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不过苏小白却是皱了皱眉头,只又笑着跟旁边那导购员说,“既然那边那位顾客已经先定好了,我就罢了,我再看看有没有其他合适的衣服,这件大衣就给别人吧。”

    虽然她的声音很低,不过因为他们几个人没办法不惹人注意,尤其是

    往往人比较容易看向能吸引自己眼球的异性。

    正当张婷婷的目光从苏淼跟陈星然的身上挪开的时候,自然也就看见了一边的苏小白,又看见导购从她那边拿过那件红色大衣,一下子就明白原来看上那件大衣的人是苏小白。

    苏淼跟陈星然自然不认得张婷婷,虽然觉得这女人脸盘还过得去,但有苏小白在身边做对比,两人看女人的眼光似乎也就高了起来,像张婷婷这类的美女似乎也入不了他们的眼,只不经意的一瞥就收了回来。

    原本如果苏小白坚持要这件大衣的话,苏淼跟陈星然都打算想法设法买下来的,不过看样子她姐似乎真不介意,于是他们两个也就没说什么,对导购员的态度也就不打算追究。

    谁知道张婷婷自己却跟那导购说,“这衣服我想了想,还是让给对面那个美女吧,我自己再重新挑一件就好了,你帮我看看,这个同等价位的还有哪件呢,我再试试穿着合不合适。

    张婷婷的声音不算大,但店里头就他们几个人,所以她说的这番话苏小白他们还是听见了,苏小白望了过去,张婷婷对她笑了笑,但却没上前说话的意思。

    苏小白心里一下就膈应起这女人,想当初还觉得这小三做得挺憋屈可怜,于是鼓励她追求爱情,却没想到她如今成功进了方家人是比从前要客气的感觉,可也不知道是不是还介意自己是方程前妻的关系,这会儿说是要把衣服让给她,那意思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她是没什么所谓的,这样的举动便是抬高自己,让人觉得她不争不抢,不会是因为一件衣服就跟人纠结的人,会让人多高看自己,又把自己的面子抬高了一些。

    陈星然见苏小白皱着眉,知道她这是心情不好了,只莫名的瞥了一眼张婷婷,见张婷婷冲他嫣然一笑,陈星然也客气的点了个头,却问苏小白,“苏白姐,你认识的?”

    苏小白站在一排大衣前,手里摸着另一件黑色的皮草大衣,这件衣服却是跟刚才那件衣服的价钱又差了一截,基本是翻了个倍,本来皮草衣服就贵,更何况这种奢侈品牌,她也不过是随意翻翻,像这种动辄就需要几十万一件的衣服,别说苏白不会买,肆意妄为惯的苏小白也没那打算的。

    原本不怎么打算回陈星然的话,毕竟现在她跟方程已经没什么关系了,若真把实情告诉了他们两个,反而还叫他们以为自己还在乎方程,所以只一心的装着看衣服的样子。

    可苏小白没料到的是,这时候店里又走进来一人,直接朝着张婷婷走去,一个年纪五十上下,保养得体的妇人说道,“婷婷,你不是说要买衣服么,买好了么?要是买好了,就去上头男装区逛逛,这快入冬了,我想给方程他爸挑几件毛背心。”

    “阿姨,我这还没选好,正好,这边这件黑色皮草很衬您呢,要不您试试,要是合适了就当我送您的。”说着顺手从衣架上取下另一件价格也不便宜的皮草外套递给妇人,那妇人瞥了一眼那价格,立马皱着眉说,“这价钱是不是太贵了一些,我上年买的一件也才不到这一半的价钱,当然了,也不是说买不起,我就是怀疑值不值得这价钱而已。”大概是意识到旁边还跟着导购员,那妇人立刻又以不以为然的口气说道。

    苏小白依旧低着头,不打算过去打招呼的,估计张婷婷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那妇人说的这一番话倒让陈星然跟苏淼注意到她,一看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都是聪明人,方程的妈妈他们是见过的,如今在这么一看身边的张婷婷,心下只是怀疑而已,并没说什么。

