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099章 卑微的感情
    “姗儿,听说你的琴艺甚是了得。不知本宫可否向你讨个面子,谈给本宫听听。”琉璃姗和洛夕梅的这点小举动丝毫逃不过太后的法眼。

    看着洛夕梅楚楚可怜的样子,太后便心生厌恶。这样的女子,拖着病怏怏的身子,既不能帮着皇上打理后宫又不能很好的照顾皇上,也不能为皇上分忧。真是白占了这皇后一位。

    皇后,就该像琉璃姗那样,处事不惊,高贵从容,举止文雅,聪慧伶俐。

    唉,不过可惜了。她即将是宸王妃,不能让当年的她一样,豪气风发。

    随着太后出口的话,靠近的在座几位面带惊讶的看向太后,琉璃姗琴艺高超洛宸是亲眼见识了,对此,他无话可说。可洛熙和洛夕梅没有见过啊,怎么说洛夕梅在琴艺这一方面也是很优秀的。可太后这般众目睽睽的直夸琉璃姗,那不是毁了皇后的面?

    “太后娘娘,臣女对琴艺不过是略懂一二,距离了得还得多花些时日呢。”看着众人面色各异,琉璃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看着太后的架势,感情是想拿自己来打击那位皇后娘娘啊。在看看两位出色的男子,要是这皇后娘娘真的被夺了脸面,难过了,他们定会心疼吧。

    想到这,琉璃姗顿然觉得太后此行为多此一举了。

    “看看你,又谦虚了吧。不过谦虚了也好,总比有些人没有资本谦虚来得强。”太后温和的笑笑,这话说到后半句的时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目光扫向洛夕梅,直弄得她一张苍白的脸黑了又白。

    这会,琉璃姗尴尬了,侧首凑到洛宸的耳边,小声的嘀咕着:“你这母后怎么这般斤斤计较啊。”

    洛宸回头,很是冷漠的看了琉璃姗一眼,也只一眼,让琉璃姗很不是滋味。

    撇撇嘴,又不是她要去刁难那位病美人的。他那眼神是在怪她吗?

    不知为何,看到洛宸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琉璃姗心中很憋屈,很闷。

    “既然母后想听,那王妃你也尽尽孝道,弹奏一曲吧。”耳边,传来了一声冰冷透彻的话,琉璃姗错愕的再度看向洛宸的双眼,只觉得自己整个人掉进了冰窟里一般,寒颤不已。

    他在为洛夕梅为难自己吗?明明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引起的,他这是迁怒?

    想到这个可能性,琉璃姗无语了。心中郁闷感越发的强烈。

    “呵呵,今日不弹也行,改日到本宫那里再弹也行。”高深的太后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自家的宸儿已经生气了。还迁怒了他的王妃,见此,太后嘿嘿一笑,尴尬的想要化解此事。

    可洛宸似乎不想如了她的愿啊。“母后兴头正旺,王妃真的要廖了母后的兴致吗?”

    看看,这出口的话不就是得理不饶人吗?

    得了,琉璃姗那是无语了。移开视线看向礼官,温润的开口道:“那,劳请礼官为姗儿准备一把古筝吧。”

    “额,不敢,不敢。这是官奴应该做的。”随着琉璃姗一声温润的话,那位礼官立时吓了一跳,冷汗淋漓的朝着琉璃姗鞠了一躬,这才朝着外围招了招手。

    儿时便有宫女抱着一把古筝走了过来。

    琉璃姗接过之后,对着那位宫女笑了笑,吓得那宫女急忙低下头。

    “那,姗儿献丑了。”说着,琉璃姗起身,在离开座位之时,很是优雅的凑到洛宸的耳边,轻轻的开口道:“不管如何,她都已经是皇后了。不可能在回到你的身边,因为她而迁怒我,不值得。”

    说完之后,琉璃姗看都不看洛宸脸上的表情,直径的朝着台中央走去。

    台中央,也因为琉璃姗的到来其余人都退了下去,只有些许个奴才慌忙的摆设着桌椅好让琉璃姗入座。

    而洛宸,眼神阴翳的看着琉璃姗的身影,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知道洛夕梅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边。可是当有人故意为难她的时候,他还是控制不住的生气。他也知道他不该迁怒琉璃姗。可是谁叫琉璃姗个人给了母后数落洛夕梅的机会。

    目光微沉的看向高坐,此刻的洛夕梅一脸惨白的靠在洛溪的肩上,而洛溪,温柔的兮兮照顾,那样子,很和睦。却异常的刺痛他的心扉。

    将这一切变故看在眼里的太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连带着洛夕梅她都恨上半分。要不是那个病秧子,她的两个孩儿能如此吗?

    台中央的琉璃姗,感受着来自四周的议论。心底泪流满面,要不要这么悲催,她得罪谁了?

    可是心中默哀之时,她还得弹啊,可是弹什么呢?

