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时空情缘之唯爱今生最新章节 > 时空情缘之唯爱今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好温柔
    凌月篇

    那个人,不知道怎么样了,究竟多少年没见了,已经记不清楚了。唯一记得的是那个约定,一个绝对不会忘记的约定。已经有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身边还有人陪,而这次,有些人已经离开了,再也见不到了。

    凭着记忆,下了地铁,每走一步,都很沉重,都会想到很多过去的事情,尽管过了这么久,我的样貌已经改变了这么多,可那颗心还是不会变,无论轮回多少世,那份曾经的心动都不会变,不论时间流逝了多少,我们都还是我们,这次回来,只是为了能到我们的约定之地看看。

    眼前的一切虽然改变了不少,但还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每一个路口好像都会出现幻觉一样,看到自己的影子,凭着记忆,远远望见了那棵带着痛苦和欢乐回忆的龙樱。不知道这里是什么人家,走过去,树上的名字虽然看不清楚了。“嗯?”树上怎么有新的血迹,这样的感觉,好熟悉,划破了手指,将自己的血滴到了另一个名字上,嘴角不禁笑了起来。风啊真的很舒服。

    “姑娘,你找谁吗。”

    转身过去看到了一位老者,慈眉善目的,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是谁,现在的自己,唯一记得的只是那个人和,那个人的约定。

    “没有,我不找谁,我只是想等一个人。”

    “一个人?什么样的一个人?”

    “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我也不记得他是谁了,可是我记得这里。”

    “天愿人为,也许是缘分吧。”

    “是啊,我想等一等。”

    虽然没有等到他,但是值得欣慰的是他似乎已经回来了,而且有那样的一种感觉,一定有事情要发生了,不过,那些已经不重要了,如今的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去顾及那些事情了,带着唯一的一丝执念,我选择了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不论轮回多少世,不论经过多少年,我都要等着他,命运的红线虽然已经被斩断,可是那份思念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灵魂深处的追寻一直指引着我,我绝对不会放弃,至少找到你之前不会放弃。

    不论过多久,我都会在这里等着,不论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鬼神丛生的时代,风云变幻的时代,也许你我之间的红线早已被斩断,但是我们的命运永运不会相离。

    忘川河的彼岸花已经很多年没有开放了。

    漫无目的得在街上行走,身边不时有人经过,也有很多人指指点点,都是些猥琐的人,天色已晚,我来到了曾经来过的公园,人很多,很惬意,可不知为何在这里我有种想哭的感觉,也许是触景生情吧。

    “这位姑娘,要算一卦吗?”一位老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啦,爷爷,我的命,没人知道的。”我无奈的答道。

    “哈哈,有意思啊,同一天内遇到两个逆天之人,缘分啊缘分,不过姑娘啊,有些话我希望你能听一下。”老者话锋一转,一脸严肃地说道。

    “有什么话您就说吧。”

    “前年旧事,轮回不断,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找到问题的源头,一切结束的地方就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姑娘,你懂了吗。”老者意味深长的一席话突然让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非常感谢,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告别了老者往湖边走去,看着平静的水面,我的心情异常得坚定。

    “这位小姐,有兴趣陪我喝杯茶吗?”原来是个猥琐男,还有几个狗腿子,都是一脸猥琐,这种人我一般都不会给他好脸看,冷冷回道“没兴趣,我对你没兴趣。”

    “可是我对你很感兴趣啊。”这男的说话真恶心,

    “我奉劝你一句,乖乖滚开,否则你会付出代价的。”我已经不会再理他了。

    “把这女的带走,今晚我给大家开荤,”这恶心话说完,他那群狗腿子把猥琐都摆在了脸上,全都跃跃欲试的样子,显然,对于这些人,我根本不会放在眼中。

    “凭你们?”我冷冷的扫视了一圈。明显他们听到这话都愣住了,但是马上又恢复了那一脸猥琐样。

    果不其然,没一会他们全部扑上来了,杀这些人都会脏我的手,伸出右手,结了一个手印,轻轻一挥,这些废物就飞出去了,此时那个带头的猥琐男一脸惊恐得看着我,嘴里还不断嘟囔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要什么都行。我就笑了,真是个胆小鬼啊,抓住他领子直接扔进湖里,真是,本来的惬意心情都被这些二货破坏了。算了反正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了,那就走吧。

