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跟李德的酒喝到一半,李德临时接了个电话,大概是关于女人的事情,一边接电话一边瞥着苏小白,对着电话里头支支吾吾的很是应付,苏小白但笑不语,假装不知道这回事,李德大概又觉得再这么下去脸上没光,又挂不得对方的电话,于是只好捂着电话跟苏小白说是生意上的事情,就转身出了门另寻了个地方打电话。

    苏小白其实并没有喝多少酒,她跟李德大多数谈的都是高中的时候的事情,多数事情都是李德在回忆,苏小白一边安静的听,主要是她本身没有参与过苏白的高中生活,为了避免露馅,也就干脆当个听众。

    她不是不清楚李德对苏白的那点儿念想,但她也看透了李德这人,苏白对他而言是承载了他年少青春的一个美好的梦,那里头有他单纯岁月的憧憬跟过往,如同一个小心翼翼珍藏的五彩泡泡,美丽却又比任何事物都要脆弱,李德即使再喜欢也是不会轻易戳破的,因为那就是他的青春,他最后保留的一份回忆。

    况且,若真是跟李德发生了什么,这回忆一旦破了,她反而在他印象中失去了从前的美好,毕竟唾手而得的总要比遥而望之的没那么珍贵。

    李德大概出去了十来分钟也没见回来,大概是被对方给缠住了,苏小白也并不去催,本来这一次李德帮了她大忙,她已经不好意思了,现在不过是被留在这包厢内,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中途服务员来收了一次盘,她便让服务员给她端了一杯温的茶水解解酒,现在她喝的酒渐渐上了头,只觉得脸颊有几分烫意。

    她想着何不趁着酒意做一些事情,于是又想起了前几日在乔南那边的事情,回想起跟他独处一间房的时候那种若有若无的气氛,脸越发觉得滚烫。

    苏小白也觉得自己奇怪嘞,她长这么大还从没试着喜欢过一个人,她也不懂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就是觉得莫名其妙就会脑子里想起这个人,会想着跟他在一起的各种场景,然后还会试着去想下一步会如何。

    没有过于激烈的心跳加速,反而是越不想想起就越发的想起,这念想还断不了了,日复一日的出现在脑中。

    她不知道苏白当初对方程是不是也是这么一种感情,但如果真是的话,她为了摆脱这个男人而替她做了离婚这一决定,若有朝一日苏白再次掌控这具身子,那么苏白铁定要恨死苏小白的。

    苏小白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的恼意,只低头喃喃自语,“这也是怪不得我的,当初谁让你自己逃避的,现在既然是我苏小白在这里,那么决定要不要离婚,我还是有这个权利的,再说了,这段时间要不是我东奔西跑来回筹集资金,苏家未必就能挺的过去,你就算再恨我也失去了主动权,而且你以为你离婚会有谁挽留你么,人都是现实的,看看方家,咱们这边一旦出了事情,那边一个字也不肯吭声了,儿子要跟他老婆离婚,往日里疼你的婆婆跟公公还不是照样选择了沉默,人家都忙着跟苏家撇清关系呢。”

    苏小白突然替老爷子不值得,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临到头却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直到这会儿才晓得人心究竟是什么做的,什么人值得你去深交什么人又不值得你再去认识。

    苏小白摇摇头,笑自己有些杞人忧天,这不刚解决一件事么,老爷子这段时间在医院精神头还算好,大概也是看开了,也就是苏淼的事情让他心里有了石头,谁让至今苏淼一直没冒头呢,也不往家里捎个消息,也不知道究竟这会儿在哪个角落待着。

    苏小白拿出手机,没有思绪的滑着,在联络人里头来回滑了好几次,里头只有一个没有标记人名字的号码,那是她之后修改过的,之所以没有标记名字还是为了防止将来苏白会发现,她跟乔南的任何事情她不希望苏白能参与。

