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篡命铜钱最新章节 > 篡命铜钱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章 夺莲(中)——第一百六十一章 夺莲(下)

第一百六十章 夺莲(中)——第一百六十一章 夺莲(下)

作品:篡命铜钱 作者:水平面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少爷,我们与司马无情根本没有任何交集,且与红葫没有利益冲突,他们设计埋伏我们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被人买凶杀人。”林月音灵魂传音说道。

    “哦?你认为谁最值得怀疑?”杨桐传音问道。

    “花无瑕!只有他有这个动机,我非常了解这些世家公子的心态,在他们眼中,别人阻止他们想得到的东西,那就是仇敌,对于他们来说,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理由就足以动杀机,毫无道理可言。”林月音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一会儿真的打起来的话,就全力干掉花无瑕!”杨桐淡淡地说道,“如果有机会,连这嚣张的司马无情也一起干掉!”

    “是,少爷!”林月音没有任何迟疑地答应了下来。

    至于干掉这两位的后果,确实会引出他们背后的庞大势力,可杨桐怕什么?先不说他们能不能找得到杨桐的行踪,就说杨桐突破虚空级之后,就会被佣兵公会招回去,他们有种就到佣兵公会来要人啊。

    杨桐是真正的肆无忌惮,在场的所有人,除了任平生以外,没有一个人是他不敢杀的。

    杨桐修行以来,很少动杀机,而且杨桐性情温和,很少与人结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相当有原则。可这一次,或许是杨桐修行以来,杀机最盛的一次。

    林月音同样杀机暗涌,她本就是杀伐果断之辈,只是跟了杨桐之后,修身养性,很少再动杀机了。

    任平生第一个站了出来,眼光一直盯着司马无情,云淡风清地开口道:“司马无情·我等之间可有旧怨?”

    “没有。”司马无情摇头说道。

    “可有新仇?”任平生又问道。

    “嗯,现在有了。”司马无情嚣张地回答道。

    “很好,你有取死之道·任某要杀你。”任平生淡淡地说道。

    突然间,一道剑光出现在任平生身后,任平生的防御战甲自动反应,撑起一道防护罩,可是这道剑道却猛地击穿了防御罩,剑身刺了进

    “死!”原本动手的是一位相貌普通的中年修士·他混在众多修士当中·谁也没有注意他。

    剑身刺中了目标。

    “咦?”中年修士竟然感觉不到剑身刺入人体的奇特触感。

    就在此时,中年修士忽然感到一道刺骨的寒意袭来,此人想要躲避,可是身体却跟不上思维的动作。

    一道剑芒闪过,中年修士瞬间便被割去了首级·这一剑太快,快到连战甲的自动防御功能刚刚启动,中年修士的脑袋就被切了下来。

    “少主······”中年修士勉强地发出一个音节,随即就失去了所有意识,身死道消。

    任平生淡淡地收剑,看向了司马无情说道:“上不了台面的卑劣手段·该你了。”

    所有人看到任平生的这一剑之后,只觉得混身发寒,这一剑太快,快到连战甲防御护罩都来不及反应。

    四品以上的防御灵具,其自动防御功能,一向是人类灵具防御战甲上最优秀的一个功能,它的开启只在主人遭遇到危险的一刹那间就能够开启。具体的反应时间是0003秒·。就好像刚才那中年修士突然袭击·速度同样很快,快到众人也来不及反应,可防御护罩依然自动开启,挡了一刹那,才被刺穿。

    司马无情暗骂一声废物·表面上却是毫不相让地说道:“是吗?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杀我,可我依然好好地活着。”

    “那不一样·别人需要顾忌司马仲,但任某却是不在乎。”任平生淡淡地说道。没有错,司马无情之所以这么嚣张,是因为他的爷爷就是司马仲,半神级别的高手,中央天朝军方高层之一,中将军长!

    红葫如此嚣张,除了化整为零,剿灭艰难之外,主要还是天朝高层没有太过认真,毕竟红葫这样的组织,整个人类社会不知道有多少个,而且红葫还威胁不到圣域以上的存在,那些顶尖修士给司马仲面子,没有参与进来。况且红葫组织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利益网,等闲之辈也不会冒然去捅这个马蜂窝。

    司马无情眼神一缩,这任平生他也调查过,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散修,竟然敢放豪言?

