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历史军事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 > 独宠,倾世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4章 他犹豫了
    果然如小曼猜测的一样,第二天,洛宸一行人便携带着琉璃姗和小曼离开了。

    只是这一次回京不同来的时候那么赶。也可能是洛宸顾及到琉璃姗肚中的孩儿,不仅放缓了行程,偶尔还陪着琉璃姗慢慢的散步,欣赏一路的美景,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与此同时,琉璃姗怀孕的消息被有心人传遍了整个夜澜京城。

    皇宫。

    坤宁宫内,洛夕梅收到消息时,直接喷出了一口黑血,洛宸承诺自己过不了多久就能医治的时候她就想到了。可是想到归想到,如今听到了这样的消息,她还是忍不住不去痛,不去想。

    慈宁宫内,太后和李嬷嬷满心欢喜。

    御书房内,洛熙听闻洛夕梅昏过去后,久久的盯着折子,不曾翻动。

    她,还是会因为洛宸而情绪的波动。可对他连续留宿咏莲宫都不见她有任何反应。尽管现在,她已经是他洛熙的女人,是他的结发夫妻......

    想到这,洛熙放下手中的折子,无力的低笑。

    一旁的小李子看着,整颗心提着,同时也为皇上感到不值。

    ......

    以这样缓慢的行程,估计还得三天才能进京。

    不远的湖畔边,琉璃姗双腿盘坐在地上,她的面前,摆放着随行的一把古筝。

    悠扬,婉转,动听的音律至她纤细的手指迸出。她的一旁,洛宸异同盘腿而坐,侧着头,静静的看着恬静柔美的琉璃姗。

    他们的身后,青雀及小曼站在不远处,望着两人的背影神色不一。

    ......

    湖畔的另一侧,本是在附近采药的某人,听到这优美动听的旋律,随声而来。

    当看清眼前弹奏的人时,某人停下了脚步,口中更是轻微的吐出两个字:“是她。”

    本想上前,可目光看到她身旁的人时,某人生生的停住了前进的脚步,心中微叹,只能就这般远远的瞩目着不远处的人。

    一曲终了,琉璃姗收回双手,目光浅淡的看着眼前的美景,心中感叹。

    这时,她的双肩上,披上了一件外袍,琉璃姗收回视线,看向身旁的人。

    “怀孕了不能总是这样吹风,很容易染上风寒的。”洛宸无奈,轻声的,柔和的开口着。

    他这个样子,像极了一个疼爱自己妻子的丈夫。这一路上,洛宸如此不止一次的让琉璃姗产生幻觉。她能感觉到,这一路上,洛宸是真的关心她,甚至是小心翼翼的照顾着。

    如此,琉璃姗尽百十次的心跳加速。若不是理智清醒,知道自己怀的是陌震的孩子,她会误以为她真的和洛宸是夫妻,肚中的孩子是他和她的。

    这一路上,她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温存直线上升。

    不可否认,这样的他,让她喜欢,让她眷恋。

    可是,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再加上他心中的那个人,琉璃姗知道,他们之间不可能。刻意的将心低的悸动压下,艰难的保持着平静的心态面对洛宸。

    “回去吧。”琉璃姗沉默的注视,让洛宸有些不知所措,温柔的开口后便扶着琉璃姗起身,朝着马车走去。

    不可否认,琉璃姗这般认真的注视,让他心底悸动,让他慌神。可是当他移开视线,他又一阵失落。

    这一路上,他们相处的很好。她给他讲了很多闻所未闻的故事,在他照顾她的同时,她同样关心着他的身子。比起他,她更加细心入微。

    心中的暖意和突然涌出的满足,是洛夕梅不曾给过的。

    每每感觉到这些,他不止一次迷惑。在琉璃姗的面前,他心跳过,躁动过,脸红过,甚至是险些控制不了自己。

    视线扫向腰间的香囊,洛宸的心更乱。

    ......

