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时空情缘之唯爱今生最新章节 > 时空情缘之唯爱今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无法再忍
    “你没事吧,你喝了那么多酒,明明是那么讨厌喝酒的。”雪心担忧地说,让我心头一暖。

    “雪心,我没事,我现在是喝不醉的,我讨厌酒是因为太难喝,不是因为怕喝醉。”

    “哦。”

    “缘缘下个礼拜就开学了。”雪心突然来了句。

    “妈妈,我要到这边上学吗?”小墨缘问雪心。

    “嗯,到时候让你可儿姐姐每天接送你,爸爸和妈妈也要上学的,好不好?”

    墨缘很懂事,“好。”

    回到家里还早,我让他们在家里呆着,我则叫着无音到了院子里,很久没有练过剑了,把无音叫出来是因为我的剑法和无音是比较像的。

    两剑交错,蓝色的光划过,是我的凌宇一瞬,纯正的攻击。

    “冰魄。”无音挥剑,一股冰冷的剑气从冰释上朝我席卷而来,看来这是无音突破后的新招式,冰释的外形也发生了一些改变,看来是突破了。

    “轮回永生。”可攻可守,防御的同时可以对对手发动攻击,这就是凌月的轮回永生,攻击的强度虽然不如我的凌宇一瞬,但是防御力却是当世最强。

    紫色的波动将我周围的冰气逼退,同时攻向无音,无音一个侧身闪过,提剑朝我冲过来,的确,冰魄的攻击是以速度著称,我也不敢示弱,提剑冲过去,剑与剑的交错,两剑都是旧世最强的武器,虽然前释是创世之剑,但冰释也是从我手中出去的,同样是了不起的存在,虽不及前释,但早在如今的时代,当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了。

    就这样子对决了不知道多少回合,依然没有分出胜负,最后只好作罢,其实论总体实力的话我明显要强于无音,毕竟我有毁天灭地的时间修为招式,无音只是纯正的冰修为,但论剑法的话,我们两个是半斤八两,看谁的武器更好还有谁的持久作战能力更强了。

    不过,现在我想练习招式都是做梦的时候才能练了,鬼知道我一挥剑会不会把一座楼给斩塌了。

    无奈,我还是洗洗睡吧。

    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但我并没有想入非非,我开始回想这段时间来的生活,很平凡,也很特别,两年之前的今天我根本没有想到两年之后的我会是今天这样,如果要问我两年前是否后悔踏上轮回之路,答案是不后悔,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虽然失去了所谓父母之爱,但是我却得到了更多的爱,我有了强大的能力,爱我的人,我爱的人,真正的朋友,至亲的亲人,这些都是我想要守护的,我突然想起了下午图书馆里的事情,那女孩叫宣梦尘,宣梦尘,为什么这名字这么耳熟呢?不觉明历。

    “是她。”我猛的惊醒。

    突然一双小手从身后搂住了我,接着背上传来柔软的触感。

    “雪心,你又没穿内衣,这是又要诱惑我?”不用回头我都知道是雪心,这丫头身上的味道怎么都掩饰不住,那种特殊的香味是我的天敌,真怕哪天我经不住诱惑对雪心做了那事,那就顺了臭丫头的意了。

    倒不是我怕什么道德的谴责,也不怕对雪心负责,毕竟这臭丫头早就是我无法甩开的人了,我只是不想伤害这丫头,这丫头太可爱了,我舍不得吃掉她,这才是我的心里话。

    “哥,帮我擦头发。”

    我默许了,拿起毛巾把臭丫头拉过来,臭丫头丝毫不客气,坐在我的腿上,整个人靠在我身上,我咽了口唾沫,专心擦起她的头发来,雪心的发质特别好,典型黑长直,浴后的美人有不一样的风采,这话说的一点不错,雪心现在就像是一点莲花,纯洁而美丽。

    她闭上眼睛,享受我为她服务,擦干之后,我拿起一把桃木梳子开始帮她梳头,这梳子是我在云南的时候偶然看到的一颗被雷击倒的桃树做的,我听说雷击木做出来的东西能辟邪,虽然我估计有我们的存在,邪物估计是不敢出来晃悠的,但这是代表一种心意,于是我把那棵树的树干做成了这把梳子,这梳子成了我的专属物品,只有我才有资格用它帮雪心梳头。

    雪心依然不肯睁开眼睛,任由我梳着她的头发,看她那享受的样子我都不忍心停下来了,只是这副打扮的杀伤力太可怕了,我怕一会把持不住了,这丫头穿着浴袍,与其说是穿倒不如说是披,胸口的雪白基本展漏无疑,真是我想什么呢,罪过罪过,我只是好奇,这丫头穿着衣服的时候真没看出来发育这么好,脱了衣服才看出来的,咳咳,当然不是我脱的。

    而且这丫头离我这么近,那种特殊的味道都快把我攻陷了,她做的位置偏偏又是我的大腿上,我都能感觉到她身上什么都没穿,因为我能感觉到臭丫头的柔软此刻正和我在亲密接触,幸亏我穿的是长裤啊……

    不自觉的我都动情了,我想死丫头也已经感觉到了我的不自在。

    但这丫头就是不肯下来,继续闭着眼,我已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没有再帮她梳头了,她依然没有睁开眼睛,我都差点以为她坐在我腿上睡着了,要问为什么我知道她没睡呢?那是因为她说了一句让我睡不着的话……

    “忍不住了吧,我等很久了哦,来吧,你知道我现在什么都没穿,别说你不想,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你了。”雪心的语气很是平淡,让我好生郁闷……

    哥们欲哭无泪,真是我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臭丫头啊,有时候我都怀疑我和她是不是双胞胎啊,如果不是双胞胎的话我和她怎么会这么联系紧密,我的一言一行都瞒不过她的眼睛啊……

    没等我反应过来,这臭丫头就已经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那里,我一哆嗦,没反应过来,吓得慌忙把手拉了回来,手上的感觉湿湿的,与分不清楚是什么。

    我把臭丫头按在我腿上,狠狠地照着她的小屁股来了几巴掌,“臭丫头,你又调戏你哥。”

    “呜呜,哥别打了。”这丫头哪里是在哭,分明很高兴的样子嘛,我哪里还有什么心情教训她。

    嗯,手感还不错,弹性十足,我意犹未尽。

    “嘿嘿,我都准备好了,你还扭捏啊,明明都是老油条了还装的很单纯。”雪心朝我吐槽,我老脸一红,她说的不错,我的确在装单纯,我是个男的,是个性生活正常的男的,而且我已经是结过婚的男的,虽然有些早,可是……

    “我这不是心疼你嘛,哥就是知道那种事情的感觉才不让你体会,女孩子家的第一次很疼的,你知不知道?”我只好和她讲起了道理。

    “我都说了我是做好准备的,难道就因为疼我就永远不做了?”雪心反驳我。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无话可说,她说的没错啊,迟早的事啊……

    “可你还没长大啊。”我说。

    “我今年十九岁,已经是成年人了,本小姐发育的很成熟了好不好。”雪心对我说她没长大的问题很是不服气。

    “好吧,但你是学生。”我说。

    “你不也是吗?”雪心戏谑地看着我,好吧,我自知理亏。

    “你现在真的还小,放肆真的不好的,那种事情一旦开始就像吸毒一样停不下来了。”我只好吓唬起她来,果然她动摇了。

    “可是我已经忍不住了。”雪心小声说,脸很红,我看到了这一幕,震惊了,这丫头其实也起了反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