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 > 小白的双重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这本就是个为难人的问题,不管乔南心里如何作想,在一瞬间,原本车内的气氛越发显得尴尬跟沉寂。(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苏白不由得蹙着眉,似也觉得自己这个问题确实有些过于唐突,因为不管怎么看,这都像是赌气才问的。

    乔南并没有很快的回答她,反而陷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从侧脸看去脸上的神情并无明显的情绪波动,依旧是专心致志的在开车,可越是表现得冷静,苏白越是猜不透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苏白抓着安全带的那只手微微握成拳头,只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不该问你这个问题的。”

    在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里多少有一丝的释然,大概是觉得问了也是白问,因为很明显的,乔南跟甘玉的心中各有彼此,虽然谈不上是太深的感情,但多多少少都在彼此心中留下那么一个位置,这倒也不是说乔南对苏小白就未必不是真心,毕竟甘玉曾经占据了乔南整个年少的时光,那些是苏小白想抢也抢不走的。

    就好比苏白自己,哪怕日后再遇见让自己倾心的男人,但方程依旧是自己曾经爱过的人,苏白也不可能把这个人说忘就忘得了。

    苏白咬着唇,脸上不由得笼罩上一层淡淡的哀痛,虽不明显,但眼中始终有闪不开的阴霾,毕竟她不可能像苏小白一样离婚以后还能若无其事的生活,毕竟跟方程有过七年回忆的人是苏白,而不属于苏小白。

    就在苏白陷入这种莫名的失落的情绪不久以后,车子就已经驶入了苏宅院子外,察觉到车子已经停下后,苏白才微微摆正身子,手上一边解着安全带,一边说,“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那么,改天再见了。”说完就想拉开车门离开,却听见乔南忽然开口说道,“刚刚你在车上问的事情,其实我一直在考虑怎么跟你说才算是最好的回答。”

    苏白一怔,随即望向他,却没想到他此时一直在看着自己,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平日里眼中惯性的冷意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

    苏白没想到乔南会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心底确实有瞬间的惊讶,原本拉着门的那只手也逐渐松开,做好了要听他回答的准备。

    乔南将她的一举一动收入眼中,嘴角的笑意似乎深了一些,又说道,“甘玉确实跟我在高中的时候彼此喜欢过对方,也交往过一段时间,当初跟她分手的时候确实有过伤害也有过遗憾,但那些情感都是属于过去的自己,二十几年了,这种感情并不是说彻底的就能消失,但或许渐渐也已经成为另一种特殊的存在,现在的我,并不认为我跟甘玉之间是需要彼此的关系。”

    苏白此时却忽然开口,“甘总至今没有结婚的打算,难道你不觉得她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么,等待一个她想念多年的男人亲口跟她说那句话,你要知道,女人往往比男人要长情,对于感情,即使过了二十年也好,三十年也好,甚至一辈子,都很难忘记一个男人。”譬如她自己,也没有信心做到过个十年后会不会那么轻松就把跟方程的事情放下。

    “我确实不知道甘玉是如何想的,但已经过了二十年,不管是我还是她,多少都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纯粹的自己了,身上有着其他的负担跟责任,哪怕是在一起,久了以后或许就会发现,那时候的那段感情还是停留在当年比较好,毕竟一段已经属于过去的感情不是那么简单就能重拾回来的,况且,我现在的心已经并另一个人占据了。”

    这番话说得很平淡,但一字一句透露出来的含义很简单,乔南只是用事实说明了跟甘玉之间已再无可能性。

    苏白仍然有些不愿意放弃继续这个话题,大概是自己心里有些气恼为何男人对待一段感情,那么轻而易举的说放下就放下呢。

    “说到底,你并没有否认你心里是有甘玉的吧,既然如此,你们没有尝试过在一起,又怎么知道不可能呢。”苏白蹙着眉,原本清冷的眼中逐渐染上一层疑惑。

    她的这种反应让乔南心底有些许诧异,却仍是笑着说,“如果真的非要在一起的话,我早就行动了,何必要等到二十年后,你难道认为见过一次面后,我就会有所动摇么?”

