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趁着方程去卫生间的空档,苏小白赶紧换好衣服,装着等会儿也出门一趟的样子,等方程从洗手间转出来,他也是一身正装,桌上还放着他的公事包,苏小白刚刚偷偷看了一下,里头有好几份需要乔南马上签字审核的文件,乔南应该不会拖太久让他签字,就好比,桌上还放着另一份也是需要方程立即动手签字的文件,那份被他冷落许久的离婚协议书,如今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光是这一份离婚协议,苏小白就有五六份一样的,也是防着方程会不会一气之下顺手给撕了,因此多备着几份空白也比较放心。

    方程出来的时候看见苏小白已经坐好在桌前,在她自己面前跟对面都放着一份协议书,方程不用看内容也知道这是什么,心下居然渐渐涌出一丝的烦躁。他不知道这种烦躁的情绪从何而来,或许是因为这离婚的事情,苏小白从头到尾做得太干脆,太过于积极,那种急于摆脱这段不幸的婚姻的态度让他有些微的不爽。

    他印象中那个温婉素雅的女人已经变成了另一个利落洒脱甚至有些自私无情的人,可偏偏这种特质却让方程觉得苏小白更接近于一个正常的具有吸引力的女人,而不是从前那个对谁都一副拒之千里高不可攀的苏白。

    当初结婚的时候方程原以为跟苏白这种“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才是持久稳定的,却没想到结婚前后不到一个月时间,苏白就打破了他几年间跟她相处的点点滴滴的印象,仿佛一个全新的陌生人,越是相处的久就发现自己越是看不透,也从不了解她。

    有时候跟她躺在床上,方程脑子里甚至冒出这是另一个拥有着跟苏白一模一样脸皮的那女人,他的新婚妻子被人偷龙转凤的换掉了。

    原本是这么想的,可那一次无意间瞥见苏小白换衣服,苏小白luo露的后腰位置上那颗显眼的红痣让他打消了最后一丝的疑惑。

    那个隐蔽位置的红痣这世界上不可能有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女人也同时拥有,他甚至记起当初第一次拥抱那具略显冰凉的身体时候,在那雪白的背部落下一个个浅吻的时候,他一时间沉溺在那仿佛红得要渗入皮肤更深处的红痣。

    “这离婚后我会搬出去的,对了,不过没那么快,收拾东西太麻烦了,可能还是得需要个三五天的时间。”苏小白纯粹是嫌收拾行李麻烦,打算趁着休假的最后几天慢慢收拾。

    见方程一直没动静,苏小白不耐烦的蹙起眉头,“诶,方程,你听见我说话了么?”

    她这一通抱怨嘟囔确实让方程回过神,只瞥了一眼台上的离婚协议书,眉头不经意的一扯动,似还存有几分私心,但语气却没多大的悔恨之意,苏小白没有看错,即使是即将面临离婚,方程也并未将这段几年的感情放在心上,于他而言,这场婚姻关系的不过是两家的面子,他方程的面子而已。

    苏小白忽然还觉得原本为苏白做出这任性的决定有些许心虚,但在看见方程这种态度后,更深觉自己的决定没错,即使苏白日后记恨,她苏小白也要率先摆脱这段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

    方程低头瞥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只淡淡开口,这样吧,我先去送一份文件给乔叔,之后再回单位一趟,晚上回来我会签字的,但我还是希望这段时间你再好好考虑,毕竟……我认为我们之间还没需要走到这一步。

    苏小白眯紧漂亮的眼眸,倏然站起来,只冷漠的说,“不用考虑了,我觉得这事还是今早解决的好,这样吧,你下班时间一般是五点半吧,我七点以前在这件律师事务所等你,如果到时候你没出现,我会先单方提出离婚。”说完递给他一张名片,苏小白转身回到卧室开始收拾行李。

    方程手里捏紧那张名片,邵至律师事务所,从未听过的名字,名片还新着,看来也是她这两天找的律师。

    苏小白一边在房间内开始收拾行李,一边侧耳听外边的动静,一直到听见门落锁的声音,她才赶紧跑出玄关穿好鞋子,拎着包包就往外走。

    趁着方程的车还未开远,苏小白自己也开车跟了上去,这一路上跟他的车子保持三四十米的距离,中间还插、着几部车子,方程应该没那么轻易发现自己。

    幸亏今天出门晚,已经过了上班高峰期,这一路上没多大堵车,跟着方程开了二十来分钟,最后车子拐进了南京路的一个高级住宅区,这里的楼盘多数属于复式楼盘,小区很大,进来的时候苏小白就说是跟前边的那个车牌的车子一块儿的,又顺利的报出方程的车牌,小区保安或许见她是个美女,也没太为难她就给放行,苏小白瞅着前边渐行渐远的方程的车子,不敢跟着太紧,怕目标太明显,只把车子先停在前边一栋楼下边,这才慢慢一路悠着上去找方程的车子。

    好不容易在前边几百米出的一栋楼下看见方程那车牌尾号777的黑色途锐,方程一共就两部车子,都是黑色的,一部是单位给配的车,黑色的大奥迪,另一部则是他自己买的这部黑色途锐。

