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乔南的家跟她想象中的似乎更普通,并没有所谓冷灰色系,不过色彩上确实是比较简洁大方,屋内家具并不算多,就更显得屋内宽阔,不过格局设计却是无一不精致。

    坐在灰色的沙发上,那整个人都要陷进去的质感让苏小白一下子就放松不少,觉得跟坐在一团棉花上似的,这种舒适感完全没有第一次到别人的陌生跟拘束。

    乔南端来一杯卡布奇诺,她接过后发现是温的,喝了一小口,嘴里甜丝丝的,心窝子却益发的温暖起来。

    乔南坐在一侧的沙发椅上,屋内很暖,这个天气还没必要开暖气,原本打算坐一会儿就离开的,谁知道前脚刚进门,后面的一场暴雨就让苏小白彻底不得不暂时在他这儿多逗留一会儿。

    似要跟她作对,这雨却是越下越大,从一开始的暴雨到后头外面的电闪雷鸣,让苏小白不得不皱起眉。

    乔南似是知道她在顾虑些什么,只轻笑着说,“这雨倒也真大,刚才还好端端的连片乌云也没有,没想到居然能下这么一场大暴雨。”

    苏小白似同意的点点头,端起那杯温暖的卡布奇诺,小小的啜了一口后才说,“本来想说坐一下就走的,看样子要多打扰你一阵时间了。”

    乔南问她饿了没有,这个点也快中午了,是没办法出去吃了,乔南说要是不介意,冰箱内还有一些速冻饺子,可以煮了两个人一块吃,

    苏小白经他这么一问确实觉得肚子有些饿了,也没真的假装客气,也跟着他进了厨房,一边看他从冰箱拿出那袋买来的速冻饺,还是新的没开过的包装,不过眼尖的苏小白还是发现袋子外头写的香菇虾仁陷,于是皱着眉夺过袋子也不管是不是真的浪费,直接给扔进垃圾桶了。扯了扯嘴角,她才解释,“那个,你不是海鲜过敏么,这饺子里头有虾仁呢,你吃不了。”

    乔南点头,不过却说,“让经常来打扫的阿姨顺带买来的,没想到是海鲜的,不过你不是没对这些过敏么,你可以煮你的那份就行了。”

    苏小白一边在冰箱里找到几个鸡蛋还有一罐火腿,又在橱柜下面的保鲜盒找到没动过的面饼,才动手烧水下面。

    一边说,“我一个人吃饺子没意思,要吃的话就两个人一块儿煮了,下个面吧,简单吃就行。”

    苏小白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娇娇女,加上苏白本身有一定的下厨经验,她自己对厨房倒没多陌生。

    切了火腿在平底锅简单煎了一下,又打了两个荷包蛋,下好面条后盛出来,上头摆放好荷包蛋跟火腿,再淋上一点海天的酱油跟香油,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就好了。

    吃过面条,苏小白瞅了一眼外头的雨势,看样子没几个小时这场雨是不会停了,于是收拾好碗筷才重新坐到沙发上。

    乔南做让她随便坐坐,他自己倒先回卧室处理一些工作上的文件,苏小白方才吃面的时候留意到他脸上虽然没过敏,但脖子以下的地方露出的皮肤还是有一些红疹,估计是还没完全消退,于是拆开自己带来的那支扑尔敏药膏,拿着进了乔南的卧室。

    卧室的窗户为了避雨就关着,连窗帘也一带掩上了,桌子上开着台灯,房间内被淡橘色的光线笼罩着,有几分旖旎跟温情。

    苏小白瞥了一眼卧室那张双人床,上头铺着灰色的床单,不过她并没有坐上去,因为随便坐在别人的床上,尤其是一个男人的床上,这种暗示的意思太明显了,即使是无心有时候也会被当成是别有用心。

    所以苏小白只是走近乔南,乔南此刻正坐着,察觉有人靠近便抬起头,她有种居高临下俯视这个男人的态度,但没一会儿就消失了,因为即使需要仰视自己的人是他,但这男人也并未就因此显得卑微,反而有种泰然处之的镇定。

