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时空情缘之唯爱今生最新章节 > 时空情缘之唯爱今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唐依夏,为什么在这里?

第三百六十一章 唐依夏,为什么在这里?

作品:时空情缘之唯爱今生 作者:三生凌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三时空。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a href="? target="_blank">?/a>鐦乏缥摩缧ˇ缢祙”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4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4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4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4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面前混沌

    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5654654654656565665656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4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4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4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4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第三时空。”

    黑色的轮回之洞吞噬了一切,冰冷,无助,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闭上眼睛,感知到身边水的冰凉,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冷,你是谁?我又是谁?

    时间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似乎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尽力睁开眼睛,却发现怎么也看不清东西,好像是一片混沌,不对,不是看不清,而是这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一道绿色的光芒亮起,这光芒很柔和,在混沌之中代表了希望和新生,我这才看到这力量来自一把无锋的剑。

    这力量,似曾相识啊,“缘释。”我伸手摸到了那把剑的剑柄。

    手中的剑为什么而挥动,只为扫尽心底的阴霾。

    面前混沌的空间被一剑劈开,无锋却胜有锋,这把剑,便是前释新的双子之剑。

    终于,面前混沌的空间被撕开,映入眼中的便是一片深蓝,就像是进入了大海深处一般。

    “化龙,龙啸。”伴随着巨大的漩涡,最后那将我阻隔在外的时空之壁给冲塌。

    “这里是?时间界?我的时间界?”

    周围的东西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我早已经记不清楚了。

    “魂散—”

    “龙瞬!”

    近乎极致的躲避速度,与瞬间移动近乎相同,从进入这个空间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暗含杀机的眼神。

    “是你……”眼前这个人,是……“月?为什么是你。”

    面前的女孩轻轻一笑,“那个名字早就不属于我了,不是吗?最后的答案,你知道了?我最爱的人。”

    心底涌出一抹苦涩,“果然,我们真的就这样再也不可能了。”无奈的叹息,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和你,本来就是一样的啊,我存在的意义,现在,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了,不是吗?”

    我苦笑,却还是点了点头,“是啊,这就是我们的命运,可悲的命运。”

    “轮回的尽头,今天的你不也来到这里了吗?”她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来与不来,又有什么区别?”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

    绝望,无助,只剩下一把无锋之剑,这把剑,虽是新的双子剑,却没有丝毫战斗力,我要来又有什么用呢?

    女孩没有理会我的情绪,转身往前走去,一条冰结成的路在我们脚下形成,原本黑暗的周围慢慢衍生出一簇簇冰结成的花海,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似乎时间界里有说不清的超自然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与身边的这个女孩,与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们两个人在这一条路上沉默地前行着,谁也没有打破这沉寂的氛围,前方的路一片黑暗,不知道通向何处,身边的人是那么熟悉,却无法再次交心,我放下了一次又一次想要上前牵住那双手的想法。

    彼此沉默着,默契的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因为有些话,在我和她之间,早已经不需要过问,我与她之间,永远有一根斩不断的红线。

    “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短暂的沉默,我停下缓慢前行的步伐,刚才,是她在问我吗?我没有幻听吗?带着一串又一串的疑问。

    “你是问我吗?”我不确定地问。

    女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柔地看着我,我差一点就被看得醉过去了,果然啊,直到现在我依然没办法拒绝她,这个人,与我,真的是一样的吗?又或者说,哪里有些不同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跨越了数不清的岁月,却依然没有定论。

    看着这女孩那纯洁的面容,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发酸,总是萌发出想要抱她,想要摸摸她的冲动,我想她了,真的想了,可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再次见到她的时候会是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命运会是这样,我不能,我真的不能。

    “你们,怎么样了。”女孩继续看向我。

    “我们,过得还不错,虽然那个时代很冰冷,但是我们似乎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呢,我们现在,很幸福。”我尽力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让她感觉到我内心深处的东西。

    “真的是那样吗?如果你是那么想的,那就好了。”女孩看着我的眼睛,我感觉自己被她看穿了,我在她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所遁行。

    “韵,你知道你脚下的这条路是什么吗?”月没有再逼问我,而是看向我,幽幽说出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她的话我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起这条冰结成的路,不知为何,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有些陌生,“这是什么?”

    “还记得旅路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

    “难道是那个旅路吗……?”我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

    “没错,世人只知旅路是黑暗之路,却并不知道旅路真正的姿态,没错,在旅路之上,人会被迷惑,会被控制,但是……”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旅路同样是理想之路,而你的旅路,恰恰也是理想之路,然而这一条旅路,却是属于我的真实之路。”

    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没有办法再说出什么来了,没想到一直以来旅路的存在被我误会,但是,这和我有些什么关系呢?

    我看向她,她就像是知道了我的想法一样,“所以,真实之路,在这条路上的人的想法,都是没有办法撒谎的,你没有办法向我隐瞒什么,但是我不会再去插手尘世的事情,因为啊,韵,那是你的世界啊,我的家,我的未来,我的过去,都在这里啊。”

    她的语气很悲伤,透露着强烈的不甘和无奈,没有想到,这才是这局棋的关键所在,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把这个关键给忽略了。

    “自然之玉,新生。”女孩挥动芊芊右手,几片绿叶随着一阵风被带走,几秒钟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几点绿色的微光。

    我想要看穿那微光的尽头却怎么也看不穿。

    一直等到那些光离我们越来越近才看清楚,是一群发着绿色光芒的蝴蝶,蝶群从我和月的身边飞过,蝶群飞过的地方生成了花海,这就是自然之玉创造自然的力量吗?看来我果然还是太弱了啊。

    “好了,走吧,我想,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她指向了远处的一棵最大的树,我这才发现,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偌大的森林。

    这时候森林传出了几声兽鸣,都是没有听过的,看来应该是时间界里的异兽吧。

    我跟在月的身后。一直走到了那棵树前面我这才发现,这棵树是整个时间界的支柱,是整个时间界的核心,似乎整个世界是依附在这棵树的根支上面的,这里,便是时间界最开始的地方,也是时间最开始的地方。

    不过,这棵树似曾相识啊。

    “月,这棵树难道是?”我惊讶地看向她,我想到一件事情。

    她点了点头,“没错,这就是龙樱时代之树,这棵树连通了每一个空间内的时间,所以在你的空间,同样可以看到一部分的时代树。”她看向树身,然后伸手指过去,“你看那里。”

    我一怔,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偌大的树身上,两把剑在闪烁着各自的剑辉,神圣,神秘,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4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两把剑都是金色的剑身,只是有一把更像是一把断剑,两把剑都是旧世的最强之刃。

    “前释,残月,为什么?”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