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1章 满肚子火气
    翌日。

    天还没亮,太后便差了些人手到宸王府帮忙来了。

    本来琉璃姗昨晚应该去驿馆休息的。洛皇为了赶时间也省确麻烦,直接允许琉璃姗直接住进宸王府。

    这不,一大早的,琉璃姗便被宫里来的嬷嬷叫醒。几个人三下五除二的便将昏昏欲睡的琉璃姗穿戴好了喜服。铜镜前,琉璃姗一脸睡意,可那些嬷嬷们却是精神抖擞,也不顾快要睡过去的琉璃姗,直接在她的脸上施着粉黛。

    最后,琉璃姗是在无法承受头上的重量给不满醒的。

    睁开眼瞳,入目的,是铜镜里一个美得豪不真实的女子。那样的美,在她的映象当中,那完全是虚构出来的。而此刻的自己,真真实实的拥有了这份美。

    “唉”琉璃姗叹了一口气。在这里,长得太美也是一种错呢。

    “今个是好日子,王妃这是叹什么气呢?”一旁依旧帮着琉璃姗穿戴首饰的嬷嬷听闻琉璃姗一声低叹,有些莫名其妙。

    “没什么,今日之后,本王妃就要告别过去,相夫教子了。”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一身的红,倍感无奈的开口着。在现在,结婚穿的,大部分都是胜雪的婚纱,而这里,穿的却是别样的红。

    成亲,一项是女子最为重视的一件事,可到了她的头上,除了无奈之外便是感慨了。感慨自己的第一次,竟是在陌生的环境下与不相**的人。在且,这身喜服也不是她所喜欢的。

    罢了,对于不**自己的,自己也不**的人,用心那只能惘然。

    “王妃也不必太过感慨了。王爷是个不过的男子。定会对王妃好的。”嬷嬷以为琉璃姗实在担心他们成婚之后的日子,嬷嬷便笑着开口,想要分解琉璃姗心中的担忧。

    琉璃姗沉默了,从铜镜里看向开口劝解的人翻了翻白眼。洛宸的确是个不错男子,可那也只对他喜欢的女人好吧。再则,自己和他之间是有着合作的关系存在,洛宸对她,也只能说是和气吧。

    “嬷嬷好了吗?吉时快到了。”在琉璃姗心中郁闷的时候,门外,走进了一个丫头,看了看沉默的琉璃姗又看了看她身旁的几位嬷嬷,开口询问着。

    “嗯,马上好了,王爷呢?”回话之余,那位嬷嬷将最后一锭首饰套在琉璃姗的头上后,回过头望向前来的丫头。

    “王爷已经在招待前来的宾客了,只等着王妃过去拜堂了。”那丫头再度开口。

    只是她的话,几位嬷嬷听后毫无反应,反倒是惊愕住了琉璃姗,别开脸不解的看向丫头,开口:“不是应该出去逛逛之类的再回来拜堂吗?”

    “啧~”丫头愣住了。

    “王妃,原本是这样的,可是王爷觉得这样很是麻烦,也担心王妃的身子经不住折腾,就将那层免了,直接拜堂。”一旁的嬷嬷听言,急忙开口解释。

    琉璃姗嘴角恶意的抽了抽,心中一阵气结。

    奶奶的,这算什么啊。

    “我们这里已经好了,你回去禀报一声吧。”说着,嬷嬷不知从哪里拿了一个红苹果,直接塞到琉璃姗的手中,继而看向那丫头开口。

    看着手中的苹果,琉璃姗心中,是真的不淡定了。

    成个亲都能重检,看来洛宸是不想对别的女子用心吧。

    算了,免去折腾她自己也自在。

    “王妃,你先在这里候着,待会自会有人来将你带去拜堂。”

    琉璃姗点点头,除了在一旁候着的小曼之外,其他人都离开了。

    这时,小曼上前,看着自家小姐,低喃的开口唤着:“小姐~”

    琉璃姗抬眸,入目的,是小曼一张不太高兴的脸,她的双眸中,是久久不散的愤怒。

    琉璃姗顿时温和的笑了笑,伸出手牵过小曼的手,开口:“我能理解你的怒意,可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好事?小姐,成亲对于女子来说可是一件大事。即便简单可是该有的还是有吧。大早上的就起来打扮,打扮好了不过就为了拜个堂?小姐,你不觉得这般很委屈吗?”小曼惊愕,可是于后又恨铁不成钢的苦口婆心的开口。自家小姐的性子虽是淡漠,可也别淡漠到这种程度吧。这是攸关她的一生啊。

    于后,琉璃姗轻笑出声了。

    此刻的小曼,就像是待嫁女子的母亲一般,担忧这担忧那的。

    “不必再为我担心了,况且我也不觉得委屈。在且,你看看我头上戴着的这些,都压得我的脖子快断了,要是再出去逛逛什么的,我担心我的脖子会折了。”说着,琉璃姗指了指头上的东西,一脸滑稽的开口。

    “噗嗤~”看着自己小姐的表情,小曼最终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王妃,吉时已到,该前去正堂拜堂了。”就在屋里一阵喜气之时,门外,响起了一声浓厚的男音。

    琉璃姗回头,入目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五官端正,眉宇精神。怎么看都像洛宸身旁的那些暗卫。可是,这暗卫怎么会一身华服装扮?

