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5章 三年之期
    说好的只给自己三年时间。

    这三年之间,琉璃姗有很多事要做,不仅提升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要对毒、医深入了解。当然,对于这古代的内力功夫,她也是相当向往的。

    所以,沐南怡的存在,给了她很大的帮助。

    第一年的前半年,她仅用半年的时间废寝忘食的便将毒和医通透了解。直将沐南怡一阵人震得够呛。

    后半年,在沐南怡的教导下,她打通了堵塞的经脉,更是在他的帮助下,寻得了一套适用她的奇功。不仅练得炉火纯青,更是信手拈来。直将沐南怡一阵人看得只差眼珠没有掉出来。

    于后,众人给琉璃姗一个不错的称号鬼才。

    有这鬼才一称后,之后琉璃姗所学,所做,他们除了震惊之外,便没太大的反应了。似乎在琉璃姗身上,若是别的事在做得平平凡凡的,他们反而觉得那不是琉璃姗了。

    第二年,琉璃姗以着身着自制的黑衣紧身服,面带银色面具,三千青丝高耸脑后的形象待呆在沐南怡的身边,与他一同现世。

    其中,沐南怡带着她走南闯北,任由着她做她想做的事。

    这是她说的,她要用三年时间在各国各地培养自己的势力。而他,也说过,只要她呆在他的身边,他会无条件的帮她。

    这帮助的途中,他又见识了她的果断,杀伐及冷血无情。

    第三年,六国明显的有对外开战的迹象,而琉璃姗,也从这六国中,寻到了被世人遗弃不耻的抢匪,组成了一个三万人的神秘军队。甚至攻下一片雾林,让他们的亲人以及他们长久居住。而那片雾林,也成为了他们训练体能的最佳场所。琉璃姗呢,不仅以着现代军队了的步骤训练,还配置各种各样的兵器任他们挑选。

    三年已过。

    “砰~”

    雾林深处的一处偏僻的丛林里发出一声巨响,使得周边的土地都震上三分。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

    “哎呀,前方的大树怎么都倒了一大片”

    “过去看看~”

    随着巨声响,居住在雾林中的男男女女皆是一脸好奇的赶了过来。

    当然,闻声赶来的,除了他们,还有一直与琉璃姗如影随形的沐南怡。

    看着眼前冒着黑烟,地面凹出,屹立的大树倒向一旁,沐南怡心惊,一边开口大喊“莫璃~”一边朝着黑烟处飞去。

    然而,不等他靠近,面前便有一道银面黑影矫健的从黑烟中飞了出来。他刚想迎上去,却不想,被迎面而来的人反手握住他的手,朝后靠去几分。

    “砰~”

    紧接着,黑烟处再次响起一声巨响,震得赶来的人都心胆颤。再看看前方,黑烟再起,四周又是一片耸立的大树齐齐倒地。

    看着这震撼的场面,众人皆是忘了害怕,可观可泣咂舌着。

    “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耳边再度传来一声巨响,沐南怡并没有去看那声巨响制成的结果,低头看向来到他身边,孤傲的看着前方的琉璃姗开口。

    天知道刚才听到声响的时候赶过来看不到她身影的时候他有多急,多怕。

    “我有分寸,不亲自使用,根本就估量不出哪里弄得不好,若是日后让他们使用,怕会伤人伤己。”不理会耳边传来的话,琉璃姗看了看四周浓烟起,在看看倒在地上的大片大树,银面之下的红唇,微微勾起。

    成功了。

    “即便是这样,你也要保护自己啊,你看看,这都弄成什么样了。”低头看向琉璃姗四处划出血口的身子,沐南怡再次心疼。

    她总是这般不达目的不罢休,连带着还不爱惜自己。这让他如此放得下心

    听言,琉璃姗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被残碎的木质划破的血口,笑了笑。这点伤怕什么。最痛的属身的残损,心的创伤她都顶过来了,这点小伤对她来说,无碍。