    跳进了湖里后利用水我顺利回到了我所在的世界,交代了一些事项后,我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我要在那里等着,等着他回来的那一天。

    年光逝,韶华落,飞絮转,不堪看。路漫漫,空梦断,零乱。

    渡忘川,彼岸;忘不掉,人长叹。

    时空尽头的我们尽管已经变得不同了,可那些回忆,那些故事是真实的,不管过了多久,发生过的事情,还有我们所做的承诺,也许世人已经遗忘了那些陈年往事,可是我们呢,还是固执得等待着

    龙樱树上的名字紧紧得挨在一起,就像预示着永不分离一样,此时一名紫衣女子轻抚着戒指,静静地等待着。

    而此时一名少年站在龙樱树下望着被血染红的两个名字出神。

    祠堂里的戒指隐隐发着蓝色的光芒,虽然微弱,却如黑暗中的星星之火,富有生命。

    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命运永远不会停止。时空尽头的我们都有着我们的命运,未来还是过去,可能从来没有过答案吧。万千世界,天下苍生,等着我们的,是失去,还是拥有,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世上任何东西已经对我来说不再那么重要了,这一刻,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得平静,我已经找了太久了,失去得太多了,也许在世人眼中我是那么耀眼,那么遥不可及,可是又有谁知道,在这光辉背后又隐藏了多少的黑暗,就像月亮一样,黑暗的身躯依然拥有美丽的光辉,也许是太寂寞了吧,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心,现在的自己,连自己都会感觉到寒冷,我都有些讨厌自己了呢,不知道再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他会不会讨厌我呢,苦笑了一番,造化弄人啊,真是不公平啊。

    一曲终了,远远望见了那熟悉的小木屋,还有那条熟悉的河流,还有那棵承载了我们几千年希望的龙樱,风吹过发丝,一切都还没开始,一切也都还没结束,我要在这里,让所以的一切都成为未来,我们都还在这里。

    时空转,人事迁,而你却,未曾变。

    龙韵篇

    冥冥之中,不断的发生着一些事情,时间每时每刻都在流逝,空间每时每刻都在不断的形成消逝。

    一枚戒指静静的躺在祠堂内沉睡了数千年,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有缘人。

    一名青衣女子坐在墓碑前呆呆看着上面的名字,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时空尽头,一紫衣女子轻轻抚摸着手指上的戒指。

    望着窗外,此时的心思早已不在课堂。总觉得好像会发生些什么。

    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好多年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很不真实,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我总是被当成一个陌生人,被所有人所抛弃,我总是在远远望着别人,可是我却感觉这么平静。

    收拾好东西向校门口走去,身后有人拍了我一下,扭头过去,咦,没人啊...

    “我在这,一起走吧。”

    原来是同班的王忆璇,王忆璇是邻居家的女儿,她的爷爷与我爷爷是故交,所以我们这些子辈的关系都是不错的。我家里是一个祠园,爷爷说过是祭奠两位英雄,却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那两位英雄是谁,问他他只告诉我是祠堂里戒指的主人。传说那是个神奇的东西,一直在等待着有缘人。虽然不相信,但是挺好奇的。后院有颗灵木,好像是一棵龙樱,似乎有几千年了,和那两个传说里的人是一个年代的,那树上刻着两个名字,已经看不清楚了,听说是那两个人用血写下的,究竟是不是真的,根本无人得知。

    “喂,你就不能说几句吗,整天苦着张脸,我又没欠你钱。”王忆璇撒娇说。

    我满头黑线,这丫头怎么又黑我。我只能装傻“什,什么话?”

    “比如夸我今天漂亮啊什么的。”

    我顿时无言以对....

