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苏小白低着头好一会儿都没抬起来,似乎还在慢慢寻思乔南告诉她的这一事实。

    苏淼人找到了?

    找到是个什么意思,是在安全范围内的么?

    苏小白迟疑的看向他,连嗓子都有些艰涩的的情况下才开口,“他现在在哪里?”

    乔南见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便有些心疼,何尝不知道她这是为苏淼担惊受怕呢,毕竟听说姐弟两人感情一直很好,老爷子年事已高,别瞧着这会儿身体还算稳定,谁能保证过个三五年会不会就先走了,那么届时她也就只剩下苏淼这一个亲人,而且姐弟俩母亲死得早,基本上对苏淼来

    说,长姐如母,苏白也还真是把苏淼当成了自己半个儿子疼爱,也难怪她问得小心翼翼了。

    苏小白确实是在害怕,不过也没露出太焦急的模样,主要还是信任眼前这个男人,知道他若不是有十成的把握是绝对不可能跟她说这些的,至于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苏小白仍是不太确定,如今也只能无条件的信任他了。

    “他人在三天前回到了本市。”乔南从一个月开始派人私下调查包括海陆空方面的出行名单,又调查过各个酒店的入住记录,这次一直查到苏淼的出国记录。

    原来在公司出事前三四天苏淼就已经悄悄出国,把公司交给手下一个副总后便飞去意大利,几天后又转到土耳其,法国等不同国家,大概是怕人查到自己的踪迹,每到一处地方便使用了另一重不同的身份,乔南手下的人也是几经转折才查到他的出境记录。

    而公司的另一个合伙人陈星然,更似乎早就料到公司会出事一般,相对比起苏淼更要提前一个礼拜以出公差的名义去了美国,期间并没有带任何的随行人员,之后便犹如失去了联络,并未有人知道陈星然究竟去了哪里。

    乔南也是今早上接到的消息,调查的熟人给他打了个电话,说陈星然跟苏淼在一个礼拜跟三天前都不约而同抵达了明珠市,但落脚的地方却查无踪迹,大概是已经察觉到有人调查自己,所以在进入本市后一直没有入住过任何相关酒店,但也并未有出境记录,人应该还在本市。

    虽然乔南是有想过查到苏淼的去处后再跟她提这事的,但见她这阵子精神不太好,便打算提前跟她说这事,也好让她安下心来。

    苏小白确实是安心不少,至少目前得知的消息是苏淼本人已经安然无恙,虽然还是担心会不会被邓平那边找到加以报复,但就像乔南说的,就连他派出去的人也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寻到他的一点消息,想必邓平那边也同样如此。

    “回来了就好,至少人还好着,不过这臭小子回来就回来吧,居然也不回家一趟或者捎个消息,整天让人担惊受怕,劲个胡思乱想也不知道多难受。”苏小白咬着唇心里边一下子就泛起了火气,但神色却是比之前轻松。

    “或许他自有打算,你倒是操心太多事情了,瞧你这阵子精神头却没有之前好,既然不愿意辞职,也没办法休假,那有没有打算试着调个轻松一点的部门。”

    听到乔南这么说,苏小白看他的神色却是透着古怪跟一丝的不怀好意,只换了副神色,微微眯起了她那双漂亮的大眼,以一种近乎调侃的语气说道,“咦,我听说乔部长在公事上向来严格要求,在他的眼皮底下做事别说是稍微偷懒一会儿了,就连打个哈欠被抓到都要写检讨的,虽说我们不同单位吧,但你这么鼓动我调去活轻松又能领到钱的部门,这让你的属下知道后岂不要丢了威信啊?”

    “那你去说吧,看别人是觉得我以权谋私呢还是觉得我在心疼自己的女人?”

    在看见乔南眼底渐染上的那一抹玩味后,苏小白才发现这人太不正经了,尤其是换了一副玩味不羁的态度后竟也没脸没臊的说这番话。

    早知道就不跟他开玩笑了,她原以为能让乔南噎一次的,却没想到反倒是噎住了自己。

    见她言谈间也占不了便宜正闷闷不乐的模样,乔南只觉得她真跟个孩子长不大似的,紧接着又看见她双手伸了过来,没拒绝她把一屁股坐到床上,双手勾着他脖子,只仰着头,眼睛却瞪得老大,有些埋怨又有些生气的说,“你知道我要吻你你干嘛还开着眼睛,哪有人睁着眼睛接吻的,你倒是闭上呀。”

    乔南被她说得哭笑不得,只一只手指抵着她靠近的嘴唇,“你这是突然袭击,没事先跟我说要接吻的。”

    “那你现在知道了,可以闭上了吧,不然我不好意思亲下去的。”难得这会儿她突然就想要吻他了,其实也寻思了很久,就是一开始没寻得机会,而且她总觉得要是他真喜欢自己应该也会主动一些,脑子里又想起上一次他强势又热切的那个深吻,于是不禁期待他或许还会来一次。

    可惜,来了这几次医院,两人别说肢体接触了,大部分都是他在床上看文件,她在旁边用平板看策划书,两人除了偶尔交流外,还真没什么特殊的互动。

    原本以为他是性格使然本身就是被动的一方,但渐渐的苏小白就发现了,其实乔南就是在等着她上钩呢,等着她自己按耐不住先行动而已。

    明明知道这是别人给下的套,可她还是傻乎乎的钻了进去,谁让她先受不了的,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光是时不时会在工作中或者干其他事情的时候想着这男的了,甚至想要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就连身体接触也渐渐渴望多一些。

