不如多等等,在拉上其他几个夫人一起。到时候不就更容易成事?”看着自家小姐依旧气不过,小珍再次开口,说道最后,小珍甚至是建议自家小姐寻找同盟了。

    闻此,刘艳丽果真安静下来了。看了看小珍,再看看一地的破碎物,眉头紧蹙。

    小珍的办法虽好,可是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小姐,你也别气馁,以你的姿色,只要多多打扮,多在王爷面前出现,到时候还怕王爷发现不了你的好吗?只要王爷g幸你了,对你好,你还怕王妃吗?”看到自家小姐安静了,甚至是沉默的思考着她的话,小珍顿然又大胆的建议起来。

    “你说的也对。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想着,刘艳丽默然的点了点头。抬眸,看着小珍一眼,这才发现她始终抱着自己的手臂。这才想起来刚才自己临近疯狂的时候把她抓伤了。

    顿时上前,拉开她的手看了看,当一整片淤青进入眼帘后,刘艳丽惭愧了。“小珍,刚才我太冲动了,你、疼不疼?”

    听闻,小珍心里相当不满的嘀咕着:不疼才怪,让我扭你一把试试?

    可是这也始终只是想想,小珍可不敢真的说出来,这不,笑了笑,开口道:“没事,不过一点小事,不碍事的。”

    刘艳丽点头,还真的因为小珍的一句‘没事’而不愧疚了。随即一转往常那傲慢的姿态,喊道:“叫些人来将这里打扫干净,午膳之前,要是还有一丁点残渣,你们就不用吃饭了。”

    说着,不等小珍回应,她倒是自个先朝着自己的寝屋走去了。

    留下小珍站在原地,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之后,又强行的忍住了心中的这口气,这才回头喊了喊门外的丫鬟婆子,几个人一起开始打扫了。

    而琉璃姗这一边。跟着洛宸进宫后洛宸便‘嗖’的一下不见了踪影,徒留琉璃姗和小曼两人在宫女的带路下来到了太后的居所‘慈宁宫’

    总之进去后,看到里面的人时,琉璃姗是刺果果的被刺激到了。

    不为别的,只为了洛宸的出现。

    洛宸是跟着她一路来的没错吧?可是进宫后她便朝着慈宁宫的方向走来了。可是谁想到,这半路失踪的洛宸尽然比她快了一步到了这慈宁宫。

    在看看里面在场的人,除了那位日理万机的皇上不在之外,这皇后娘娘可是乖巧的呆在洛宸的身边呢。

    见此,琉璃姗了然了。不站在太后的身边反而站在洛宸的身边感情是被太后指责了。

    嗯...其实看她垂下的眼帘就知道被英明神武的太后欺负了。当然,这也只有太后能欺负这位宝贝嘛。

    “太后,宸王妃到了。”随着李嬷嬷一声亲切的禀报声。琉璃姗是踏进了屋里,而听闻禀报的太后,这也抬起眼看向走进来的琉璃姗。

    一脸郁气的她顿时眉开眼笑,口中喊出的话更是难掩她的喜色:“姗儿来了,快、快到本宫这来。”说话之余,更是朝着琉璃姗招了招手。

    见此,琉璃姗的双眸中也染上了喜色,浅笑的朝着太后走去。

    这途中,低着头呆在洛宸身旁的洛夕梅,听到声音后也抬起一双眼,直视过去。

    可是,当她看到琉璃姗笑容满面,姿态谦贵,得体的朝着太后走去时,她的心、还是感到了阵阵刺痛。

    不为别的,只因拥有洛宸的是一位如此优秀的女子。如今的她们已经完婚了,那是不是代表着,洛宸早晚有一天会站在她的身旁。

    想到这,洛夕梅没来由的害怕了,收回视线小心翼翼的看向洛宸。

    然,洛宸的视线,也停在琉璃姗的身上。甚至因为琉璃姗的移动而跟着移动。

    “怎么样,昨个儿宸儿可将你伺候得满意了?”当琉璃姗来到太后身边时,太后竟是将琉璃姗拉着同她坐在高位上,更是不知羞的问着人家的房事。

    “啊~”没来由的一句问候,突然问得琉璃姗有些反应不过来。可当她看到太后双眸里那可以压抑得兴奋后,顿时了然了。

    可了然了之后,这脸颊更是控制不了的红了起来。

    这看在太后的眼里,完全是因为琉璃姗害羞的。

    琉璃姗囧啊,天作证,她和洛宸除了同g共枕,什么都没有啊。

    对于高位上两人的表情,台下的洛宸和洛夕梅都看在了眼里。洛宸倒是没什么,反之洛夕梅脸色更为的苍白了。

    洛宸,洛宸真的跟她......