    苏白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对于这个问题过分的执着,面对乔南的提问突然有些许心慌,因为她不了解乔南这个人,也看不透他,甚至不知道另一个自己在他面前是怎么一种状态,自己这般的执着反而会让乔南有所怀疑,苏白此时也有些懊恼,为何偏偏在这个问题上那么纠结。

    见她有瞬间的为难,乔南心里轻叹了一口气,只有些好笑的伸出手想跟往常一样揉她的脑袋,却没想到被苏白察觉后反而使得后者吓了一跳,见她身子下意识的往后靠,偏偏躲过了他的大掌。

    这么一个本neng的反应却让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再次变得尴尬起来,苏白明显看见乔南轻轻蹙了一下眉心,但也很快的微笑着将手收回,似乎并不愿意让她继续为难下去。

    可苏白很清楚,自己的这个举动明显的让乔南怀疑了,可苏白也没有办法,乔南对自己来说毕竟是陌生的,即使是从前,她也始终将他认为是与自己绝无可能有任何关系的人,毕竟乔南跟自己之间的距离实在太大,她完全不可能想象得出这样一个男人有朝一日会与自己牵扯上一点儿关系。

    苏白的个性原本就比较冷淡,即使投入一段感情中也依旧是平平淡淡的,即使内心再怎么火热,表面上所显露的依旧是一种冷静的态度。

    好在这种尴尬并未持续太久就被另一个打断的,那是不知何时出现在院内的苏淼。

    苏淼一身休浅色针织衫,身上穿着轻松休闲的家居服,甚至脚上只拖着一双拖鞋就出来了,也不知道在院子里站了有多久时间,此时只双手插\在裤子荷包内,有些意兴阑珊的望着他们这边。

    发现苏白跟乔南已经注意到自己这边后,苏淼的唇边才荡出一个不深的弧度,笑着走了过去,“姐,有客人的话怎么不请进家里坐一会儿呢。”

    乔南跟苏淼并不算第一次见面,几年前方家的二老的生日会上,苏淼倒是见过乔南一次,当时在宴会上姐弟两人从旁人嘴里听过不少乔南的事情,当时那样一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却拥有那么一个地位,倒是让两人有些惊讶,甚至在听见方程喊他“乔叔”后,苏淼更是觉得好笑,但不可否认的是,乔南确实是个有能耐的人,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想高攀了。

    乔南跟他姐的事情苏淼不可能不知道,只不过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也从没听他姐提起过这事,也就一直没太在意,但令他意外的是,没想到今天却会在家里撞上乔南。

    对于他姐已经在方程那受过一次伤害,现在苏淼只恨不得苏白跟方家脱离任何关系,哪怕只是方家的熟人也最好没有必要的牵连,因此在这里见到乔南,苏淼并不是特别的乐意。

    但表面上的功夫依旧要做好,因此苏淼并没有当下摆出任何难看的脸色,只噙着淡淡的笑意说道,“乔部长,谢谢你送我姐回来。”

    苏白对于苏淼的这种态度反而心里有些紧张,她知道苏淼向来不待见方家的人,自从她跟方程离婚后,苏淼对于方家的人就更加的厌恶,哪怕是跟方家有一点关系的人或事都非常的排斥,因此很担心苏淼会不会当面给乔南难看,所以自从苏淼出现后一颗心就一直悬挂着。

    没有继续待在车里,苏白推开车门走出来,故意挡住苏淼跟乔南两人的视线,只对乔南说道,“你回去的路上也小心一些。”

    原本是打算乔南快一些离开,可苏淼懒洋洋的声音却在后边想起,让苏白不由得蹙紧了眉心。

    “姐,既然乔部长难得来家里一次,而且之前人家帮了咱们那么大一个忙,怎么说都得请到家里坐一下吧,就那么让人走了哪行啊。”

    说完便拉着苏白的手,人也跟着上前了几步,笑吟吟的望着乔南说的。

    乔南解开安全带,笑着点头说,“那我就打扰了。”也没继续客气下去,似乎明知道苏淼的打算,但还是接了下来,倒是让苏淼一下子警惕起来,.笑容也变得有些复杂,大概是作为狐狸的本\性察觉出眼前的男人跟方程又是两种类型的,方程是表面上沉默淡漠,但背后手段却不少,而乔南,就连苏淼也看不透,到了这个层次的男人,苏淼不得不防备,至少在弄清楚他的目的之前。

    苏白没想过乔南会答应下来,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不满的瞪了苏淼一眼,只能用眼神暗示自己这个弟弟安分一些,毕竟她也不希望在家里怠慢了乔南,毕竟乔南是客。

    三个人入了屋内,乔南发现苏宅所有的东西都有些古物的意味,包括所有的家具都是红木家具,屋内的装饰并不算奢华富贵,但却透着一股浓浓的世家的大宅院的感觉。

    大概这跟苏老爷子的性子有关,整个宅子有很浓重的文化气息,墙上随处可见的名家挂画,大部分都是明珠文化圈名人的作品

    苏淼跟乔南隔阂红木茶几对面坐下,苏白泡了一壶普洱出来,分别倒了几杯出来,一时之间周围全是普洱香醇的茶香味。

    苏淼聊得也不多,一开口就说重点。

    “不知道乔部长接下来跟我姐有什么打算么?”

