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二更)
    第五十八章

    苏淼跟陈星然果然在精神科查到李峰所在诊室,不过两人并没有直接上去跟李峰见面,苏淼再掌握一定的信息后便掉头离开精神科,对此陈星然也没多说什么,他知道苏淼大概有自己的打算。

    回到车上,陈星然一边开车一边问道,“你姐去精神科,或许只是跟那个叫李峰的是朋友而已,你先别暂时定结论。”

    苏淼没吭声,身子往后一躺,整个人埋没在阴暗中,只合着眼,忽然说道。“我记得张诚姐姐的老丈人是二医院的副院长吧,上次吃饭的时候他是不是这么唠嗑的。”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说他姐的老公也是学医的,前年刚从外省医院调回来,现在是医院的主任医师,不过也不记得是二医院还是三医院了,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陈星然问道。

    见苏淼点头同意,陈星然立即挂上蓝牙耳机,让苏淼找出张诚的电话拨了过去,不一会儿,那边便传来一阵热切的男人声音。

    “哟,这是吹的什么歪风邪风呢,我真没看错吧,真是星然你啊?”男人顿了一顿,高兴中又带着些许怀疑,似乎还不大确定电话对面是否本尊,因此不得不留了一个心眼。

    陈星然这边听出他那边的意思了,只咧着嘴笑得玩味,“你小子,涨行市了嘛,自从上次玩股票赚了一笔,听说这几个月忙着跟哪个小明星打得火热呢,这报纸上都出来你半张脸了,你说说,还不是快活中嘛。”

    “真是星然你啊?我是信了,这全天底下能这么损我的可没几个,之前别人还说陈星然公司破产后就搞人间蒸发跑路了,这我是不相信的,不过陈超他们几个都这么说的,还说邓平那边要搞大的,这都两个月没你的消息了,我这边可急得不行呐,谢天谢地,你总算是给我打个电话了,诶,对了,你啥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告诉哥们儿一声,这可不够意思啊。”

    “呵呵,你着急呀,我怎么没觉得呢,你是急着跟身边的莺莺燕燕相处吧?”陈星然笑骂道。

    张诚立马说道,“哪儿的事啊,你都没瞧见我这程子都瘦了一圈了,我逢人就说陈星然铁定会回来的,这明珠市陈星然还算是一号人物的。”

    “行了行了,别在我面前扯皮了,这些甜言蜜语你还是留着在床上跟你的相好说去吧,我这边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啊?”见陈星然语气忽然低下来,那边也是机灵的人,立即收起吊儿郎当的语气,马上变得谨慎起来。

    “别太紧张了,一点小事而已,前两个月喝酒的时候,你不是说过你姐刚嫁人了么,对方是个医生是吧。”

    “对啊,是外科医生,刚从外省调回来的,跟我姐是相亲认识才结婚的,诶,不对,你这打听我姐的事情干嘛呢?”张诚语调一下拔高,心里嘀咕着总不至于陈星然看上他姐了吧,又或者她姐的老公是不是得罪人了?

    “你丫的放心,这事跟你姐没关系,我就想问问,那你那个姐夫的老头是不是医院的副院长,上次你好像是这么说的吧?”

    “对啊,是市人民二医院的副院长,不对啊,你问这么详细干嘛呢,不是那边得罪你了吧。”张诚不问清楚了总觉得心里不舒服,非要弄清对方的目的不可。

    陈星然瞥了一眼苏淼,见苏淼刚好睁开眼,朝他一点头,陈星然才笑着说,“你丫的脑子能想点正常的东西不,就是我这边有个熟人去了二医院看病,不过是瞒着我们这边的,我们寻思着就想看看能不能查到她的看诊记录。”

    “熟人,谁啊?”张诚蹙着眉头问道。

    陈星然也就不遮着藏着了,直接就说道,“苏淼她姐。”

    那边沉默了半刻钟,好半天才憋着气问道,“我说,苏淼他该不会就在你旁边吧?”

    陈星然见对方郁郁寡欢的语气,立即就乐了,“没错,就在我旁边,你说这忙是帮还是不帮?”

    对方立即来了生气,忙说道,“帮,能不帮么,况且只是个小事而已,回头我给我姐夫打个电话,他保准能弄到就诊记录。”

    那边忙不迭的答应了之后又迟疑的问道,“你们回来的话,跟邓平那边势必得有个结果,听说邓平他们最近又开始盯得紧了,你们这次是不是早就有打算了?”