    这个微妙的情绪让苏小白发现即使她可能是苏白分裂出的一种人格,但她自私的希望这始终是属于苏小白一个人的秘密。

    手指无意间的在那个号码滑过十几次之后终于拨了过去。

    带着些许忐忑的心情,苏小白将手机贴在耳边,静静的聆听那比起任何时候都要紧张期待的“嘟嘟”声。

    大概响了有十几声,那边才有人接电话,可一开口全然让她希望破灭,因为开口的是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

    如果是个沧桑一点的,粗哑一点的,苏小白大概还并不放在心上,但这那声音脆生生的好似黄鹂鸟儿,显然是个小姑娘家子,年纪无非二十出头那种。

    “喂,找谁?”那边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而且不慌不忙的,似乎也不是偷拿的电话,这让苏小白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但按下满心的吃味,苏小白很快以不冷不热的语调说,“请问乔部长在么?我是他单位的同事,我是想问问之前的文件他审批得如何了?”

    那边的人听她这么一问,也没多怀疑,只说,“乔部长现在在洗澡呢,要不待会儿我让他再回电话给你吧。”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苏小白也没再往下追问的必要,也就默默挂了电话,但才刚放下手机脸色难看得不行。

    李德刚接完电话回来,那女人在电话里缠了他半小时,无非就是因为分手费闹意见,这是李德在外面养的个小情人,前段时间刚分手,给了对方五十万,没想到对方挥霍惯了,没几天就花完了手里头的钱,这会儿想不通,觉得自己跟了李德两年,白白糟蹋了自己的青春,于是又想法设法缠着李德再打算要一笔,否则就去公司闹一回。李德没办法,想想那女人毕竟跟着自己两年多,当初也是喜欢过的人,心里也不落忍,就又给对方打了五十万,但也留了个心眼,两人的通话记录给录了下来,以防万一女人事后再讹诈。

    这不,抽了根烟回来,冷不防瞅见苏小白那脸色,还以为是自己惹了她不高兴了,心底正七上八下的打鼓呢。于是赶紧换上嬉皮笑脸的模样,“不好意思哈,刚刚被一些生意上的事情给耽误了,大美女你没生气吧?”

    苏小白大概也猜得出李德怕是误会了自己,于是摇摇头,喝了一口已经冷掉的茶水,“没事,不是你的关系。”说完又想起方才电话里那个女人的声音,觉得那声音又娇滴滴的,如果跟男人撒娇,男人肯定受不了。

    而且偏偏还是乔南洗澡的时候接的,他为什么洗澡的时候会有个女人在家里,为什么这个女人可以轻易就接了她的电话。

    苏小白恨不得当面质问乔南,可此时理智还是战胜了一时的冲动,她凭什么去质问人家,自己跟他之间又不是那种关系,莫说男女朋友了,或许就连朋友的程度都算不上。

    这么一想,苏小白又有些泄气了。

    李德不晓得她好端端的怎么就换了个人似的,整一副愁眉苦脸的,又恹恹的提不起精神,整想发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听见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原本她还不想接的,可当她瞥见那号码的时候立即气鼓鼓的,咬着腮帮子正赌气要不要接,也撑不到三秒钟的时间,生怕对方失了耐心给挂了,于是慌忙间就接了。

    李德默默的在一边喝茶解酒,视线一边看着苏小白,他这会儿也是好奇究竟能让苏白这冷美人这般焦急的是哪号人物。

    苏小白接了电话,先清了清嗓子,才一如往常平静的装着问道,“什么事呢?”