    “母后,这事我两在的时候说说就行了,皇后娘娘还在呢。”看到太后得逞的样子,琉璃姗很是冤枉啊,轻微的凑到太后的耳边,用着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嘀咕着。

    闻此,太后那是笑得更欢了。那双眼,简直没有眯成一条线了。

    “你们都回去吧,本宫想让姗儿陪着走走。”于后,太后总算是自个乐完了,可乐完了之后,这便对着洛宸和洛夕梅下逐客令了。

    洛宸见此,有些无语的退下了。

    反之洛夕梅,抬眼再看了一眼浅笑的琉璃姗,这才对着太后行礼退下。

    “夕梅,药引子已经形成了。所以,你在等等几个月,几个月便好。”出来后,洛宸和洛夕梅并排的,漫无目的走着。走着走着,洛宸也感觉到了洛夕梅的气息越来越不稳妥,这才开口说着。

    他这样说,完全是不想洛夕梅因为自身的身子不振而多想。

    “真的吗?”听闻,洛夕梅抬眼望向洛宸,她的双眸,听到洛宸这话,终于染上了片刻喜色。

    “真的。”洛宸点头,看着洛夕梅眼里的欣喜,心中也很高兴。

    “宸~宸~”于此,洛夕梅欣喜过后,双眸顿然又布满了雾气,鼻端一阵酸楚,很是不争气的掉下了眼泪。

    见此,洛宸的心也不由的揪了起来。轻轻的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很是自责为何自己不早一些找到琉璃姗。那样的话,洛夕梅便不会忍受病痛那么多年了。

    “谢谢你,宸、谢谢你。”随着洛宸的举止,洛夕梅也自然而然的把脸埋在了洛宸的怀里,一边低声抽泣一边开口着。

    如此亲切的拥抱,如此熟悉的味道都让洛夕梅想念。可是一想到琉璃姗已经是他的人了,而自己却没有资格去过问,心里很痛,很难受。

    特别是想到琉璃姗的种种优秀与贵气,她更是郁结。

    所以,在洛宸拥紧她的这一刻,心里的痛楚与难受,竟是一发不可收拾,哭得更为的狼狈。

    这看在洛宸的眼中,简直是一种无尽的折磨。

    可是如今的自己,还能跟她在一起吗?如今的她,已然是皇后,是他的皇嫂,即便是**,可是他做不到将自己的皇嫂带离皇兄的身边。

    他做不到,他做不到这般的无耻。

    所以,除了心痛之外,他别无选择。

    另一边。

    洛宸和洛夕梅离开后,太后便带着琉璃姗来到了御花园。

    看着眼前的美景,琉璃姗的心情更是美得无法言喻。就连同一旁的太后见状,也是乐呵呵的。连带着要说的话题也跟着多了起来。

    说说宸王,说说皇上。

    可是不论太后怎么说,说什么,那完全是避开了洛夕梅这个人以及关乎她的话题。

    “太后,都走了那么长久了,找个地方歇息喝点凉茶吧。”大概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太后的脚程明显的慢了下来。身后的李嬷嬷见状,很是担忧的开口着。

    琉璃姗一愣,这才反应过来,顿时脸跨了下来:“母后累不累?都怪我,太高兴了所以忽略了母后的身子。”说着,琉璃姗的目光便开始在四周寻找着可以休息的地方。

    当看到不远处的亭台后,顿时朝着那指了指,道:“母后,我们到那里去歇歇吧,姗儿给你揉揉小腿,不然明日小腿肯定会酸疼的。”

