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093章 热络的宸王府
    深夜,皇宫内不少人一ye无眠。

    隔日,下完早朝后,洛宸便被洛熙叫进了御书房。所有人都在猜测这洛皇该如何处理宸王对皇后娘娘的这份感情。而‘坤宁宫’内,洛夕梅一边听着李嬷嬷教导的礼仪之礼外,更是担心着御书房里的事,所以一早上的学习总是出了差错。也幸得李嬷嬷宽容,睁只眼闭只眼的也就过去了。

    御书房前,洛宸走出来时也过了一上午。

    依旧是俊朗帅气,冷酷儒智。可此刻的他,走出来之后,众人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眼底里的释怀和坦然。同时,众人也好奇,洛皇是如何让深**皇后娘娘的宸王lu出此等神情。

    随后,只见洛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眸一转,便朝着皇后的‘坤宁宫’走去。

    坤宁宫内。

    万花美景在前,旁人却无心欣赏。皆是面色担忧的看着此刻正在专心学习着礼仪的皇后娘娘。

    “参见宸王。”

    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一声突兀的行礼声顿时打断了正在学习的皇后娘娘。抬头看去,只见面前的几个宫女已经对这来人行礼。

    而来人,依旧是一脸冷峻的朝着自己走来。

    “参见宸王~”一旁的李嬷嬷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后便朝着已然走到面前的洛宸行礼。即便她视洛宸为己出。可是这些不该少的礼仪她一样都不会少。

    “嬷嬷请起。”洛宸几步上前,最先扶起了行礼的李嬷嬷。尔后才看向一脸楞然的看着自己的洛夕梅。

    唉~李嬷嬷见状,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后,这才朝着身后行礼的人招了招手道:“你们,都随奴家退下吧。”

    “是。”旁人应声后,皆是低着头跟随着李嬷嬷退下。

    顿然,偌大的坤宁宫,此时只剩下了洛夕梅和洛宸两人。

    “这段时日,你...过得好吗?”看着眼前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洛宸此刻心中酸涩,可面上,尽可能的表现得不怎么忧伤难过。

    可这,看在洛夕梅的眼里,还是会难过。躲在袖口里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死死的咬着唇角,不让自己失态,不让自己lu出让洛宸心忧的表情。

    两人,都在尽可能的掩饰自己内心的一切。尽其量的表现不在乎。

    可,那也疼了两人的心。

    浅笑的摇了摇头,洛夕梅抬眸,直视着洛宸望过来的双眼,柔和一笑:“宸王为国连日奔波辛苦了,本宫在此替皇上谢过宸王了。”

    洛宸心中冷笑,嘴角泛起一丝凄凉。

    何时?他们两连同见面和相谈都变得这般唯唯诺诺,规规矩矩的了?

    “本王此次立了大功,皇上为此赐了几个美人给本王。”洛宸盯着洛夕梅的双眼,开口说着今早在御书房皇上赏赐给自己的东西。他很想看看,洛夕梅听到这后,会不会觉得难过,会不会......

    可结果,又让他失望了。

    对,是失望。

    洛夕梅不但没有洛宸预想的反应,反而是勾起红唇,柔和大度的开口道着:“宸王此次立了大功,皇上体恤宸王也是应该的。”

    良久,洛宸才从洛夕梅出口的话中回神。定定的看着对方一会之后,这才走到万花从前,目光眺向前方的湖面上。尽管自己百般不舍,如今,她已是皇兄的妻,已是这夜澜国的皇后。

    这是不能更改的事实。而自己,除了皇兄所说的放弃别无他法。以其让自己活在悲痛之中,何不如向前看。

    想着,洛宸回头。撞进的,是洛夕梅柔和的双眸。那双柔和的双眸内,此刻平静无波,就好像自己从未引起过她的任何情绪波动。就彷如自己这般无非是自作多情,在她的眼里,自己什么都不是。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自己,变了心,变了样?

    “宸王若是无事,那还请先行离开。本宫还要多向嬷嬷学习这宫中礼仪,无暇关照宸王还请谅解。”看到洛宸紧紧的盯着自己看,洛夕梅屏住呼吸,在自己冷颜坍塌之前,心平气和的开口着。

    闻言,洛宸双眸一阵暗淡,就连跟他多谈谈都不行了?

