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时空情缘之唯爱今生最新章节 > 时空情缘之唯爱今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二十章 牛皮干.....
    “别跳!!!”身后传来了一个人的惊呼声,从声音的判断应该是个女生。

    但似乎已经晚了,因为我的身子在了空中,我下意识地感觉到了手中的戒指,还好,我抓住了,只要它还在,其它都不重要了,剩下的都不重要了。

    我就这么掉进了江里,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我在江边醒了过来,真是的,居然能在关键时候给晕了,没死真的是万幸,果然我的心理压力还是太大了吗?

    眼睛有些微痛,挣扎着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唯美的脸,离我只有不到五厘米,我一时间居然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就这么被吻上了嘴唇。

    这女生很美,属于很惊艳的那种,她紧紧地闭住眼睛没有睁开,面色有些微红,似乎有些害羞,我也一时间被这突如其来的吻给弄的脑子转不过弯来,这是什么情况,一觉醒过来就被人给强吻了,这是桃花运吗?我这是还没睡醒或者说是真的?一时间满脑子的问号让我忘记了把她推开。

    直到她睁开眼和我对视的时候,很美的眼眸,温柔,活泼,都能从那清亮的眼眸里看到。

    保持这动作互相对视了不知道多久,那女生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又过了几十秒才意识到自己和我这奇怪的动作,把我猛地推开,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头碰在了一块石头上,“哎呦,好痛。”

    那女生听到我的声音连忙看过来,“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我摸了摸被碰到的地方,就只是痛了一下,并没有什么事情,“没事,只是碰了一下。”

    这女生听我这么一说松了一口气,不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又脸红了下来,我一怔,好像刚才的时候我们是在接吻的吧,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怎么没人解释一下?我一头雾水,不过我突然意识到这女生的声音有些耳熟啊,隐隐约约好像在哪里听过的样子。

    我猛地想起,连忙找起戒指来,最后发现了它正躺在我的手中,因为远处指明灯的反射,发出了些许的微光,另一枚银色的婚戒也静静地在右手的无名指上......

    “那个?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我有些尴尬地开口,我想她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就在几分钟以前发生的事情。

    刚才的时候,她是和我在接吻吧,我真的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貌似我和她一点也不熟吧,或者说一点也不认识,但为什么,她会做出那样的事情,这不合常理啊。

    “这个,我们刚才是在接吻吧。”我问,好吧,我也是够了,明知道这是接吻还装傻,但想要打破这沉默哦只有这办法了。

    “接吻,不是......那不是人工呼吸吗?”那女生一怔,疑惑地说。

    “啊?人工呼吸?”我这一愣,什么情况,人工呼吸是什么情况,不过很快我就反应了过来,刚才这个女生不会是以为我给淹死了吧,所以人工呼吸救我?谁知道我只是睡着了,所以给......

    我的天,不会真的这么狗血吧,我才回来,这才几个小时就遇到了这么狗血的事情,要不要这么坑啊。

    不对啊,我记得我是掉进水里的,那边到岸边好像一点也不近啊,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是我自己游过来的,这不太像啊,因为我完全没有印象,如果说是被水冲过来的,这也不太可能啊,难不成是被她给拖动岸边的?我疑惑地打量着她,发现她的的确确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因为夏天的衣服很薄,衣服已经变得有些透明,有些地方的肌肤已经可以看见,看来是她把我给拖到岸边是没得准了。

    “那个,谢谢,真的是麻烦你了,让你衣服湿成这样真的很对不起。”我尴尬地说。

    那女生还有些害羞,听到我的话只是小声说了句没事。

    我这时候突然想起来,这个声音好像是我掉下江的一瞬间在口中听到的那个声音,原来那个声音是她啊,我说怎么感觉在哪听过这个声音呢,难怪她会在这里,换成别人应该是不会注意到这里的。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看来时间已经不早了,夏天的时间天黑的比较晚,由此观之,现在怎么也有七点了,海边的海风比较凉,两个人身上又都是湿透的衣服,我倒是不会有事情,这点小风不会把我怎么样,但这个女生就不一定了,看起来她并不比我小,但有些柔弱我只是较同龄的人稍微大一些,因为在那边经历的事情吧。