    偏偏苏小白不喜欢什么就来什么,方程的母亲见店里另一侧站着那几个人,眼尖的一下子就认出其中一个是苏小白,毕竟她跟方程交往了三年时间,此前去方家拜访的次数也不少,前一段时间还是方家的准儿媳妇,要不是苏家出了事情,她还对苏白这个儿媳妇还挺满意的,怪也只能怪苏白那个不争气的弟弟连累了苏家。

    苏家出了事情,苏白心情倒好还出来逛街,看来弟弟的事情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嘛,妇人心里正这么想的时候,却发现苏小白身边站着两个年轻男人,只扯了扯嘴角,心想她原本还觉得方程跟苏白刚离婚,就让张婷婷进门是不是有些不大合适,而且张婷婷怎么瞧都不上苏白的家庭背景,原本也是反对来着,但见儿子一直没开口反对,这女孩也嘴巴够甜,倒比起苏白会伺候人咧,于是也就见见接纳了张婷婷,这一段时间,张婷婷更是往方家跑得勤,时不时还带礼品上门,哄得两位老人还是蛮开心的。

    本来对苏白还有些歉意的,到底是方家有些辜负了苏白,但见苏白身边陪着这两个年轻男人,妇人只觉得人心到底是变得快,或许自家儿子对她还有些留情,当初是打死不愿意离婚的,现在看来,也许人家的心早就不在儿子身上,妇人这些日子的愧疚很快就烟消云散,反而代之的却是一种轻蔑的反感,觉得自己儿子跟苏白离婚是离对了,要是不离婚,这苏白迟早也会在外头偷吃呢。

    不过她这丁点儿的轻蔑很快就被苏小白身边转过脸的那个男人打碎,原来妇人是认出了那男人是苏白的弟弟。

    这轻蔑的心情又很快变成了惊愕,现在大家都在说苏淼始终了,撇下那么大个公司就跑路,留下一屁股的债给家里,怎么现在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难道外界的传言都是假的?

    苏淼知道方程他妈妈已经认出自己,也没急着上去打招呼,因为方才她脸上那点儿不屑跟不满都已经落入他眼里,如果是自己倒不介意,但她翻白眼的对象可是他姐,苏淼心里就有些不太痛快,他面上是没表现出来,但却已经决定要好好下一下这两个女人的面子。

    于是便问苏小白,“姐,看上哪件没有?”

    “嗯,暂时还没有,这几件皮草的大衣还是蛮好看的,不过想想也没什么机会穿,价钱也高的离谱,还是算了吧。”

    “这不过两个月天气就真正冷了,你到时可以备着几件。”

    “要下雪的话还是穿羽绒服比较暖的,这皮草看着好看,但却不怎么保暖咧。”苏小白刚说完,旁边那个导购就微笑着说,“这皮草是意大利进口的,用的材料也都是那边的,是真正的水貂皮呢,你摸摸,这保暖性不比羽绒服差的,即使是下雪,这穿出去也不会觉得冷。”

    说吧挑出一件酒红色的皮草递给苏小白,苏小白摸了摸,果然那水貂皮柔软滑腻,又翻了翻价签,顿时也是一挑眉,呵,这价格,也是蹭蹭的又比刚才那件翻了个倍。

    苏小白微笑着刚想把那外套还回去,苏淼这边就接了过来,也按了按那料子,说道,“确实是水貂皮做的,不过比起前两年在俄国那边猎的那水貂是差了一些,不算太顶级,但也算不错了。”

    陈星然一听,便笑了,说道,“你说那头小东西么,结果你还不是送人了,说给你姐做件背心都不够的。”

    苏淼把那皮草递给那导购员,指了指陈星然,对导购说道,“这件你开单吧,让后你带这位帅哥去收银台结账。”

    陈星然瞪了瞪眼,却也没拒绝,但仍是笑着骂,“哟呵,你倒是会指挥人咧,你拿来孝敬你姐的衣服,咋成了我去买单啦?”

