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五章
    <script>第八十五章

    旁边突如其来的动静让苏白手中的动作停滞了片刻,与那刚睁开的黑眸对视仅仅短暂的几秒时间,她便匆匆的避开视线,心头莫名的一紧,将手中削了半个的苹果放下,才忙不迭的站起来按下床头的呼叫器。龙坛书网www.longtnahsuw.com l.

    好在医院的办事效率还算迅速,不出半分钟的时间,主治医生与院内一些其他领导风急火燎的涌入病房,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一下子变得拥挤不堪,这一眼望去,各个院领导跟医生护士加起来也至少得有七八个人。

    苏白眉头略皱,眼中划过几分的不满。即使知道乔南背景或许不简单,以至于这些院内领导这几日来对他多加“关照”,每天查病房不知几勤奋。可眼下病人刚苏醒,气息与身体还虚弱中,这么一大片的人忽然闯入,多多少少会给人心里一些压力。

    尽管对于这些白衣天使的做法感到不妥,但苏白也只能暂时忍在心里,只加紧一步上前,将自己的身子微妙的挡在这些人跟乔南的中间。

    这些人当中乔南的主治医生是那位年约四十上下的周医生,见苏白忽然挡在眼前,倒有些觉得尴尬,不过也不恼,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向苏白。

    “哦,苏小姐,这边这位是我们医院住院部的副院长,张院长,这边是脑科主任齐冉主任,还有这边是刘医生跟程副主任。”

    苏白淡淡的看了后边的人一眼,只略微示意的点头,并没有逐一客套的寒暄,只是略微让出一小步的距离,好让周医生给乔南做个检查。

    乔南只睁开眼一会儿又选择了闭上,意思也很明显,显然是刚醒来虚弱得没有精力去应付这些人。

    考虑到他们这群人确实来得有些突兀,周医生脸上挂着淡淡的尴尬,除了听诊器,才对苏白说,“暂时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乔部长刚醒来,先让他好好休息一天时间,明天我安排个时间做个全面的检查,还有,这两日的饮食尽量清淡一些,最好的话是进食一些流食。”说罢将目光转向身后的各个院系的领导,大家都是明白人,此时也晓得不宜打扰,只能脸上露出宽慰的微笑,又简单的同乔南此时的代表人苏白寒暄了几句,这才一群人离开病房。

    待看见人离开后,苏白才上前将病房掩上门,又转身回到乔南身边,替他将被子一角掖好。

    乔南此时闭着眼睛问了一句,“我昏迷多长时间了”

    苏白掖好被子,一边坐了下来,答道,“今天是入院的第五天了。”

    乔南睫毛颤了颤,这才缓缓睁开眼,一点儿也不意外的再次对上苏白的视线,眼中原本清冷此时也稍微柔软了一些。

    不过平日里清冷的声音因为生病的关系显得有些中气不足,只淡淡的说道,“看来这一次时间是挺长的,好在这条命够硬,老天想收也收不走。”

    他只是无意识的有感而发才说出这一番话,却没看苏白瞬间皱起的双眉,只仍顾着说,“这是第二次了吧,记得上一年的夏天,你也是在医院照顾我来着。”

    那一次,他们还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只觉得她救了自己,便对她多了几分兴趣,谁能想到接下来的事情。

    苏白默默的听着,并没有回应的意思,那一次的事情她并没有任何的印象,因为那一次陪在他身边的人压根就不是自己,而是取代自己后的那个苏小白。

    那是属于乔南跟苏小白的记忆,她苏白并未参与其中,只不过如今从他的嘴里听到,苏白莫名的有些烦闷。

    “你刚醒来,要不要喝点水”苏白一边问着,却是已经站起来拿起保温壶替他倒了一杯热水,又体贴的倒入另外水壶中的一些凉水,尽量兑成适合入口的温水。

    原本是打算递给他的,但发现他微笑着试图接过但却因为虚弱而颤抖的双手的时候,苏白选择了来到他一侧,找了个调羹舀了些许递到他唇边喂送。

    乔南大概是刚醒来,加上这几日一直未食用任何东西,一下子就喝了半杯水进去。

    他脸色依旧苍白,除了之前因为脑部手术而缠上的纱布外,身上只是一些擦伤而已,并没有较为严重的皮外伤。

    苏白放下水杯,轻声问道,“想吃点什么么”忽然又想起医生方才的嘱咐,才又继续说,“你刚醒,不适合吃太油腻生硬的东西,不如先喝点米粥,至少得先吃点东西垫个肚子。”

    乔南深深看了她一眼,削薄的唇扯动了一下,弯起一道往日里难见的弧度,“好,你替我决定。”

    苏白轻轻颔首,转身出了病房,待站在走廊上,这才深深吐了一口气,双手紧握成拳紧紧的贴在裤腿两侧,心情莫名的复杂。

    这份本不该属于自己的悸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每次面对这个男人,越是深入了解,越是相处时间越长,她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甚至会嫉妒起另一个自己。