    大概正是因为这一点,让苏小白方才一下子蹿起的气焰很快就熄下去,只在看见那红色小疹子的时候皱紧了眉头。

    “今天没涂药么?”她问道。

    “你来之前刚吃了药,涂药效果没那么好。”其实主要是嫌麻烦,而且那疹子也并不痒,比起前两天也已经消了不少,乔南并没有怎么在意。

    可苏小白就看不惯那红疙瘩了,就犹如方才乔南扯着她的手指不让她啃一般,她也有些命令式的让乔南脱掉领口那几颗纽扣,语气淡淡的,但却不容拒绝的严肃。

    乔南一瞬间的愣怔过后才黯下眼眸,不过依旧解开了领口最上面的两颗纽扣,露出一小片粉红色的疹子,看起来并不算特别严重,但仍是一大片的状态。

    似乎他听见苏小白“啧”了一声,然后咬着唇挤出一小截的扑尔敏沾在指尖,小心翼翼的涂抹在红色的疹子上。

    往下瞥了一眼,发现底下依旧是一大片,于是这一次没命令乔南解扣,她自己已经替他动手又解了两颗扣子,这才发现一只顺着肚脐眼,那过敏的地方居然蔓延整片胸口。

    心里顿时越发愧疚,她没想过他会对海鲜过敏,要是知道的话,当初也就不会勉强他吃下那碗海鲜粥跟那么多虾子了。

    第二次她又挤了一大块的药膏在手上,这次改成两根手指去抹,她抹药的时候神情很专注,很认真,大大方方的一点儿也没觉得害臊,乔南知道她并不是不在意,反而是因为太过于专注一件事而暂时忘却了她现在的举动有多暧、昧。

    他在等,等她何时发现这一点。

    果然,苏小白一开始并没多在意,但男人的身体究竟不同女人的,她指腹接触到的是那一块块tu起的硬邦、邦的肌肉块,还有那温热的皮肤,只通过指腹的接触传来,那比起任何时候都要感觉清楚。

    苏小白的手指开始有些迟疑,但依旧硬着头皮抹好药,不过这一次速度快了很多。

    她没敢抬起头去看他,因为她知道自己此时脸一定很红,因为光从自己脸上那滚烫的热度她就知道有多红了。

    从乔南的角度看,只看见她的侧脸,橘色灯光下那一抹俏红似乎越发的鲜艳,又听见她哼了几句,“这药一天涂三次就行了,我刚才看了下,那疹子没再继续发上来,应该后天就消了,对了,我认识一个老中医,虽然是弄些偏方的,但确实很有效果,要不,我等会去让他开副药方,晚上给你送来,不,还是明天早上再给你送吧。”

    她又想到要是晚上给他送,会不会觉得是另有目的似的,虽然她不排除也是存了那么一丁点儿想要继续见面的小心思,但仍旧是因为她的原因害的他这般模样,所以就想起当初替她开方的那个巷弄里的老大夫。

    见乔南没回话,苏小白便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于是便去看他,这才发现原来乔南一直都在望着自己,而且嘴角那一抹兴味的笑意让她有些慌了神。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姿势有些不太好,因为刚才帮他涂药的关系,她等于整个一只手肘撑在桌子上,腰也抵在桌子上,他伫在前面只要有心,一只胳膊便可以圈起她整个人。

    然而他始终没有这么做,所以反而像她急着投怀送抱似的,苏小白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好不容易脸上的热度消退了,才嗫嚅道,“这一次是我害了你成这副模样的,对不起啊,我要知道你对海鲜过敏,就不扯着你吃那些东西了。”

    乔南见她抬起手,又准备放进嘴里了,便扯下她那边的手,自己的手掌盖上去压着,那温热的手掌盖在她手背上,那种碰触甚至比起亲吻还要来得紧张。

    苏小白听见他虽然是笑着却隐隐有些不悦的说,“你这啃手指的坏毛病打哪儿学来的,真应该剁了这只手多好,看你还能啃着不。”

    咬了咬腮帮子,苏小白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眸子,有些恼他,便故意说,“我咬手指又怎么啦,至于剁掉一只手么,你这也太霸道了。”

    乔南只抓着她另一边手,让她自己看清楚一些,“这手指头都成什么样了,你自己瞅瞅。”

    其实也没多严重,就是被她啃得有些破皮,也就是食指而已,苏小白满不在乎的缩回自己的手。

    “手指好看有什么用,领导又不会给我涨工资,再说了,这过两天新长了皮,手指还不是原先那样。”

    “这习惯并不好,要戒掉的。”乔南甚至有些语重心长,苏小白只白了他一眼,但心底却竟然有些稀罕他这般的管教自己,当真是她脑抽了不成,今个儿怎么就觉得他越是管自己心底有些东西就越是塞得满满的。

    她随口又问了一句,倒没多大感情成分在里头,“你自己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屋,就没有女朋友么?”

