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这吻持续的时间实际上不算很长,但足以让苏白心跳提到从未有过的一个频率,最终只能败下阵来,身子全部的力气放佛被抽空,最终只能无力的靠在乔南的怀里,额头枕着乔南坚实有力的胸口上。

    那儿苏白能听见同样剧烈跳动的心跳声,苏白阖着眼眸,深深吸了一口气,呼吸间全是眼前男人的气息,冷冽却又带着那么一丝温热。

    苏白内心的震惊已经见见平复下来,内心是极为矛盾复杂的,其实方才说分手只是对乔南的一种试探,她想借此来了解乔南这个男人究竟对另一个自己抱着多大的感情。

    原本只是随口一提,却万万没想到乔南的怒火超过了她所想的程度,从乔南的反应来看,另一个苏白确确实实是被爱着的。至少方才那个吻中她感觉不到半点儿虚情假意。

    正是因为如此,苏白的内心反而溢出一种微妙的嫉妒与羡慕。

    没有一个女人不希望被喜欢的人所爱着,想必另一个自己已经成功了在这个男人心里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她也许不了解另一个自己,但能让乔南这样的男人也陷入其中,想必苏小白比自己懂得把握感情中的主动权。

    但更让苏白内心混乱的却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居然会嫉妒起“自己”,因为此时在乔南的眼中,她不是苏白,而是苏小白,乔南所喜欢的也是另一个自己,与乔南有缘分的也是苏小白而不是自己。

    苏白拼命的压抑住心底渐渐涌出的苦涩与感慨,她知道,苏小白此时所拥有的这些却是曾经她最渴望的激烈、固执的爱情。

    她当初与方程是的感情太顺利了,顺利得一切如好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两人之间没有过争执,没有过猜疑,更没有过一丁点儿的占有心,这种简单稳定的感情是无数人追求的,但却没办法拯救日复一日消散的感情。

    苏白从未想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一段轰轰烈烈甚至苦涩的爱情应该会是以怎样的姿态展开。

    那是书本上,是电视上才该存在的,现实生活中实在少见,她的事业、感情,一切都顺利着,并不存在一波三折的苦恋,她本身就是个简单的人,因此也喜欢简单的生活,并不羡慕书上的那些爱情,或许说是不太相信那样的爱情。

    明明应该如此的,可现在被另一个男人抱着,她的内心却好似掀起了巨浪,正翻滚着叫嚣着,一种复杂且微妙的情愫逐渐在心底某个角度发酵成形。

    男人的怀抱,她不是第一次感受,可却是第一次有如此激烈的感情变化。

    乔南就那样抱着她,并没有马上放手,他也只是轻拥,但却用自己的气息包裹着她,让她全身笼罩在属于乔南的范围内。

    乔南比她更快的平复心情,他并不后悔方才那一刹那的冲动,他是带着一丝怒意吻她的,哪怕这怒意只是瞬息消散,但到了后面,他实际却更深入的吻下去,他是想让她感受自己的存在,也在告诉她,她于他而言,其实很重要。

    但同样的在苏白看不见的角度下,乔南黑眸深处却微微山闪烁着同样复杂的光芒,心底不禁略叹了一口气,手上的动作却是将苏白此时抱得更紧了一些。

    这一切并未让苏白看见,或者说不能让她所发现,对于心细如尘的乔南来说,苏白那点若不细察便不能发现的反常情绪却早已被乔南看破。只是有人比她更棋高一着而已,真正掌控全局的人从不会是苏白。苏白也不过是被反蒙在鼓里罢了。

    若真心爱上第一个人,哪怕是千万次中一次反常的举措被深爱之人看在眼里都有所不同,苏白是低估了自己在乔南心中的位置,也低估了乔南对于这一段感情的所付出的代价。

    拥抱了片刻,乔南双手抵在她的肩头,将她稍许分离自己怀中一些,但仍是控制在自己范围内,双眸轻柔的凝视着苏白,抿着唇说道,“以后不许再说出类似这样的话,不管对我还是对你而言,这种话都是极为不负责的,哪怕是看玩笑也不允许。”