    杨桐踏步走了出来,慢慢地朝莲台走去。从方位上来看,杨桐是朝着任平生走来。

    众人疑惑不解地望着杨桐,特别是任平生,他笑着开口道:“杨师弟有何见解,难道你也想插上一脚?”

    “小弟的确有此想法,只不过任师兄抢先了一步,小弟就不夺人所好了。”杨桐轻笑一声说道。

    “小弟的目的是它!”杨桐已经走到了莲台旁边。

    “不好,大家快阻止他!”有几名陌生的修士,大叫着冲了上来。

    林月音身形一晃,寒焰漫天,周围的温度顿时下降了上百度,冲得最快的一个修士,身上的防御护罩,都开始被结冰。

    林月音的出现确实让几个冲动的修士停下了动作,他们可没有信心尝试一下这位女子强悍的寒冰秘术。

    “杨道友,你难道想独吞不成?”花无瑕站了出来说道。

    其他人也一同跨前了一步,表示了立场,这个时候,没有好友,只有利益!众人都默契地把杨桐给包围了起来,但是此时没有人动手,因为杨桐也没有动手。

    “诸位不要这么紧张·这莲子可是有九粒。在下只是做个好人,看大家如此谦让,所以为大家分配一下。”杨桐微微一笑道。

    “哼·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本公子倒想瞧瞧你如何分配。”花无瑕倒是没有再阻止,因为这分配明显就是得罪人的活儿。

    “当然,若是有人对在下的分配不满意,可以站出来讨教。”杨桐平静地说道。

    众人此时互相牵制谁也不敢做出头鸟可杨桐愿意站出来做这个出头鸟,自然而然地得到了众人的默许,反正稍有不对,杨桐肯定会被群起而攻之,量他也不敢耍花样。

    “这第一颗莲子任师兄,给,你拿着。这位司马道兄,看来是活不了多久的,任师兄还是尽快解决了他吧。”杨桐微笑着,从莲台上取出一颗莲子运指一弹,射向了任平生。

    任平生坦然地接过了莲子,点头应道:“多谢杨师弟,为兄会把你的那份也一起算上的。”显然任平生也听出了杨桐话中的杀机。任平生也正好借着格杀司马无情的事实证明自己有资格夺得一枚莲子。

    “受死!”任平生整个人朝司马无情冲了过去。

    忽然间,有三名修士跳了出来,齐齐朝任平生攻来。

    三名天空九级巅峰的修士,全力一击而且是突然发起的突袭式攻击。任平生却是没有预料到这一点。

    “哼,雕虫小技!”任平生身化三道身影,分别朝三人攻去。

    三道身影,每一道身影只出了一剑,还是那令人惊艳的快剑瞬间穿透了三名修士的防御护罩,三剑皆准确到极点轨迹也几乎一模一样。

    “刷——”三个首级飞空而起,满脸惊骇,他们难以置信,同样的修为,怎么差距会如此巨大。

    “这,这是风之法则,你竟然领悟了法则,入了法则之门!”风行烈惊叫一声道,他的速度在玄琴内海也是有名的,被称为神行公子,普通的虚空级修士也难以追上他。就是因为他的身法已经窥得一丝风之法则的奥妙-。

    但,仅仅是窥视罢了,只是半点脚踏进了法则之门,并没有完全踏入法则的门槛之内。一个修士,领悟了法则和没有领悟法则的差距是极大的,特别是中低阶修士!

    一般修士,只有在虚空后期才能开始参悟法则,所以,修士越到后期,差距就越大,同为虚空九级的修士,或许一名踏入法则之门的修士,就能够一人轻松斩杀一百名同级却没有踏入这道门槛的修士,

    在场大部分出身世家豪门的修士,哪一个没有一点压箱底的秘术和宝物傍身?可秘术的威力虽强,但他们之中没有一人将秘术修炼到领悟法则的地步,最多也就是像风行烈一般窥视法则奥妙-,半只脚踏进了这个门槛罢了。

    天空九级就半只脚踏进了法则门槛,已经是相当之天才,要知道有的虚空级修士,甚至还没有领悟一丝法则呢。

    但天空九级就完全踏进了法则门槛,这已经不是天才所能形容的了,而是妖孽!