    苏淼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原本这种二流子的态度会让人显得很不舒服,可偏偏苏淼做起来就相当的有味道,有种纨绔子弟的风流,笑着跟陈星然说,“你平日里不总说把我姐当自个儿亲姐姐看待的么,怎么,让你买件衣服而已,你就肉疼啦?”

    “呸,你倒是会讨好咧。”骂了苏淼一句,又转过头看向苏小白,“姐,这衣服就当是我送你的,不过你这弟弟也太不厚道了,你看我都给你买东西了,他倒是舍得啥也不送给你,你这真是养了一头白眼狼呢。”

    说完又扭过头看那个有些不知所措的导购员,眯了眯眼,“美女,麻烦带路吧,我还得替我姐把这衣服给结了呢。”

    导购员大概还没见过那么爽快大方的客人,她虽然是有心推销这件衣服给苏小白,但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毕竟这衣服的价格还真不是谁都能轻易下手,就连前段时间一个当下正红的女明星过来看,也只是试了试,也还是没舍得买下来的,却没想到今个儿她就卖出去了,心底有狂喜,也有些惊愕。

    还傻愣着在那儿,那这皮草的手都抖着,只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这位先生,是不是让这位美女先试试再说,万一这穿着不合适呢。”其实她还是有些担心,万一这结账后后悔了临时改主意要退,反倒是给自己添麻烦。

    陈星然瞥了一眼对面果然转过身皱着眉看的方程他妈,只乐了,嘴角笑容那是一个灿烂,让那导购员小姐一下子就红了脸,毕竟被个帅哥盯着笑可不是常有的事,而且看样子还是个土豪帅哥,眼皮子都不抖买下这件皮草,指不定是哪家的富二代呢。

    就听见对面的帅哥说,“你看我姐那身材,什么衣服穿不了呢,天生就是个衣架子,再说了,要真穿了不合适就不合适呗,要真喜欢的还是得买下来。”

    “这样啊,那我先去给你们开单啊。”导购员放下心来,立马跑到柜台前低头开单,又可开花似的转身跑去里面的一个小房间,不过多时,一个穿着西装打扮得体的男人走出来,大概这品牌的店长,笑着递了一张名片给陈星然等人,言语间也客客气气的,大概是把他们当成了vip顾客了。

    苏小白见店长都出来了,知道再不说点什么这两人还真自作主张要买了这衣服,只拉苏淼的胳膊,低声说道,“你别让陈星然真去买单,这衣服好看是好看,但真没多少机会穿的。”

    苏淼笑着对她说,“姐,你穿什么都好看,你就别管陈星然那小子了,他买给你也是一片心意么,你先前为我们操那么大一份心,就不准我们好好伺候你啊。”

    陈星然此时也帮腔着说,“姐,你要是觉得没机会穿那倒未必呀,过段时间苏淼成立新公司,你可以穿着过来一块儿剪裁嘛。”

    “新公司?”苏小白看见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笑,似乎也是话里有话,只满心的狐疑。

    见那店长已经要领着陈星然过去结账,她还想阻止,苏淼又喊住陈星然,对面妇人忽然就跟张婷婷叹了一句,“瞅见没有,那么贵一件大衣,结果还是后悔了吧,这人公司刚出那么大事,就急着花那马大一笔钱买件衣服,这公司倒闭也不是没理由的。”

    张婷婷有些尴尬的笑笑,但也没接这话茬,但也知道对方肯定听见了,只转身挑了几件价格同样不菲,但没那么离谱的衣服出来,让先前那导购员去开单,即使比不上对方,但知道此时不买一两件,这妇人面子过不去,心里难免不舒服。

    苏小白原本以为苏淼是阻止陈星然去结账,谁知道他却跟那带路的导购员说,“这几件还有这一件都给我包起来一块结了吧。”

    说着又从自己钱包里拿出一张黑色信用卡递给陈星然,这几件拿我的卡去结。

    导购员瞥了一眼他指的那几件衣服,其中有两件是皮草外套,一件白色水貂皮草,一件是狐狸毛的大衣,另外两件是呢子大衣。要真能开单,这几件衣服加起来得到的提成等于这月的工资也跟着翻了倍,那导购愣在原地好半天没回过神,还是那店长喊了几声她才立即又开了个单子,脸上满是兴奋之情。

    苏小白此时是忍不住了,低声呵斥了苏淼一句,“苏淼,你脑子进水啦,有你这么花钱的么,你是当在菜市场买菜是不是,这些衣服我有说过我要买么?”