    苏白感觉到自己肩头上的掌心暗暗往下施加了一些力道,也听出了乔南语气中严肃的成分,只能满怀复杂的心思沉重了点了点头,但心底放佛松了一口气。

    乔南不再勉强她,只转身将掉落在地上的那白色药瓶子攥在手中,也连过问的打算也没有便径直将它放在大衣的口袋中。

    苏白不由得心跳漏了一拍,紧蹙这眉刚想要发问,却看见乔南回过头看向她,只轻描淡写的轻声说道,“我看这药你大概是有了依赖性,还是别吃的好,这段时间先好好休息,公司那边的事情若是可以就先交给苏淼去处理,想必他应该也不愿意看见你太过于操劳。”

    苏白依旧没有松开紧蹙的眉头,目光只紧紧的盯着他那略微鼓起的大衣口袋,说道,“你说不吃我就不吃,不过你也没必要把药也带走吧。”这可是目前为止最后一瓶药,若是这瓶药没了,要想去医院开同样的一瓶,势必会引起李峰的怀疑,那个时候只怕李峰会怀疑上自己真正的病因,更不会同意她继续服用这类药物。

    说到底,苏白还是想将这件事当成自己的秘密,目前并不愿意其他人掺和进来。

    可偏偏,现在事情却朝着她预期的反方向发展,并且有一触即发的趋势。

    乔南只揉了揉她的脑袋,像哄着小孩似的,看着她那越发担忧的视线却偏偏视而不见。“既然是一般的头疼药,那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点副作用,我先带走,今晚上你好好休息,睡之前喝杯温的牛奶,心情也放轻松一些。”

    苏白知道再继续说一下便成了胡搅蛮缠,而且也有可能引起乔南的怀疑,便只能略微可惜的将目光从他口袋里撇开,乖巧的点了点头。

    乔南并没有在苏白那儿待太久,只亲眼看着苏白躺在床上,亲自给她热了一杯温牛奶喝下后,又看着她渐渐的有了困意闭上眼,确定人已经进入浅眠状态后乔南才选择离开。

    乔南驱车回到自己的住宅,将大衣放置在沙发上,那白色的药瓶便不小心从口袋中滑落,一阵轻微的滚动声,药瓶子居然打了个转,生生的滚回到乔南的脚下。

    乔南望着那药瓶子,不由得一怔,思绪飘回一年前的那个夏季夜晚,那会儿一身红色旗袍的苏白,以及那惊诧目光下落在那脚下的药瓶。

    乔南弯下腰捡起那药瓶子,并未有任何特殊的药品标签,若是外人来看,根本不会怀疑什么,只当是一个普通的药瓶子便好了。

    可这种药瓶,乔南也曾经有过无数个,他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也曾经将这种神秘的药瓶子视为自己不为人知的秘密。

    若是让往日里尊敬他,视他为事业敬仰目标的年轻后辈知道,自己这个一丝不苟,对待工作近乎严苛到变态的上级领导曾经有过严重的暂时性失忆症,甚至一度严重到精神出现过混乱而不得不依靠药物压抑过好几个月的时间,只怕这些年轻后辈会深感震撼到九霄云外。

    当然,乔南是个有果断杀伐的男人,即使曾经有过这一段不精彩的黑历史,但他依旧挺过去了,而那段痛苦不堪备受折磨的时期里,他唯一记得的便是那不断接近自己,最后终于在自己心墙狠狠刻下一刀的女人,这个女人便是苏白,不,或许是另一个苏白。

    不管是苏白还是另一个人,乔南其实并不在意,实际上何必分得如此两清,乔南只知道,自己喜欢上的女人只有苏白一个,不管是精神分裂也好,人格障碍也罢,她也有自己的秘密,他只知道,她就是她自己,不管是哪个人格,始终是她自己所产生的,而从本性上来讲,她们便是一个人。