    其实乔南有没有女朋友她还真不清楚,就知道他没结婚,而且他的情况也不好跟方程打探,省得他起疑,于是这会儿干脆就直接问他了。

    原本以为乔南会痛快的给她个否定的回答,哪里知道乔南只是勾了勾唇,并没有直接否认,这让苏小白顿时觉得有些失望,又有些赌气,只挪开目光不再追问。

    苏小白觉得自己现在有些过分跟他亲昵了,两人这种说不清的关系让她又有些挫败感,只慌慌忙忙的将被压着的那只手抽了回来,一转身,人却离开他那边,故意瞥了一眼窗外,就说,“雨好像比起刚才要小了一些,我差不多也得回去了。”

    乔南也没有逼她,只说要送她回去,临走时候,她又说明天早上送药过来的,回头又有些纠结的看了乔南一眼,苏小白想跟他说她要离婚了,可这话始终没当着他的面讲。

    连他要送自己到楼下都拒绝了,跟逃似的从他家出来。

    一出来就有些后悔了,她觉得自己方才有些失态了,说不清楚心中那股慌意是从何而来。

    这男人就是个抓不住的,她没信心抓在手里,但又控制不住想去亲近他,而且她甚至不愿意顶着有夫之妇的身份去跟他近乎,苏小白吐出长长的一口气,握紧手中的方向盘,把车调了个头开走了。

    一直到她车子消失在视野中乔南才从窗边离开,点了一根烟,独自坐在沙发上,望着对面一个药瓶子,眼神一暗,瞳孔之中唯独留过那冒着红光的火花。

    下午六点半,方程准时出现在跟苏小白约好的那家律师事务所,苏小白提前半小时就来了,见人齐了后,律师对着两人点头,示意两人坐在桌前椅子上,分别给两人摊开一份文件,正式一份完整的离婚协议书。

    关于两个人的共同财产还有一些涉及到金钱方面的问题,苏小白特意找了这间律师事务所帮忙从中拟了一份文件。

    其实苏小白并没有打算要跟方程分什么财产,就是希望保留自己后面买的车子跟一部分东西,至于屋子,那本来就是方家给购置的,她倒是一点儿都不在乎。

    原本按照方程的意思是将房子留给她的,却没想到苏小白一口回绝了,除了车子跟少部分物品,她几乎算是净身出户了,当真是要怎么来的就要怎么回去。

    方程没有继续勉强苏小白,只迅速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看着他终于同意签字后,苏小白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这会儿她算是彻底的跟方程没有关系了,只要她也签了字,从今往后她就是自由之身。

    心底忍不住一阵雀跃,拿起桌上的钢笔提笔刚要签字,太阳**猛地一抽chu,脑子里仿佛要裂开似的,苏小白疼得扔掉手里的笔,不得不使劲按着两边的太阳**,上半个身子撑在台上,不出一会儿的功夫额头上已经覆上一层冷汗。

    见她这副模样,方程也是一惊,连忙按住她的背部,皱着眉说,“怎么一回事儿?”

    苏小白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见那邵律师递给她一杯温水,才说了一声“谢谢”,又吞了好几口的温水,这才感觉好了一些,但谁也没看见,苏小白始终低的头下的那副神情却是有些恼羞成怒的。

    都这个时候了,苏白居然还想阻止自己,她好不容易替她做了这一决定,可她非但没有领情,反而还在这节骨眼阻扰,苏小白能不气么?

    不管你会不会后悔,反正我苏小白做的决定肯定不会后悔,几乎是一边握紧手里的笔,一笔一划不知多用力的签下“苏白”两个字,苏小白立刻站起来,把协议书放入自己的包内,跟方程说明早上民政局见,便快速的离开了事务所。

    才刚下楼,苏小白就大口的喘气起来,不仅是额头,就连背后也出了一身的冷汗,脑子虽没有之前疼了,但依旧隐隐的抽痛,她知道,这是苏白在抵抗自己,苏白这是想出来了,想要夺回主控权,可苏小白哪里会让她如意,她好不容易盼着跟方程离婚的这一天,要是现在让苏白出来,下一刻苏白就能把离婚协议书给撕了,故此苏小白宁愿强迫自己的精神遭到严重的痛苦,也绝对不能让苏白出来搅局。

    于是不得不强忍着不适回到车上,捏了捏装有协议书的包包,脸上却是胜利的笑意,是你自己舍弃这个人生的,她当初说过了,你要是在逃避下去,也甭怪她往后做出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

    一切如苏小白料想的那样顺利,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带着相关的资料到民政局这边办好了离婚手续。终于能够结束这段一开始就本不应该结合的婚姻。

    苏白一开始错了,但苏小白现在做的事却是对的。

    方程望着苏白渐行渐远的背影,有那么一刻想要冲上去拉住她,可惜他并没有那么做,说后悔似乎有那么一刻,或许更多的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在这场婚姻中是失败者吧。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的手机响起,是苏白的舅舅打来的,她舅舅只是个普通的大学老师,虽然苏白母亲死得早,但舅舅跟苏白家的关系却是很亲密,尤其跟苏白,更是把苏白当亲闺女似的疼爱。

    苏小白许久没见这个舅舅,还打算怎么开口呢,就听见对面一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男人声音略为焦急的说,“苏白,你赶快到医院一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