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不得不说,苏小白的惊艳亮相确实轰动了一把全公司上下的员工,尤其是在知道公司老板居然是个美女以后,每个人的心里多多少少起了不少的微妙变化,而这种微妙的变化中,男员工与女员工又是不大相同的。

    大部分的男员工带着些许欣赏却又怀抱着某种机会的心情去看待这位顶头上司,而女员在略微嫉妒羡慕的之时又有些提防,毕竟漂亮的女人总让身为同样女人的她们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苏小白的讲话十分的短暂,且言简意赅,在食堂只逗留了不过短短二十来分钟,算是在公司上下人员前初次露面后,下午又临时召开一次人事会议,也算是作为公司老板首次参与会议。

    会议的内容与流程自然有李晓帆去处理,将拟好的稿子放在苏小白面前,苏小白也不得不对这个助手刮目相看,原本以为只是个控油外壳的花瓶而已,却没想到漂亮的外表之下却也充满真才实干,不过想想也是,这到底也是苏淼选的人,怎么想也不太可能只是个草包而已。

    因为是首次参与会议内容,而且一上来就是自己首次主持会议,就连在外面的苏淼也特意赶回来开会。

    两姐弟一相见,没想到率先是苏小白觉得找到一颗救命稻草,还没等苏淼先过总经理办公室这里,苏小白就已经敲开他副总的门,走了进去。

    里头除了苏淼之外还有苏淼的秘书,这秘书也不算是新人了,之前苏淼创业的时候便一直跟着,虽然只是挂着一个副总秘书的职务,可私底下其实替苏淼做不少的事情,也是在公司上下极少数知道苏小白身份的人之一。

    知道两姐弟自然有悄悄话要说,于是秘书朝着苏小白喊了一声“苏总”,便很识相的离开办公室,还不忘记替两人掩门。

    “姐,感觉怎么样?”苏淼双手抱在胸前,人站在办公桌前轻轻的靠着,一双跟苏小白有三分像却又比苏小白更细长的眼睛兄微微的眯起。

    苏淼到底是长得像母亲,同样有一张过于艳冶的脸庞,过分的漂亮是很好,可当生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时候,却越发的让人觉得此人定然不是池中之物这般的错觉。

    苏小白对于两姐弟的生母并没有任何的印象,可却也从家里的旧照中见过自己的母亲,即使那照片是在八十年代的,可却也是很好保留的彩色照片。照片是在老家的湖边拍摄,那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脚底同样一双米白色凉鞋,眼神并没有望着镜头,只略微朝着远方离去,却依旧在那迷离的目光中看出一个女人特有的风情。

    女人有着尖窄的瓜子脸蛋,整个五官生得很秀气,尤其是眉毛处似勾出的笔墨,很一种很温婉的味道,侧面看总是显得很翘的朱唇,有一个很让人着迷的弧度,不过女人的身材并不算高挑,可贵在纤细均匀。

    总而言之在那个没有任何可以修图的软件的年代,照片中的人确确实实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苏淼如今这相貌也是随了母亲,甚至超于母亲那份风情。

    苏小白原本还困惑像老爷子那边古板的人怎么就能取到这种千娇百媚的美人呢,于是也便去找老爷子旧时的照片。在看见老爷子的旧照后这才坦然接受。

    谁能想到也就三十年前,现如今双鬓已染白的老人,在那个时代里也是生的端正英俊的男人,而且一股子的凛然正气,刀琢的薄唇总是紧紧的抿着,虽然这个男人比起女人要年长十岁,可却没人觉得两人并不般配,反而几张极少的合影里衬得两人越发的适合,似乎也只有这般冷冽正气的男人才能镇得住那般过分妖娆的美貌。