    要调查到苏白的事情对乔南来说并不困难,他不愿意拆穿,也并不愿意阻止她在自己眼前如此演戏,甚至当初她调查自己的事情,包括病情的时候,乔南都没有出手阻止,或许一开始是想看看这个女人有何手段,但在这过程中乔南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如此快的沦陷,这点倒是出乎乔南的意料。

    乔南这一生只错过两次,第一次是错在甘玉的事情上,第二次则是错在苏白的这边。

    但甘玉的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二十几年,年少时期犯下的错位,眼睁睁看着喜欢的女人离开自己那会儿并没有选择挽留,年轻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心高气傲,哪怕是知道跟甘玉之间有一个无法得知的误会,哪怕知道甘玉是带和不舍与痛苦离开自己,但他都从未愿意放下那点高傲的自尊心。最后只能痛苦的承受所爱之人离去的痛楚。

    二十多年后,依然成熟的乔南的自尊心比起年少的时候并未减少半分,甚至说来只比起年少的时候更骄傲,更偏执。但这一次他却没有愿意放手,并不是吸取了第一次痛失所爱的教训,而是乔南发现,苏白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很特殊,甚至已经影响到他引起为傲的判断能力。

    意识到这点后乔南并没有感觉到慌乱与气恼,反而都更为珍惜苏白在身边的日子。他大概早就发现苏白跟当初甘玉在自己心里的分量早就能相提并论,或许苏白已经超过了当初的甘玉,若失去苏白,乔南不清楚自己会不会跟年少那会儿痛苦,毕竟他心性成熟,或许早已不会跟年少时期那般将感情当做生命最重要的成分。

    可他隐隐觉得,如果放手苏白,或许他不会后悔,但比起后悔更为严重的是会发现内心会变得更加的空虚,更加的冷漠,说不定过不了过久,他连爱人的情感都会逐渐消散。

    将那药瓶子放在茶几上,乔南若有所思的望着,他不清楚苏白打算什么时候对他坦白一切,他还在等,等她真正能交付一切给自己的时候,在那之前,乔南没有想过逼迫她半分。

    其实他也在等她自己选择一个机会主动开口,不管是多久的时间,一年也好,十年也好,哪怕苏白打算一辈子隐瞒,乔南认为都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如果她选择隐瞒一辈子,那么他便装着一辈子被蒙在鼓里好了。

    那是她的选择,他会尊重。

    这边是乔南的选择,另一边的苏白却没那么轻松,在乔南走后不久,她只浅眠了一阵便醒了,目光只盯着不远处地上散落的几颗药丸发呆,手指却不由得抚上似还带着他气息的唇瓣。

    她依稀记得被某人似惩罚般咬了一小口,当然,只是略似惩罚,但那种牙齿刺在唇瓣上的触感,却让苏白此刻回忆起来依旧不由得轻颤身躯。

    她不是什么懵懂无知的少女,也不是感情上一头雾水的新芽,当然能察觉出那啮咬下饱含的怒火跟占有,那是一个男人单纯的渴求一个女人的信息。

    意识到这点之后,苏白渐渐拢起好看的秀眉,抚在唇上的手指不知何时已经变成轻咬。这不是苏白的习惯,这是苏小白的习惯,甚至苏白还没有发现,她此时此刻的举措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沾染上了某人的习惯,或许说被某人的情感所控制,做了一些连自己也没有察觉出的反常举动。

    “他若是知道自己喜欢的女人并不是自己,也不知道脸上会是怎样的表情。”苏白喃喃自语的说道。但同时心里却觉得有些不太舒服,似乎有一种酸涩的东西正在渐渐的涌出来。

    “奇怪,明明不是属于我的,为什么会这么的不舒服,难道另一个自己已经影响了我的感情么,不可能的,喜欢上乔南的又不是我,我怎么可能会觉得难过。”嘴上明明如此安慰自己,但却阻止不了胸口那股越发凝聚成团的酸涩气息。

