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只是左手被他如此扣着,她手指向来温度不高,甚至有些凉意,而他手指的温度却高得出乎她的意料,指尖与指尖的轻触,手掌相抵,一冷一热的触碰相贴中酥麻感渐渐从手指传到了头顶。

    那是一种过电的感觉,很微妙,也很陌生。这是苏小白至今从未体验过的。

    即使她从未有过爱一个人的机会,也从未试着被人爱过或与谁相爱,也不知道这究竟算不是是一种喜欢的情绪,但至少现下她是不舍得放开那手的,而且这种紧张尴尬的气氛她并不觉得很反感。

    甚至心跳开始有一段时间犹如敲打擂鼓般激烈跳动,面上还没红,但手掌心已经微微沁出一层汗。

    大概是觉得黏糊糊的掌心有些不舒服,而且也在考虑他是不是也会觉得不舒服不方便,这么一想后她便一个抽手,便把手指收了回来,低头敛眸的一瞬间却没看见乔南那深沉的黑眸中有什么反弹的情绪刹那间炸开。

    没等她来得及反应,唇边一股热气喷来,她惊觉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的唇正贴着别人的唇,瞪大的眼眸间是那棱角分明犹如凌厉笔锋的唇线,那略显薄凉的唇瓣,但盖在她唇瓣上的唇却又是如此的炙热滚烫。

    这个亲吻比起那一次被方程强吻的时候要来得剧烈,方程那一次只不过短暂的几秒便被她推开,而且在那样一种坏境下,苏小白压根没觉得那算是亲吻,最多当是被什么蛰了一下,可这一次截然不同,他吻得很仔细,她唇瓣的每一个地方都不容许被错过似的,那种犹如被羽毛滑过,又犹如被蚂蚁细细啃咬的感觉叫她人忍不住闭上眼睛。

    既然内心并没有排斥,双手也并没有推开他,那么何不接受这一次的吻。

    在亲吻的过程中,双手渐渐的环上他的腰,那是她选择的最自然而然的一个姿势,若双手一直抵在他胸口不太舒服,若一直垂着显得有些傻,于是便试着环抱他。

    因为环抱的姿势,她与他之间的距离更近了,大概是察觉出她的主动,乔南吻着的薄唇渐渐微扬,眼睛睁开些许,看见她老实的仰着头接受亲吻,细密欣长的睫毛噗噗的抖动着。

    看来她不是不紧张,只是强忍着不发作而已。

    有些无奈又好笑,乔南大掌抵着她柔软后背,一手托着她脑袋,便加深了这一次的亲吻。

    期间听见苏小白唇间漏出的一两声闷哼,似有些惊诧,但很快便埋没在对方的唇中。

    到底吻了有多久,苏小白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双唇稍分一段距离,他下半唇还紧贴着她的,似还不想分开,眼中并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也没有她所期待的迷恋或痴狂,唯一回应她的除了那掌心的炙热,大概就是那不断传递过来的温热呼吸。

    听见他用饱含笑意的声音说道,“再试一次。”

    在苏小白逐渐瞪大的眸子中,唇又压了下来,这一次的亲吻比起前一次更为深,也更为强烈。

    好不容易才分开的时候,苏小白靠在他有力的胸口前,手还环着他结实精壮的腰身。

    忍不住掐了一把他腰上的肉,很结实,并不是那种多余的赘肉,这点让她稍微有些羡慕,知道他身材不错,但没想到手感更不错。

    这会让,乔南却听见她有气无力的哼道,“这是我的初吻。”

    还没等乔南仔细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又听见一阵咯咯的清脆笑声,原来是苏小白发现自己说完这话都有些不可信。

    什么鬼初吻,苏白的初吻早八百年前早就给了别人,但她说的是她苏小白的初吻,乔南相信与否都不重要了,但她终于知道,原来第一次的亲吻就能激烈到那种程度。

    这么一回忆,她倒是脸红起来。

    忽然外头的沸腾声让苏小白惊呼着挣扎从他怀里跳出来,一阵小跑的朝厨房飞奔,果然发现那砂锅正沸腾了老长一段时间,这会儿已经有水不断的从锅里溢出来。

    见着煎得也差不多了,边关掉火,把那药汁小心翼翼的滤了出来,这才得了一小碗的药,便给乔南端了过去。

    乔南此时立于书桌前,看她小心翼翼的把药放在桌子上,又朝着他努了一下嘴巴,示意他喝药。

    此时书房里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味,这药的味道确实不难闻,反而有股奇特的药香,乔南端起那药,不加犹豫的喝了下去,苏小白才总算放下的松了一口气,也不枉费自己花了两个小时辛苦煎药了。

    苏小白见他“乖乖”的把药给喝完,心情还是很好的,便开心的把碗收了拿去洗。又重新回去卧室,见他已经开始整理文件,知道他差不多处理好了,才叮嘱他,“那药都是配好的,你就洗过后放在砂锅里小火煮一个多小时就行了。”

    说完后才发现自己会不会太罗里吧嗦了,于是瞥了一眼乔南,见他并没有不耐烦,于是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乔南朝他挥了挥手,她原本还站在门口的,被他那么一招呼,虽然觉得有些像招呼小动物似的不乐意,但仍旧挪着步子走到他跟前。

    结果听见某人说,“伸出手”,她便一脸的黑线,这人真当自己是宠物啦?