    她原本这一次就打算在他醒来之后,至少康复得差不多后就跟他坦白一切,从此划分界限,她继续过着属于苏白自己的生活,而他乔南,也并不应该出现在她的生活中。两个人原本就不该有所相连,从头至尾,他爱上的本就是另一个已经消失的人格。

    她不是没想过乔南是否会接受这样的一个结局,但毕竟两个人格永远不可能共用一个身体,尤其是在双方的生活与所爱之人截然相反的情况下。

    她们之间谁也不可能取代谁,因为只有消失一个,所以苏白选择了让苏小白彻底的消失于世上,她并不觉得这一切是错误的,苏白只是将一切恢复到本来的样子。恢复到苏白原本的生活中。

    在医院食堂找到米粥,特意买了个新的保温壶装好才拎上去。

    在病房内不意外的看见乔南的行政秘书张助理,见他正跟乔南汇报着单位上的一些事情,苏白进来后也没打断他们,只是安静的站在一旁,将米粥盛了半碗出来。

    大概是见她进来,两人的谈话不自觉的稍稍加快了一些,张助理也不好继续打扰两人,只跟苏白寒暄了几句便匆忙离开。

    “张助理这段时间是挺辛苦的,那一日在手术室外急得不行。”苏白想着总要说什么,不然病房内的气氛一直尴尬着,于是只能讲话题绕到张助理的身上。

    乔南笑着说,“这小张毕竟还年轻,遇事免不了有些慌慌张张的。”

    “若是我的上司在我眼皮底下也出了事,我大概也没办法保持冷静,而且他真的是很关心你,我认为这件事后,你应该好好放他几天假。”

    乔南没有立即答应下来,毕竟这是工作上的范围,只是望着她拿起小碗的手纤细修长,那是一双非常好看的手,肤色莹白有润泽,也就这一双手,他记得去年夏天在医院醒过来的第一眼,便是看见这么一双手正在不熟练的削着苹果。

    忽然心口一动,他说道,“能替我削个苹果么”

    苏白也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说,只是一怔,而后看向已经送到他面前的米粥,只好轻声说道,“你先喝完这碗粥,我待会给你削苹果。”

    乔南笑了笑,点头,便也没接过那碗米粥的意思,苏白只好勺了一点送到嘴边,见他低头吃了几口,这才皱了皱眉,心里却不知乔南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是故意等着要让自己喂么虽说他现在没什么力气,可这是不是也太理所应当一些呢

    一想到或许苏小白跟他相处的模式就是这般的亲密,苏白越发的有些不自在,毕竟现在自己所做的这一切,好似都是按照苏小白的模子做出来的。

    实际上,苏白是万万没想到,苏小白跟乔南往日的相处模式恰巧相反,想让苏小白伺候乔南,那还得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大部分情况却是乔南在照顾伺候这尊小祖宗。毕竟苏小白心性更为顽劣更不羁一些,很理所应当的享受乔南的照顾跟宠溺,甚至有时候,她将乔南当成自己的爱人,也当成自己半个父亲,跟个小女儿似的窝在乔南这颗参天大树下,接受乔南为她遮风挡雨的一切。

    可苏白不同,苏白本身就是一棵树,她也有自己的树荫有自己的枝干,她并不愿意依靠另一个人而活,她更希望的是两棵树一起相扶持相互依靠。

    苏白看见他将一碗米粥都喝完后,这才去拿了个苹果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削起果皮。

    她对于削果很熟悉,大概是曾经学医的关系,对于一切刀子都很有亲切感,虽然大学毕业后从事的并不是医生的工作,但曾经在学校实习的几年时间,手术刀对她来说并不陌生,以至于手里虽然是一把普通的水果刀,但依旧很熟练的在果皮上轻轻划过,瞬间一整片完整的果皮顺延而下,沿着手指落在果盘里。

    苏白并不知道,只是这一个很简单的举动却让的一旁的乔南眸色渐渐深沉。

    因为当初的苏小白同样在他的面前削苹果,但却是不怎么熟练,甚至有些笨拙的动作,而且苏小白削果并不在意形状跟长度,只要能将果皮顺利的除掉,不在乎剩下的果肉是否还够多。而且,苏小白削果的习惯是向外,而不是苏白如今很专业的向里侧。

    苏白很快的就将一个苹果削干净,果皮跟果肉分离得很完整,苹果的形状保持得近乎完美,盛落在果盘内的果皮薄而长,而且居然没有断掉,一看就知道动作有多娴熟。

    将削好的苹果切成刚刚可以入口大小,主要是方便乔南,又插了几根牙签进去,这才放到乔南旁边的柜子上。

    她低头继续削第二个苹果。

    乔南没有急着去吃那弄好的苹果,只是看这她低头动作娴熟的削果皮,才笑着说道,“我记得你去年削果还不太熟悉,没想到现在已经这么熟练了,要知道当初你给我的那个苹果差点儿没剩下果核而已。”