    现在如果回去,上面也是没有卖衣服的,要走回市区的话怎么也会感冒了。

    “那个,今天就在这附近找个地方呆一晚上吧。”我说。

    那女生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我尴尬了一小下,挠了挠头,“现在上去的话你肯定会感冒。”

    那女生想拒绝,但她想到了什么就没说什么了,只是点了点头,像是默认了我的话,她如果这副样子上去的话肯定也不安全。

    我就到处看了看,发现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那地方是堤坝的一处桥洞,我让她去那边等我。

    她乖乖过去了,我就到处找了些能点火的东西在那边生了个火堆。

    “那个,你把衣服脱了吧。”我尴尬地说。

    那女生脸一下子红了,这种事情太难为情了,因为是在一个外人面前,而且是一个男人的面前,不过她并没有骂我什么的,可见她应该是个理智的人,知道我的意思。

    “那你不许看。”那女生说了一句,我点头,转过身去,没有看她了,只是看着远处的的江面,在月光的映照之下,黑色的江面有些微微的亮光,很美,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被平息了下来。

    身后是衣服稀稀疏疏落在地上的声音,我却一点想法都提不起来,我想这要是让男同胞知道了,肯定会笑死我的。

    我朝后面挥了挥手,“把你的衣服给我,我给你晾起来。”我说。

    身后的人沉默了一下,然后手上感觉到了衣服,这家伙,是走过来的吗。

    我就用找到的几根树枝把衣服给架了起来,不过我没有离火太近,会烤焦了的。

    “离火近点吧,会冷的。”我说了一句,然后那女生就靠近了些火,几乎是和我背靠背了,我知道她现在是什么都没穿的。

    “你那样不会感冒吗?”那女生问我,声音很柔弱。

    我摇了摇头,“不会,我没有那么脆弱。”

    “哦。”

    我想了想,把最外面的外套脱了下来,这外套好像是一种特别的料子,防水的那种,现在上面只有些许水迹,我对着火堆举起来,还没三分钟就干了。

    我把这外套丢给她,“先穿着这个吧,这样子,怪别扭的。”

    “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那女生对我说。

    我就转过去了,那女生挺漂亮的,穿上我的衣服以后,怎么说呢,挺有诱惑力的,因为衣服材质的问题,也是有些磨砂透明那种感觉,就像是隔着浴室的玻璃看到里面的感觉。

    我就这么看着这个女生,没有一丝别的意思,只是在思考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毕竟,她也算是救了我的吧,虽然一开始我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似乎是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她紧了紧衣服,“那个,你为什么要跳江,是发生了什么吗?”那女孩问我。

    我一怔,“跳江?”我突然意识到,这女孩是个不知情的人,大概她以为我是像什么电视上说的什么殉情自杀什么的人吧。

    我苦笑了一下,“我可没有想要跳江啊。”我说。

    “啊?那为什么......”我估计她应该是想知道我没想跳为什么人却出去了。

    我无奈地开口,“那个,我是为了抓住这个东西才出去的。”我把那个戒指拿出来给那个女生看了看。

    “那个戒指很重要吗?”那个女生问我。

    我摇了摇头,“对我来说,这个戒指分文不值。”我顿了一下,露出一个微笑,“只是,它上面的回忆对我来说,是我的无价之宝。”

    那女生陷入了沉默。

    “回忆啊......”那女生喃喃自语,我看到她一直在盯着自己手上的一条手链,我想那应该是她的回忆吧。

    我紧紧地攥住了那枚戒指,把它又戴在了手上。

    “原来是这样啊。”那女生说,“我也有很多很多回忆呢。”