    随着洛宸一行人离开,湖畔一旁的某人,这才缓步来到琉璃姗先前坐在的位置,目光看向渐行渐远的马车,某人无声的笑着。

    “主子。”一声轻唤在某人身后响起。

    一身素白色华衣的男子转身,看了眼前出声的人一眼,开口:“走吧。”

    “主子,宸王妃如今有孕在身,况且她和宸王相处的很好,主子,请您收心吧。”看着提脚离开的素白色华衣男子,磨白跪地,语气中带着恳求。

    素白色华衣男子闻声止步,顿而转身看向磨白。

    磨白也不怕自家主子责罚,恳求的同时抬起头执着的看着眼前的人。

    他,沐南怡,乃是沐阳国的太子,被歼人陷害废除了太子之位贬为庶民。尽管这样,他跟在主子的身边,都不曾感觉到他有一丝怨恨。

    可是自从丹雅国一行后,自家主子不知为何看上了琉璃姗,甚至把她描入画中。不仅收寻她的各种资料,打听她的消息,更是日夜看着那副画出神。

    以前坦荡,潇洒的主子如今为了一个已为人妇的女子伤神,他愤怒。

    “磨白,你逾越了。”看着磨白良久,沐南怡轻声开口。

    尽管他的语气在怎么的轻,可是只有跪在地上的磨白知道,主子生气了。

    可是再怎么生气,他都要劝主子放下那个琉璃姗:“主子,属下知道逾越了,尽管这样,属下还是恳请主子放下。”

    沐南怡双眼微咪,眸光里,凝聚着暗涌。

    沉默良久后,沐南怡转身,留下一句话后,便先行离去。

    看着自家主子离开的背影。磨白苦涩的笑着。

    “待会让清风顶替你的位置,至于你,到暗阁历练。”

    他不过是不忍心主子日思夜想,而被主子想着的女子却情意绵绵的与别人恩恩**。

    他不过是劝主子放下,结果却被主子遗弃。

    “你根本就不了解主子,若没有宸王妃的出现,主子怕是早以放弃了生命,毫无留恋的离开了。”沐南怡的背影消失后,磨白的面前,出现了一道人影。

    磨白抬头,震惊着眼前出现的人说的这一番话。

    “不可能。”震惊过后,磨白愤怒的起身。

    “不可能吗?你想想以前,主子有多少次放弃了生命,若不是邪医一旁盯着,主子早就离我们而去了。再看看眼前,主子主动的去寻药草,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将自己医好,看着宸王妃,想着宸王妃。”出现的人再度开口。

    磨白再次被打击,自己自认为对主子好,实则在眼前的人看来却是错的。

    低下头,想想以前主子的种种,再结合现在的。

    心中一阵自责,抬头,目光沉痛的开口问道:“清风,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让主子失望了。”

    “唉。”被唤为清风的男子一阵无力的哀叹。磨白就是死脑经,而且还会钻牛角尖。这不,遭罪了......

    “主子让你去暗阁,就当作从新历练吧,等你出来,主子兴许早就原谅你了。”

    磨白点头,目光再次看向沐南怡离开的方向,无声无息,落魄的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去。

    ......

    马车里,为了让琉璃姗更舒适的躺着休息,洛宸的双腿,成了琉璃姗的睡枕。

    琉璃姗的精神看似很好,可也因为一路奔波,再加上她肚中的孩子已经三个多月大了,导致她这一路来都比较嗜睡。看着有一次睡过去的琉璃姗,洛宸俊逸的脸上,展开了一丝g溺的笑意。

    动作轻缓温柔的将琉璃姗脸颊上的发丝撂倒耳后,静静的看着她的睡容。

    由于琉璃姗是平躺着,所以她的腹部明显的凸起。

    看着渐渐增大的肚子,洛宸眼底染上一抹复杂的情绪。随即想到陌震,想到宫里的洛夕梅。

    他有多久没有想到他们了。如今响起,他却惭愧不已。

    他答应过洛夕梅,会将她医治康复,会将她带离皇宫,会娶她。

    他答应过陌震,成全他和琉璃姗,在琉璃姗诞下子嗣,取得药引医治洛夕梅后便放她离开。

    可是此刻,他尽然犹豫了。

    和琉璃姗相处的这几个月,虽然忙碌,可却快乐着,轻松着。这才是他奢求,向往的生活。如今,琉璃姗帮他实现了,可是他自己却不得不面对他所承诺过的事情。

    该怎么办,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舍不得琉璃姗。可是他又不能辜负宫里的洛夕梅。

    还爱吗?

    应该还爱,不然他也不会承诺带着洛夕梅离开。尽管她如今是皇兄的女人,他都没在乎的答应了。

    可为什么此刻想到这些,他犹豫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