    “对啦,这周看电影去怎么样?”

    怎么又叫我...“我不想去,你自己去吧。”

    “你....我这么诚心邀请你,学校那么多人求我去我都不去,本姑娘邀请你你不去,真是不明白你想的什么。”王艺璇在学校算是校花级别的存在,有很多人追是很是很正常的,就是不知道这丫头是哪抽了,一根筋绑我身上了。

    “我说了不想去,没心情吗。”

    “那我想问您老人家何时有心情啊”

    额,我无言以对。

    “没事,我只要和你妈说,她肯定会让你陪我的。”

    此时我终于知道什么叫美人心计了,最毒妇人心啊....我那老妈是把她当儿媳妇了,这是逼婚的节奏啊,天理何在啊。

    闲暇时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后院,不知道为什么,在那里总是可以很平静,在那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是那种灵魂深处的熟悉,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在等着什么,可是到底是什么,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望了一眼龙樱,叹了口气,向家走去。

    “爷爷,我回来了”

    “回来了啊,快过来。”爷爷在里屋叫我。

    “嗯,我这就来。”换了鞋子走向里屋。

    “爷爷,什么事啊。”

    “乖孙子,你有什么梦想吗?”

    “梦想?没有啊,我也不知道,反正什么都不想做。”

    “唔,这样啊。”爷爷若有所思。

    “怎么了,爷爷。突然问我这样的问题。”

    “没什么,没什么。”爷爷摇头道。

    不对,他肯定有事情,嗯,对,肯定有事情,老家伙瞒不过我眼睛的。

    “王家那丫头让你周末陪她出去,你和她出去吧,你王叔让我劝你。”

    我就知道这老油条没好事,这是合伙欺压我,这种时候,当然要起义。“我说爷爷啊,你们怎么都合起伙来逼我,我不喜欢她,你们老这么逼我又改变不了什么。”

    “唉,你要我怎么说你好,王家丫头有什么不好的,我们都看着挺合适的,一票对多票抗议无效。”

    此时的我已经成了成吉思汗,我去,这是什么家庭。“这都什么年代了,自由恋爱懂吗。”

    “那老头子我可管不了,你乖乖答应了吧。”

    “反正我不去,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完我就转身出去,我只听到身后爷爷的叹息,虽然不想这样,但我对王忆璇真的没有任何那种感情,有些东西,真的强求不来,说实话,我这人比较相信缘分,所以我只相信那个人在某个时间等着我的出现。所以对于王忆璇的喜欢,我只能表示歉意了。

    “喂,呆子,起床了,给我开门。”唉,一大早就有扫兴的人,“王大小姐您就自己去吧,我要睡觉,不陪您玩了啊”。哈哈,跟我斗,我把门反锁看你怎么办,我就不信你能破门而入。

    门外折腾了一会就不折腾了这让我非常爽啊。正这么想的时候,我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神啊,她真的破门而入了.....

    “哈哈,还是本姑娘聪明,从阿姨那里拿了钥匙。”此时此刻我有种跳楼的冲动....欲哭无泪。

    最终我还是妥协了,唉,不是我无能,只能怪敌人太凶残。

    一路上这丫头跟打了鸡血一样,在路人那看动物一样的眼光下我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这丫头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都开始怀疑我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上天要这么惩罚我.....

    下了地铁后才8点半,电影还在10点,于是我们决定先去吃饭,听说新开了一家面馆我们决定去那吃。“老板,照常两份。”“唔看来从开业到现在,这丫头肯定经常来啊。没几分钟面就来了,匆匆解决后就往电影院赶,我们看的是最近的新骗子,叫什么折纸时代,是小说改成的,我反正是看懂了,就是不明白都稀里哗啦的哭什么,看到那些小情侣一个个抱在一块我终于恍然大悟,尼玛是为了撒娇啊,我去,什么世道,扭头看我身边这位,盯着我两眼放光,就差吃了我了,还好我反应快,差点被得手。