    从她的话语间我能感到浓浓的悲伤,也许,那些回忆,是悲伤的吧。

    “下次不要这么傻了,命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那女生对我说。

    我有些尴尬,这个要不要把实情告诉她,告诉她我怕她今天把我掐死在这,不告诉她,我又觉得有些对不起她,最后我碾转反侧,决定还是说吧,“那个我其实没事,只是睡着了。”

    然后就是死一般的寂静,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叫做诡异的东西。

    “睡着了?”那女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问了我一句。

    我无奈地点头,“是啊,那个时候我有些累,所以睡着了。”我解释了一下。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按了半天都没有吐出水来,真神奇啊,掉进水里睡着了,还没用溺水。”这女生轻笑了一下,随即笑容僵住了,我暗道完了,她肯定是想到了那个时候的事情,我们两个可是在接吻,虽然是很普通的一个吻,但那时间肯定不短啊。

    “那个时候,我们......我还以为那什么了,就人工呼吸,可你怎么可以......”她很慌乱的样子,我是真的尴尬地不行。

    “咳咳,真的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这样,真的,真的,很抱歉。”我连连道歉,真的是,我本来想要我赔偿的,但想了想我拿什么赔啊。

    “那是我的初吻啊......”那女生都像是要哭出来了,我也快哭出来了,我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唉,我真的是作孽,这才回来第一天就发生了这种事情,这个妹子,我肯定和她上辈子有仇,所以这辈子就在这等着我呢。

    我也是无奈了,这让我怎么办呢,我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结果她阻止了我的话,“算了吧,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晚了,就这样子吧,你也不像是坏人,至少,我的初吻没有给错人不是吗?”那女生的话让我一愣,这让我该说什么好,传说中的好人卡吗?

    就这么发给了我了?我真的是有些无奈了。

    “好吧,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没什么的,毕竟,我也算不上什么好人,我只是不是个什么坏人罢了,好人这个头衔,我受不起啊。”我苦笑了一下,那个女生听我这么一说,露出一个微笑,“是吗?我倒觉得你是个好人呢。”

    我也笑了一下,这个女生,好像挺有意思的。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聊了许多,都是关于人生的东西,不过没有聊到家庭什么的,谁也没有聊那些不开心的东西,人啊,总是会遗忘那些不开心的东西,用开心的东西去麻醉自己。

    都不知道聊到了几点我才想起来,我好像还不知道这女生叫什么呢,我好像也没告诉她我叫什么。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突然发现咱们都没说这个呢。”我有些尴尬。

    那女生呆了一下,“不如,咱们还是别说出自己的名字了,如果有缘的话,再见到的时候咱们再说出自己的名字,怎么样?”那女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这一怔,这个想法,好像挺有意思的,只是会有这样的机会吗?我还蛮不确定的,不过这个想法我确实是挺感兴趣的,不如就按她的想法来吧,我也想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缘分这个东西吗?

    我想了想,“估计时间也不早了,你睡吧,别离我太远,防止出现意外。”我说。

    她点了点头,开始寻找地方躺下。

    我想了想以后说你靠着火堆躺吧,躺在那堆柴火上,也不会咯着。

    她想了想,是这个道理啊,就在离我差不多半米的地方躺下了,闭上了眼睛。

    我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缘分吗?或许吧。

    往火堆里添了几根柴,火势又大了一些。

    我就静静地想着,也闭上眼睛,注意着周围,两个人就这么在野外是不安全的。

    我开始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今天,是我回来的第一天。

    我回到了这个让所有人心灰意冷的时间,太多人,太多事,一去不复返。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不同的时间,却是相同的画面。

    “你终于回来了,我想你了。”这一次,还是这个小丫头,紧紧抱住我,害怕我再一次离开。

    “嗯,我回来了,不会再走了,也不会再离开了,哥剩下的,只有你了。”我叹了口气。

    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月姐姐呢?她去哪里了?”璐璐注意到了所有人异样,“难道,不会吧。”她捂住了嘴。