    “姐,你就甭操心了,既然说好是送你的,你就安心的收下就是了,这钱真不是什么问题,我现在解释不清楚给你听,总而言之我保证这钱是来路干净,而且花在你身上的钱还真不算是浪费的。”

    说完朝陈星然一使眼色,趁着苏小白再次出声阻止之前,陈星然被那店长恭恭敬敬的跟供菩萨似的带去了收银台,那导购忙着给衣服整理好装袋呢。

    但陈星然结账回来,发现方程的妈跟张婷婷已经不在店里了,估计是早走了,先前陪着她们的那个导购在一边心情不悦的整理衣服架子。

    那店长一直送他们几个人出了店里,还差点要一直送到百货大门,却被苏淼一挥手阻止了,见人走开了,苏小白便好气又好笑的瞪了苏淼跟陈星然一眼。“你们就算想下人家面子,也没必要花自己钱那么狠吧,你以为别人会替咱们心疼么?”

    苏淼笑着说,“我说了,这点儿钱真不心疼的,而且让那女人也知道,咱们苏家还不至于落没,即使啥都没了,当初也是方家高攀了咱们苏家呢。”

    苏小白昨晚上跟苏淼说起自己已经跟方程离婚的事情,苏淼倒是有些吃惊,但从一开始他就是反对他姐跟方程结婚的,如今他们闹得离婚了他是乐见其成的,但听说自己出事后不久这方家就急着跟他们家撇清关系,似乎还觉得苏白跟方程离婚是离对了时候,这让苏淼倒怨恨起方家的人,今天在店里遇见方程他妈,便有了让那妇人难堪的念头。

    苏小白跟苏淼和陈星然拎着东西在二楼的咖啡厅里暂时休息,苏小白趁着送餐过来的时间去了一趟洗手间。

    见苏小白走后,陈星然才对苏淼说,“你知道先前那女人是谁么?”

    “是谁?”苏淼懒懒的斜了陈星然一眼。

    “你还记得你姐跟方程结婚之前,咱们调查过方程的事情么,方程那处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傍家儿,可不就是那女的么。”

    “你确定?”苏淼其实见过张婷婷的照片,不过他向来对不感兴趣的人印象不不深,见张婷婷跟方程的妈那么亲密,原本还以为是方家的远亲。

    “错不了,这女人下巴这儿有颗痣,我记得蛮清楚的。”陈星然指了指下巴。

    苏淼笑着说,“那我就相信了,你记女人向来比谁都要认真。”

    陈星然无所谓苏淼这会儿的调侃,只瞥了一眼桌子上那几个袋子,“不过说实话的,你姐穿皮草是好看,就是她不太愿意穿,否则那气质不是其他女人能比的。”

    两人正闲聊的时候,苏小白的手机响了起来,响了足足十几声后苏淼才从苏小白的包里拿出手机,瞥了一眼来电号码,显示的却是一个从未听过的名字,而且还是个男人的名字,苏淼倒也没多怀疑,毕竟也有可能是她单位的同事打的,但见手机一直响,苏小白一时半会儿也没见回来,苏淼干脆就替她接了。

    “苏白么?你上个月怎么没过检查呢?”对面传来一个本市口音的男人声音,苏淼正打算问是什么检查,又听见那男人顿了一下,立即换了一副口气,带着些许的不确定,“请问是苏白女士么?”

    这边苏淼便回答,“苏白暂时不在,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找她么?”

    “也不是什么急事,既然她不在,那就算了吧,只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想问问她而已,那麻烦您回头让她回我个电话,你就说是她同个科室的李峰找她。”

    苏淼正打要开口答应,就忽然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极小的女人声音,“李医生,下午预约的张小姐说是过不来了,我已经通知了另一个人过来检查。”

    声音尽管很小,但苏淼仍是很敏锐的听了进去,便默不吭声的挂了电话,但脸上却有些耐人寻味的神情,听那女人的话语,大概对方还是个医生?