    “主子,你这弄得是什么啊威力竟然比之前那个小小的黑乎乎的东西还大。”一侧,一个高个魁梧的壮汉几步上前,开口询问着。能弄出这么大动静的,除了他们这位主子,没人了。

    “怎么样厉不厉害”琉璃姗侧首,银色面具在月光的照射下一片潋滟。

    “厉害,若是放到战场上,肯定能砸死一大片人。”高个男子开口,眼里,是肯定的神色。以前,他也当过兵,自然见过战场上的血腥杀伐。若不是头领贪权被人追杀,他和他的兄弟也不会变成逃兵,甚至当了匪徒。

    琉璃姗点点头,淡漠到:“你们记住,这些东西不到危机时刻不可拿出来用,这东西威力不过,使用不当可能会伤了自己人,懂了吗”

    听言,赶来的人齐齐点头。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主子为何四处寻腻他们这一类的人和操练他们,不过他们的主子给了他们一个安逸的居所,也不用他们到处打家劫舍便可让他们的家人衣食无忧。

    不过他们明白的是,他们的主子这般训练他们,是让他们更好的保护自己的亲人,保护自己的家园。当然,还有一点他们也隐隐的通透,自家主子这样,无非是为了以后的战斗做准备,至于跟谁战斗,那都是主子的事了。

    “好了,都回去休息吧。”看着前方一片狼藉,在看琉璃姗衣裳不雅,沐南怡轻声开口。

    “都回去吧。”琉璃姗点点头,扫了赶过来的人群一眼,开口之后便和沐南怡一起离开了。

    看着两人相续而去的背影,一个瘦高的男子拍了拍高个男子,问道:“小黑,你见过主子的面容吗”

    名为小黑的高个摇了摇头。

    那瘦高的男子有道:“我们也没见过,真想一睹主子的芳颜啊。”

    “主子不让我们见自然有她的道理,我们也别乱想了,都回去休息吧。”小黑回转身子,憨厚低沉的嗓音至他口中而出。

    其余人点点头,听劝的纷纷离开。

    雾林中,一处搭建的有模有样的屋子里,琉璃姗梳洗一番后,穿上自己制作的黑衣紧身服出来,便看到了沐南怡站立在窗前。

    一席素白色华衣在月光的洗礼下,更显出尘。

    琉璃姗上前,与他比肩而立。

    “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两人至窗前,一同举头望月。时隔良久,沐南怡这才悠悠的开口,言语中满满的无奈。

    “要我一起吗”琉璃姗偏头看去。

    “你不是还有事要做吗”沐南怡收回视线,目光柔和难分难舍的看向琉璃姗。

    “那些都是其次,你最主要。”

    听言,沐南怡勾起红唇。本以为琉璃姗不会跟他一起离开。毕竟琉璃姗说过,她要在三年的时间内将自己的势力壮大,而且,这三年来,她很忙,忙的几乎都是他强制性的让她休息,让她吃饭。

    本想着,眼看她所想的事都完成了,日后,她肯定会很忙。而他,也想呆在她的身边,却不想,那边传来消息,一定要让他回去。

    不想,琉璃姗尽然愿意放下这边的事,同他一起离开。

    “那我可以认为,你舍不得离开我吗”浅笑过后,沐南怡轻启红唇,悠悠的开口着。

    听言,琉璃姗微微笑了笑,不答话。

    在现代,张浩的欺瞒已经让她对爱失望过一次。不想来到这里,爱上的那个人,欺瞒,利用已经使她彻底的对爱失望。

    如今,她也不打算再爱。所以每每沐南怡用情至深的看着她,说着情意绵绵的话的时候,她都选择沉默。

    她从来没有给过他任何希望,她也时刻提醒着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她的恩人亦是给重生的亲人。为了他,她可以做尽一切事,若是那一日,必须要用命去补偿,她也会毫不犹豫。

    这些,都无关男女之间的爱。

    看着琉璃姗绝美的容颜在月光下浮起一抹浅笑,沐南怡也跟着浮上一抹满足的笑意,继而开口:“时间紧迫,明日启程如何”

    “我两也朝夕相处了三年吧,为何一直不见你说你的身份,家室。”琉璃姗不答反问。之前,沐南怡不开口她也不会去问,可是如今她该准备的,该做的都弄好了。可他却要急冲冲的离开了,虽然她会跟在他的身边,可是对他的身世,她还是挺好奇的。

