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00章 各怀心事
    随着琉璃姗一句话,太后的心莫名的安定下来。

    这孟君莲可是熙儿当初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太子妃,熙儿继位之后这皇后之位也本该非她莫属。原本她还好奇,为何这熙儿迟迟不肯松口让孟君莲上位,直至发现了他心中藏匿的人这才明白。

    也好在这孟君莲知进退。不仅不计较这太后之位落入谁家,依旧尽心尽力的照顾熙儿。

    久而久之,也因她的执拗,她身后的孟将军也不在多说什么。想到这,太后扫向孟君莲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丝愧疚。

    于后,宫宴也顺利的结束。

    琉璃姗和洛宸,则是在各个官员道喜声离开了皇宫朝着宸王府奔去。

    只是,最令琉璃姗震惊的,还是那入目的宸王府。

    虽然得知明日就必须与洛宸完婚。可这宸王府的布置是不是太快了?入目的红菱,红灯笼,百里红毯,整个装置都像极了当初末呈文凌驾将军府的情景一般。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出来迎接的,不是这府中的主人,而是主人的几个如花似玉的美人。

    “妾身郑婉玉。”

    “余永清。”

    “刘丽艳。”

    “汪秋水。”

    “肖池。”

    “参见王爷~”五位美人一同上前,面色各异姿态一致的朝着现身的洛宸行礼。

    反之洛宸,冷眼扫了五个美人之后,转身对着一旁跟着出来迎接他们的青雀开口道:“将王妃带入府中,好生照顾着。”

    说罢,他看也不看马车里的琉璃姗,也忽略了几位依旧行礼的美人,直径的朝着府中走去。

    见此,青雀面色尴尬的看了看几位美人。自家王爷敢得罪她们,他可不敢啊,连忙笑脸相迎:“几位夫人,王爷连日奔波定是累了,还请夫人们先回去歇息吧。”

    “管家,日后我等姐妹就得靠您多在王爷面前美言了。”见此,为首的郑婉玉上前一步,一边温和的笑着对青雀开口,一边将手上的玉镯子取下塞到青雀的手里。

    青雀汗颜,急忙将塞入手中的东西退了回去,后退一步开口:“青雀自会为几位夫人美言,所以,此等贵重物品还请夫人收好。”

    开什么玩笑,这正牌王妃还在这里等着呢,他要是敢当着她的面收了几位夫人的东西,他怕是不要活了。

    然,马车里的小曼满脸怒意的看着外面的几个美人,真心为自家小姐打抱不平。

    这算什么,当着自家小姐的面贿lu管家吗?有本事怎么不自己去讨宸王爷的欢心,真是卑鄙。

    而琉璃姗,目光淡淡的扫了几位美人,各有千秋。

    这几位不进宫当娘娘真是可惜了。看来,有这几位在后院里相陪,日子还不算太无聊吧。

    想着,琉璃姗轻声的朝着小曼喊了一声:“下去吧。”便事先拉开了帘布,优雅从容的踏下了马车。

    只是当她落定之后,在场的几个人都面容僵硬的盯着她愣在了原地。也唯有心思缜密的青雀,在短暂的失神之后急忙上前,朝着琉璃姗恭敬的开口道:“王妃,屋子已经打扫好了,请。”

    琉璃姗笑而不语,完全不去理会这些个美人见到她是什么样的表情,直接随着青雀的脚步,越过她们朝着居所走去。

    良久,五位美人回神。

    “姐姐,这次怕是来了个厉害的角色。”最先回神的乃是武将之后余永清,身为武将世家的后人,自小便被训导成为一个将才。这次的短暂失神,也让她极为愤恨,很丢脸的样子。

    可是抬眼之际,见到其他几位也跟她一样,心中这才平衡了不少。

    “我是听说这丹雅国的朝阳郡主有第一美人之称,如今看来她的容貌的确比我等姐妹好上几分。”然,开口的是一代文臣的后人汪秋水。饱读诗书的她对争g夺势并不向往,能说出这一句话,完全是担心日后在府中的生活是否能够平静。

    “哼,管她美不美的,有手段收拢王爷的心才是上策,对吧婉玉姐姐。”出口的,是这几位美人之中最小的一位刘丽艳,她的娘家比不上这几位姐姐,可对于那位千里迢迢而来的王妃,她应该可以治理的吧。

    至少在这里,多多少少她都有娘家人支持,而那王妃,除了王爷,一个亲人朋友都没有。那还不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想到这,这刘丽艳心中无比开怀的笑着。

    反之始终并未开口的郑婉玉和肖池,两人面色各异。郑婉玉倒是轻微的叹了一口气,继而温和的朝着身旁的几位笑了笑,得体的开口道:“几位妹妹回去歇息吧,王爷连日奔波,明日又要与朝阳郡主成婚,想必王爷此刻也在养精蓄锐了。我等便不去打扰吧。”

    刘丽艳瘪瘪嘴,不乐意的朝着府中走去。其后的,是始终保持沉默的肖池。

    汪秋水见状,微微蹙眉:“婉玉姐姐,这肖池妹妹为何如此冷漠?王爷回府不是应该高兴的吗?”