    苏小白确定是这一栋楼后才走至远处树荫底下,又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已经看见方程从里面出来,动作麻利的开了车走人。

    一直到看不见影儿,苏小白才重新折到楼下,乔南应该就是住在这一栋的某一层,楼房不算高,总共十二楼而已,饶是如此苏小白还是犯了难,她想找人总不至于一间间的敲门吧,让小区保安帮找也不现实,明明自己是来看望人的,却连人住哪儿都不清楚,这不更让人怀疑么。

    她不是没有乔南的电话,只是那个号码她记得乔南说过只允许打一次,一次以后就再也打不通,她当然不会因为这件事就用掉这个珍贵的机会。

    于是只能在楼下溜达,溜达了大概有二十来分钟,想着要不就这么回去算了,她这一头热算怎么一回事儿啊。而且她手里还抓着一管治过敏的药膏,那是结婚之前从家里带过去的,她以前有过药物过敏的情况,所以在家也就备着一两管外用的扑尔敏。

    此时也觉得自己这模样有些犯傻,苏小白咬了咬唇,有些蔫不拉几的耸着脑袋正准备离开取车,却没想到她这心灰意冷的失望劲儿却刚巧让下楼扔垃圾的乔南撞见,乔南一开始还没认出,一直到扔完垃圾,看见外头不断徘徊的女人才发现是苏小白。

    双手就这么插在裤子口袋,身上穿着灰色家居服,外头还罩着一件薄的针织衫,头发也没特意打理,甚至有些许凌乱,但这模样反而比平时穿正装的时候要显得多了几分玩味跟轻佻。

    也就是那么巧,苏小白就回过头想最后看一眼,就发现乔南站在电梯口那不知多久了,嘴角甚至挂着一丝看不透的笑意,苏小白瞬间觉得有些尴尬,手里抓着药膏,这走也不是,前进也不是,只能傻愣着跟他对望。

    一直到乔南走近眼前,苏小白才发现这么打扮的乔南简直绝了,比起平时年轻好几岁不说,甚至那一股子慵懒迷人劲儿让她更加稀罕。

    本来乔南就是个好看的男人,这一身简单的家居服都让他穿出一股禁yu的气质,苏小白在心里暗暗惊叹每一次见乔南都是一种全新的认识,这种捉摸不透的感觉偏偏让她上瘾似的想一直往上凑。

    “跟着方程屁、股后头来的?”乔南一下子就拆穿她,但也并不是真的打算奚落她一番,反而心情愉悦的看着她。

    苏小白顿时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总觉得在他面前自己像小孩似的,主要是这人太精了,什么事都瞒不过他。

    见她满脸写着不好意思跟憋屈,乔南心里也不落忍,方程离开也有二十分钟了,她就这么一个人在地下瞎晃悠,今天这天气也不算特别好,外面还起了风,看她一身衣服单薄,一瞬间乔南却皱起眉,只哭笑不得的看着她。

    “如果我没刚巧下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耗着?”问这话的时候乔南一直紧盯着她,黑眸深处有些许涟漪荡开,既然没发现自己语气有多轻柔。

    但苏小白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人有些像恼她,她就说,“也不是的,我刚打算走呢,可不是你正好下来了么。”

    苏小白见乔南敛起脸上的笑意,问她,“找我有事么?”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就是听说你好像过敏了是吧,我这儿有点药,想着送给你擦的。”

    乔南自然是瞧见她手里握着的扑尔敏,其实这药他那里也有,这种最基本的外用药膏,基本过敏去药店店员都会拿这一支。

    苏小白才觉得自己特意跑这一趟就是为了送这小小的药膏,而且人家都过敏两天了,还不至于等着她送药,一时之间竟觉得有些在栽大面儿了,于是脸上一热,抓着那药膏的盒子都快紧得变形了。

    方程自然是瞧出了她那点儿小心思,只没点破她,笑着说,“那怎么没打电话给我,不是给过你电话么?”

    一想起这,苏小白就有些来气,猛地抬起头,似嗔怒的开口,“你给那电话不是只允许打一次么?我要是打了可不亏大发了,不行不行,这电话得留着以后真有事的时候才能用呢。”

    乔南一怔,似才想起之前确实是跟她这么说来着,又笑着说,“那之前不是还有另一个号码存你手机里了么?”

    苏小白这才想起确实好像之前在医院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当时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还以为他是跟自己开玩笑的,这会儿才拿出手机翻找联络博,确实上面乔南的另一个私人号码好端端的存着。

    这时候苏小白真觉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挫败感,于是又咬着手指,有些气恼自己这般不上心,但没等她用力啃指甲,嘴里的手指就被人扯下了。

    扯她的人正是乔南,乔南实在是看不惯她总是咬手指的习惯,一来是觉得不卫生,二来她手指头都被啃得破皮了,好端端的一双手,总那么折腾,乔南算是因为她这件事跟她卯上了,也不知打今后起,为这事,乔南没少教训她。

    正巧外头开进来一部车,乔南才觉得两人站在这儿也有一段时间了,这风大比不上屋内,就跟家长拎着小孩似的,把她带到家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