    我苦涩地点头,“我有些累了,想要出去散下心。”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我不想再说下去了,我害怕我会哭出来,这辈子,我很少哭,但为了那个人,我想我真的会软弱一次。

    没有人跟过来,轻语,无音,灯叶,她们很清楚此时此刻的我并不需要安慰,我需要的仅仅是冷静。

    回了房间,换了一身白色的便装,从家门口慢慢悠悠地走了出去,我知道此时此刻的我一定很落魄,现在的我感到有些累,想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哭一场,但我却不能,因为在这可笑的时间,没有人会同情你的眼泪,唯有坚强的走下去。

    恍恍惚惚地坐上了一路公交,这是去哪里的我并不知道,只知道这车上拥挤的很,从窗外可以看到远处的大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14:30,原来是上班的时间,难怪会有这么多的人了,每个人都在忙忙碌碌地生活,都在为自己的未来而拼搏,唯有我一个人在无所事事。

    等到车上的人都走完了我才在一处站点下车。

    烈日当头,像是要把所有人烤熟。

    我却丝毫感觉都没有,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不知怎么地就到了黄浦江边,看着江中的红日快要沉下去,我就知道这是快要天黑了,但我并不想离开,对于上海这个节奏很快的城市,即使是晚上也是那么忙碌。

    斜靠在一处的防护栅栏上,晚风吹过,带来一丝凉意,原本浮躁的心灵得到了一丝安慰。

    闭上眼睛倾听着城市的声音。

    手下意识地搭在了栅栏上,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音响起。

    回过神来的我看到了手上的那枚蓝色的戒指,过往的记忆被唤醒,我突然有种想把它扔掉的冲动。

    摘下它,“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叹了口气,这个时代,这个东西,我可能不再需要了吧。

    就像扔石头一样把戒指扔了出去,当戒指脱离手中的时候,我才想起了一些东西,戒指扔的掉,回忆却扔不掉,还有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事无法扔掉,因为经历过的,发生过的真实都是我无法丢开的。

    就在短短的几秒内,过去的回忆闪过脑海,戒指在夕阳的反射下闪出了很美的光芒,一个狐形印迹把我给唤醒了,身体不自觉地跟着跳了下去。

    上海外滩的黄浦江边,一袭白衣,一枚蓝色的戒指,戒指上刻着一些谁也看不懂的文字,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印迹。

    除了这枚戒指的主人以外,没有人知道这条印迹从何而来。

    那印记就像一只狐狸,或者一条龙,对这戒指的主人而言,印迹是他一生无法原谅的错。那个人,那个叫星痕的人,她在哪里,那个叫月的人,又在何处。

    曾经的龙韵,曾经的凌月,曾经的轻语,曾经的无音,曾经的凤凰灯叶,又去了何处。

    柔和的晚风吹过江畔,多少年前的这里,多少年后的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将要发生些什么?无人记起,也无人知晓。

    十年前的上海,十年后的上海,又有多少分别。

    人来人往的街道,不时有多少人对这名少年侧目而视。

    远在几百千米外的北京,一名身着锦服的少女看向窗外,倘若知情的人来看这些人,就一定会感到疑惑,这是发生了什么,又或者说是还什么都没发生。

    “姐姐,我走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做。”身着锦服的少女说。

    “嗯。”一直就在旁边的是另一个着青衣的女人,二十多岁的样子。

    一阵微风吹过,带走了多少人的过往,又带去了多少人的思念。

    “又是一个开始吗?亦或者又是一个结束,过去的人,现在的人,又有多少剩下的,又有多少是新出现的。”青衣女人看着远去的少女喃喃自语道。

    在这无人知晓的时间,有谁会记得这黄浦江边的白衣少年,又有多少人记得那远在未知时空中的紫衣少女,两个人都是**的存在,都是自强的个体,前世的回眸,今生的相恋,又回从何处开始,又会从何处结束,不一样的时间,不一样的故事,不一样的开始,又会牵动多少人的心弦......