    “王爷差小的过来,带王妃前去正堂。”那人虽是没有盯着琉璃姗看,但他也能感觉到琉璃姗和身旁的小曼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当然,他也知道琉璃姗会困惑,所以即时的开口解释他的到来。

    “喜婆呢?”看着眼前的人良久,琉璃姗冷冷的从牙缝中迸出了三个字。

    那暗卫只觉得四周的气温瞬间降低,后背更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往上爬一般,弄得他僵硬不已。而琉璃姗脱口的话,好比一把锋利的尖刀,让他无处可躲的便中招了一般的心胆颤。

    “喜...喜娘临时有事便离开了。”暗卫开口的同时,他的头便越发的低了下去。那样子,只差没有给琉璃姗来一个一鞠躬了。

    “离开了?离开了就不会再找一个来顶着吗?”看着那暗卫的样子,琉璃姗心中冷笑。

    说好听点是合作,说难听点的,这是洛宸咎由自取。

    自己好端端的没招他惹他,是他自己硬是将她带到他的身边。如今呢,这是何为?故意整她的吗?

    即便她不太了解这古代成婚要有哪些形式,可是拜堂之时,新娘都是由着喜娘牵到正堂拜堂的。如果没有喜娘的牵引,别人会如何说她?

    不用想都知道哪些言语很难听。可以啊洛宸,这招够阴损的。

    想着,琉璃姗心中更加的气结,顿而将手中的红苹果放到一边去,双手搭在胸前,一幅王者的姿态藐视着眼前的暗卫,淡漠的开口:“不找也没关系,本郡主还真是不急着跟宸王完婚呢。”

    说真的,她不急。急的那位,可是宫里的那位。如若这事拖了拖,不知那位是如何猜想洛宸对皇后的感情呢。

    正堂内,一切就绪。

    洛宸一身喜服,面容温和的笑对着每一个到来祝贺的人。而每一个到来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不仅出手阔绰,名义上更是有些巴结奉承的欲念。

    这让一直保持微笑的洛宸,月色越来越黑。

    “时辰都到了。王妃怎么还没有过来?”眼看着应付完那些人之后,洛宸冷着一张脸,走到青雀的身旁,低声询问着。

    刚才就已经来报说琉璃姗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可是现在时辰都到了,琉璃姗还始终不见踪影。

    莫不是不满意自己派过去迎接的狂虎?

    “王爷别急,待我去看看。”说着,不等洛宸再说什么,青雀一溜烟的便往‘梦居’跑去了。此刻的自家王爷的四周,都是低气压啊!

    能闪便闪吧。

    可是,逃离的青雀还以为自己好运气,可谁知,当他跨进‘梦居’之后,便感觉到了一股异常相同的气息。有点冷,有点压抑。

    不明所以的奔到琉璃姗的寝屋时,当他看到站在一旁僵硬着身子的狂虎时,便知道出了问题。几步上前,蹭了蹭狂虎的胳膊,继而恭敬的朝着琉璃姗开口:“王妃,吉时已经到了,要是再不过去,怕是会误了时辰。”

    琉璃姗抬眸,扫了青雀一眼,又看了看身旁的小曼。

    “可不是本王妃要误了时辰的。”

    青雀错愕,抬眼望去。只见琉璃姗一双水灵的双眼满是嘲讽的看了过来,直将他汗毛竖起。

    “这喜婆都没有怎么成婚?就像是你的生母,她临时有事离开,你能将另外一个女子当成生母吗?”琉璃姗勾起唇角,慵懒的开口着。说实在的,看到青雀赶了过来,她还真的不急了。

    “啧~”青雀囧了,这算什么比喻。“可是王妃,即便这个时候去找喜婆,那也来不及了啊~”喜婆离开一事他是知道的。好像这其中还有自家王爷故意一番的因素存在。所以使得他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有去管。

    可是如今人家都......

    “噢,来不来得及那是你们的事,本王妃就一句话,没有喜婆绝不完婚。”说着,琉璃姗很是悠闲的让一旁看着的小曼下去沏茶,而她自己,则是慵懒的躺在贵妃椅上。

    见此,青雀顿时有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

    喜婆离开一事是自家王爷点头的。可是这王妃如今又说没有喜婆绝不完婚。就好像王爷和王妃之间的较量,完全是在折腾他们这些下人啊。

    怎么办?前去找个喜婆?还是向王爷汇报?