    苏白手中的动作只是稍微停顿了片刻,想了一会儿,才若无其事的看向他,面色依旧平静,倒看不出丁点儿的慌乱。

    “闲着在家没事练习的,可能是熟能生巧吧。”她倒不担心乔南点破自己,毕竟这种事确实多加练习就能做到。

    乔南薄唇微微上扬,并未开口跟她说,实际上苏小白削果是用左手的,那是她的个人习惯,而且她切果的时候喜欢讲任何的水果,包括苹果、雪梨香瓜这一类的切成自认为漂亮的小兔子的形状,当然,那些所谓的兔子形状也只有她自己能分辨出而已。

    大概苏白还没发现,如今她跟乔南的相处着实有些微妙,且不说从前苏小白跟乔南相处的时候是怎样一番的甜蜜撒娇,更是缠着他没法没天的,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安安静静如同一个得体的淑女坐在一侧。

    乔南微笑不言,心中却已是了然,却没有点破,也不知他如今的心思究竟如何的。

    苏白更是不清楚这一点,只是照着自己的能想到的相处模式继续下去。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不把话讲清楚,把事实告诉这个男人,只是在心里对自己说,等他身子恢复得差不多了再说,并不急于一时片刻。

    适时打断这种气氛的是从外头传来的轻巧富有节奏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推门而入,一阵芬芳的气息也随之灌入原本清冷的病房内。

    一身黑色水貂大衣的甘玉出现在眼前,身侧还跟着俊秀少年郎,甘心笑着先开口。“乔叔,身体好一些了么”

    甘心将手中拎着的各类保健食品放置在沙发上,又朝着苏白点点头,“我跟我妈刚接到你的消息马上就赶了过来,好在你已经醒了,要不然我妈可得急死了。”

    甘玉听到儿子这般的揶揄自己,倒也没有害羞,反而落落大方的说道,“能不急么,你说多大个人呢,怎么摊上这种事,好险你没事,也算是过了这一劫,这往后铁定是要有大福的。”

    “我妈做生意做得越发,反倒是越迷信这类东西了。”甘心忍不住笑着说。

    甘玉这会儿没解释,只是笑眯眯的看向苏白,“这一次幸好是苏总通知的,否则我们真不知道他出了事呢。”

    “也是他醒了后才敢通知,就怕你们太着急。”通知甘玉的确实是自己,当初跟甘玉互留了电话号码,想到甘玉甘心跟乔南的关系向来不错,即使仍旧怀疑甘玉与乔南曾经有过情愫,但苏白依旧选择了通知他们,毕竟据她了解,乔南在明珠似乎并没有太亲的亲戚,至少能通知好友来看望他。

    甘玉抿着唇看向乔南,尤其是在看见乔南头上包裹的纱布,忍不住柳眉一蹙,心疼走到跟前,直接就伸手附上他的额头,确定没发烧后,才急忙说道,“现在脑袋还疼么”

    苏白在一侧没有出声,只是撇过目光,安静的退到另一个安全的范围,将空间留给这两人。

    甘心在后面看得清楚,忍不住笑着说,“有苏总照顾着,想必乔叔应该很快就能康复的。”不经意的提醒了自己的母亲一句,甘玉这才意识到自己跟乔南早就不是当初的关系,只能尴尬的收回手,却对上乔南依旧波澜不惊的黑眸,才发现乔南压根不在意自己方才那些亲密的举动,心中才觉得微微发苦,脸上关切的笑意也收敛了一些。

    人家的正牌女友就在旁边,她如此逾越的行为,确实有些不妥,即使早就看开了,但眼下不知为何,心中还有有些不是滋味,大概是对于乔南这个男人,她依旧抱着一丝的期望,可事到如今,在看见乔南方才平静的眸色后,甘玉终于清楚,对乔南而言,自己只不过是他的一个老朋友而已,对两人的当初放不下的终究是自己而已。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还得在医院多休息一段时间,不然医院不放人。”乔南笑着开口。

    “多住一段时间也好,你才刚动过手术,身子还虚弱着,至于单位的事情再重要也比不过身子重要,你们领导不可能强压着你回去不可,你这段时间放宽心在医院休养,我让甘心每天去看你。”

    甘玉笑着捏了捏水貂的外套,又恢复成那个风情万种的商界女强人的模样。“不过苏总估计这段时间要受累了,你这几天都一直在医院么”

    苏白依旧带着清淡的笑意,望向甘玉,实际上她并不讨厌这个甘玉这个女人,甚至有时候挺佩服甘玉这种拿得起放得下的气魄。

    “不会,公司的事情现在有苏淼帮忙打理,我只是跑跑医院而已,不算太辛苦。”