    虽不确定,但苏淼仍是细心的将那号码记在心里,刚把手机放回去,就看见苏小白已经回来。

    苏小白瞧见自己手机放在桌子上,正皱着眉想问怎么回事,苏淼就先开口,“姐,刚才有人电话给你,说是你同事找你有点工作上的事情。”

    “我单位的同事么?”苏小白拿起手机点了来电记录,却看见李峰的来电后眼中猛地一瞬划过些许意外,只很好的掩饰脸上的表情抬起头,“他有说找我什么事么?”

    苏淼耸了耸肩,随便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刚上的炒面,“那倒没说,不过让你有空回个电话给他。”

    苏白收好手机,嘴上却说道,“大概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咱先吃点东西吧。”

    陈星然是没注意到这两姐弟都在试探对方呢,一个装着不在意,另一个装着没事,其实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吃过午饭苏淼跟陈星然说还有事要去处理,就不跟她回去了,于是苏小白便一个人开车回家,刚到家,苏小白从车库出来,立即给李峰拨了个电话。

    “苏白么?”李峰这次先开口问道。

    “是我,刚才你给我打电话,是我弟接的,幸亏你说了是我同事,否则让他知道就糟了。”

    李峰见电话那头的苏小白似乎叹了一口气,只沉了沉声说道,“我就想问你,你上个月怎么没过来检查,打你电话好几次都是关机状态。”

    “前段时间我家里出了点事,所以就没去。”其实她是记得每个月要去复查的,但总是怕被李峰察觉,毕竟李峰是医生,这么多年都是他给苏白做的心理治疗,他倒是比一般人要懂得观察。

    “是这样啊,那家里还好么?”李峰关切的询问,毕竟大学同学一场,苏白也算是他的朋友,自然要关心她。

    苏小白笑着说,“没事,都已经处理好了。”

    听她这么一说,李峰就放心了,又说,“还有件事得跟你说,这个月的检查你看这几天就抽空过来一趟,来之前的一天给我打电话,我好安排时间替你做检查,因为月中我得去西都出差大概半个月时间。”

    “好的,我知道了,学长,谢谢你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李峰这边刚从抽屉拿出苏白往年的病历,他前边的座机电话又响了,是个陌生号码,这并不奇怪,经常有病人家属或者其他人打电话到办公室,李峰仍是拿起电话筒。

    “您好。”

    是个从没听过的男人声音,似乎还有些紧张,“李峰医生么?”

    “是的,请问你是?”

    “我是前两年到过你那儿让你看病的周晨的哥哥,你还记得么?”

    “周晨?”李峰似乎真在脑子里寻思这么个人物,作为精神科的医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要接待的病人多如牛毛,不可能一一记住所有人的名字,但既然打这个电话来又认得自己,李峰也只好这么回道,“嗯,周晨还好么?”

    “好呀,就是看她状况不错,我才打算这次也找你的。”

    “是你病了?”李峰皱着眉头问道。

    “不不不,不是我,是我爱人,但我爱人对这个病有些不好意思,不太愿意过来,我就想瞒着她想把她带给你瞧瞧,原本想自己开车过来的,但是我怕我开车了她要真闹起来我制不住她,所以还是打算到时候打车来的,我这边在南京路过来,也不知道那路堵车不堵车的。”

    李峰没听出对方拐了个弯给自己下了个套,只说,“南京路过来是有点堵车,你可以试着南京路后再拐西园路,最后到江南路。”

    “是么,那真是太谢谢李医生了,啊呀,我爱人进来了,我先挂了,过后给你回个电话跟你预约时间呢。”说了便挂了电话,自称周晨哥哥的男人瞥了一眼对面坐沙发上的男人,一脸纳闷的说,“江南路那不是市第二人民医院么?你姐去那儿干嘛呢?”

    对面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淼,只见他也摇了摇头,“星然,你跟小贾借部车子,我们现在开车过去第二医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