    就在青雀愣在原地纠结的时候,琉璃姗的‘梦居’走进了两个人。

    陌震一身青袍,一张俊朗的脸此刻正满是严肃的朝着琉璃姗走来,样子,很有大夫的风味呢。他的身后,跟着的是今早一直在嚷嚷着的喜婆。

    见此,琉璃姗郁闷了,这喜婆不是有事离开了?怎么被陌震给带了回来。

    “你们都下去准备吧,待会我便将王妃送过去。”来到琉璃姗的跟前后,陌震看向站在原地的狂虎和青雀。则身后跟来的喜婆却是站得远远的,不敢去看陌震的样子。

    “是,还请神医准时将王妃送到。”说着,青雀这便拉着狂虎离开。

    “你的行为,我很是不解啊。”看了看不远处的喜婆,又看了看自己跟前的陌震。躺在贵妃椅上的琉璃姗满是惆怅的开口道。

    “快起来准备吧,吉时都已经过了。要是你在不出现,怕是还得折腾你第二次。”说着,陌震很是温柔的将琉璃姗从贵妃椅上拉了起来。再度将一旁的红苹果放回琉璃姗的手中。

    看着陌震的这一举动,琉璃姗无语了。可是无语之余,她还有些抱歉:“救你这样亲手将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拜堂,不揪心吗?”

    “很揪心,非常揪心。可是能怎么办?”这一次,陌震很严肃的回答了琉璃姗的问题。直把琉璃姗吓了一大跳。至始至终,陌震在她的映象当中,完全是上演着一个阔子弟,张扬自傲。可如今突然变了性子的跟她讲话,很不适应啊。

    看着琉璃姗错愕的表情,陌震突而温和的笑了笑:“此次你和宸完婚不过是完成那名义上的和亲罢了。你是我陌震的女人,我陌震又怎么可能真正的将你送予他人。”

    说着这话,陌震还是难免的有些心虚。可是表面上还是极度的认真,认真到琉璃姗都以为,他不会放弃她一般。

    可实际上,陌震真的没有放弃她。

    对于无可避免的事,陌震也不想再去纠结。之前找到琉璃姗,不过是因为她能医治洛夕梅。只要洛夕梅好了,琉璃姗便自由了。那时候,他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呆在她的身边,待她好了?

    想到这,陌震也就释然了。

    昨晚,洛宸的提议的确是对的。如今的洛夕梅的确撑不到九个月。所以让琉璃姗早产那是必须的,如今,他能做的,便是确保琉璃姗早产的时候不发生任何意外的同时又不损害身子。

    唉,都是为了**~

    “好了,别的不说了。要是在拖下去,真的要误了时辰了。”说着,陌震深看了琉璃姗一眼,便将一旁的喜帕给她带了上去。

    琉璃姗也不再多说什么。这是,正好前去沏茶的小曼回来了。见此也就随着陌震一同牵起琉璃姗的手,朝着正堂走去。

    自然,身后的喜婆也不能落下。自然而然的越过琉璃姗他们走在前面。

    反之正堂,因为吉时已过,百官们都始终不见新娘出现都开始窃窃私语。

    而正中央的洛宸,则是黑着一张脸,沉默的站在那里。

    那样子,就彷如生人勿近一般,使得即便焦急的青雀也不敢上前一步。

    “新娘子到~”随着一声尖锐的叫喊声,本是闹哄哄的闲言碎语没了。众人的目光也都齐刷刷的扫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入目的,是喜婆只手牵着新娘的手,缓慢的朝着正堂前来。

    洛宸转身,本是一脸冷意的脸在听到新娘子到之后面上顿然浮上一抹笑意,连带着那低气压也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自然,洛宸面上的表情,盖着红盖头的琉璃姗不曾看到。琉璃姗的表情,洛宸当然也看不到。

    两个违心的人就这般的站到了一起。

    都说了从检还真是从检。

    琉璃姗这才走到洛宸的身边由着他牵起自己的手,那边的礼官便开始高呼着:“新人拜天地~”

    得,够省事的了。干脆也连这拜堂省了吧。

    就在琉璃姗心中嘀咕的时候。洛宸已然带着她一个转身。

    自然,随着这一举动,琉璃姗也明白了接下来要干嘛,收回手搭在身前。

    随着礼官一声“一拜天地”两人便齐刷刷的慢慢俯身。

    于后,又转身面朝大堂,又随着那一声“二拜高堂”两人再次一拜。最后,自然而随着“夫妻对拜”两人皆是相对,可那动作也明显的缓慢了不少。

    在众人看去,两人都不是很乐意的样子。

    可是没办法,即便再怎么不乐意,还是拜完了。

    拜完了之后,也根本不给琉璃姗一个停留的机会,便被喜婆和府中的几个丫头带了下去。

    而正堂内,堂拜了,各个官员们也都开始大吃大喝了。

    唯有回到‘梦居’的琉璃姗,那是一个气。

    别人成亲都喜气洋洋的。就她一个成亲的时候满肚子的火气。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