    目光在四周飘荡,当看到洛宸神色忧虑的看着洛夕梅时,她突然想起了一首歌‘逆相思’

    随即,指尖情动,一声悠扬委婉的音律从琉璃姗指尖迸出。

    众人收起心思,皆是好奇的将目光投到琉璃姗的身上。

    就连洛宸,也收回停放在洛夕梅身上的视线,看向台中央的琉璃姗。

    于后,琉璃姗指尖迸出的,是一道缓慢而忧伤的琴律,这让在场的人都不由的陷入了她的琴音当中。感觉到悲从心来,很闷,很难受。

    “长叹江湖如梦梦醒你离去的孤城,笑谈儿女情种深埋在可笑的红尘。

    用一世换一吻,你舞步似浑然天成,**难忘恨太深烟花一树终化尘。”

    世界上,**而不得的人多了去了。没有谁没了谁而活不下去。

    “恨这尘世无情折杀你一缕舞魂,潇潇雨下我一ye白发生。

    **这繁华回忆命运虽冷却得你红唇,漫漫岁月又何必再过问。”

    明明知道不可能还何必去过问,这不是自找伤痛?苦寻哀愁吗?

    “逆解相思、是我们~”

    当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琉璃姗的指尖依旧在琴弦上轻点,可目光,已然看向原位上看着自己的洛宸。

    这一刻,她看到了他眼底的痛,心里也一定很痛吧。**而得不到,还要眼睁睁的看着心**的人奔赴别人的怀抱,那种笑着目送心**之人奔向别人怀抱的心情,她懂,她也能理解。

    可是如今,她想说;没了她你也可以活下去,选择放弃总比继续折腾来得更幸福。毕竟四周比她好的女人很多,总有一个是不离不弃的。

    可是,琉璃姗并不知道她的用心洛宸能不能感觉得到,可是看着他眼底的痛意她的心也莫名的揪疼着。连带着指尖弹奏出来的音律都越发的令人伤感,令人心痛。

    当然,陷入极致伤痛的,还有高位上的洛熙和洛夕梅。

    琉璃姗的琴音,和词曲,无非是唤醒了他们一直压抑在心底的那份卑微的感情。无力的痛~

    顿然觉得这份**如此沉重,沉重到连**都是那么无力。

    曲止,琉璃姗继续弹了一会也渐渐的收手。

    可是收手之余她并未得到众人的鼓掌甚至是赞赏。场上,陷入了一片寂静。其然,这众人都未从琉璃姗的曲乐中回神。

    见此,琉璃姗沉默的起身,在众人复杂的眼神下缓慢的退去,来到洛宸身边。而洛宸,在她的音律结束时他便已然回神,随着她的身影慢慢的靠近自己。洛宸便有一种被人看透的心思。抬眸,对上琉璃姗看过来的视线,不躲不闪。

    就这般安安静静的。

    彷如这世界,只剩下她们两人一般。

    “姗儿的琴艺真是了得。你看,本宫及各位**卿都听得出神了。”琉璃姗身侧的太后回神后,发现琉璃姗已然回到了她的身边,顿时有些尴尬的开口。

    琉璃姗的琴艺,词曲,让她不由的想起了先皇。刚开始,她与先皇执手相守。可身在后宫、与君做伴怎么可能奢望先皇一心一意的对待自己。

    他的后宫不断扩充,不断有新人加入甚至是躲得他所**。渐渐的,她在**的迷途中迷失了方向。直至先皇离去,她在怎么难过也已经无济于事。

    现在听到琉璃姗的曲,她久违的心阵阵刺痛。仿佛回到了当初和先皇相识的那会,甜蜜而心酸。

    琉璃姗笑笑,并不多言。好不好听那是靠众人给的口碑。而她,只想让懂这首曲的人明白她今日所要表达的意思。

    “咳咳~朝阳郡主的琴艺真是高深啊~”随着太后的一句称赞,在场的人陆续回神。台下,解释议论纷纷,称赞的话语更是一句接着一句。而台上,洛熙一脸赞赏的看向琉璃姗。

    本来他还想委婉的称赞,不让身旁的美人过于自卑。可是听完之后,他改变了初衷。琉璃姗就该受到如此的赞赏。

    “朝阳郡主的琴艺真是妙不可言,皇上,妾身斗胆请求,可否让臣妾跟着朝阳郡主学习?”皇上赞赏的话音还没落定,琉璃姗对面一座的一个女子欣然的起身,娇柔妩媚的开口请求着。

    琉璃姗略惊,放眼望去。

    此女一身粉色紧致长裙,该挺的挺,该翘的翘。怎么看,都是一个尤物。

    乌黑浓眉,妩媚的丹凤眼。一张瓜子脸上一张樱桃般的小嘴一张一合,格外的诱人。

    她自称‘妾身’?