    苏小白暗叹自己这个弟弟生的过分漂亮,这表示自打娘胎落地的一刻起,这小祖宗便不是个轻易消停的主儿。

    “有些紧张,等下开会的时候生怕自己说错话,这跟在单位上班时候不太一样,在单位有上面的领导主持会议,底下我们尽管做好记录就行,只怕待会我主持得不好,话也说得不多。”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即使苏小白再怎么随性潇洒,可当公司老板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而且自己如今又是领导者的身份,若是话说得不合适,或是会议主持得不好,只怕底下的人对自己失望,暗地里便更觉得公司的老板只是个空草包而已。

    苏淼亲自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她,笑着说道,“姐,你也别太紧张了,你就跟在单位给你组里的同事开会一样,你那助手不是一早就替你拟好内容了么,你就照着那个流程走一遍就是了,接下来的事情也甭想太多,这不是还有我在么。”

    虽然有苏淼的这一番话压惊,苏小白确实觉得安心不少,不过只能嘴角边挤出一丝苦笑。“原本没进公司的时候本以为没想象的那么难,就算你让我只当个挂名的老板,可谁想到底下好几百的员工,这么大个公司可不是你当初说的小公司而已,这不可能没有压力。”

    苏淼走上前,双手压在苏小白的肩膀上,苏淼比起苏小白足足高出一个个头,于是这般俯视着自己姐姐,继续笑道,“姐,你真别想太多了,你还是当这儿是单位不就成了,现在你是老板,你爱怎样就怎样,哪怕是犯错了也不会有人笑你,你担心什么呢。”

    苏小白因为开会在即内心却没苏淼这般冷静,只低着头一个劲的还在纠结,却没发现苏淼却在暗暗的观察自己,于是只能咬着唇说,“罢了,反正从辞职那天开始就已经打定主意来这儿了,哪怕现在是赶鸭子上架,吃力不讨好也好,就如你说的,等会要是我表现的不好,你可要适当的接过话茬子,让我少出点洋相,不然以后在公司真没法混了。”

    “我的好姐姐哟,你就尽管混,这公司全是你的了,你个大老板混又怎么啦,还有谁敢跟你叫板么?”苏淼忍不住开起玩笑,便见苏小白抬起头又气又笑的模样,便知道他姐这紧张感算是减少一大半了。

    临近开会的时间,两姐弟相携走近会议室,公司的会议室挺大的,大概有百来个平方米,中间是一张六七米的椭圆形会议桌,公司高层以上领导全部出席会议。

    这最后入场的自然是总经理与副总经理,却没想到两人的感情好到这般地步,不仅是并排而行,而且还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样子,就连一开始已经在会议室内等候的李晓帆也有些略略吃惊。

    两个人坐下后还没急着去开会,苏小白则是歪着脑袋,手里拿着那份会议的稿子,凑近苏淼那边说着什么,苏淼时不时的点着稿子的上的内容,两个人旁若无人的模样让一众高层主管暗暗吃惊,却没有一个人率先开口打断两人。

    李晓帆作为总经理助手,原本只是站在苏小白的一侧,手里拿着记录本打算记录会议内容,尽管会议靠近角落里还有两个人秘书室的人拿着笔记本专门负责记录会议内容,可李晓帆依旧很好的履行着作为助手的工作。

    原本公司私下就有小道消息传说这总经理跟副总的关系不太一般,甚至有的说整个公司压根就是副总在掌管,总经理不过是来好挂个名的闲职而已。

    对于这些流言蜚语李晓帆自然不会在苏小白面前提起,毕竟消息没有真切的可信度,其次她现在还是总经理助手,不敢自己这个老板是有真才实干也好还是混日子也罢,这顶头上司就是顶头上司,发她工资的人可不是那些背地里嚼舌根的人,而是眼前的人,李晓帆这点还是能分得清的,自然不会太理会这些八卦消息。

    不过毕竟这会儿是开会的时候,这种公开场合两人表现得如此亲昵,到底还是有些不太妥当,李晓帆犹豫再三,只能上前一步,小声的在苏小白身边提醒着。

    “苏总,各个部门的经理都已经到齐了,你看是不是可以开始进行会议了?”