    虽是这么说,但乔南看见苏白那明显憔悴的神色却有些心疼,至少方才从张助理那边得知苏白这几日忙前忙后的,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轻松。

    甘玉没接过话,只是笑着了然的点点头,又继续说道,“本来还担心你在医院过得怎么样的,现在有苏总陪在你身边,我跟甘心也就没那么紧张了,我们也就不那么打扰你了,你先好好休息吧,我们先走了。”

    “这几日麻烦苏总照顾乔叔了。”甘心也跟苏白说道。

    甘玉跟甘心在走廊上,甘心看见自己母亲一瞬间清冷下来的面庞,心中也了然她是为了什么而心情低落,只说道,“怎么,这一次终于要放弃了么”

    “能不放弃么,当初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不甘心他身边真的有了其他的女人,现在看起来,确实是没有必要在执着下去,人的心,一旦被其他人抓住,就回不来了。”走廊上的温度不比有暖气的病房,甘玉忍不住收紧了大衣,脸上这才显出方才没有的没落神色,那种略微有些凄凉的笑容配合着这一张绝艳的面庞倒是更显得凄冷孤清。

    甘心似早就料到自己母亲这一次会有所感悟,并没有太多的感慨,只是微笑着说,“乔叔向来不是感情用事的人,但对苏白确实有些特殊,也不知道苏白是怎么想的。”

    甘玉神色微凝,语气冷漠的说道,“对于乔南来说,苏白或许是特殊的,不过对于苏白,乔南也不知道究竟在她心中是怎样的一个位置,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毕竟我好不容易才选择放手,要不是因为我已经看透乔南跟我之间已经绝无可能,或许我会跟早两年那般争取一下。”

    “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我们都是局外人,不定。

    放弃了抗拒的苏白如同着了魔一般的去回应这个吻的时候,或许她自己也不敢相信,在说出真相的那一刻,她甚至觉得一切都该结束了,那么即使在一个吻又何必去想那么多。

    于是她比起任何一次都要专心的投入这个吻中,原本憔悴的脸庞也因为这个吻而染上些许的绯红。

    这一吻结束得并不匆忙,那细碎的吻不断的落在她唇角,她的眼睑,她的额头上。

    她不明白了,他是知道的,知道自己并不是他所想要的人,那为何这个吻还能如此的长久且温柔呢。

    苏白皱着眉不解的看着他,她不知道自己眼中那不安定的眼神在乔南的眼中有该多心痛。

    他已经等待了太长的时间,他不仅仅只是怀疑而已,而是从怀疑到察觉,从察觉到了然,这一个过程远比苏白想的要痛苦要漫长许多。

    “为什么”苏白喃喃自语的问出声,似在问乔南为什么知道真相后还要做这些,也似乎在问自己为何要去回应他。

    苏白咬着唇,唇上还沾染着他的气息,他的味道。并不陌生,却又很陌生。

    乔南身子向后挨着,靠在病床上,唇溢出一抹看不透的笑意,也不知道究竟是发自内心的笑还是逢场作戏,他反问道,“为什么要问为什么,我只是想吻你而已,而且想了很久。”

    苏白摇头,皱着眉不解的看他,很诚实的开口,“你想吻的人并不是我,我在你眼中并不是她,你明明已经知道,为何要这么做”

    “为什么说自己不是她,其实真正不明白的人是你,在我的眼中,你从来就没有变化过,哪怕是变了,苏白还是苏小白,难道你们不是一个人么,或许你已经不记得我曾经说过什么,但我仍想说的是,在我眼中,我喜欢的那个人就是那个人的样子,千变万化到最后,依旧是我看见的那个人的模样。”

    听到他这么一说,苏白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她一点也不明白究竟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在他的眼中自己就是那个样子呢。

    她有些不满的重复了一次,“我不是苏小白,我是苏白,你喜欢的那个苏小白,喜欢你的那个苏小白,是我亲手抹杀的,我不得不这么做,你可以怪我,但我依旧要告诉你这个事实,对不起,我如今也只能跟你说这三个字。”

    “我知道,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

    让苏白一瞬间错愕的是乔南居然反过来问了这个问题。

    还没等苏白问清楚,却又听见他那略低沉却依旧好听的声音说道,“我说过,在我的眼中,你从未有过任何的变化,我喜欢的还是那个人。”

    苏白还没等意识过来,却又被那双手温柔的托起脸庞,不得不直视那双此时深沉却又温柔的眼神,她活了快三十年,大概还没有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如此这般的亲密的听见他的声音在自己的耳畔响起。

    那似乎蛊惑,又似乎是哄劝的说道,“傻瓜,你还不明白么,你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否则你认为我为什么能冷静到这一步。”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