    我紧紧地抱住,怀中的少女安静地任由我抱住,“嫁给我好吗,不会再让你失望了,这一次,我不再犹豫,无怨无悔。”

    少女点头。

    故事开始的时候是在四年之前。

    那一天的龙樱树下,是所有的人相遇的地方,就是在七年之前的七夕,我从这里走了出去,开始了一切一切的故事。

    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我是一点也想不起来,只是知道我是被刺眼的阳光给照醒的。

    我伸出手挡住阳光才能睁开眼睛,而且还是晕晕乎乎的,不过突然有些异样的感觉,怀里好像有些什么东西,我捏了捏,肉乎乎的,好像是人。

    我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难道......

    身上的衣服已经完全干透了,但立马又被我的冷汗打湿,我不是又做了了什么过界的事情了吧,我觉得应该不太可能啊,不然照理说我应该有印象的才对吧。

    我赶忙低下头看怀里,果然不出所料,真的是那个女生,她正躺在我怀里,还很自在的样子,就像是在自己家一样,睡得那叫一个稥,两条胳膊还紧紧地圈住我脖子,我去,拉还拉不开,这可如何是好,等她醒了以后不会打死我吧。我不禁暗暗想道。

    我就推她,“喂,起床了,大太阳都出来了。”看这太阳应该不到中午吧,不过十点是怎么都有了。

    “不要,让我再睡会儿。”那女生还在睡梦里面,我满头黑线的,这家伙就一点防备也没有啊,还好遇到的是我,这要遇到了别人后果不堪设想啊。

    “大姐,该下来了,都快中午了。”我说。

    那女生猛地惊醒,“呀,睡过啦。”

    然后她身上的是我的衣服,就那么滑落了......

    我去,我直接转过了身,罪过啊,都看到了。

    “啊!!!”等到我转过身以后,她才发现自己走光了,发出一声惊呼,“你怎么在这!!!”

    等她说完这句话,她突然愣了,看来是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看来这家伙也是个大条的马虎精,这是睡迷糊了。

    “不对,我怎么在你身上?”她这才找到了事情的重点。

    我满头黑线地瞟了一下,哦,衣服已经穿上了,“这个问题该我问才对吧。”我反问她。

    她一怔,开始想,她皱着眉,显然还没想明白。

    “这个,好像是你自己过来的,我扯还扯不开。”我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模样。

    那女生听我这么一说,脸红了,她大概是自己想清楚了,挂的那么紧,不是她自己过来的是谁过来的,唉,这孩子睡相看来真的不好。

    我看了看,火堆已经熄灭了,去摸了摸她的衣服已经完全干透了,火堆烘烤加上海风,不干才怪。

    我又摸了摸自己的衣服,都被我用体温烘干了。

    我让那女生把她衣服换上,她点了点头,我就先上上面等她去了,等她上来的时候我打量了一下她,头发有些乱,那模样就像昨晚上和我发生了些什么一样,这要走在大街上万一碰见熟人铁定被误会啊。

    我想了想,过去帮她理了理头发,因为我手指很长,都说是弹钢琴的手,但这项功能我一直没有发掘,倒是当梳子这个功能被我发挥地淋漓尽致的。

    结果我这动作把她弄得脸红了,我这才意识到我们才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或者说连二十四小时也不到,这样的动作恐怕只会出现在情侣之间,我这么对她,有些不太合适。

    我就尴尬地挠了挠头,“那个,情不自禁,你头发太乱了,这么上街,对你影响不好。”

    结果她挺疑惑的,“嗯?为什么影响不好啊?”