    经李晓帆这么一提醒,苏小白才发现会议室的气氛有些过分的静谧,原来大家到齐后都等着自己出声呢,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迅速瞥了一全部人一眼,这才照着手里的文件开始一步步的进行会议。

    整个过程还算顺畅,尽管算不上很出彩的一次主持会议,但苏小白已经觉得相当满意,至少没有太紧张而是能很好的把握住整个会议的进度跟节奏。

    开完会,苏淼倒一如反常的率先离开,苏小白则跟李晓帆回到办公室,李晓帆手里还抱着几个文件夹,里头都是这一段时间内公司拿下的几个项目,之前这些项目都是苏淼在负责,刚开会结束时候苏淼让李晓帆拿了这些过去给苏小白,大概的意思就是让苏小白也签个字,实际上项目已经开始启动,苏小白这个签字的意思并没有多大的意义,但李晓帆晓得,这不过是苏副总故意让其他人晓得,如今在公司里,真正执掌公司的还是总经理。

    看着苏小白低头签字,李晓帆好几次想问出口,但最后都忍了下来。其实她并不是真的没有好奇心,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不便于开口,毕竟副总跟总经理是什么关系,这完全不会影响自己的工作,可李晓帆觉得既然作为总经理助手,这便代表自己很长一段时间内要跟随以前的女人,如果无法深入了解自己的老板,又怎么可能顺利展开后面的工作?

    苏小白抬起头把文件交给李晓帆,李晓帆虽然已经很快的掩饰了眼底的情绪,但仍然有些许被苏小白捕捉到,于是便开口问她,“怎么了?还有什么事么?”

    苏小白在这一方面并不迟钝,只细细一想便知道李晓帆是在怀疑自己与苏淼的关系,其实原本她并没有打算瞒着自己这个助手的,毕竟今后长时间内李晓帆无论在工作上还是在私事上都极有可能涉及到自己一部分生活,比起隐瞒实情不如索性全部坦然告知,如此这般她也好踏踏实实的替自己工作。

    李晓帆脸上并没有太大波动,只一脸平淡的说道,“回苏总,并没有什么事情。”结果她还是没问,毕竟这事自己作为下属还是没问的必要。

    苏小白两指微微弯曲,敲了敲桌子,让李晓帆不得不跟她目光交接,却看见苏小白脸上浮现出了然的笑意。

    “你就没觉得奇怪么,副总经理姓苏,我也姓苏,难道这其中的关联,公司上下没人去往这方面想么?”

    李晓帆有些讶异的看向她,确实是没有往这方面想,因为公司大家都在传言,说两人关系匪浅,可这关系却是往男女这一层上传的,而不是姓氏的问题。

    可如今苏小白这么一说,李晓帆一下子就开窍了,这思路前前后后的一通,便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说这两人是姐弟,便也没人敢怀疑的,毕竟都长得这般好看,而且若仔细去看,这眉眼之处还是能瞧出一两分的相似,怪就怪往往太漂亮的人凑在一块的时候,总能让人往另个方面去想。

    看李晓帆微微蹙着的秀眉,苏小白便知道她已经过是已经明白自己跟苏淼真正的关系了,这才又笑着说,“其实也不是刻意瞒着公司的,但是你要知道,咱们公司才刚成立不久,要是对外说是姐弟公司的话到底有些不太合适,还是觉得这关系能不公开就不公开,省得以后开会的时候让公司其他同事觉得总经理跟副总经理搞独\裁制,考虑到这一层,便觉得还是不公开的好。”

    “苏总,我明白了。”李晓帆也给出了回复。

    苏小白觉得比起之前她对自己那毕恭毕敬的感觉似乎没那么生分了,似乎有稍微的改变,最大的变化便是不在用那一层不变的俏脸对着自己,反而多了几分人情味。

    大概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底细,李晓帆对自己的芥蒂也少了很多,苏小白不得不感叹有时候女人的心却是比起男人要复杂许多,就拿自己这个助手来说,若不是这一次的谈话,只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自己是没办法好好跟这个助手相处的。