    郑婉玉错愕,回头张望了一眼肖池的背影,心中叹息。

    据她所知,这肖池妹妹原本是太后身旁得g的侄女,因为起了不该起的心思让太后得知后,便随着她们一同被赏赐给了宸王。看她清冷的背影,也不知道,这肖池妹妹今后在这宸王府中,过得是否安逸了。

    “我看她今后不论怎样都高兴不起来吧。”余永清也随着几位的目光看去,感慨的开口。

    郑婉玉立时回头,目光不解的看向余永清。余永清见状,尴尬的轻咳一声,施施然的也跟着回府了。

    看着余永清的背影,郑婉玉心中疑惑,难道肖池的事,这余永清略知一二?

    为了府中的安宁,看来她得好好了解一番了。别到时候惹恼了王爷。

    想着,郑婉玉也随即转身,可是她还没有走几步,身后便传来了一声温文恬静的低咛:“婉玉姐姐,我看那位王妃也不是是非不分,刁蛮跋扈之人,何不如将事实告知于她。”

    闻言,郑婉玉脸色大变,立时厉声的开口:“不可。”

    她突然厉声的脱口,也惊到了一旁看守的侍卫,纷纷移开视线,若无其事的四处观望。

    “妹妹不可,这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郑婉玉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回身走到汪秋水的面前,低声开口着。

    “王妃不行,那王爷呢?好歹告诉他们其中一个,都会为你主持公道的。”汪秋水目光坦直,清澈明朗的直视郑婉玉的双眼,看得那叫郑婉玉一个心虚,可一想到那个人的话,她又咬紧牙关,沉默的朝着汪秋水摇了摇头,落魄的转身离去。

    见此,汪秋水无力的叹了一口气。

    郑婉玉,同她一样是文臣之后。而她和她,是两小无猜的表姐妹。对于这次她们几位同时被赏赐给宸王,她是知道其中的原因。并非像外界所传言的那般。

    她也明白郑婉玉的苦衷,毕竟如此压力换作是她她早已经承受不住,怎么可能还能如此悠闲的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

    有时候,她也为郑婉玉心疼,可是没办法,这一切,只有她能扛住,也唯有她,必须扛住。

    相较于那五位美人忧心忡忡,刚入府的琉璃姗却是美滋滋的欣赏着她的别院‘梦梅居’。

    她能形容的,便是这梦梅居里,风景如画美不胜收。甚至还有一个单独的后花园。后花园内,假山围绕,树木耸立,百花芬芳,湖水清凉。

    此刻,她站在的位置,便是这湖面上的凉亭。这里,可以将整个梦梅居的美景收入眼中。

    “管家,这院子叫‘梦梅居’?”赏完风景了,也该谈正事了。这风景的确优美,可有一样她不是很满意。

    “回王妃,这院子的确叫‘梦梅居’”青雀上前一步,恭敬的开口着。这一路走来,他多少了解了一些王妃的**好了。

    那便是极度喜**美景。从她满意的面容上他便也知道,这王妃是喜欢这院子的。

    “能否将这院名改改?”琉璃姗回头,目光清冷的扫向青雀。

    青雀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梦梅居’‘梦梅居’梦梅?这院名让我很生气呢。众所周知,那洛夕梅如今可是皇后。这宸王妃居住的院子叫‘梦梅居’是想告诉世人,宸王还对皇后娘娘含有私心,所以让我来做替身吗?”琉璃姗虽是笑着开口,可是听在青雀的耳中,却是层层带有冷态的怒意。

    顿而让他冷汗淋漓。他怎么忽略了这么重要的问题。

    “还请王妃不要多想,至于这院名,属下这便下去换了。”说着,青雀刚想退下,又被琉璃姗给叫住了。

    疑惑的抬头望去,只见琉璃姗目光悠扬的四处观望,良久才开口道:“这美景的确如同梦境一般,美得很不真实,至于院名,将其中的‘梅’字去除,叫‘梦居’吧。”