    “一直不见你问,我还以为你不感兴趣。”沐南怡笑笑,终于等到她亲口问出来了。

    琉璃姗挑眉,不作回答。

    “我是沐阳国被废除祖籍的前太子,也是邪医的大弟子。”沐南怡开口,单单两句话便解说了他的一切。

    听言,琉璃姗惊讶得微微张了张小嘴。

    她曾想过沐南怡的身份不简单,不是皇亲贵族便是高官名门的子嗣。不想他竟是那位沐阳国传得沸沸扬扬的被废了的太子。

    而他另一个身份,更是让她吃惊。

    邪医史上飞的大弟子,难怪他的居所会有那么多药材,毒术医术更不在话下。

    “所以说,我体内的漫步摇是你解的了”她可是没忘掉,自己中了漫步摇的毒十多年了。当初,陌震和洛宸也扬言说,这毒要想根治解除,唯有邪医史上飞本人。

    “不止漫步摇,当时救下你的时候,你体内还有血香,未解清的虫毒。”沐南怡开口,双眸闪烁的牵起琉璃姗的手,朝着一旁的桌椅坐去。

    琉璃姗见状,随着他入座之后,不解道:“我还中了血香”

    沐南怡点点头。

    琉璃姗哑然,这血香她在百毒秘籍上看过。血香呢,中毒者由着身子散发一种幽香,而中毒者本身却闻不到。这种血香,可以改变中毒者本身的血液,长时间不解的话会使人身体内的血液结成块,直至血液不通最后暴毙身亡。而解法呢,除了是要寻得千年蟒蛇腹中的蛇胆为药引,再配合其他药材服用之外,便是寻到一个自小被药材灌养长大的人,用他的血配置药材服用。

    偏头看向沐南怡,琉璃姗记得,他好像就是一个从小被药材灌养长大的人。

    眸光微冷,快速的抓起沐南怡的手,在他柔和的目光下掀开他的衣腕。随即,一道深深的疤痕映入了她的眼帘。

    见此,琉璃姗红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没事。”似乎明白琉璃姗此刻的惊愕和想法,沐南怡轻轻的推开她的手,温婉得开口着。

    “为什么当时我们只是萍水相逢,虽然被你所救,你也不用这么拼命吧。”琉璃姗不解。眼前的这个人,似乎她非常的了解,却又根本不了解。

    他温婉柔和的外表之下藏匿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真实的人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沐南怡不答,轻声开口着转移着话题。

    琉璃姗听着,自然也明白他的用意,他不想她内疚,不想她以着对待恩人般的姿态对他。

    “相信。”

    “那你相信,在救你之前,我还救过你一次吗”

    琉璃姗错愕,困惑,不解的望向沐南怡那一汪暖意的双眸。随着错愕、困惑、不解滋生,琉璃姗也开始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人。

    不怪她忘事,她是真的不记得自己有见过他。再且,若说他以前救过她,那么,他是知晓她身份的了

    “这么说你知道我是琉璃姗”随着好奇,琉璃姗也开口询问着。

    沐南怡点点头,开口:“我知道你是琉璃姗。可是琉璃姗已经死了,在我手下解救,存活下来的是莫璃。”

    琉璃姗点点头:“也是。”