    这一段时间里,苏小白每日准点到公司上班,公司采取的是指纹刷卡考勤制度,当然了,所谓的考勤制度不过是针对底下的普通员工而已,真正的高层人员是没必要去看考勤的,比如几个部门的经理,并不是每一个都准点上班,但大部分情况下,并没有出现太多随便翘班的情况,就像苏淼自己说的,风雨无阻的出现在公司,也并不代表你已经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大概是在原本的单位养成的习惯,早就习惯了三点一线的生活环境,哪怕是苏小白想要多睡一下懒觉,但这么多年的已经习惯了原本的生物钟,每天八点不到便睁眼,于是这一段时间内,大家都能看见老板跟其他员工一样准时刷指纹上班,这一无心的举动倒是对公司上下的影响是好的,至少这几天看来迟到的人数明显是减少了。

    今天九点刚进办公室,李晓帆随后就跟了进来,手里边还拿着一暗红色的邀请函,打开邀请函,上头滚着金边的字体赫然印的是苏白的名字。

    “山城集团成立六十周年发来的邀请函么?”

    “是的,酒会是在后天下午三点左右,那天苏总你并没有特别的会要开,时间上是没问题的,您看是需要去么?”并不是李晓帆对苏小白每日的行程真能一条不落的背下来,而是自己这个老板的行程实在太好记了,几乎上班八小时全是在公司待着,并不需要特备的出去开会或者考察底下的项目。这些事情此前苏副总已经交给底下各个部门的经理,就连后天外省的商业交流会也是副总亲自过去的。

    苏小白也知道目前公司大部分的事情都是苏淼在管理,真正让她能掌管公司还需要不短的时间,三五个月简直不太可能,苏小白的心态也没之前那般焦虑,反而觉得不如顺其自然,倒不是她没骨气,而是觉得就目前公司掌柜在苏淼手里她也比较放心。

    至于这个山城集团苏小白是听过的,不如说是因为这个集团在明珠市太有名了,只要这个地产公司已一推出新的楼盘便会吸引一大批的老百姓争着去摇号买房,开盘第一天的情况售楼部挤满人的情形就跟不要钱就能买到房似的,主要还是因为山城集团推出的每一个楼盘口碑都不错,楼盘的硬件配套设施也很完善,比起本市的其他一些楼盘要出色不少,于是只要每次一推出新的楼盘,几乎成了香饽饽,总让部分的购房者趋之若鹜。

    苏小白拿着邀请函,无论怎么看上面的内容,都是写着邀请自己,于是又问道,“我们公司跟山城集团目前有过任何的项目合作么?”

    李晓帆略沉吟,“也仅仅只是有过几次的接触而已,似乎山城集团对我们公司的监控产品比较感兴趣,但是进一步的合作还在洽谈中,这个项目目前还是苏副总在管理,之前跟山城集团的高层会面也是苏副总接待的。”

    “好的,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李晓帆一出门,苏小白立即就给苏淼打了个电话,苏淼便笑着说是自己给山城集团的公关部打的电话,让她们将邀请函的名字给改成苏白,毕竟这一次山城的邀请酒会在商界动静不小,这邀请一旦到了公司不可能瞒得住其他的高层,若径自写了苏淼的名字,那么届时她这个总经理的立场就未免有些尴尬,苏淼也是考虑到这一层才特意打电话过去修改的。

    不过苏淼也清楚自己这个姐姐的性子向来是不太喜欢掺和这类的酒会,却笑着说道,“姐,你就当去参观参观好了,到时候可以带一个助手过去,那个李晓帆还是不错的,之前跟几个部门的经理参加过不少交流会,对其他公司的高层还算认识,你带她过去的话比较方便。”