    出了电影院这丫头拉着要去公园,没办法只能去了。到了公园,还是挺多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边有一群老人在练太极剑,还有一些慢跑的小男女,很惬意的样子。

    “诶,那边有很多人啊,过去看看呗。”说完就拉着我往人群里走去。

    原来是算命的啊,我本人是不怎么信这些算命的,因为我相信的是命运是自己的,谁也决定不了。这算命的是个老头,两搓小胡子,倒是挺慈眉善目的。

    “喂,你看呀,这写着只算有缘人。”我顺着看过去,的确是。没办法,拉着王忆璇准备离开,刚转身就听见背后有人叫我“小兄弟。”

    “怎么了,大叔。”谁知道他叫我干嘛,为了礼貌,我只能回答了。

    “我看你有缘,给你们算一卦吧,不要钱的。”谁信呢,谁知道是不是骗钱的,算了就算吧,大不了就是几块钱。

    “行啊,叔你算吧,算什么。”

    “算姻缘吧,就算我们两个。”这时候王忆璇插嘴了。唉这丫头真是服了。

    这老头摸了摸胡子,笑着说“姻缘啊,你们两个没有姻缘怎么算。”

    打脸啊*裸的打脸啊,不过打得好,我是十分高兴啊。

    “你都没看就说了,谁信啊。”这丫头显然生气了,不过我高兴。

    “天命该如此,谁也改变不了。”虽然我不信命,但此时我绝对站在他那边啊。

    “行了,还是算我吧,你随便算吧,就算我的未来吧。”

    “你没有未来。”

    “什么意思?”这老头什么意思,难道我出门就被车撞吗...

    “你别误解,我的意思是你的命很特殊,没有人能算,因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难道是外星人?”

    “哈哈,天机不可泄露。”这群人就是这点,话说一半。“唉,王忆璇,咱们走吧。”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路。一路上这丫头什么都没说,看来是很在意那老头的话啊。

    到家之后我没有回家而是进了后院,不知为什么,现在我特别想来这里,来到龙樱树下,看着树上的两个名字,好像想起了什么,不自觉的伸出手想要摸向那名字,突然手指钻心得疼起来。一看流出血来,血顺着树干填充了树上的名字,树上的名字是“凌月。”

    不知为何,此时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心痛,眼泪不自觉得流了下来......

    这是开始,还是结束,无人得知,唯一知道的就是,不能改变的命运。

    凌月篇

    那个人,不知道怎么样了,究竟多少年没见了,已经记不清楚了。唯一记得的是那个约定,一个绝对不会忘记的约定。已经有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身边还有人陪,而这次,有些人已经离开了,再也见不到了。

    凭着记忆,下了地铁,每走一步,都很沉重,都会想到很多过去的事情,尽管过了这么久,我的样貌已经改变了这么多,可那颗心还是不会变,无论轮回多少世,那份曾经的心动都不会变,不论时间流逝了多少,我们都还是我们,这次回来,只是为了能到我们的约定之地看看。

    眼前的一切虽然改变了不少,但还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每一个路口好像都会出现幻觉一样,看到自己的影子,凭着记忆,远远望见了那棵带着痛苦和欢乐回忆的龙樱。不知道这里是什么人家,走过去,树上的名字虽然看不清楚了。“嗯?”树上怎么有新的血迹,这样的感觉,好熟悉,划破了手指,将自己的血滴到了另一个名字上,嘴角不禁笑了起来。风啊真的很舒服。

    “姑娘,你找谁吗。”

    转身过去看到了一位老者,慈眉善目的,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是谁,现在的自己,唯一记得的只是那个人和,那个人的约定。

    “没有,我不找谁,我只是想等一个人。”

    “一个人?什么样的一个人?”

