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篡命铜钱最新章节 > 篡命铜钱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众怒
    第二五十一章众怒

    关家的反应和动作太快了,解决了费家的精锐之后,立刻启程前往费城。

    此时的费家已经有如惊弓之鸟一般,因为看守寄魂玉简阁楼的一位留守的普通执事费明,亲眼目睹了阁楼之,几十块玉简的破碎,特别是放置高层的几个玉简破碎之后,整个人都呆滞了。

    费家制作这种寄魂玉简,相当地困难,因为技术并非来自于本家族,而是请天剑宗代为制作的,所以这种玉简相当珍贵,只有费家的重要人物和掌权者才有资料制作一块,放置费家寄魂玉简阁之。

    费家也不过制作了几十个而已。按照重要性分成几个层级。而高层放置的玉简,其实代表的就是费家的虚空级强者。

    费家老祖的寄魂玉简并没有放费家,而是存放天剑宗之。

    现,这寄魂玉简之的所有玉简都碎了,这代表着费家的天塌了。费明只是一个普通的执事,费家之,只要进入天空级,都可以成为执事,分派到各地看守家族产业,或者留族帮助家主管理家族。

    费明的修为不过才天空三级而已。

    玉简全碎的一刹那间,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一般遇到这种情况,都是向家主禀告或是向长老禀告。但现他就是整个阁楼大的执事,他的上面已经没人了。

    不过,费明的反应还是不慢的,愣神之后,他立马走出了玉简阁,拿出灵讯令,召唤费家如今现存的所有的天空级高手过来。

    -----------------------------------------------------------

    没过多一会儿,几十个身影从不同的方向朝这边飞来。

    这一次家族抽调了几乎全部的精英征伐关家,除了一些分散费家产业各处坐镇的天空级高手之外,费家府诋之。只留下这几十位晋天空级没多久,战斗力不怎么样的执事。他们还要负责整个费府的正常运作。

    “费明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地把大家都叫来,不知道我们现多忙吗,谁像你一样这么清闲。”有人立刻报怨道。

    费家现空虚得很,整个府诋几万人的运作,全他们几十人身上,确实忙得团团转。

    “好了。费明把大家叫来,一定是有要事。”一个七旬老者站出来说道。

    这位七旬老者名为费刚,虽然修为不高,可是辈分却极大。其他人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究竟什么要事,费明,你要说就快说。”又是一人插嘴道。

    费明长叹了一口气,一点儿也不理会大家的表情和不满,招了招手说道:“跟我进来,进来之后,你们就明白了。”

    众人察颜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看到费明的表情之后,不由得心里一沉。

    众人谁都没有多说什么。跟着他走进了阁楼。

    这处阁楼其实并不是太核心的重要之地,但是它的作用费家却是不可抹杀的。

    -----------------------------------------------------------

    大家走进了阁楼之后,看到的情形却让大家瞬间呆滞了。

    “这,这怎么可能?”一位费家执事,抱着脑袋,双眼震惊之色难掩。

    “不,幻觉。这一定是幻觉!”另一位费家执事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这个事实实太残酷了。

    “不可能!假的,这一定的是假的。”

    “费明,你是怎么看守这些玉简的?是不是被人给恶意破坏了?”与其相信它是自己破碎的,倒不如相信是人为将它破坏的。

    寄魂玉简本身只是一个象征,为什么费家要看人专门看守呢,这是因为它们可以被人为地破坏。

    “对,费明。是不是你小子玩忽职守,让人破坏了这里的玉简?”

    “是啊,这一定是人为破坏的,咱们有十位以上的虚空级强者,老祖是突破了圣域,咱们费家已经是圣域世家。大陆上也可以排入二流的顶级家族。”这是一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分析出来的结果。

    “区区一个没落的关家,哪里是咱们的对手,费明,老实交代,是不是你玩忽职守导致这些玉简被人破坏?”

    “费明,究竟生了何事,你老实说出来,我们会替你向家主求情的。”也有与费明交好的执事出声打圆场道。

    “求情?玉简全毁,这样大的失误,求情就有用了吗?”这是和费明关系比较疆的人落井下石。

    “好了,你们都闭嘴!让费明来说。”费刚很有权威地阻止了大家的骚乱。

    -----------------------------------------------------------

    费明苦笑一声,开口说道:“破坏?我倒希望是人为的破坏。今天一大早,我就守这里,一直打坐静修,寸步未离。忽然之间,几乎是同一时间,这里的玉简相继破碎,后就成这个样子了。你们也不想一想,寄魂玉简阁的重要性,难道家族人会不知道吗?有哪个族人敢吃了豹子胆,把这里的玉简全给毁了?”