    我挺尴尬的,看来这女生挺纯洁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那个,就是容易被人误会,你遇见熟人会以为昨天晚上你和我发生了什么。”

    我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本来就有些红的脸变得更红了。

    “哦,谢谢。”她小声对我说。

    我说了句没事,继续帮她整理起来,好不容易才整理柔顺,这女生的发质很好,我的手感觉起来挺舒服的,柔发划过指间的感觉挺好的。

    这女孩是个善良的人,我一直都相信一句话,好人有好报,尽管我一直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还是相信这句话的,我相信,这个女生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的吧,一定会的吧。

    “那个,再见,我们如果有缘的话,还会再见的吧。”那个女生对我说。

    我怔了一下,露出一个微笑,“嗯,会的,我们会再见的,我期待你的名字。”我对她说。

    她重重地点了点头,踏上了一辆班车。

    “那是个很好的女孩呢。”我自言自语道,“会再见吗?应该会吧。”

    转身凭着来时的记忆一步一步走在回家的路上,酷热的夏天啊,还真的是,说起来从那年七夕之后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呢,在这段时间里,结识了很多的朋友,也失去了很多,错过了很多,但是我并没有后悔过,至少,我勇敢地去了,爱过了,恨过了,走过了,不论结果如何,我们至少做了很多,留下了很多,人应该知足的,不是吗?这世上有太多的可能与不可能,太多的错与对,喜与悲,人无完人,事无完事,一直都是这样。

    原本想要坐班车回家的,却发现身上的零钱已经泡成了一堆破纸,坐车回家的可能性是没有了,苦逼的我只好就采取了最原始的方式回家,传说中的十一路公交。

    不过走到半路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那个女生,她有钱吗?

    好像那女生的衣服也湿透了吧,那女生没钱的话应该不会有事吧,不过我想了想,觉得应该不会有事,像她们应该都有信用卡这种东西,我只是因为刚回来,所以出门是什么都没有的。

    想到这里我松了口气,踏上了回家的路。

    因为是徒步,而我又没有想要加快速度的心情,所以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要到下午四点了。

    回到家里以后正好看到了老爷子在院子里面的树荫下喝茶。

    “韵儿,回来了?来喝口茶,天儿怪热的。”老爷子招呼我过去喝茶。

    我答应了一声就过去坐了下来,不客气地倒了一杯,闻了闻,是我喜欢的龙井。

    一饮而尽,热茶已经凉了,看来老爷子已经坐在这里很久了。

    “昨天晚上去哪了?”老爷子乐呵呵地问我。

    我愣了一下,“在外面过了一夜,太晚了就没回来。”好吧,其实我是在扯谎,如果我说我掉进了黄浦江,他们会担心的。

    老爷子白了我一眼,叹了口气,“你妹妹等了你一晚上,这才刚睡下,你去看看她吧。”老爷子说。

    我一怔,璐璐啊,“好,我知道啦,让你们担心了。”

    我转身就要走,身后传来了老爷子的声音,“先换了衣服,如果让她知道你出去和别的女人乱搞,她会掐死你的。”

    老爷子的话让我差点就一个踉跄摔死在了地上,哎呦我去,老爷子这么大岁数了鼻子有够灵敏的啊,不成,我得查查老爷子哪年出生的,这八成是属狗的啊。

    我吐槽了一番老爷子就回了屋子里面,进门的一瞬间,我听到了风吹过树叶的声音,下意识地看过去,发现龙樱树的花,又开了。

    回了房间里面,发现璐璐正在我的床上呼呼大睡,看来真的就像老爷子说的那样,她等我等了一夜啊。

    我走过去,多年的锻炼让我走路的时候毫无声响,我看着眼前的女孩,很美,美得无法用言语形容,漆黑的长发披在两肩,安详的睡容,这就是我的妹妹,龙梓璐,那个支持我回到这个时间,这个空间的人。

    在这个世上,如果要问是什么人让我能有心力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就是她,这个让我永远没有办法放开的人,我欠她的太多太多了,用她的话来说,我欠给她的是一辈子......