    她还是头一次如此渴望一个的身体,似乎这么说也不对,她也不单单是贪图身体,况且她连对方的身体都没得到,她只是不喜欢跟他肌肤相亲的感觉吧,或许正因为是喜欢上这个人了,所以才想试着做一些羞臊的事情。

    乔南确实是逗着她玩的,见她真急眼了,才“乖乖”闭上眼睛,但苏小白看他那唇边分明是向上扬的,虽然心底有气,但还是抵抗不住眼前的诱、惑,只小心的不碰到他的伤口,手略微施了一些力气,让他低下头,她自己一点一点的挨着唇靠近。

    眼看就要吻上了,这时候余光瞥见一高大的身影却让她当场吓得从床上站起来。

    门边上站着一个神色依旧如常,好似啥都没看见,只安静的杵在一旁,似乎本来就打算等她亲完后才出声的,就算她被自己吓了一跳,这男人也没什么愧疚之意,只稍后把目光挪向另一边的乔南身上,稍微点了点头。

    苏小白吓得确实不轻,主要这人太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了,她甚至连脚步声都没听见,他是从什么时候进来的?又看见多少听见多少她说的那些话了。

    苏小白从耳根子一直红到脖子,只恨不得马上钻进洞里,但又有些怨恨的瞪了一眼那人,其实也怪不得人家吧,似乎从一开始她就没把门关好,这又不是办公室,人家当然没必要敲门了。

    “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了。”那男人这会儿才出声道歉,语气平稳,声调低沉,话语间更多的是淡漠,并没有多大的歉意,不过苏小白倒没多在意,只是瞧着这男人怪眼熟的,这才猛地想起之前乔南因为被人装箱子扔在郊外结果被她救了送往医院那一次,她在走廊上碰见的那个模样凶神恶煞的男人,可不就是眼前这人么。

    没有第一眼认出还是这男人今天换了一身衣服,穿的是正装,外边套着西装式的皮衣,一身利落的打扮,脸上的疤还是在的,但整个人散发的冷意好像没之前那么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收敛的。

    他站在原地没动,似乎在等某人的吩咐,目光也没在苏小白的身上停留多久,甚至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瞥而过,倒是跟平常那些看她的人不太相同。

    苏小白这会儿定了定心神,仔细观察起前边的男人,是个理着板寸,身高却出奇的高大,即使隔着一段距离,苏小白仍觉得这男人至少超过一米九,侧面看那想胸膛很厚实,穿着长袖还能感觉出那包裹在布料里的发达肌肉。

    从左脸一直到脖子处,一条明显的疤痕蜿蜒而下,疤痕已经淡了不少,倒不是说有多狰狞可怕,但附在这个人的脸上反而让人觉得这人的身上定然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第一次见着这男人的时候,苏小白还以为他是某些社会上的人物,可如今再这么仔细一看,倒不这么认为了,反而觉得他身上除了有股凛然的悍气,还有一股决绝的硬气。这不像是常年混迹江湖的人会有的。

    不过这也只是她自己对此人的初步印象,光凭她的本事还不至于只看一个人表面就能猜出这人究竟是干嘛的,但他突然出现在这里,加上此前偶遇的以此,便说明这人跟乔南关系匪浅。

    难道是乔南的属下?

    可这跟平时跟随在他身边的工作人员的形象或者气质也相差甚远了吧?

    苏小白瞥了一眼乔南,乔南已经安稳的靠在床头,眼睛望着苏小白,淡笑道,“这是我的一个熟人,你就叫他常五就好了。”但却没有介绍苏小白的名字给对方,对方倒不介意,反而看向苏小白,略微一点头,“苏小姐你好。”

    原来是知道她的名字的,看来乔南曾经跟他提起过自己。

    以苏小白的心思灵活,哪里会看不出这常五此番来找乔南可不是专程来看望的,且不说他两手空空的来,而且脸上神情严肃,看不出多少看望病人的关切。

    苏小白先前虽恼这人突然出现打扰了自己的好事,不过这会儿心里已经不恼了,反而笑着转身去寻自己的皮包,对乔南说道,“我今天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你们慢慢聊吧。”

    说罢就转身出了病房,留下他们两人独处谈事情。

    她没打算去事后去追问常五跟乔南究竟是什么关系,即使是恋人关系,这也得有点私人空间呢,别说他是不是瞒着自己什么秘密,就是她本身也不还揣着一个天大的秘密么?

    开车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将近半暗半明之间,在自家车库停好车出来的时候,抬头看见天边爬着半轮弯月,白晃晃的,跟另一边还泛亮的天际形成绝妙的反差,苏小白回来的时候顺便去了超市一趟,买了一些这些天的食材,两手拎着两个购物袋向着屋里走去。

    刚想掏钥匙开锁,却发现大门是虚掩着,并没有完全合上,苏小白瞬间提起警惕,但看那门锁有没有翘过的痕迹,苏家这大门防盗级别也挺严的,不可能小偷这么容易一点儿痕迹也没落下就开得进去,所以苏小白想着是不是老爷子回来了?

    小心翼翼的放轻脚步朝里走去,并没有看见什么人,狐疑之间正想着要不要让小区门口的警卫替自己检查一遍,就听见楼上响起一阵脚步声,发现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

    “苏淼?”苏小白完全愣在原地,眼睛瞪着楼梯口那人,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那穿着白衬衫跟休闲长裤,刚洗过头的头发还滴着水珠子,脖子上挂着毛巾,正悠闲的拿着杯子喝水的人瞧见她反而笑了笑。

    这妖孽可不正是失踪近乎两个月的苏淼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