    众人一听,集体沉默了,费明所说不无道理,族人就是再顽皮,也不可能把这里的玉简全给毁了,况且寄魂玉简阁一直有人把守,同时也是家族的禁地之一,普通的族人根本不会接近这里。

    “可是,为什么?”有人失神地喃喃着。

    是啊,为什么?

    由老祖亲自带队,整整一千多号人马,实力强大得可以毁灭任何一个三流家族,别说关家这样已经跌出三流家族行列的小家族了。

    没有人愿意相信,关家会有这样的实力,把费家一千多号人马全都给灭了。

    “现我们要考虑的是如何善后了。”费刚的脸色也极为不佳。但这里就属他年龄和辈分大,威望也是重的人,他不得不站出来主持大局。

    “善后?我们一点准备也没有,怎么善后?”

    “我们必须得早作准备,这些年我们费家得罪的势力不少,如果老祖也陨落的话,那我们费家很可能就此灭族啊!”留守的执事之,虽然修炼天赋不怎么样。实力也算不上强,可是能力还是有的。

    -----------------------------------------------------------

    天空级的修士,无论是哪一个都是意志坚定,没有坚定的意志。他们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我们需要快安排转移家族资产,并且快送走家族种子天才,还有诸位也快准备,我们要以快的速撤离。我们是费家硕果仅存的一批天空级高手,有我们存,费家顶多会虚弱一阵子,沉寂一段时间之后,未尝没有崛起之机啊。”费刚冷静地述说道。

    “十五叔说得对,留得青山。不怕没材烧。我们快安排。”

    “好,老夫现就安排任务,各自快去完成,然后分散撤退,大家分别带队撤入家族建立的几个秘密据点,到了之后,再联系。”费刚开口说道。

    每一个家族或势力都会留有退路。费家也不例外,这些年来,费家建立了不少秘密据点,有一些费家未崛起之前建立的,这些秘密据点几千年都没有动用过,有很多都是公开的,所以他们这些人也知道。有一些秘密据点是建立没有多久的,这些秘密据点就不是他们所能知道的了。

    就好比当年的关家。家族支柱半神强者倒塌之后,及时地把家族分成十几个分支,分别撤退,这才有了今天的关家。

    这种方法很好地延续了一个家族的血脉传承,日后若有机缘,未尝不能重强大起来。

    哪怕是家族分裂。也比家族彻底毁灭消亡要好得多。

    如果家族的哪一支彻底崛起,也未尝没有召回分支的可能。

    现的费家就面临着这样的情况。

    -----------------------------------------------------------

    只是就费家诸位执事各自安排各自任务的时候,关家的人马已经冲破了费家的大门。费家之内不可能没有防御阵法,只是费家的底蕴绝对无法与关家相提并论,再加上林月音也随同而来,费家的防御阵法开启之后,岂支持了不到片刻就被林月音强行打破。

    费家的防御阵法是触式的阵法,威力不弱,但持续性有限。破掉之后,短时间内想要再开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杀,费家上下,除了雨秀之外,鸡犬不留!”关云铁的命令下得非常干脆彻底,这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关雨秀毕竟是关家嫁出去的人,费家要亡了,她却能够逃得性命。

    一千多号关家高手,见人就杀,一点儿也不留情,其也有小部分精英高手,十大长老的带领下,直扑费家的重要地点。

    杀戮继续,费家大大小小,被突如其来的一场灾祸给吓傻了,到处是恐惧的惨叫和呐喊……

    十大长老各有职责,分成十队人马,寻费家的藏宝库、藏经阁之类的地方。

    关云铁没有动作,而是居调,协调各方。

    关雨晴和林月音也没有参悟杀戮,她们也是坐镇央,镇压逃跑的高手以及威慑其他势力趁火打劫。

    -----------------------------------------------------------

    过了一柱香不到,关家的两位天空级族人,就带着一个脸色惨白,精神不济的女子飞了过来。

    “家主,找到雨秀了,只是……”

    关雨晴纵身上前,抓起了女子的手腕,真元深入一探,脸色瞬间就由晴转阴。怒声叫道:“可恶的费家,该死的费祥!”

