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上神如此多娇最新章节 > 上神如此多娇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情深如渊
    下过雨后的翎水镇出奇明朗,远处山色空濛,近处鸟雀扑飞,连带着让早前盛夏的暑气也消减不少。

    这时,不远处的石板桥头,凭空骤现一个人影。仔细看,才发现是个女子,一身朱红长裙,发髻微散,手中拿着一把竹骨扇,容姿潋滟,却丝毫没有艳气的浮夸,浑身上下反而透着一股沉淀许久的气息。

    云鹤观的仙童一收到玄晋送来的信,便赶着送来九虚,她也是一接到信便下界来。常年在九虚待着,不是修炼就是去剑阁看书,对她来说实在太无趣了。

    也是在五年前,他跟着传道童子下界,结识了玄晋,自此,他便常邀她看戏喝茶下棋,也让她这平淡的日子里增添些许乐趣。

    “你来了?”这时,桥下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女子脸上这才有了笑意,黛眉间也顿显出一派温和。她绕到桥下,一眼便瞧见一个白衣男子坐在河边,正钓鱼。

    “今晚想喝鱼汤吗?”男子开口,音色有种说不出的磁柔,像是要把人魂魄吸进去一般。

    她睨了他一眼,摇摇头。水中倒映出她蹙眉的样子,他继续道,“那想吃什么,告诉我便是,”说着,将鱼竿轻轻一拽,便瞧见线尾鱼钩处已捕获一条肥鱼。

    “你说今晚有戏看,”她历来不关心吃什么,也不饿,倒是这凡世的戏曲,让她兴致盎然。

    “别急嘛,”他从竹凳上起身,手中提着鱼线,朝她看去,“翎水镇的戏班子可是这天下最有名的,傲气得很,开戏也得等晚些时候去了,吃过饭再去时间刚好。”

    她看着他温和的脸上一派笑容,有些无奈,“我吃过饭才来的。”

    “是吗,”这回,他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诧异。

    她点头,随即道,“你若是饿,我便在茶馆喝茶等你,”说着便转身离开。

    他更加诧异,看她拂袖离去的背影,却不由发笑。同她相识五载,每每想要见她,都得遣人送信去云鹤观邀她相见。说起来,自认识起,他竟不知她究竟是谁。也曾去过云鹤观打听,小道士却说,那里从未有过女子。

    离开石桥河边,昊女便来到镇子的茶馆,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座下,点了一壶茶和一碟点心,就这么坐到近黄昏。

    真是奇怪,平日里来见他,就算他有事耽搁,也要不了这么久。想到此,她立刻起身,往桌上扔了铜钱,便离开茶馆往玄晋的住处而去。

    虽说知道翎水镇才是玄晋的住处,但她也是第一次来。之前同他都去的都城,不知为何这次却相约于此。好在临走前她在他身上撒下香粉,只有用九虚的灵气才能看见的粉雾,循着这粉雾,她便能找到他的住处了。

    她先回了石桥,想要沿着之前他所在的轨迹看看。刚到桥上,便闻见一股刺鼻而奇异的味道,妖物?

    她蹙眉,不自觉在身边布满结界。待走到之前两人会面的地方,却丝毫见不到粉雾的影子。不对,这事有蹊跷。她立刻从袖中拿出引魂灯,注入灵力,想要引得这周围所有妖物魂魄蠢蠢欲动。

    果然,不多时,石桥后的竹林里就传出响动,这响动有些大,似乎是连带着将竹林中大片竹子给折断了。

    她循着那声音追上前去,瞧见一个浑身绿色毛发的球状妖怪正极力朝前跑。虽说看得出这妖怪跑得很用心,但那速度还是让她发笑。她几步跨到那妖怪面前,袖间探出破苍刀,一把横在那妖怪脖子上。

    虽只轻轻一挡,破苍刀锋却是将那妖怪脖子上一圈毛给切了下来,只差分毫,便能断了他脖子。那妖怪顿时傻了,团成一团坐在地上,从浓密的毛发里露出两只眼睛望着她,却也不说话。

    她收回横在他脖子上的刀刃,居高临下站在那妖怪面前,“之前钓鱼的男子在哪儿?”

    妖怪浑身绿色,唯独一双眼睛釉蓝幽深,但还是没说话,只抖了抖浑身绿毛,伸出一只小爪子来,指了指不远处一座大山。

    她目光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眉头更深,那山?她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啊。随即回头看向妖怪,“你叫什么?为何隐匿在此?”

    其实凡界妖物众多,不乏他一个隐匿于市,但让她奇怪的是,这妖物体型算是庞大,是怎么就在一方竹林里栖息的。

    妖怪还是不语,另一直爪子也伸了出来,手舞足蹈很是焦急地向她表达什么。她这才反应过来,食指在他头顶一点,随即便看见妖怪从喉咙里吐出一块黑色珠子,转瞬即逝。

    “是,是邪魔!邪魔把我们都赶出来了!他,他要杀好多人!”一开口,妖怪就焦急不已地嚷嚷着。

    她倒镇定得很,伸手再在那妖怪脑袋上一拍,那妖怪顿觉头昏眼花,也不再大吼大叫。

    “说吧,你叫什么,这究竟怎么回事?”她收回引魂灯和破苍刀,开口道。

    虽被她拍得晕眩,但妖怪只觉脑子清醒不少,抬眼看向她,不由愣住。起先以为她不过是哪家仙君的弟子,现在一看,才发现她眉间有颗古文朱砂印记。虽然他只是凡界小妖,但早在出世起便听老一辈的讲过这三界之事,其中,便有那孤城天尊和九天帝姬之女——九虚神母昊女的故事。

    难道——想到这儿,他整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你······你······你······”好不容易脑子清醒了,但他话却说不清了。

    她抬起手,“想再挨一巴掌?”

    “昊女!”终于,他喊出了那个名字。随即又反应过来,立马后悔不已。神母的名讳,岂是他能直呼的!他这不是不要命了吗!

    看着他发抖的模样,她忍不住勾起唇角,“好久没人这么喊过我了,不对,你是妖啊。”

    他再喏喏看向她时,发现她原本肃然的脸上有了笑意,凝水般的笑容,竟真有能让万物复苏的能力般。

    他看得呆了,要说这九虚的上神啊,可真不是一般仙人能比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