    既然苏淼都已经考虑得如此清楚,苏小白也不再说什么,便简单跟李晓帆交代了一下后天参加山城庆祝酒会这件事。

    山城的酒会是设在下午三点开始,地点选在了邻近市郊的一处别墅山庄内,整个欧式别墅的风格,而且特别将会场设在外边空阔的草坪上,不仅视野广阔,而其空气也清新,配着今天的好天气,抬头便是明珠难得一见的湛蓝天空,虽是下午,这阳光却不算太大,照在人身上却是挺暖和的,即使是入冬的天气并不觉得太冷,反而很舒适。

    苏小白今天一身浅蓝色的及膝连衣裙,上头罩着一件白色貂绒披肩,并不算太抢眼却十分文雅。一头长发整齐的梳至肩后,就这么自然的披散着,两耳各坠着小雏菊的耳饰,越发显得那颈部线条优美。

    随行的李晓帆则是简单的白色西装套裙,简洁大方却又不失干练,头发却是全部盘起做成简单的发髻,露出优美滑腻的脖颈,上面一条白金项链坠着一颗鸡心玛瑙。

    苏小白脚底踏着柔软草坪,甚至能感觉到脚下的潮湿感,整个感觉是踩在了一匹高级的绒布上,空气中混着青草的气味跟泥土淡淡腥味,不过却不难闻,这大概是刚给草坪浇过水的关系,这股味道反而显得很清新。

    绿色的草坪上布置着莫约两百张白色的欧式风格的椅子,大概是给进场嘉宾坐的,每隔十来张椅子中间便会放摆放百合的花束,因此若仔细闻还能感到到淡淡的百合香味。

    会场布置得很像是一场盛大的户外婚礼,甚至连红地毯都有了,不过也只是一小段迎接宾客而已。

    在十几米开外的正前方做了一个简单的小舞台,上面放着麦克风,一侧飘着七彩的气球还有各类的鲜花,十几个服务员已经站在一侧,手里托着托盘,上面却放着几张薄薄的纸张,大概是给山城的领导们提前准备好的演讲稿。

    莫约三点十分左右,会场的座位就已经差不多全满了。因为座位并没有指定的姓名,因此苏小白跟李晓帆选了个相对没那么扎眼的位置,经过山城领导一番感谢致辞还有分别的说话,整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只大概不到半小时便伴随着热烈的掌声结束。

    之后便有服务人员领着各位开来宾像另一侧走去,原来就在会场的左侧是另一处花园,四周拼接成十几米的桌子上摆放着各类精致的食物跟点心酒水,还有几十名穿着红色马甲背心的服务员穿梭于会场之间,忙着准备给来宾送酒水与点心。

    苏小白并未打算与任何人结识,原本这类商界的交流会她参加得就少,况且以她的性格,总觉得商人的身上透着一股子的精明与圆滑世故,说话也总拐弯抹角的让人不太舒服,之所以愿意来这一趟,还是因为当初苏淼说的,纯粹就是来参观而已。

    瞥了一眼在不远处忙着跟其他公司高层打招呼的山城的老总,山城的老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个头不算特别高,甚至皮肤有些黝黑,乍看下倒不像是一个大企业的老板,但就是这个人物,方才李晓帆却说山城的老总是喝过洋墨水的海归派,山城集团到他手上还是第二代,第一代的领导者则是他的父辈,但山城真正发展起来却是近十年,可以说全是这个男人令山城集团在明珠得以迅速崛起。

    果然人不可貌相,苏小白心里默默想着,却又不得不再次对自己这个助手另眼相看,基本上会场上知名企业或者大型公司的高层李晓帆都能喊出名字,而且还能给苏小白做一番简单的介绍,由此可见李晓帆对各大公司的高层确实有过一番研究。

    苏小白轻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香槟,余光忽然看见山城的老总似乎看见了什么人,脸上露出十分热切的笑意,而且似乎还有些许兴奋。

    方才会场上见这个男人如此热络得跟其他高层想聊,总是很得体的保持一贯的风度,甚至脸上的笑意都是一层不变的透着商人的事故,这也是为何苏小白不愿意上前交好攀谈的原因之一。