    苏白皱着眉头轻斥道,“苏淼,别乱说话。”

    乔南倒是有些意外苏淼会这么问,虽说跟苏淼之前并没有接触过,但也听闻苏家这个二世祖手段不少,而且似乎从小就有些恃宠而骄,难免给人的盛气凌人的感觉,也更听闻苏淼很是护姐,大概是因此苏家两姐弟母亲早逝的原因,苏白便一直充当母亲的角色,对于苏淼来说,苏白这个姐姐比起字面上的姐姐更来得重要。

    乔南却并不介意苏淼这么问,只是放下杯子,并不打算说太漂亮的话,也是实话实说。

    “我跟你姐交往的时间不是很长,你说的打算,确实是没有考虑过,但是苏白是个值得疼爱的女人,我很喜欢她,我现在不敢给你任何的承诺,因为在没有仔细斟酌的情况下做出的任何承诺都是没有意义的,我不会这般的草率,这是对你姐姐的负责,也是对她的尊重。”

    乔南这话让苏白心底有些许的苦涩,倒不是因为答案让她失望,毕竟她原本就对乔南不存在特殊的感情,只是比起乔南的话让她想起当初方程在老爷子面前给的承诺。

    确实,比起方程给的那些所谓的承诺,乔南却是给了她更为重要的“尊重”,当一个男人愿意尊重一个女人,那代表这个男人把这个女人放在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

    苏白抓紧手里的杯子,甚至觉得那些许滚烫的温度隔着杯身传过来也没有太大的感觉,只仍在回味乔南的那一番话,若是当初,对她说这番话的是方程,那么他们两个人会不会是另一种局面。

    乔南的回答让苏淼也是一怔,大概是跟自己所想的回答不同,苏淼脸上有些许的诧异,乔南这个男人确实比他想象的更聪明,但不得否认的是,苏淼并不认为乔南此时是在撒谎,正是因为如此,苏淼才会觉得有片刻的犹疑。

    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够有能力保护他姐,结果方程仍然伤害了她,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没有给任何的承诺,但在苏淼的心里仍然不能放心把姐姐轻易交到他手上。

    可也不得不承认,比起方程,苏淼更欣赏眼前的乔南。

    苏淼点点头,接着开口,“我姐跟方程的事情我想你应该也很清楚,但你跟方家也同样关系不浅吧,你跟我姐的事情不知道那边知道了没有,我不希望我姐再被方家任何一个人打扰,因此若是因为你的关系而让的我姐再被方家的人继续伤害,我没办法坐视不管。”

    “我跟方家确实关系不错,两家一直是世交,可以说方程是我看着长大的,不过我想说的是,方家是方家,我是我,我跟他们的关系虽然不会就此切断,但并不代表苏白就必须跟方家有任何的关系,这是我的问题,而不是苏白的。”

    “最好如此,若到时候方家再纠缠不清,我不介意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苏淼一耸肩,眼中却是有阴戾闪过。

    苏白随即开口,“苏淼,不要再说了。”

    苏淼不置可否,但却站起来,反而笑着说,“好了,姐,我该问的也问完了,至于你跟他的事情我也管不着了,我还约了人,我先出去了,剩下的空间留给你们。”

    说完苏淼便换了鞋朝着车库走去,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乔南跟苏白两个孤男寡女的相处,大概是从两人之间察觉到那种淡淡的尴尬跟疏离,因此并不认为即使两人独处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乔南望着那桀骜不驯的年轻背影,心里不由得摇头轻笑,苏家的这个混世小魔王确实不是省油的灯,眼神之毒辣不在一些老江湖之下,一下子就瞧出苏白跟他之间此刻确实隔着一道无形的墙壁,也难怪会如此放心的离去了。

    看来这一次邓平那个小子想要跟苏淼斗,只怕费劲一番功夫也只不过是吃力不讨好,苏淼的手段确实有些诶超乎自己的预料。

    苏淼前脚一走,苏白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这厅里没有开暖气,要是不介意的话,到我房间做一下吧。”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也是纠结了很久,毕竟邀请一个男人到自己闺阁确实有些耐人寻味,若是处理不好让人误会,就成了暗示其他的事情。

