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那样一种美人儿,当真是没法不爱,她不慌不忙的把一个黄色球撞入袋中,她说了她不会玩撞球,确实完全没有掺假的成分,技术上明眼人一看就是新手,可那姿势漂亮,说也奇了啊,也没人教她怎么摆姿势,她便会弯下腰,上半身贴着桌面,那腰肢仿佛柔软无骨如美人娇蛇,一大半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垂落在桌子上,那极细腻的青丝若有若无的擦着桌面,也不知道撩着在场多少年轻子弟的心窝。

    当真是心窝子都痒酥酥的,瞧她那醉人的风情,尤其她还整一个不自知的状态,因得了一些为的小胜利而露难耐兴奋的微笑。

    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她身后的男孩,那个脸上荡着“宠溺”微笑的大男生,有着一双极漂亮gou人的丹凤眼,眼尾极细的往后扬着,精致得不带一丝人间烟火,就这样一个男孩,他却伸出双手教她握着台球杆,等同于他整个身子都与她近距离的紧贴,俯身在她背后,随着她一块儿把身体倾向桌面,这样的姿势从侧面看来实在是再亲密不过了。

    就连徐和心里有些许腻歪,这娘们儿明明是自己先救回来的,怎么反倒是甘心先占了先机呢?甘心不是挺讨厌她的么?但刚刚两个人一块儿下楼,明显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徐和的这些小腻歪仍是压了下去,只眼神一直盯着苏小白,却又不得不承认,甘心跟苏小白站在一块儿却是相配得很,俊男美女,都是绝艳可人的角儿。

    也真不知道这究竟是在看打球还是在看人了,在场人的整副心思又有多少是落在她那紧握球杆的nen白柔荑、柔软的腰肢,挺翘的臀儿上的。

    世上美人有千万种,她偏是这千万种中最复杂的,媚中带纯,伶俐中带迷惑,狡黠中又透着些许娇憨,柔软而又倔强。各种矛盾的相对性掺揉出一个独一无二的苏小白。

    怪就怪她这般的风情偏偏给某些人的心窝子来上狠狠的一刀,快准狠朝着bo发跳动的心脏来了猛烈的一击。

    任谁看了她跟甘心这般的亲密都会怀疑两人有些道不清的关系,再加上能进来古林的人本身就不简单,都是玩家子,玩天玩地玩人玩事,啥都玩,什么都敢玩。

    偏甘心又是这些人中无人不识的玩家,虽不见得见过几次面,但甘心名声在外,真正能玩的人都知道古林的幕后老板可不就是他么?至于周奇,只是甘心掩人耳目找的个托儿罢了。

    苏小白此时是玩心四起,早就把之前恁烦心事抛之脑后,整个心思放在眼前红啊黄啊绿的圆球上,刚巧撞进一个球,苏小白兴奋的抬起头,那唇却险险擦过甘心的脖颈,苏小白一怔,有些“娇羞”的低下头,后者也不知道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外人看来只当两人tiao情呗。

    这两人越是亲密无间越是你侬我侬的,落在方程的眼中就越是刺眼得很,方程什么也不说,只站在一侧看那围在中间那两人的各种风情。

    确实果然般配得很,如果不是自己的妻子,或许方程还权当欣赏那么一两眼,可偏偏,方程的眼中,那女人可不就是他那本应“清心欲寡,不争不求”的老婆么。虽说之前她似变了一个人性情有些许张扬,但毕竟没有正面表现,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方程还是挺“尊重”她的,尤其昨晚上晓得她失踪后也是派人找了一个晚上,谁晓得她会出现在古林这边,而且跟甘心也不知道什么关系,两人确实亲密得过分了一些。

    你要晓得,像方程这类的性格的人,从小就是被家里用精英式的教育方式养大的,又被送出国一段时间,回来后一切顺风顺水惯了,无论是做人做事,给人的印象都是低调却不失稳重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玩归玩,但永远跟甘心、徐和这帮人尿不到一个壶的原因了,在他眼里,甘心跟徐和做得的是那是纨绔子弟干的,是不入流的玩意儿,真正会玩的,往往不屑于摆在台面上而已。