    司马无情就是再自信,此刻也有些发怵了,他强撑着沉声说道:“阁下既然知道本人的出身,当知晓得罪一名半神的下场。”

    第一百六十一章夺莲(下)

    “杨师弟,半神啊,我好怕啊。”任平生对杨桐开口说道。说是怕,其实脸上的表情却是完全相反。

    “哈哈哈······是啊,师兄,我也好怕怕哦。”杨桐也凑趣开玩笑道。

    “像你这般人类的残渣,族群的败类,该死!”任平生转头看向了司马无情,严肃无比地下结论道。

    “正好,师弟也受到了红葫的围攻,不如你我联手,干掉此人。”杨桐看向了司马表情说道。林月音也适时地表现出了攻击姿态。

    司马无情可不笨,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对手已经相当棘手了,再来两个同样强大的对手他可吃不消。

    “花无瑕,这姓杨的修士,可是你下的单子你可不能置身事外啊。”司马无情毫不犹豫就把花无瑕给卖了。

    众人听了一阵哗然,注意力也转移了一些。

    就在此时,司马无情扔出了三枚珠子,随即招出一双翅膀,转身化为一道遁光,离开了此地他也顾不上争夺莲子了他现在颇有些后悔,早知道会遇上这样的变态,就不该做这么一票。

    这是三枚自爆雷珠,乃是由他爷爷送与他防身之用的,就算是虚空级修士挨上一记也会身死道消。可雷珠毕竟是死物,攻击范围有限,打中了才有效,没有打中就是废物。

    就在司马无情丢出雷珠的同时,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抽身疾退。

    “轰——轰——轰——”三枚雷珠爆开来,威力确实相当了得三十米范围内到处都是恐怖的雷霆。可是却没有真正打到一个人,只是爆炸的余波扫到了一些速度慢的倒霉鬼,比如说金刚宗的蒋光头,可是人家防御强悍,被扫到也只是狼狈了一下,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势。

    距离雷珠爆炸点最近的是任平生,但显然他已经跳出了雷珠的攻击范围。长剑一抖身形化为一道流光朝司马无情追去。

    虚空净莲的莲台也在爆炸范围之内,但让人意外的是,莲台周围撑起一道金色的护罩,挡下了爆炸的威能。

    过了好一会儿,雷霆散尽众人才又从远处飞回来。大家都庆幸,还好离得较远否则真要被波及到,那可真是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呼,还好莲台没事。”风行烈轻声叹道。

    杨桐再一次走到了莲台边上,拿起了一颗莲子,把它掷给了林月音,开口说道:“大家没有意见的话,我就继续了。”

    在场之人,看到莲子给了林月音,虽然心里直骂杨桐照顾自己人,可也无法反驳林月音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

    像花无瑕这些想要搅局的人,也不得不正视这一点。

    杨桐笑看着林月音把莲子封印进了玉盒中,然后放入储物戒指之

    杨桐又拿出一颗莲子,开口说道:“玄琴四公子,名声响亮,实力自然不凡。不过,我要是把莲子给了他们四人,恐怕也会有人不服气。”

    “这样吧,这一颗莲子,我就给花公子。”杨桐转向了花′无瑕,微笑着说道。

    花无瑕听了,不禁心中一阵激动,可随即又一阵疑惑不解,他与杨桐毫无交情可言,相反他们之间可是结下了仇怨的,他为什么第一个就照顾自己呢?难道是想借此机会化干戈为玉帛?

    “不过,在下因为与花公子有些恩怨要了结,所以这一枚莲子就当作彩头,花公子,请吧!”杨桐作了一个邀战的动作,随即又拿出了一柄四尺长剑,剑身宽七寸,剑柄呈龙口形态,不过在剑身与剑柄交汇之处,却有一块长七寸,宽三寸的剑形凹痕。

    杨桐左手一招,一柄长寸、宽三雨的袖珍小剑出现在手中,随即被杨桐放进了长剑的凹痕处。

    长剑在小剑入体之后,发生了一番小小的变化,原本的凹痕此时已经消失,看不出丝毫痕迹。

    这就是雌雄双剑,双剑合一之后的形态,双剑合一之后,原本只是普通灵宝的双剑,就拥有通天灵宝的威力,普通的防御法宝,根本经不起此剑一击。

    “我?这个,其中可能有些误会,杨公子可不能听信他人一面之言啊。”花无瑕一脸奇怪地问道,心里却是在暗中打鼓。

    “怎么,堂堂的无瑕公子,竟然也是敢做不敢当的鼠辈不成?”杨桐平静地问道。

    “哈哈哈哈······”风行烈对花无瑕的怨念最深,毫不留情地大笑道,“花无瑕,你干脆一点行不,敢做不敢当,我等真是羞于与你齐名。别以为你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伪君子行径没有人知道·其实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做了就是做了,就好像当年你围杀我一般,干脆承认得了。这般做派·真是让我更加瞧不起你。”