    陈星然笑了笑,手依旧抓着方向盘,只淡淡的提醒对方,“这件事你就甭管了,让你帮查的事情要是有结果后打这个电话就行了,不过这件事还是希望低调进行的,苏淼这边也不希望有人知道。”

    “行,我明白了,我等下马上就打给我姐夫。”张诚见陈星然这态度,心里更是确定陈星然跟苏淼这次回来肯定又得有一番新动作了,毕竟跟邓平这几次过招后双方结得不仅是梁子那么简单了,这都可以算是死仇了,既然他们敢回来,邓平接到风声也是迟早的问题,只怕这回双方料定得斗得更厉害,张诚自然还没达到那个层次级别,多数情况下只能持着观望的态度,不过陈星然交代的事情还是不敢拖延,挂了这边电话,立马就给他姐夫打了电话过去。

    这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张诚就已经把苏白的会诊记录全部发送到陈星然提供的电子邮箱,当然了,这些内容即使张诚知道了也会当做不知道,这就是他们这个圈子里聪明人的生存法则。

    陈星然跟苏淼这时候坐在车上,十分钟之前他跟苏淼已经把邮箱的内容看了一遍,陈星然是看得眉头紧蹙,总觉得这件事太令人不可置信,谁能相信苏白会有长达十余年的的精神病史,光是这三年间的就诊记录就高达四十八次。

    陈星然坐在车头上抽闷烟,却发现苏淼始终保持一种冷静得不用寻常的沉默,似乎这件事与他无关,而病历上的人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不痛不痒的关系。

    但他越是这般出乎意料的冷静,陈星然就越是觉得苏淼是真正的受到打击。这可是他尊敬且最爱的姐姐,作为与她关系最亲密的人之一,他却被她瞒着病情十余年,且不说是出于什么原因,苏淼心里不会好过,而且还有自责,因为他没有及早发现她的病情,没有在她痛苦的时候陪在她身边,而是让他姐一个人承受这些。

    一想到这些,苏淼就万分自责,但也同样困惑,如果眼前她姐成了另一个人,那究竟是拿眼前的态度对她还是应该换种相处方式呢。

    陈星然弹了半截的烟蒂,忍不住开口说道,“其实,这件事咱也甭想那么复杂,要不就直接问你姐算了。”省的他们担心这担心那的,还不如找个机会开诚布公,把要问的事情一次性解决。

    苏淼只淡淡瞥了陈星然一眼,仿佛嗤笑他这般冲动,“你能确定她现在没【犯部?”

    这问得陈星然一噎,只低头又抽了一口烟,才说,“我倒是觉得你姐挺正常的,而且这性格也开朗了许多,你没发现她现在说话跟态度都比从前要更放开了么,从前好像中有心事闷闷不乐的,现在倒是好多了,而且说不定这次能下定决心跟方程离婚,或许就是另一种性格的影响。”

    苏淼低头不语,手里把玩着钢制的打火机,一下下的打着圈玩,似乎还在回味陈星然的话。

    陈星然接着又说,“而且,说白了,这什么其他人格也好,你姐不还是你姐么,我觉得即使她有心瞒着病情,但对咱们那态度也是真心的,其实真没必要计较那么多,既然她有心隐瞒,那便说明也是怕咱们担心而已,拿这一次咱们的事情来说吧,公司破产被查封,按理说你姐凭啥去善后呀,大可两手一摊说事不关己,但结果呢,为了你,还不是把公司的事情撂身上,结果还处理得妥妥当当的,连租金都要要回来了,你说她这是放以前是有点反常,但反过来说,这感情丰富一些也没什么不好嘛。总不至于她换了个人格,你就不认她是你姐了吧?”

    陈星然嘴里叼着半根烟,却一针见血的把问题丢给苏淼。

    你姐不过是存在双重人格,并且极有可能其他人格已经取代了之前的人格,那么你是逼着她恢复原来的样子呢还是也能接受呢,这就是你自己要解决的问题了。

    陈星然的态度很明确,接受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反正这其他人格不也一样是苏白本身么,不过他自己也不是当事人,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只能站在一旁让苏淼自己做选择。

    苏小白这边是不清楚苏淼跟陈星然在医院调查自己的就诊记录,也全然不知自己已经在他们面前泄底,只是从单位下班回来后,便看见自家院子外边听着一辆大卡车,三四个人正不断的从车上搬什么下来,都是大大小小的纸皮箱包得严严实实的,苏淼从卡车前面转身走过来,瞧见苏小白后才笑着挥了个手。

    苏小白满肚子的狐疑,只把车开至车库,又出来后才发现卡车内堆着满满当当的纸箱,此时陈星然跟苏淼都正跟一个类似负责人的中年男人点数。

    “苏淼,这怎么一回事儿啊?”苏白目光落在四个工人的身上,四个人分别扛着一个两三米长的方形纸箱,看那包装似乎是一副表框的画。

    “姐,你回来啦,你要是饿了先去客厅,那边有刚买回来的火烧,还有你最喜欢的烤羊肉,我这边还有点东西要清点,就先不陪着你了。”

    苏小白点点头,虽然是满肚子的狐疑,但仍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火烧,一边看见工人前前后后的搬了东西到楼上,看那方向应该是搬到之前苏淼那间用来收古董的房间。

    果然跟她想的一样,不一会儿,工人再次下来的时候,却是每人手里都拎着一两件东西,有瓷瓶,有字画,有雕刻品,全都是之前摆在上边的东西。

    这回苏小白也不用问了,她也知道,家里这小佛爷果然之前是耍了那么一回偷梁换柱,她就说么,家里那些古董怎么好端端的都成了仿制品,可不是被人早一步换了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