    看来,自己的存在,碍了人家的眼啊。

    想着,洛宸深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扬长而去。

    洛夕梅望而却步。心尖上的疼痛在洛宸转身离开之际越发的疼痛。可尽管是这样,洛夕梅都咬紧牙关,没有上前叫住他。

    皇上许给洛宸几个美人她事先便知道了。以她如今的身份,她无暇去管,无暇去挣。有的,也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美人入了他的府,成为他的女人。

    想着,洛夕梅无力的坐到身后的美人榻上,双目毫无焦点的盯着前方。

    这一幕,被返回来的李嬷嬷看在了眼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便朝着身旁的人说道:“今日的练习到此吧,奴家猜想,此刻的皇后娘娘,也无心在学下去的。”

    “是。”身后的宫女低头应言,皆是不敢抬头多看出神的皇后娘娘一眼。

    随后,也都随着李嬷嬷静声的退下。唯有桃红,不动声色的走到皇后娘娘身边,眼底,是说不清道不清的痛心。

    皇后娘娘是多**宸王她是知道的。可如今看着他们**而不言的样子。她一个外人看着,都是万般的揪心,更何况他们当事者,别说多心痛了。

    随后几日,宸王府,接二连三的被送进了好几个美人。旁人看去,皆是认为这皇上是因为亏欠,所以才赏赐了那么多的美人给宸王。

    而宸王府内的宸王,一转往常的冷态,笑容满面的接受了那些个美人。

    坤宁宫内,听闻这一切的皇后娘娘,面色苍白的看着前方出神。

    而宸王府内却是热闹非凡。接二连三的进入美人,本是清静的府院此刻忙碌不已。不仅急着收拾屋子,更是给那些个美人分别送去丫鬟婆子。

    也唯有宸王专属的书房此刻一片宁静。

    “爷,第五位美人今日入府了。”书桌前,一位小厮面色胆怯的望着自家王爷,小声的嘀咕着。

    “嗯。”书桌旁的洛宸冷冷哼了一声。明显的对这些事不放在心上。

    “退下吧,尽可能的照顾好五位美人。”洛宸身旁的青雀见状,赶紧开口着。不管自家爷喜不喜欢那几位美人,那几位美人好歹也是皇上赏赐的,所以来到宸王府,宸王府也不能怠慢了她们。

    “是。”小厮应声。抬眼小心翼翼的看了自家爷一眼,见他没有多言后这才起身,慢慢的退了出去。

    “爷,五位美人已经来了,您是否要见见?”小厮离开后,青雀望向自家王爷,小声的问候着。这几日以来,府上连续进入美人,自家爷也是呆在书房里,对外面发生的事不闻不问。

    “让她们呆着吧。”闻言,洛宸轻微的抬起眉眼,双眸溃散的扫过前方。

    “可是爷,不见见这五位美人真的好吗?属下听言,那五位美人的娘家可是......”

    “不管她们娘家多硬,你也别忘了,本王有王妃的。至于如何见她们,就看本王的王妃何时入府吧。”不等青雀把话说完,洛宸冷声的打断了他的话。

    这话听在青雀耳里,皆是满脸黑线。不过想想也是这么一回事。自家王爷先有王妃在先,虽说这王妃如今还未进府,她们两都没有圆房,那轮得到那几位美人啊。

    “对了爷,算算日子,这王妃也该到了吧?”说到这王妃青雀便是好奇。听闻这王妃可是有着丹雅国第一美人之称。再加上前段时日,六国共议之后王妃便被称为奇女子,犹其是她那天籁般的歌喉世人共赞呢。

    “对啊,算算时日,是该到了。”洛宸扬眉,曼斯条理的看向门外,有些好奇。来到澜城也不过几日的路程,可她们,已经拖了几日仍不见踪影。

    “爷,莫不是半路上出了什么事?”闻声,青雀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要不是路上出事,不可能拖到现在还不见踪影的。

    “青雀,你差些人手前去探探。”思之及,洛宸双眸一冷,厉声的吩咐着。

    这几日由于洛夕梅的事伤心伤肺的,他都忘了琉璃姗了。莫不是这几日五位美人进府,他还真是把琉璃姗给忘得彻底了。

    现在想想,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琉璃姗复活一事在进入夜澜国边境之后便对外声称了。如今自己先行离开。那些潜伏起来的人会不会再次出手?在且,如今的洛夕梅已为皇后,身体里的毒素依旧没有得以清除,要是琉璃姗有什么三长两短......

    青雀还未从洛宸的厉声中回神,洛宸便与快速的起身,从他身边越过。

    而青雀,却是在感觉到周边突然飘起一阵风之后回神,回神之后定睛一看,哪里还有自家王爷的身影。回身看向屋外,连个背影都没有看到。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自家王爷真的能对其他女子淡漠至此呢。没想到这未进府的王妃还能让自家王爷亲自动身。此刻,他真的希望,那位王妃能够进入自家王爷的心,好让王爷,忘了那皇后娘娘。

    而冲出府的洛宸,来到府外后便快速的上马,朝着城门奔腾而去。

    洛宸一出城门,宫中正在处理奏折的洛皇便接到了消息。虽是有些困惑这洛宸之举,可是想想他也许是出城散散心也就释然了。

    可太后那边,听到青雀传来的消息后却是一片幸喜,皆而陆续探听着这琉璃姗的消息。可听了之后又是喜又是忧的。

    “娘娘,外面的传言是非多,何不等宸王妃进京后面见娘娘再行定夺。”