    所以方程并没有急着冲上去“抓j”,反而冷眼旁观的杵在一旁,他倒想看看,自己的妻子究竟在自己面前跟外人面前是怎样的判若两人。这心底的却不晓得居然衍生出了“恨、嫉、妒”的感情。

    明明跟这个女人交往了两年多,跟她结婚的也是我,同床共枕的是我,为何她的这种风情却从未在自己眼前展现。

    方程心里挣扎纠结的只怕仍是这点。

    “方程!”一个意想不到打破了现下的宁静,方程又怎会料到还有一个痴情的张婷婷呢,张婷婷不是不爱方程,而是觉得抓不出这个男人,最柔弱的时候又偏巧遇见龚正,因此这才跟龚正扯不清,待她猛然醒悟的时候,方程的眼中早就没了当初的热情。

    刚才方程离开让她怅然若失,心被掏空一般,犹如海上漂浮的孤木,正肝肠寸断的时候却瞧见方程折了回来,她自然要紧紧抓住他,哪怕求求他也好。

    于是一声饱含不知多少愁苦悔恨与哀求,张婷婷甩开一旁恨得沉下脸的龚正就跑向了方程这边。

    其他人还在兴头上没瞅见这一小出意外,但苏小白偏巧耳朵好,冷不丁听见方程的名字,整个人还真就愣怔了下,抬起头看了一眼,坏不坏啊,就跟方程那凛冽的目光撞在一起。

    苏小白心颤了几下,因为甘心因为怕她摔着,所以一只手还搁在她的腰上,她赶紧拉开甘心的手,却没想到这一幕叫方程看了只觉得她在欲盖弥彰。

    原本还有些心虚理亏的,但瞧见张婷婷跑过去拉着他的手后,苏小白的火气也跟着蹭蹭蹭的上来了。

    我怕什么呀,我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哪里像你,小情人都堵上跟前了。

    苏小白随手扔下球杆,嘴里嚷着“不玩了,不玩了。”还真是任性得可以,但在这些纨绔看来都却是真性情。

    徐和笑道,“怎么不玩啦。”

    “心情不好,不想玩就是不想玩了,你们自个玩去吧。”苏小白有些噘着嘴,两手背到身后挨在球桌上,毫不客气的回瞪了过去,然后这才跟甘心低头说,“你送我一程呗。”

    甘心自然也看见对面的方程了,心下大概也晓得她肯定跟他扯不清,不过也不怵方程,反而乐得蹚这一浑水。

    苏小白跟甘心并排走出去,看都不想看方程一眼来着,可谁知道就在擦身而过的时候,方程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没让甘心有机会说话,便沉下眼中各种复杂的情绪,带着淡漠疏离的口吻开口,“我送你回去。”

    “我不,你给我松手!”苏小白咬着牙说道,拧着眉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你要不想我绑你上车,乖乖跟我走。”方程瞥了她一眼,也满强硬。

    后面追上来的徐和就不乐意了,撇着嘴讽刺道,“哎,你谁啊你,凭什么让他跟你走。”徐和没见过几次方程,自然不晓得他的事情,但对于他强迫带走苏小白很是不爽,谁让苏小白是他“捡到”的呢。

    可方程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能噎死人,堵得在场的人一句话都说不出。

    “就凭我是她老公。”这一句话确实震慑效果不错,不知多少人心里的火焰被灭了,还有身边摇摇欲坠哭都花枝乱颤的张婷婷,她此刻也没勇气冲上去了,他是她的丈夫,是别人的丈夫啊。也只泪眼朦胧的看着方程把人带走。

    几乎是连拖带抱,方程把人硬塞到了车里,一溜烟的开车离开古林,甘心没有阻止,既然这个男人承认苏小白是自己老婆,那说明这男人对她还是留有几分感情的,苏小白还不至于甘心为了她跟方程落下死仇。

    不过,苏小白被带走的一刻,甘心的心确实有些膈应的慌。

    乔南从酒店出来,下午五点要飞古都市,乔南的秘书因为要先准备会议流程,早上就先行一步飞古都市,乔南喜欢轻车简行,便不让人跟着,打算一个人启程去古都市。

    乔南大概做梦也没想到,他这一次的古都之行注定了不是单人旅程,无论他乐不乐意,这命中注定的事情往往就那么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