    究竟是什么人能让那个男人露出如此又惊又喜的表情,苏小白不由得一时被吸引了注意,便也跟着望去,却发现背着自己的方向跟山城的老总面对面的是一个女人的背影。

    但看背影来说是个略微丰腴却绝算不上是胖,反而那丰腴的韵味恰好可以跟人说明这至少是个有些许年纪的美妇人。

    之所以给这个妇人加上个美字,全是因为那一身得体却极妙的穿着。

    那是一身暗红色滚金边斜扣的旗袍,旗袍上刺绣着大朵大朵的盛开的花瓣,一时之间也不好分辨那花究竟是何种花,不似玫瑰却有些类似牡丹,碗口大的花瓣,似乎能淌出一两滴染过的色彩,而妇人上半身披着黑色的貂绒,但一就露出一小节保养得体依旧光滑紧致的手臂。那青丝盘成一个简单的斜髻,上头插着一根白玉的簪子,底下也没有穿着所谓的高跟鞋,反而是一双很秀气的暗红色的绣花鞋。

    很古香古色的打扮,却也很惹人注意,不得不说,那样的丰腴的身材还是很适合这一身旗袍的装束的,而之所以看背影猜出是位妇人,全然是因为若是个少女定然撑不起这一身装扮,而且看年纪,至少不会是个太年轻的女子。

    大概是因为盯着对方时间有些长,连李晓帆也往那儿看,看见那美妇人,李晓帆便开口说

    道,“那个是翩然集团的老板甘玉,前几个月刚到明珠市的,据说最近刚在这边开了新公司。”

    “翩然集团?”苏小白倒是头一次听说这个企业,不过听说那样一个美妇人居然是一个集团的老总,苏小白还是有些惊讶的,倒不是说掌管公司的女老板很少见,而是因为心底不知为何忽然冒出一种微妙的情绪,总觉得这个女人不太简单。

    李晓帆从那边收回视线,只继续说,“翩然集团是一家成衣品牌的中型企业,目前在全国来说旗下设立的机构也有五六家,拥有十几个自主服装品牌,总公司一直在外省,而且近年产品一直是对海外销售,在国内并不算特别知名,不过把分公司设立在明珠市,听说是因为翩然的老板本就是明珠本土人,大概这一次算是回家乡投资发展吧。”

    李晓帆正说着,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的,那美妇人忽然转过身从将酒杯放在旁边的路过的服务员的托盘上,大概是接收到苏小白过于关注的视线,于是也顺着这边望了过来,恰好与苏小白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这时候苏小白才得以真正看清楚这美妇人的样子,确实是个美人,标准的鹅蛋脸,杏眼琼鼻,所有的五张组合在一起有一种奇特的美,不算美得惊心动魄,却很耐看的那种,尤其是嘴角似乎天生有些微扬,总觉得她唇边总含着一抹看透事故的笑意,那是嘲讽却又带着玩笑的笑,在别人眼中却美不胜收。

    尤其是三十几接近四十岁这个年龄阶段的女人身上,还另外有一种比起年轻女孩的沧桑与成熟,这种成熟与她的生活经历有关,像是一个开启了一半的宝盒,恨不得马上能打开全部一窥全貌。

    只单纯看外貌女人也不过三十多而已,但要知道美丽的女人是最容易骗人的,因此苏小白便猜这美丽的妇人或许实际年龄还要更大一些。但看她保养得如此只好,甚至比起在场一些二十好几的姑娘皮肤还要光滑,就由此看出只有一定年纪的女人才会如此专注在保养上。

    美妇人见到苏小白也有一闪而过的愣怔,不过最后还是微笑着点点头,权当是出于礼貌的打招呼,可谁能想到,就在这会儿,从旁边撺出一个年轻的男孩,只是简单的灰色羊毛针织衫跟休闲裤,但人却不是停留在美妇人的身边而是径自朝着苏小白这边走来。

    望着那熟悉的面孔以及那弧度相同扬起的嘴角,苏小白忽然觉得太阳**隐隐有些发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