    最后,还是李嬷嬷一句话将太后烦躁的心给安定下来。

    反之出城的洛宸,在与迎亲的人会面之后。听闻琉璃姗出逃一事后面上一愣,继而恼怒。

    这该死的女人,一点也不会让人省心。自己不过才离开,她就迫不及待的的跑了?自己是毒蛇猛兽?别的女子都是贴上来的,她到好,自己前脚刚走她后脚就跑了。

    “那陌震呢?”洛宸冷声询问。双眸更是严厉的扫向眼前的人。连一个人都看不住。看来,他得考虑考虑换人了。

    “神医已经前去寻找了。”为首的贺秋风低声说着。此刻眼前的洛宸,浑身散发着凌人的气息,光是站在他的面前,都觉得周遭一片寒冷,很是刺激皮肤啊。

    “噢?陌震前去找人了,那么你们呢,留在这里等消息?”洛宸冷眼看向贺秋风,出口的话不冷不热。可听在旁人耳里,却是令人寒颤不已。

    “属下,属下...”

    “都下去找人。本王要在三天之后见到王妃,不然,你们...提头来见。”不等贺秋风解释,洛宸阴冷的话又一次响起,只是这一次,那话中,明显的有着杀意。

    众人听后,皆是**都不敢大气。甚至是屏住呼吸都不为过。

    他们这里正在加派人手到处寻找,而主人公,却是在山谷之中,逍遥快活着。

    时隔几日,漫山遍野的山谷内,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山谷之中的清晨可谓是人间美景。耳边的鸟鸣声如同声声乐曲,一声堪比一声。漫山遍野的鲜花,阵阵香气扑鼻而来,迎面的微风略带湿气夹杂着香草的气息。

    波光粼粼,清澈见底的湖岸旁,有着的,是一个女子嬉戏湖水的画面。

    一旁,一个丫头面色担忧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嬉水,脸上担忧之外更是焦虑。

    “小曼,真的很凉快,你要不要也来洗洗?”湖面上,琉璃姗一脸满足的抬眸,眼眸上,几滴湖水遥遥欲滴,绝美的小脸上,冰凉的湖水沁湿,水珠渐渐滑落脸颊。她的一身紫衣长裙早已净湿,将她那婀娜饱满的身姿给印了出来。

    小曼看着,担忧的是怕是生病。焦急的,是害怕有人前来,将自家小姐的美好看去。

    琉璃姗是玩的尽兴了,可也苦了小曼。站在那里做什么都不是。

    “小曼,真的不过来吗?”玩了一会,琉璃姗再次回头,有些不解小曼面上的焦虑从何而来。

    和琉璃邝他们会合后,没过两日他们便分道扬镳了。琉璃邝和琉璃坤前去寻找她的生母。而她,亦是随着小曼到处游览风景。

    这几日可谓是过得自在,少了那些勾心斗角的日子,整个人都身心顺畅了。

    “小姐,别这样,要是让人看了去,怕是会毁了你的清誉的。”看着如此的自家小姐,小曼囧了。离开将军府,离开宸王那些人后,小曼总算是了解一些自家小姐的性格了。没有那些人在,小姐可谓是活泼开朗的。

    光是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她都有些头大,不为别的,只为自家小姐,根本就是将自身的清誉抛到脑后,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嘛。

    “这深山野岭的,除了我等逃亡的人,还会有谁来?对吧。”说着,琉璃姗狐媚的朝着囧着一张脸的小曼抛了个媚眼,惹得小曼那是无语透顶。

    于后,只见她纵身一跳,整个人没入了那清澈见底的湖泊之中。

    刚开始,一脸囧样的小曼随着那‘噗通’声响吓了一跳。看着自家小姐整个人都不见了,小曼脸色一惊,一边惊呼一边直奔自家小姐刚才嬉戏的方向。

    可当她靠近之后,她又被她所看到的画面给惊吓住了。

    只因此刻,自家小姐宛如鱼儿一般,行动自如,活灵活现的在湖底游来游去。

    那姿势,那变换的动作又使得她像天神下界一般,美得令人窒息,美得令人不敢触碰。

    同样,异同小曼有等表情的,还有身后不远处的几个人。当然,那几个人之中也只有为首的两个人敢看,其他人见状早已转身,面红耳赤的看着前方的风景。

    而当事人,依旧在那湖泊之中自我的变换姿势游荡,一点也没去在意湖面上的人对她的看法。

    只是待她上岸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人时,面色一惊,脚下一滑。

    ‘噗通’一声,又一次整个人没入那湖泊之中。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