    “你这孩子,只要你高兴,本宫就是病了也值得了。”看着琉璃姗愧疚的样子,太后心中一暖。她也知道今日的琉璃姗相当的高兴,所以使得她走了那么久也感觉不到累。

    这不,要不是突然的停了下来,她还真感觉不到她的小腿酸疼呢。

    “母后说的是什么话,要是母后病了,那姗儿可是罪过了。”琉璃姗很是不满的回了太后一句,这才挽起她的手,一边朝着不远处的亭台走去,一边继续说到:“所以说,母后要健健康康的,那样姗儿才能多陪陪母后不是。”

    “就你这丫头嘴甜。”闻言,太后很是满足的点点头。

    于是,几人来到亭台后,李嬷嬷便退下去弄些水果糕点什么的了,反之琉璃姗,则是帮着太后各种按摩。

    等到李嬷嬷再次回来后,那太后竟是舒服的靠在琉璃姗的身上睡着了。

    见此情况,可没少把李嬷嬷给吓坏。刚想上前问问是怎么回事,却被琉璃姗给禁止了。

    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睡得安稳的太后,琉璃姗的心里也是很暖的。以前在现代的时候,自己的妈妈也没少舒服的靠着自己睡觉呢。

    那时候的妈妈,总说她按摩的手法很好很妙。足足可以将一个人按得放松警惕般的,忘乎一切的入睡。醒来之后呢精神抖擞干劲十足呢。

    看着眼前的太后,琉璃姗不由的想起了现代的妈妈,没有她在身边,她肯定有很多地方不习惯吧。

    然,随着太后的这一趟入睡,足足的过去了两个多时辰,直将琉璃姗的胳膊都枕麻了。可尽管是这样,都不见琉璃姗动一动。

    这看在李嬷嬷的眼里,很温馨、很感动啊。宸王这此,可真是娶了一个好媳妇啊。

    琉璃姗这里,算是相当的安静。

    没一会,要不是皇上的到来让一旁静候着的宫女们行礼而吵醒了入睡的太后,怕是这太后还得睡上一阵子。

    睁开双眼,入目的,是洛溪款款而来的身姿。

    见此,太后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眼前,便出现了一杯水。

    再次一愣,疑惑的看向身旁。

    当看清身旁的琉璃姗端着一杯水时,太后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为何会在这里。再看看自己枕着的事琉璃姗的胳膊,心中急了,完全忽视了走过来的洛熙,心疼的开口道:“本宫这是睡了多久?”

    “娘娘,您睡了两个多时辰了。”李嬷嬷轻声的开口道。

    “困了怎么不回去殿内歇息,在这里可是很容易染上风寒的。”上前来的洛熙正好听到李嬷嬷的回答,皱起眉头,语气有些责备啊。

    “现在天气朗爽,哪里会那么容易就染上风寒。”太后回头,不满的瞪了一眼洛熙,当看到洛熙无奈的沉默后这才看向身旁的琉璃姗,继续心疼的开口:“反倒是苦了姗儿,任由着本宫枕着,胳膊很疼吧。”

    “我没事,母后,喝杯白开水吧。刚才走了那么久,喝点水补充水分。”琉璃姗笑笑,这又将手中的茶杯递到了太后的面前。

    太后见此,很是听话的接过,然后毫不犹豫的喝了起来。

    洛熙见此,很是郁闷呐。这太后都不曾如此听过他们的话。怎么如今这么听琉璃姗的话了?

    “母后,刚才朕远远的便看到你在这里睡着了,是不舒服吗?”见此,洛熙也不去多问了,如若母后高兴这样也不错。

    “哪里是不舒服,简直是太舒服了才会放松,放松放松着便睡着了。这都得感谢姗儿了,要不是她,本宫还真不知道,自己要到何时,才能如此安稳的歇息。”听到洛熙的话,太后这才想起刚才琉璃姗给她按摩的那股舒适感,那感觉好得说不清啊。

    只有亲身体验了才能明白。

    当然,太后这话,一旁静候的几人是明白的。可唯独洛熙一个后来者不明所以。

    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求解啊~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