    “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我也不记得他是谁了,可是我记得这里。”

    “天愿人为,也许是缘分吧。”

    “是啊,我想等一等。”

    虽然没有等到他,但是值得欣慰的是他似乎已经回来了,而且有那样的一种感觉,一定有事情要发生了,不过,那些已经不重要了,如今的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去顾及那些事情了,带着唯一的一丝执念,我选择了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不论轮回多少世,不论经过多少年,我都要等着他,命运的红线虽然已经被斩断,可是那份思念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灵魂深处的追寻一直指引着我,我绝对不会放弃,至少找到你之前不会放弃。

    不论过多久,我都会在这里等着,不论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鬼神丛生的时代,风云变幻的时代,也许你我之间的红线早已被斩断,但是我们的命运永运不会相离。

    忘川河的彼岸花已经很多年没有开放了。

    漫无目的得在街上行走,身边不时有人经过,也有很多人指指点点,都是些猥琐的人,天色已晚,我来到了曾经来过的公园,人很多,很惬意,可不知为何在这里我有种想哭的感觉,也许是触景生情吧。

    “这位姑娘,要算一卦吗?”一位老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啦,爷爷,我的命,没人知道的。”我无奈的答道。

    “哈哈,有意思啊,同一天内遇到两个逆天之人,缘分啊缘分,不过姑娘啊,有些话我希望你能听一下。”老者话锋一转,一脸严肃地说道。

    “有什么话您就说吧。”

    “前年旧事,轮回不断,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找到问题的源头,一切结束的地方就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姑娘,你懂了吗。”老者意味深长的一席话突然让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非常感谢,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告别了老者往湖边走去,看着平静的水面,我的心情异常得坚定。

    “这位小姐,有兴趣陪我喝杯茶吗?”原来是个猥琐男,还有几个狗腿子,都是一脸猥琐,这种人我一般都不会给他好脸看,冷冷回道“没兴趣,我对你没兴趣。”

    “可是我对你很感兴趣啊。”这男的说话真恶心,

    “我奉劝你一句,乖乖滚开,否则你会付出代价的。”我已经不会再理他了。

    “把这女的带走,今晚我给大家开荤,”这恶心话说完,他那群狗腿子把猥琐都摆在了脸上,全都跃跃欲试的样子,显然,对于这些人,我根本不会放在眼中。

    “凭你们?”我冷冷的扫视了一圈。明显他们听到这话都愣住了,但是马上又恢复了那一脸猥琐样。

    果不其然,没一会他们全部扑上来了,杀这些人都会脏我的手,伸出右手,结了一个手印,轻轻一挥,这些废物就飞出去了,此时那个带头的猥琐男一脸惊恐得看着我,嘴里还不断嘟囔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要什么都行。我就笑了,真是个胆小鬼啊,抓住他领子直接扔进湖里,真是,本来的惬意心情都被这些二货破坏了。算了反正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了,那就走吧。

    跳进了湖里后利用水我顺利回到了我所在的世界,交代了一些事项后,我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我要在那里等着,等着他回来的那一天。

    年光逝,韶华落,飞絮转,不堪看。路漫漫,空梦断,零乱。

    渡忘川,彼岸;忘不掉,人长叹。

    时空尽头的我们尽管已经变得不同了,可那些回忆,那些故事是真实的,不管过了多久,发生过的事情,还有我们所做的承诺,也许世人已经遗忘了那些陈年往事,可是我们呢,还是固执得等待着

    龙樱树上的名字紧紧得挨在一起,就像预示着永不分离一样,此时一名紫衣女子轻抚着戒指,静静地等待着。

    而此时一名少年站在龙樱树下望着被血染红的两个名字出神。

    祠堂里的戒指隐隐发着蓝色的光芒,虽然微弱,却如黑暗中的星星之火,富有生命。

    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命运永远不会停止。时空尽头的我们都有着我们的命运,未来还是过去,可能从来没有过答案吧。万千世界,天下苍生,等着我们的,是失去,还是拥有,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世上任何东西已经对我来说不再那么重要了,这一刻,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得平静,我已经找了太久了,失去得太多了,也许在世人眼中我是那么耀眼,那么遥不可及,可是又有谁知道,在这光辉背后又隐藏了多少的黑暗,就像月亮一样,黑暗的身躯依然拥有美丽的光辉,也许是太寂寞了吧,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心,现在的自己,连自己都会感觉到寒冷,我都有些讨厌自己了呢,不知道再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他会不会讨厌我呢,苦笑了一番,造化弄人啊,真是不公平啊。