    “你真的决定跟我一起离开吗”沐南怡知道,要想攻陷琉璃姗的心,还得慢慢来。说实话,他是不想让她跟他一起去那个地方。因为那个地方,会有她厌恨的人出现。

    他怕,他怕那些人会使她想起以前的过往,甚至是她由爱转恨的一切。

    琉璃姗不假思索的点点头。

    “那好吧。你先睡会,时候到了我过来叫你。”看到琉璃姗点头,沐南怡也起身,朝着她开口之后,便也转身推门而出。

    看着沐南怡离开后,琉璃姗便陷入了沉思。

    说起他的身份,当初各国油走的时候,听到沐阳国那些百姓谈论的话,当时她还相当好奇来着,却不想,自己跟着的人便是他们口中的那位谪仙般病魔缠身而被废除祖籍的太子。

    再想想沐南怡会被废除的原因,琉璃姗就忍不住想笑。

    偏头看向夜空,三年过去了,他们,都过得好吗

    夜澜皇宫。

    御书房内,一身紫衣长袍,面如冠玉,冷傲张扬的洛宸,腰板挺直,端庄的坐在案台一侧的棋盘边,手执一粒白子,双眸幽深有神的盯着面前的棋局。

    案台上,一席明黄色龙袍,面容俊美,沉着冷静的洛熙,久久的盯着案台上别国快马加鞭送过来的请柬,久久的做不了决定。

    “宸,你说朕应该派谁去沐阳国赴宴”久久的做不了决定,洛熙直接将请柬放置一旁,起身来到洛宸的对面,盘腿而坐。

    “沐阳君寿宴,它国派去赴宴的使臣身份不可能太低。说不准,还可能是王爷皇子公主之类的前往。”洛宸一子落下,慵懒的抬起眼眸,淡淡的开口。

    洛熙点头,拿起一旁的一粒黑子,跟着洛宸落在棋盘上后,开口:“你也看出了此次寿宴不简单”

    “何止是不简单。如今各国内忧外患,不想开战的都想着办法联姻巩固呢。”洛宸拍了拍小手,端起一旁茶几上泡好的茶,轻轻抿了一口。

    “那你说,朕应该派谁去”洛熙浅笑,意有所指的问着。

    “反正不是我。”反之洛宸也不含糊,瞥了洛熙一眼后,直言着。

    “宸~”

    “皇兄,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听着洛熙在耳边无奈的叹息,洛宸冷眸一闪,开口直言。

    “你已经找了她三年。若是她还活着,早就回来了。”看着洛宸如此,洛熙再度叹息。

    “我相信她还活着。”洛宸扫了洛熙一眼,起身。

    “那你有没有想过,她根本不在夜澜”看到洛宸起身,洛熙知道,他这是想离开的节奏,急忙开口。

    洛宸一愣,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不动。

    他是想过琉璃姗若是活着可能会离开夜澜。离开夜澜之后呢她会去哪

    找琉璃旷找她生母

    都不可能,琉璃旷身边,他已经派人看好了,若是有人与琉璃旷或者是琉璃坤一家子联系的话,会有人通知他的。

    可是琉璃姗不去找他们,又会去哪

    “你不妨前去沐阳国看看,也许会遇上奇迹也说不定。”看着洛宸久立在原地沉思,洛熙再度在他耳边扇风。能出使沐阳国,且身份尊贵的,非洛宸莫属了。若他不去,他还真不知道该叫谁去了。

    襄王虽然也是身份尊贵,可他一门心思都留在对付他和洛宸及太后身上,将他打发过去他可能还不愿意呢。

    “再说吧。”回神后的洛宸,回头看了洛熙一眼后,留下一句话便脚步轻快的离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洛熙再次无奈的叹息。

    都已经三年了。他和洛烨加派人手找了琉璃姗三年。琉璃姗跳下的那个山谷已经被他们翻了个底朝天都没寻到人影。如今更是夸张,各国去找。若是琉璃姗有心躲起来,他们能找得到吗

    哎,也是他们当初将琉璃姗伤得太彻底,如今即便没死,可能也不愿出来见他们了吧。

    宸王府,梦居。

    至琉璃姗不见后,洛宸便久居于此。

    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看着琉璃姗穿过的衣裙,看着伺候过琉璃姗的小曼,他会骗骗自己,这一切都没有改变。琉璃姗还在,没有离开他。

    可每当入梦三分的时候,他便会梦到一室的血腥,梦到琉璃姗跳崖的场景。

    惊醒过后,他又不得不面对现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寻找。

    “主~”一道微风随而来的身影飘来。

    洛宸收起心绪,转头看去。

    “皇族护卫队携带洛夕梅前往沐阳国赴宴。”赶来的影一看了看自家主子,见他沉默后便开口着。

    听言,洛宸再度陷入沉思。一旁的影一看着,也不着急,安静的退到一旁候着。

    沉思良久,洛宸抬头:“去告诉皇上,明日一早,本王会携带礼品前往沐阳国赴宴。”

    听言,影一应声后便也快速的离去。

    洛宸走到衣橱前,打开,目光柔和不舍得看着里面挂满的衣裙,轻声低喃:“姗儿,洛夕梅终于敢出来了。放心,我不会让她好过的。我会亲自为你,和我们的孩子报仇。”

    本章完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