    “怎么了?”关云铁着急地问道。

    “雨秀被人以邪功采补过,已经根基毁,成为了一个废人,甚至受到了不知道什么刺激,整个人的精神也呈错乱之象。”关雨晴的脸色并不好,因为关雨秀是带她嫁入费家的,当年要不是自己幸运地被杨桐所救。现嫁入费家,遭到如此下场的就是自己了。

    关云铁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沉声喝道:“好,很好。好一个费家,嘿,真是一点儿规矩不讲了,这样没有底线的家族,全族夷灭都是轻的。”

    费家太不地道了,两大家族联姻,哪怕是政治婚姻,那也是明媒正娶啊。堂堂关家小姐明媒正娶之下嫁入费家,不到几年就变成这个样子。这费家何止是可恶啊。简直就是人神共愤了。

    这等不守规矩的家族,要是传出去的话,绝对会引来众怒的。

    杀戮持续,关家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手软,甚至几位找到关雨秀的关家高手们,个个像是红了眼一般,杀得狠。

    不分男女老幼。不分老弱伤残,只要是陌生人,遇到一个杀一个,找到一个杀一个。

    -----------------------------------------------------------

    一些动作快一些的势力派人赶到之时,看到的就是这般血腥又残酷的场面。

    费城的城主也是听到消息之后,急冲冲地赶了过来。看到这个场面之后,脸色大变,他立马站了出来。高声大喊道:“住手,关云铁,我认识你,你敢我天剑宗的城池之,干出此等罪行,你们关家想要干什么?活得不耐烦了!”

    “原来是叶城主。叶城主可知道费家的恶行是何等滔天?这是我家雨秀,多年前,明媒正娶嫁入费家,座的诸位都认识?可是现,你们看看她都变成什么样了?费家所作所为,可还有半点底线,可还有半点世家风范,这根本就是邪魔歪道也不屑做的行为,如今却生了,你们自己瞧瞧。”关云铁指着关雨秀说道。

    场的不少势力,有大有小,但不可否认的是,能够站这里的势力代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有的人几年前亲自参加了费家与关家的联姻,自然认出了关雨秀这位费家大少奶奶。

    有一位势力代表亲自出手查探之后,脸色瞬间一变,开口说道:“被邪功采补,根基废,并且好像经历了万般痛苦,导致精神失常,可能再无恢复之日。”

    场的所有势力没有一个人是傻子,自然猜测得出这伤势是怎么来的。

    “***,费家还真不是个玩意儿,这样的暴户也配称世家?”当场就有性格比较直的势力代表表言论,反正费家已经玩完了,现怎么说也不怕得罪费家。

    -----------------------------------------------------------

    费家这种行为已经引起了众怒,试想哪怕是家族的政治婚姻的牺牲品,那也是有脸面的,哪怕是两夫妻之间没有感情,天天吵架,也不致于像费家这般作为?这简直就是公然破坏规矩,有的规矩是各世家之间,各势力之间公认的,延续了千万年不变。

    破坏规矩,那就等于得罪了所有势力,现的费家已经玩完了,各势力之间也不怕得罪费家,所以这话说得是极为坦然和明白。

    各大势力和世家都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和愤慨,有的世家说话重,像这种家族,即便是关家不灭了它,费家迟早也会被各大世家排挤或讨伐。

    叶城主的脸色红变紫,紫变黑,这下子他也找不到理由难了。费家这般作为,关家难那是合情合理的,天剑宗再霸道也不敢公然破坏这种势力联姻的规矩。

    派联盟之,这种政治联姻海了去了,如果个个都像费家一样,派就不是联盟,而是相互为仇了。

    这是公然地打脸啊!

    打的是关家的脸,同样打的也是各大世家,各大势力的脸,包括天剑宗和派联盟内。甚至扯远了,甚至包括大陆各大势力。

    费家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指着各大势力的脸,嚣张无比地大叫:老子就是不把你们放眼里,就是破坏规矩,你们能怎么样?我就是不给你们面子,天老大,我老二,你们哪凉快哪呆着去。老子就是打你们的脸,打得“啪啪的”响,又如何?

    ----------------------------------------------------

    今天的到了,求一下订阅和推荐票支持,谢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