    我摸着她的脸庞,这种感觉很熟悉,这种有些温暖的感觉告诉我我还活着,这个世界上还有人需要我。

    “嗯?谁?”璐璐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哥,你总算是回来了。”璐璐这才看清楚是我。

    “嗯,我回来了,让你担心了。”我轻声说,“睡会吧,傻丫头。”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她点了点头,躺了下去,我听了老爷子的话,去洗了个澡,顺便换了身衣服,璐璐吃起醋来是很吓人的,这我深有感觉。

    又回房间里张望了一下,她睡的好熟。

    “你回来了。”无音淡淡地说,我这才注意到无音在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嗯?怎么了吗?”我看着无意,因为无音现在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啊,那是在吃醋吗?

    “那个,你昨天晚上出去鬼混了?”无音的一句话让我节操碎了满地。

    我满头黑线地看着无音这家伙,“鬼混这个词语是谁教你的?”

    “你爷爷。”

    我去,老爷子节操何在啊,都几十岁快要入土的人了,还这么没大没小的,这让后辈们可怎么看,老爷子不教好啊,真是的。

    “话说,你知道那词语什么意思吗?”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一股浓浓的陌生女人味道,你说呢。”无音戏谑地看着我,我感觉自己老脸没地方放了,我就连这点可信度都没有了吗......

    接下来的时间过得挺快的,在家中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我的父亲和母亲,平时几乎不在家中,即使我消失了两年多,他们也没有怎么关心过我。

    这是老爷子在一次谈话中谈到的,似乎,我对他们来说,是不应该出现的产物,或者说不光是我,璐璐也是,所以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把我和璐璐两个人扔在了青岛的别墅内由佣人兰姨照顾。

    在那几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而那一段时间,是属于我和璐璐两个人的噩梦,是我们两个人永远不想要回去的时间。

    这一天我想了想,这样下去似乎不是办法,因为我不可能在龙家靠龙家一辈子,曾经的龙韵不能这么被打败,不是吗?

    我想了想,和老爷子说了我想回学校的想法,毕竟现在是到了已经该在大学的年龄,但由于出去的这两年,我错过了高考,其实靠老爷子的关系我是能直接去大学里的,毕竟在出走的这两年之前我就已经结束了高中的课程,那几年的我,太无聊了啊。

    我叹了口气,“我知道我现在能去大学,但是,我想留在璐璐身边保护着她,毕竟她现在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我对老爷子说,老爷子听到我的话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随即平静了下来。

    “行,就按你想做的来,不过韵儿,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情。”老爷子语重心长地对我说。

    我怔了一下,问他是什么事情。

    老爷子想了想,开口对我说,“你和璐璐的关系从小到大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我点了点头,老爷子的话我很明白,他说的是一点没错的,因为凡是我和璐璐的要求,老爷子都会尽量的满足。

    所以我对老爷子接下来的话很感兴趣。

    “所以我希望你能答应我老头子,今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放开你妹妹,不光是她对你,你对她来说,同样是没办法放开的存在,明白吗?”老爷子的语气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我突然感到很惊讶,是什么事情能够让老爷子一时间变得这么的......

    “即使有一天让你娶了她,你也不能拒绝,懂吗?”老爷子的一句话让我差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老爷子,“没看出来,老爷子你这么重口味啊......”我讪讪开口。

    老爷子这番话真的是把我给吓到了。

    “重口味你大爷的,我没有开玩笑。”老爷子居然玩起了自黑,我大爷......不就是他自己吗?

    “那为什么?......”我有些想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难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唉,你们两个都是可怜的孩子。”老爷子的话让我也一下子悲伤了起来,可怜吗?我不觉得,至少我们是自由的吧,如果有一天被剥夺了自由,那时候的我们才是最可怜的。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