    一曲终了,远远望见了那熟悉的小木屋,还有那条熟悉的河流,还有那棵承载了我们几千年希望的龙樱,风吹过发丝,一切都还没开始,一切也都还没结束,我要在这里,让所以的一切都成为未来,我们都还在这里。

    时空转,人事迁,而你却,未曾变。

    龙韵篇

    冥冥之中,不断的发生着一些事情,时间每时每刻都在流逝,空间每时每刻都在不断的形成消逝。

    一枚戒指静静的躺在祠堂内沉睡了数千年,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有缘人。

    一名青衣女子坐在墓碑前呆呆看着上面的名字,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时空尽头,一紫衣女子轻轻抚摸着手指上的戒指。

    望着窗外,此时的心思早已不在课堂。总觉得好像会发生些什么。

    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好多年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很不真实,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我总是被当成一个陌生人,被所有人所抛弃,我总是在远远望着别人,可是我却感觉这么平静。

    收拾好东西向校门口走去,身后有人拍了我一下,扭头过去,咦,没人啊...

    “我在这,一起走吧。”

    原来是同班的王忆璇,王忆璇是邻居家的女儿,她的爷爷与我爷爷是故交,所以我们这些子辈的关系都是不错的。我家里是一个祠园,爷爷说过是祭奠两位英雄,却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那两位英雄是谁,问他他只告诉我是祠堂里戒指的主人。传说那是个神奇的东西,一直在等待着有缘人。虽然不相信,但是挺好奇的。后院有颗灵木,好像是一棵龙樱,似乎有几千年了,和那两个传说里的人是一个年代的,那树上刻着两个名字,已经看不清楚了,听说是那两个人用血写下的,究竟是不是真的,根本无人得知。

    “喂,你就不能说几句吗,整天苦着张脸,我又没欠你钱。”王忆璇撒娇说。

    我满头黑线,这丫头怎么又黑我。我只能装傻“什,什么话?”

    “比如夸我今天漂亮啊什么的。”

    我顿时无言以对....

    “对啦,这周看电影去怎么样?”

    怎么又叫我...“我不想去,你自己去吧。”

    “你....我这么诚心邀请你,学校那么多人求我去我都不去,本姑娘邀请你你不去,真是不明白你想的什么。”王艺璇在学校算是校花级别的存在,有很多人追是很是很正常的,就是不知道这丫头是哪抽了,一根筋绑我身上了。

    “我说了不想去,没心情吗。”

    “那我想问您老人家何时有心情啊”

    额,我无言以对。

    “没事,我只要和你妈说,她肯定会让你陪我的。”

    此时我终于知道什么叫美人心计了,最毒妇人心啊....我那老妈是把她当儿媳妇了,这是逼婚的节奏啊,天理何在啊。

    闲暇时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后院,不知道为什么,在那里总是可以很平静,在那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是那种灵魂深处的熟悉,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在等着什么,可是到底是什么,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望了一眼龙樱,叹了口气,向家走去。

    “爷爷,我回来了”

    “回来了啊,快过来。”爷爷在里屋叫我。

    “嗯,我这就来。”换了鞋子走向里屋。

    “爷爷,什么事啊。”

    “乖孙子,你有什么梦想吗?”