    闻言,青雀一愣,随即明白了琉璃姗的意思,道了声:“是。”之后,这便下去准备了。

    当然,琉璃姗的这点要求,青雀还是不敢直接去改的。

    洛宸的专属书房内,青雀将一切告知自家王爷后,只见王爷抬眸,目光不解的盯着青雀。只把青雀看得浑身僵硬这才移开视线。

    “王爷,这院名,是否要改?”如此,青雀苦比了,可怜巴巴的小声问着。自家王爷不好惹,可如今进府的王妃类似也不好惹啊,光是听她那柔软带刺的话他都心寒颤啊。

    “她说改为‘梦居’?”洛宸开口询问。

    青雀点点头。

    “罢了,改了便改了。”说着,洛宸朝着青雀摆了摆手。这便又低下头心不在焉的盯着手中的书本。

    见此,青雀也急忙退了出去。他真的害怕自家王爷一个不乐意,又不给改了。

    而,书房里的洛宸,心事重重。

    洛夕梅的面色越来越差了。这次由于提前病发,使得陌震给她调理的抗体混乱,使得她再度遭受病魔的折腾。在想想琉璃姗,自那wan到现在,也足足一个多月了。希望她的身子不会令他失望。

    想着,洛宸抬眸,朝着门外喊了一声:“来人~”

    闻声后的侍卫脚步轻快的走进了书房,低着头:“王爷有何吩咐?”

    “神医在府上吗?”

    “神医在屋里休息。”那侍卫轻声应道。

    “嗯,让神医去给王妃看看身子,就说这几日连日奔波,不能让王妃的身子有任何差错。该补的一样都不能少。知道吗?”闻言,洛宸双眸灰溜溜的转了又转,脱口。

    那侍卫离去之后,洛宸这才将心思投入书本当中。

    如今的夜澜国面上看去虽没有波折,可谁也无法猜测那位假死欺骗世人的襄王何时lou面。此刻,他能做的,只能是避免襄王的复出带给夜澜的伤害了。

    至于皇宫的那位以及皇位,他已经不想去管了。都已经对他客气到这中程度,不就是那种为了一个女人可以兄弟翻脸的?

    罢了,他只要洛夕梅安全,只要整个宸王爷不受到波及就够了。一切,都不关他的事了。

    想着,洛宸此刻,竟莫名的觉得轻松了不少。

    可是,有时候,他的想法真的很天真。他不想不管,并不代表那暗地里的人愿意放过他。俗话说,宁可多杀一个无辜的人也不愿放过一个有可能的人。所以,他此刻的想法,可笑至极。

    身为皇室后人,都无法逃逸这场争夺的战争。

    入夜,梦居里的琉璃姗,美美的泡了一澡,吃点东西便早早的入睡了。

    而那五位美人,各怀心事的站立在窗前,眺望着月光出神。

    唯有洛宸的书房里,有些生气。

    “怎么样?是否怀上了?”两人四目相对,还是洛宸沉不住气,开口打破了这目光的较量。

    陌震点点头,这件事琉璃姗并不知道,今日过去的时候,她还真的以为自己只是给她把把脉,看看她的身子是否安好。一想到这,陌震就一阵内疚。

    “那就好,夕梅的身子越来越不好了,我担心她熬不到那个时候了。”说着,洛宸的双眸即时染上了一抹担忧,无力的抬眼望向窗外的明月,心中空洞疼惜。

    也唯有在洛夕梅的这一件事上,能令他无力,有心无力。

    陌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熬不住也要再坚持九个月,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不能放弃。”

    随着陌震一句话,一个想法瞬间在洛宸的脑海中滋生。当然,想到了什么他也及时的开口询问了:“震,你说,要是提前两个月催生的话,那血量是否能够清除夕梅体内的毒素?”

    闻言,陌震面色大惊,随即满脸怒意的瞪了洛宸一眼,低声吼道:“不可,那样会害了姗儿。”

    “可是不那样的话,我担心夕梅会撑不住。”见此,洛宸也跟着较劲起来。看着陌震的样子,他就知道这办法可行,不过会损坏琉璃姗的身子。

    琉璃姗的身子若是损坏了,有他这个神医在还担心恢复不了?可是夕梅,她的病情恶化,根本就熬不住。

    “夕梅夕梅,洛宸,你别忘了,她如今是皇后,是你的皇嫂。而姗儿,才是你真正的王妃,你这样不顾姗儿的身子去救别人的女人,算什么?”看着开始跟自己较起劲的洛宸,陌震心中大怒,最终还是无法忍受的大吼了出来,随着他的怒吼,顿时也惊动了四周影藏的暗卫以及纷纷逃开的小鸟。

    “你也别忘了,当初找琉璃姗是为了什么。我不会改变我的初衷,更不会改变我的心意。不管她如今的身份是什么,我只需要做好自己就是。”洛宸明显的也动怒了。他知道此刻的自己无法和洛夕梅在一起,可也用不着别人时刻提醒自己。

    “你没救了。”最后深看了洛宸一眼,陌震气愤的夺门而出。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