    疑惑的转头看向靠在洛熙肩上的洛夕梅。正的不懂那个女人是怎么想的了。放着洛宸不要,偏要跟着宫里的女人抢。

    而且,这些个女人随便挑一个出来都比她好看几倍。

    在转过头看看沉默的看着洛夕梅的洛宸,撇撇嘴。这洛宸的审美观也不咋滴。难道他不是一个俗气的人,而是看重了洛夕梅的人品?

    “别用你那可疑的目光看本王。本王和她之间,是你们理解不了的。”可能是无法忍受琉璃姗来回的探索目光。洛宸收回视线,冷冷的打在琉璃姗的身上,顿时惹得琉璃姗一阵白眼。

    看来,刚刚的表演白费了。

    而台面上的另一侧,起身的那位女子正噤声渴望的看着高台上的皇上。

    琉璃姗的琴艺的确高深莫测,可是她更喜欢的是她所唱出来的曲段。那是闻所未闻的新鲜。如今也得以皇上的赞赏,要是她自己学得了那么一点,也能拉住皇上的心不是。

    而高位上的皇上,经过身侧的女子起身请求后,目光不解的打量着她。

    出声请求的是孟秋生孟将军的**女孟君莲,也是如今的孟贵妃。如果洛夕梅不是他的女人,这皇后之位肯定是非她莫属。所以每当想到这个,他对孟君莲也多了丝内疚。

    随即看想琉璃姗,有那么一点请求的样子:“不知朝阳郡主可否愿意,教教朕的**妃?”

    琉璃姗错然,可面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看看洛熙,再看看对面的女子。有没有搞错,看她的身份,非富即贵,怎么说那职位也是低于皇后的好不好,让她跟自己学,那不是很难教?

    “她是孟贵妃。”始终听不到琉璃姗出口。在看看对面的孟贵妃,早已紧张的看着琉璃姗。见此,洛宸低声的开口,他出口的话,也唯有坐在身旁的琉璃姗才能听到。

    闻此,琉璃姗满脸黑线。感情这洛宸很是乐意自己去教别人啊。

    不过想想,自己若是将对方教会了,那么对方就差自己一个人情。很赚嘛。

    想归想,琉璃姗却展现出一丝为难之色。歉意的看向洛熙,温润的吐纳:“皇上,跟着本郡主学琴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说着,不等洛熙回答,琉璃姗继而缓慢的移开视线,看向对面面色紧张的孟君莲,淡漠的开口:“跟本郡主学琴,不能急切。要放开世俗的观念平心静气。不仅刻苦,还要有耐心。不然,本郡主是不会浪费时间去教一个朽木。”

    听闻,孟君莲直接从座位上走出,豪不拖泥带水的走到洛熙的面前,跪下:“皇上,妾身定会用心向朝阳郡主学习的。”

    洛熙点点头。眼前的孟君莲,也是他**过的人。曾经,也是疼到了心尖上。可不管如何喜欢,如何**,她都不是洛夕梅。所以此刻,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会尽量满足。

    看到洛熙点头后,孟君莲起身,规规矩矩的道谢着:“谢皇上。”于后,又施施然的走到琉璃姗的面前,热切的开口道:“还请郡主收下君连。”

    看着她恭敬的对着自己行了一礼,琉璃姗有种拜师学艺感觉,不过这个徒弟她还真不敢收。优雅的起身,面带微笑的伸出手,将对着自己行李的孟君莲扶了起来:“本郡主可不敢随意收人。只要孟贵妃想学,也下定了决心要学,本郡主是不会有所隐藏的。”

    “啧~”孟君莲面上一愣,抬头好奇的看向琉璃姗。只见琉璃姗笑容得体,可她灵动的双眸里始终淡漠如澈,就连那面上的笑意都不达眼底。彷如自己这个徒弟对她来说可有可无一般。思之及,孟君莲莫名的心慌了。

    这朝阳郡主,绝非池中之物啊。

    “好了,闲话本郡主也不便多说,如果想学琴,就请孟贵妃得空的时候走一趟宸王府吧。本郡主在那里恭候着。”看着孟君莲妩媚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慌乱,琉璃姗继而得体的开口着。

    得到琉璃姗准确的回复,孟君莲算是松了一口起,再次恭敬的行礼,道谢着:“那,就叼绕郡主了。”

    “无碍。”琉璃姗笑笑。

    孟君莲起身后,也对着琉璃姗温和的笑笑,那是发自肺腑的。看在琉璃姗的眼里,格外的舒服。

    此片段也随着孟君莲回座而落幕,台中央再次走上几个舞女,施施然的随着一旁乐师的奏曲而舞动四肢。台下,再次进入了观赏的局面。

    “姗儿觉得那位孟贵妃如何?”一舞进行到了一般,身旁的太后受不住心中的疑惑,终于开口询问着琉璃姗了。

    听闻,琉璃姗不免的笑笑。这太后果然是急性子啊。

    随后转过头,朝着太后温和的开口:“懂努力,知进退。”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