    “梦想?没有啊,我也不知道,反正什么都不想做。”

    “唔,这样啊。”爷爷若有所思。

    “怎么了,爷爷。突然问我这样的问题。”

    “没什么,没什么。”爷爷摇头道。

    不对,他肯定有事情,嗯,对,肯定有事情,老家伙瞒不过我眼睛的。

    “王家那丫头让你周末陪她出去,你和她出去吧,你王叔让我劝你。”

    我就知道这老油条没好事,这是合伙欺压我,这种时候,当然要起义。“我说爷爷啊,你们怎么都合起伙来逼我,我不喜欢她,你们老这么逼我又改变不了什么。”

    “唉,你要我怎么说你好,王家丫头有什么不好的,我们都看着挺合适的,一票对多票抗议无效。”

    此时的我已经成了成吉思汗,我去,这是什么家庭。“这都什么年代了,自由恋爱懂吗。”

    “那老头子我可管不了,你乖乖答应了吧。”

    “反正我不去,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说完我就转身出去,我只听到身后爷爷的叹息,虽然不想这样,但我对王忆璇真的没有任何那种感情,有些东西,真的强求不来,说实话,我这人比较相信缘分,所以我只相信那个人在某个时间等着我的出现。所以对于王忆璇的喜欢,我只能表示歉意了。

    “喂,呆子,起床了,给我开门。”唉,一大早就有扫兴的人,“王大小姐您就自己去吧,我要睡觉,不陪您玩了啊”。哈哈,跟我斗,我把门反锁看你怎么办,我就不信你能破门而入。

    门外折腾了一会就不折腾了这让我非常爽啊。正这么想的时候,我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神啊,她真的破门而入了.....

    “哈哈,还是本姑娘聪明,从阿姨那里拿了钥匙。”此时此刻我有种跳楼的冲动....欲哭无泪。

    最终我还是妥协了,唉,不是我无能,只能怪敌人太凶残。

    一路上这丫头跟打了鸡血一样,在路人那看动物一样的眼光下我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这丫头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都开始怀疑我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上天要这么惩罚我.....

    下了地铁后才8点半,电影还在10点,于是我们决定先去吃饭,听说新开了一家面馆我们决定去那吃。“老板,照常两份。”“唔看来从开业到现在,这丫头肯定经常来啊。没几分钟面就来了,匆匆解决后就往电影院赶,我们看的是最近的新骗子,叫什么折纸时代,是小说改成的,我反正是看懂了,就是不明白都稀里哗啦的哭什么,看到那些小情侣一个个抱在一块我终于恍然大悟,尼玛是为了撒娇啊,我去,什么世道,扭头看我身边这位,盯着我两眼放光,就差吃了我了,还好我反应快,差点被得手。

    出了电影院这丫头拉着要去公园,没办法只能去了。到了公园,还是挺多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边有一群老人在练太极剑,还有一些慢跑的小男女,很惬意的样子。

    “诶,那边有很多人啊,过去看看呗。”说完就拉着我往人群里走去。

    原来是算命的啊,我本人是不怎么信这些算命的,因为我相信的是命运是自己的,谁也决定不了。这算命的是个老头,两搓小胡子,倒是挺慈眉善目的。

    “喂,你看呀,这写着只算有缘人。”我顺着看过去,的确是。没办法,拉着王忆璇准备离开,刚转身就听见背后有人叫我“小兄弟。”

    “怎么了,大叔。”谁知道他叫我干嘛,为了礼貌,我只能回答了。

    “我看你有缘,给你们算一卦吧,不要钱的。”谁信呢,谁知道是不是骗钱的,算了就算吧,大不了就是几块钱。

    “行啊,叔你算吧,算什么。”

    “算姻缘吧,就算我们两个。”这时候王忆璇插嘴了。唉这丫头真是服了。

    这老头摸了摸胡子,笑着说“姻缘啊,你们两个没有姻缘怎么算。”

    打脸啊*裸的打脸啊,不过打得好,我是十分高兴啊。

    “你都没看就说了,谁信啊。”这丫头显然生气了,不过我高兴。

    “天命该如此,谁也改变不了。”虽然我不信命,但此时我绝对站在他那边啊。

    “行了,还是算我吧,你随便算吧,就算我的未来吧。”

    “你没有未来。”

    “什么意思?”这老头什么意思,难道我出门就被车撞吗...

    “你别误解,我的意思是你的命很特殊,没有人能算,因为你不是11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