    风行烈这话倒不是说假的,玄琴四公子的其他三位,哪个不知花无瑕的伪君子真面目,只是大家不便揭穿罢了。可此刻正如风行烈所言,花无瑕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是人家的自由·咱们管不着。但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死鸭子嘴硬,敢做不敢当,确实让人平白瞧不

    “花公子,请吧。”杨桐再一次开口道,这一次却是严肃得多了。

    “杨桐·你真敢动我不成?不要忘了,我的背后不仅仅有花家,还有幻神宗!”花无瑕怒声说道。

    “好了,人家司马无情搬出了自己爷爷的招牌,都没有吓到我那任师兄,你认为你还真能吓倒我不成?花家·幻神宗?我好怕啊——”杨桐学着任平生的语气挖苦道。

    “呃——”一时间,在场不仅仅是花无瑕无语,连其他出身世家豪门的修士也无语了。

    当他们这些世家公子,被人蛮横地扒掉了背后撑腰的势力和家世之后,他们还能够剩下多少呢?

    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原来所谓的家世、出身、靠山·都不可靠。只有自己的修为实力才是最可靠的。

    花无瑕咬牙切齿地武装了自己,一身极品的灵具战衣,一手极品的折扇灵具,灵压不断沸腾,不一会儿就将自己的气势提升到了最高点。

    “姓杨的·就凭你一个散修,烂泥鳅一条·也敢和本公子这样的天之娇子争雄?去死!”花无瑕这话说得有几分气势,但恐怕更多的是为自己打气吧。

    “花间狂舞!”花无瑕这次可没有藏拙,一下子就分出上万道幻身,并且上万幻身还煞有其事地结成阵法,把杨桐团团包围。

    更加诡异的是,这个阵法竟然生效了,让人完全摸不清头脑·这究竟是虚幻,还是真实。杨桐也不禁赞叹,这幻术确实不容小觑,难怪幻术师的数量最是稀少,恐怕是因为这个职业太强,修炼起来极为艰难。

    不过,很可惜,杨桐偏偏就最不惧幻术师的幻术。

    “天眼,开!”杨桐打开了额间天眼,天眼的超视觉力量,瞬间洞穿了所有幻象,看到本质。花无瑕在杨桐的天眼之下,根本无所遁形。

    洞虚步!杨桐一步迈出,瞬间消失在原地。

    杨桐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花无瑕真身的身后。

    花无瑕突然间感觉到背后有异,根本不用转头查看,花无瑕的神识就扫到了杨桐的身影,顿时吓得亡魂直冒,迅速身形一晃,顿时冲进了无数幻象之中,逃离了原地。

    杨桐面露微笑,再一步跨出,再一次追上了花无瑕。

    花无瑕不傻,杨桐连续两次都跟在自己身后,知道自己的幻术竟然对杨桐无效,顿时心下一紧,对杨桐更多了几分畏惧。

    “花间独舞!”花无瑕果断地收回了无数幻身,加诸于己身。这也是一种似真实幻的秘术,诸般幻象加身之后,花无瑕的实力仿佛提升了数个档次。

    从他身上的气息、灵压、气势等一切看来,花无瑕此刻表现出来的力量绝对不在虚空级修士之下。

    杨桐好奇之下,一剑平攻。

    花无瑕的动作却是极为抢眼,只见他收起折扇,轻轻一转,扇骨上顿时伸出长达一尺的利刃,花无瑕以扇作剑,一击便化解了杨桐的攻击,并且整个人抢攻上去。

    杨桐也是颇为惊讶,虽然明知道花无瑕的力量表现其实也是一种幻术,他的气息、灵压、气势等都是幻术模拟出来的,但对于天空级修士的灵魂压制却是几乎能够以假乱真,而他看似轻松一剑便化解了杨桐的攻击,实际上这一剑他乃是用上了全力,在幻术的掩盖下,看上去,仿佛他只是出了两分力的样子。

    这要换个人来和花无瑕斗起来,恐怕片刻就会被他的表现所迷惑,从而十成力量发挥不到七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