    想起乔南担心关切甚至恼羞成怒的模样,苏白便更用力的皱着眉,咬着唇看着那地上的药丸,似乎下定了某个决心。眼中更是一片清冷,她知道,自己已经忍耐了太长的时间,这么多年放纵那一个自己,但今天,应该做出一个决定了。一个十年前就应该做出的决定,她居然拖延了十年之久,在过去的十年中她一直没有觉得焦虑,可不知道为什么,乔南今天的行为影响了她的心境,她甚至发现被乔南拥在怀中的感觉很好,以至于她最后失去了所有的抵抗,任由自己倚靠在乔南的怀里,放肆的呼吸着乔南的气息。

    那是跟方程不一样的怀抱,他的胸口似乎比方程更为冷冽,但怀抱的力度却比方程不知强大了多少,有一种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的错觉。

    这样的男人才是女人应当托付的,没有一个女人不会希望男人能撑起所有,哪怕再强势的女人也一样,苏白也是。

    可苏白知道,这样的拥抱原本不属于自己,在乔南的眼中,她甚至不是苏白,是另一个人。她只是另一个人的替代品而已。

    一想到这些,苏白就有轻微的恼意,这种情绪称之为嫉妒。向来作为天之骄女苏白,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便有了比别人不知强大多少的优势背景,也有天赐的秀美容貌,更是在长辈的呵护下成长,尽管幼年丧母,但父亲给了自己一切,她得到的只会比别人更多,不会比别人少。成年后又有男友的疼爱与保护,这么多年来,苏白压根就不需要去嫉妒身边任何一个人,大概向来只有别人嫉妒她而已。

    家庭背景,她不许去羡慕其他人,因为她的家庭背景只会更优秀,甚至会有人在背地里暗叹投胎确实个技术活,这苏白跟苏淼一对姐弟,太得老天垂怜,出生在这么一个衣食无忧,前途无忧的家庭里,确实比别人要少奋斗几十年;外貌条件,她一出生老天便给了她最好的,还有男友,男友的条件甚至高于自己,这么一看,别人在背地里可不知要多羡慕嫉妒,苏白不是不清楚这些,但却选择视而不见,因为心形高傲的她向来从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与心情,那是别人的事情,与她又有何相关。

    别人是喜欢她还是讨厌她,苏白并不觉得跟自己有一点儿关系,不管是多一个喜欢她的人还是讨厌自己的人,都没办法影响她的人生。

    这种性格让苏白变得清高,也让她更加的无欲无求,便显得冷清孤傲。

    现在想想,当初的自己还真不是太讨喜的性格,苏白不得不承认,从这段时间的体会来看,似乎另一个自己更为受人亲近。

    二十几年来从不需要刻意羡慕嫉妒其他的苏白,第一次嫉妒羡慕的对象居然会是自己,这若是让别人知道了也不知会怎么想。

    但苏白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嫉妒了,因为同样的条件下,似乎另一个自己更活得出彩一些,也更任性,但那种性格却是大多数人喜欢的。

    苏白此时苦笑着摇头,当初张婷婷出现在她与方程之间的时候,她并没有嫉妒羡慕,甘玉出现的时候,她尽管心里有些许芥蒂,但也并未真正嫉妒过对方,可偏偏,她居然嫉妒起了苏小白。

    大概是因为觉得,明明就是自己,凭什么苏小白比她活得更潇洒,比她得到的更多呢?

    这样长期下去,苏小白会代替自己么?自己会消失么,她活了二十几年的时间,最后是要变成像是苏小白那样性格的女人?

    想到这里,苏白有些厌恶的闭上眼,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拿起床头的手机,怀着沉重的心情给一个人打了电话。

    而那个人不偏不巧就是她如今的主治医师,李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