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校花的贴身鬼王最新章节 > 校花的贴身鬼王最新章节列表 > 第395章 童大小姐的央求
    第395章童大小姐的央求

    “没有,我只是觉得,买这块玉佩,三万足矣!”胖老板激动了,但柳逸仍旧是三万是给老板一点赚头,实际上这块玉就值两万五。

    “三万?!你去抢好咧,走走走,不买不要这里乱说!”老板气了,开始轰人,但心里却是惊讶,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绝对没有二十岁,但却能看出这玉的价值,有点能耐,真可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沙滩上啊!

    “喂,你不买就不要乱说嘛,干嘛要把老板气成那样,那玉可能不值十五万,但三万也不可能买得到!”出了门之后,小雨凑到柳逸身边,轻轻捶了他一下,这家伙就知道到处惹事,一点也不省心。

    “我实话实说而已!”柳逸笑了笑,随机手指古玩店门口那个半人高的青瓷花瓶,“就拿那个花瓶来说,马上就要碎了,老板居然还敢拿出来卖!不信你看着啊,那条大黄狗只要稍微蹭它一下,它就立马会碎掉!”

    顺着柳逸所指,大家齐齐看向那个大花瓶,只见一条大黄狗正从左边窜了过来,巷子里满是小摊和人,因此大黄狗跑起来是左窜右窜。

    果然如柳逸所说,那条大黄狗的身子大花瓶上面轻轻碰了一下,当即只闻哗啦一声脆响,偌大的花瓶是应声而碎。

    “谁家的死狗,谁家的?不要跑啊,看老子不打断你的狗腿子!哎呀,老子的花瓶啊,这玩意可值一万多啊!”老板立马蹦了出来,大声叫喊着,先是抡起门前的一个大拖把就准备追杀那狗儿。

    可是狗儿逃的是飞快,他哪里追的上?于是他又转身看向自己的花瓶,心疼的脸都快变形了。

    见状,莫小雨他们都是偷偷掩面而笑。

    “你们好啊,我们又见面了!”一直尾随他们后面的老者看到这一幕之后,就快步凑了上来,先是对莫小雨他们一笑,然后一脸好奇的问柳逸,“年轻人,冒昧的问一句,隔这么远,你是怎么知道那花瓶会碎?”

    “告诉你可以,但你不准再缠着我!”柳逸懒得去查看老人的记忆,但他能看得出来,这家伙热衷于鉴宝,让他知道他能鉴宝之后,他一定会缠着他,谈些合作鉴宝什么的。

    先打个预防针,然后告诉他一些东西也无妨,毕竟都是爱宝之人嘛!

    “好说好说!”老者说话总带着些儒生的味道。

    “缝隙,那瓶子上满是缝隙,如果你自己看的话就能看到!”柳逸说话之时,手指老者胸口的放大镜。

    即便是用放大镜去看,也看很仔细的去看才能现,但他凭借肉眼就能直接看穿。

    “哦,这样啊!”老者又看向那个碎裂的花瓶,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十米开外就能看到非常细微的缝隙,这是什么样的能力啊!还有就是,这个孩子不过二十岁,就已经两次很轻松的说准了玉器的价格,鉴宝奇才啊!可是人家有言先,不准缠着他,老者无奈,但还是顺势递过去一张名片,“我不会缠着你,但我们也算是有缘了,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空去米国玩的时候记得找我,我一定好好招待!”

    “曹国鳕?!你老家是不是滨湖书香镇?”莫小雨他们都是凑过来看了一眼,都是觉得除了名片制作的蛮精致、蛮古典的之外,再无其他,唯有童欢馨是微微蹙眉。

    “正是,姑娘认识我?”老者也是来了精神,正是没有想到,十五年都没有回来了,居然还能这里遇上熟人。

    “您是不是有一位老友叫童权?”童欢馨继续问,眉宇之间已经多出了一丝惊喜之气。

    “是啊,你认识我那老友?”听到童权的名字,老人那满是沧桑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一股喜气。

    “曹叔叔,我是欢馨啊!”童欢馨迈步迎上去,一把抓住曹国鳕的手,是又蹦又跳。

    “你是欢馨?我的天啦,你都长这么大了?也是,十五年没见了啊!你爸爸近来可好?”曹国鳕面泛红光,长声感叹。

    “挺好,吃嘛嘛香,他还老跟我提起您呢,说你一走就是十几年,以前还常来电话,现打电话都找不到您了!还有,您什么时候开始学着留胡子了,害的我都没认出来!”童欢馨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因为这曹国鳕和她老爸是好友,真正的好友。

    两人是小,后来一起读书,直至大学毕业都是同校,毕业之后,童老爷留国内创业,而曹老则是继承了叔爷爷的遗产,去了米国。

    两人隔海相望,但仍旧是关系密切,童老爷创业之初,所有的资本都是曹老赞助的!