    电话那头传来乔南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一如方才她品尝过的那瓶八四年的,口感醇厚且味道浓郁,另人浅尝一口便有了微醺之意。

    “刚在我人不在,看见通话记录有你的号码啊,就想说你是不是找我有重要的事情。”

    苏小白听他一说有些不满的拧着漂亮的眉心,“刚才那女的没跟你说有电话找你么?”她分明说了是单位的事情,却没想到那女人还存有私心,居然没跟他说。

    “她只是家政公司派来打扫卫生的,刚刚打扫完就走了,大概是忘了这么一回事吧。”乔南其实看手机的通话记录的时候也有些狐疑,自己电话怎么就被人接了,但知道是她打来之后,也不知为何,竟不想让她误会,这不第一时间就回拨了过去,但看样子她确实是误会了,这语气的不满乔南哪里听不出,可越是这样,乔南却越是觉得她可爱得紧。

    听说那女的是家政人员后,苏小白才稍微有些消了气,但仍是嘴上不饶人。“我倒是不知道乔部长是如此大度的人,这么心安理得的给个小姑娘替你打扫房间,要是我我可不舍得的,看着人家那小模样那般水灵,谁还狠得下心。”

    “你这话方才就应该在电话里跟她说的,现在倒是怨我了。”乔南有些无可奈何的苦笑。

    “我不说了,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问问你过敏好了没,我这儿还有前几天替你抓的一副药,不过这段时间比较忙也就没空亲自送到你那儿,想着估计你也用不着了吧。”

    乔南听她那略微无力的语气,不知怎的有些心疼,其实苏家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之所以没有过问,还是因为她没有主动开口请他帮忙,那就说明她对他还是没有彻底放下心房,如果在这个时候他先开了这个口,无疑是在她此时的伤疤上再撒一层盐,这是最坏的影响。

    其实关于她的事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包括现在苏家的情况,还有她这两天跑李德的公司,以及李德跟她的高中同学关系,乔南都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

    “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接你好了。”乔南问过后便是一阵长长的沉默,两个人都没有率先开口,大概是乔南也觉得问得有些突兀。

    苏小白斜了一眼对面的李德,没多久的犹豫,又将地址告诉了乔南。

    挂了电话,苏小白心情一下子明朗起来,仿佛情窦初开的少女,嘴角隐隐藏着一抹羞涩的笑意,就连李德也未曾见过这样的苏小白,不由得看呆了。

    苏小白还不知道,她这时候的模样却是最动人的时候,各种风情中却偏偏保留一份纯真。

    李德见她心情一下子转好,也跟着笑着调侃,“老同学,这跟谁聊电话聊得那热乎劲呢,我还真想瞧瞧是哪号人物能拿得下咱二中这高岭之花呢。”

    苏小白呷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别瞎猜想了,就是个普通朋友。”说完后又跟李德聊了一会儿,见时间也差不多了,苏小白跟李德肩并肩一通走出大门,临走之前李德还跟苏小白说下周学校有个义卖会,他作为赞助商之一诚邀各位同学捧个场,让苏小白留了个方便签收的地址,好到时候把邀请函寄过去。

    苏小白之前承了李德那么大一份情,也实在不好推脱,便没拒绝,笑着答应了这事,最后也没让李德送自己回去,自己反倒是站在和平饭店的大门外等乔南。

    还没等到乔南,那邓平跟甘心一行人也刚巧从饭店里头出来,甘心是远远就瞧见她站在门口,虽然穿的也是普通的衬衫长裤,但人长得好,这路过后仍回头瞧上一两眼的人也不少。

    苏淼这个姐姐往日里比较低调,苏淼再公开场合也甚少带姐姐出席,仅有那么一次还是在两年前苏淼公司成立的那会儿,苏白在公司的酒席上将众人惊艳了一把。这苏淼有个漂亮得似仙女般的姐姐在圈子里也就成了个话题。好长一段时间都想法设法从苏淼那儿套取苏白的消息,可惜全给苏淼挡了回去,愣是把他这个姐姐藏得那一个深,大家是想破脑袋也没能再见过苏淼的这个漂亮家姐。

    偏巧的是今天跟邓平一席酒桌上的人里头就有当初从苏淼企业里跳槽走的职员,今天也是为了攀附邓平才来陪着喝酒,这会儿他眼神倒是毒,一下子就把苏小白给认了出来。

    低着声却又故意让其他人能听见,“哎,那不是苏淼的姐姐么?”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