    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乖乖的伸出手,还以为他要拿东西给她呢,谁知道人家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虽然不是很用力,但那力道绝对不轻,一瞬间掌心传来的*让苏小白皱紧眉头,也是下意识的把手缩了回去。

    有些恨恨的抬起头,眼中尽是不解跟埋怨,似很难理解好端端的怎么就挨打了呢?

    虽然打得不是特别重,但这还是苏小白第一次被人打,这打人的对象又偏偏是乔南,你说她能不委屈么?

    但即使再委屈,苏小白也不是动辄就要哭的人,更多的只是用怨恨的目光瞪着他,暗暗咬了咬腮帮子,干脆把手背过身后,一来是戒备,二来是在后背搓着火辣的掌心,不愿意以此服软。

    在落下掌心瞧见她眼中的不解与一瞬间露出的戒备的时候,乔南就有些后悔心疼了,可这打都已经打了,要就怪她这坏习惯实在不好。他非要她戒了不可。

    “上次不是告诉你让你改掉这坏习惯了么,你刚才怎么又啃手指了。”乔南试着去抓她藏起来的手,她便以为他又要打,愣是跟他拉扯起来,死活不肯再露出手来。

    乔南有些哭笑不得的望着她,听见她在那儿小声嚷嚷,“就啃个手指又怎么了,你刚才还不是打了我么,我从小到大都没被人打过呢,我就啃,就是喜欢啃怎么了。”

    乔南扣着她手腕,笑着对她说,“那么喜欢啃,改天买几个猪爪回来个让你啃个够好了。”

    苏小白干脆翻了个白眼,继续磕碜道,“我不喜欢啃猪爪,就喜欢啃手。”

    乔南抓着她的手搓着,瞧见掌心确实在发红,也有些自责怎么就下了那么大的劲儿,“好了,别跟我闹了,说真的,别老啃手,这好好的一双手都被你啃破皮了,这次打了你是给你个教训,若以后你再让我看见,可不是打手那么简单了。”

    苏小白急眼了,脱口而出,“你是我爹啊,管我那么多作甚。”

    乔南就说了,“我不是你爹,你爹能管得了你么?”

    苏小白一时语噎,确实,苏凌峰能管的了苏白,但未必就管得住她苏小白。

    苏小白此时发现乔南并不是自己了解的那般从容不迫,似乎有时候觉得他流露出的那股子狠劲儿是真的,低调沉稳只不过是他工作需要的一种掩饰,或许真正的乔南并不是这副模样,之前那种漫不经心又随心所以掌控的乔南才是他的真性情。

    这么一想,苏小白的眉头便拧成了川字型,她是不是招惹了一个不能招惹的人物呢?

    可这会儿才惊觉也迟了,因为她确确实实已经招惹上了这么一号人物,而且不是说想抽身就能抽身的,再者,她又多了那么一分留恋,似乎再收回自己的心也不大可能了,先不说到痴迷的地步吧,可有那么一刻她全然是将真心托付于他的,至少她不遮不掩,实诚的把苏小白这个人放在你面前,并不愿像在其他人面前那样去扮演好苏白的角色。

    正是因为是真心的,所以才更想让他知道苏小白就是这么个人。

    苏小白像是想起什么,一瞬间眼神又暗了下去,似乎有些为难,迟疑了一会儿仍然决定开口,于是便望向他,声音也轻了许多。

    “你之前说过,如果将来有一天有事需要你的帮助,你会无条件的帮我一个忙,这话一直还有效的吧?”

    乔南不做声,手还握着她的手,但也权当是一种默认了。苏小白这才放心,才继续说,“我想让你帮我找到苏淼,现在所有人的都在想法设法找他,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哪里,我有些担心他是不是被人……”说到这儿乔南放心她的手有些僵硬,便暗暗握紧了那只手。

    其实她还未全然信任自己吧,否则明明可以开口让他替她解决苏家所有的问题,可偏偏她却选择了让他找到苏淼这件事,即使找到苏淼,苏家现下的情况未必有所缓解,但她宁愿靠自己想办法,也不愿意开这个口,或许还是不想让他低看她。

    乔南只说了一个“好”字,苏小白便知道这事就可以完全交给他了,只低着头不肯再说话。

    此时如果乔南上前拥住她,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或许会让她更安心,但乔南始终没有那么做,他在等,等她主动靠近的一天。

    即使她表面再热情,再主动,可实际上她现在对自己还是不能完全卸下心房,她始终在保持一定的距离,乔南说不清这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刻意保持这个距离,目前的阶段唯有等了,可他在等的同时也渐渐发现了自己焦虑,他甚至觉得可笑的是怕自己备不住哪天实在忍不下了,不愿意等了,会不会立即动手也说不定。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