    曹老也很想像童老爷一样,能够自主创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只可惜他叔爷爷留给他的是一座酒庄,那酒庄对他叔爷爷来说意义很重大,因此他只能是帮忙守着。

    现他把酒庄交给他儿子曹上东打理,自己周游世界,收集自己钟爱的古董名物。

    至于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和老友联系,只因他老婆惦记着童家还有个女儿,而他家有个儿子,他知道,如果他向老友开口,老友肯定不好拒绝。

    只是他人老心不老,现都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一套,万一年轻人不愿意,这不是毁了孩子一辈子吗?再说了,他已经尝到了漂泊他乡的苦,不想再让老友的孩子再跟他一样。

    而他老婆又总他面前提这事,于是他一怒之下就干脆不跟老友联系了,他老友童权可是很精明的人啦,多联系几次他立马就能察觉到他的事情。

    “十五年了啊,真没想到会这里碰到你!”回想先前种种,曹老是感慨万千,不过看到现的童欢馨,他是喜上眉梢,“果然是丑父生美女,童权那老小子自己长得丑,居然能养出你这么漂亮的丫头,哈哈!”

    “曹叔叔,我七岁生日的时候,你许诺要送我一架全世界好的钢琴,钢琴呢?快拿来!”童欢馨看来,曹老跟他亲叔叔没什么两样,因此说话也就变得有些撒娇了。

    “不要急嘛,我保证一月之内就能让你看到!”曹老呵呵笑着,随机看向柳逸他们,“你看你,光顾着跟我闲聊,也不把你的朋友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对对对,不好意思啊,各位,十五年没见曹叔叔了,我有点激动过头了!”童欢馨先是给柳逸他们道了个歉,然后笑着给曹老介绍,“这是柳逸和莫小雨,这是庞丝曼、杜小丽、张德明、马凯彪、慕寒香和慕寒雪!都是我的大学校友!”

    “曹叔叔好!”大家都是象征性的跟曹老打了个招呼,只有张德明和老马是互相挤眉弄眼,这个曹老一看就是有钱人,不知道会不会请他们吃大餐啊!

    “好好好,你们好,哎呀,都还这么小就上大学了,真是年轻有为啊!”曹老笑着跟大家打招呼,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柳逸几眼。

    果然如张德明和老马所料,曹老午就宴请了大家,古城好的饭店,古色古香的蓬莱客栈,里面全是古城的特色菜肴。

    就拿竹笋鸭和黄金鲫鱼来说,这两道菜都有好几年的历史了,只有蓬莱客栈至今保存着烹饪之法,他们也是因此而闻名古城。

    饭桌上没什么动静,但大家散了之后,事情来了。

    柳逸刚刚回到云书院,坐床榻之上,准备静心凝神少许,下午继续做酱油党,陪着这帮永远逛不累的家伙出去晃悠。

    可他刚刚坐稳,门帘就哗啦一声被人掀开了。

    来的正是童欢馨,平日里落落大方的她此刻却有些羞答答的味道。

    见状,柳逸不禁叹息一声,没有开口问,他就知道是什么事了,刚刚从蓬莱客栈出来的时候,童欢馨走后,和曹老那笑谈,曹老还她耳畔低语了少许。

    管他没有刻意去听,但他还是能猜到,曹老是想让童欢馨介绍他们俩认识,让他去帮他鉴宝。

    “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这个我知道,只是,曹叔叔说,只想你帮他一次,一次就好,可以吗?”童欢馨慢慢坐到柳逸身边,用央求的语气说到。

    其实她很紧张,她也很想撒娇着求柳逸,可是这里是古宅,没有门的,万一她正撒娇的时候,莫小雨他们突然跑了进来怎么办?

    有些误会是很难解释清楚的,尤其是男女之间。

    “不可以,很多意外都是由人的**带来的,让他离那个什么汉王宝剑远一点,越是好的东西就越能引来杀戮!”柳逸慢条斯理的解释着,心却是翻滚如潮,要不是**,吸血鬼王国也不会走向灭亡,要不是皇族的圣地蕴藏着巨大的异能,十三大家族也不会围攻皇族。

    “哦,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童欢馨低着头,右手不断的盘着自己的梢,像是一个想要得到一件玩具的孩子。

    “童大小姐,你看到的是开始,而我看到的是结局,这个结局绝对不是你想看到的!”见素来自傲的童大小姐都摆出这副姿态了,他不好再言辞拒绝,但他心清楚,结局会很残酷,他没有必要去趟浑水,也建议她不要去。

    “不管是什么结局,只要有你,我都认为是好结局!”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童大小姐忽然变得信誓旦旦起来,但她所说和柳逸所说完全是两码事啊!

    “唉,这都是哪跟哪啊!好了好了,你去跟曹老说,只此一次,而且让他做好充足的准备,因为我不打算护送他回米国!”柳逸无奈的摆摆手,他虽冷酷,但心有情,童欢馨给过他一段不一样的精力,他也就不忍让她难过。

    “好的,谢谢!”童欢馨欢笑起来,啵的柳逸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飞奔出了屋子。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