    但随着客厅里越发冰冷的空气,苏白也是没有办法,客厅的空调是没有携带暖气功能的,只有单独房间里才有暖气,这乔南刚坐下,也不能立马就赶人家走吧。

    而且苏白也还有一些私心,她想知道,自己跟乔南究竟到了哪一种关系。

    苏白不是青涩的小丫头,也不会太担心接下来的后果,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愿意相信乔南的为人。

    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却没想到乔南倒是欣然应允。

    苏白的房间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女人,反而有些清淡,蓝色调的窗帘跟被单,房间里只挂着几幅油画,空气中有淡淡的熏香味,没有太多小女人的矫情,实际上当初苏小白并不喜欢这种简洁到跟样板房差不多的布置。

    可奇怪的是,苏小白在住的时候并没有改变太多房内的布局,大概还是选择尊重苏白这一点,再加上她也并不觉得修改之后住的环境会有所变化,因为有所变化的还是苏白的衣橱。

    房内摆放着一张沙发,隔着书架一侧,大概是平日里苏白看书的位置,沙发很大,甚至可以侧躺一个人的空间,苏白有时候晚上加班便睡在沙发上,因为她认为通宵工作的时候睡在床上反而不容易起来,至少在沙发小憩的时候不会睡得太死。

    重新给乔南沏了一杯咖啡,那是因为房间里全是提神用的咖啡,因此房内很快就飘散着淡淡的咖啡香气。

    苏白转身去隔壁的书房换了一身休闲服,整个人显得清爽不少,重新回到房间内,发现乔南站在自己的书柜前,随意的抽了一本书看了起来。

    那是一本原版的没有经过翻译的外国小说,但看乔南看得很认真,大概并不觉得有任何困难。

    苏白笑了笑,才说道,“不好意思,去换了个衣服。”

    乔南将书放了回去,眼含笑意的上下打量着她,并没有说什么,但苏白却有些不自在的微微撇过视线。大概正想开口,却感觉两耳一阵嗡鸣声,一股熟悉的刺痛在两边太阳穴涌起,苏白似乎有些痛苦且戒备的皱着眉,视线落在书柜上,有些急促的抽开几本书,赫然发现里头还放置着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白色药瓶。

    随着脑中那股疼痛感越发的剧烈,苏白开始觉得拿着药瓶的双手都在发抖,大概是心急,这药瓶的药哗啦啦的从里边倒出,二十来颗药丸堆在掌心,让苏白也有些懊恼,但脑子越发疼痛,很多事情也就不在意了,掌心那一堆药丸正打算直接硬吞了进去的时候,却被一只骨节干净修长的手给抓住了手腕,硬生生阻止了接下来她的举动。

    苏白不由得一怔,随即错愕的瞪着阻止她的那只手的主人,却发现乔南正蹙着眉望着自己。

    大概是因为疼痛,苏白的脸色此时有些许苍白,忍着强大的痛楚看着乔南,手中略微挣扎了一下,想要摆脱乔南的制止将药丸送到嘴边,却又发现抓着自己的那只手掌也是在暗中施力,脑中的疼痛让她手掌一松,再也没有力气去抓那药瓶,任由那白色的药瓶“咕噜噜”的滚落在地板上。

    而好巧不巧,正巧落在了乔南的脚边。

    对于乔南的此番举动,苏白只能略带恼怒的瞪着他,咬着唇半天才喃喃道,“你……”

    但也同样因为痛意而软下身子,乔南也不在抓着她的手,只是将她带到沙发上坐着,那比起常人更为冰冷的指尖已经落在她的太阳穴上,此时正轻柔的揉着两边的太阳穴,似乎试图借此减轻一些她的痛楚。

    不得不说,那冰冷的指尖确实有一定的效果,轻柔的转圈按摩后,苏白整个人便也渐渐的放松下来,原本苍白如蜡的脸色也有了明显的好转,但额上依旧覆上一层薄薄的冷汗。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苏白才睁开紧闭的双眼,痛苦也渐渐的散去,就连她自己也不太相信,这一次后她并没有所想的晕过去或者回到另一个自己,反而平静下来后便没事了。

    睁开那双清冷的眸子,但此时却又多了一些顾虑,她怔怔的望着散落了一地的药丸,那是她之前最后一瓶药,这段时间每天必须依赖此药物控制自己,甚至比起从前越发的厉害,有时候就连睡觉也害怕醒来后便不是自己,因此从以前的每天一粒,变成了两粒甚至三粒,借此压制住另一个在身子里头伺机而动的自己。

    苏白弯下腰,刚想要重新捡起地上的药丸,却发现被人轻微的一拉,重新回到沙发上。

    苏白一怔,对上乔南有些凝重的脸色,才轻声说道,“对不起,刚才头疼又犯了,老毛病了。”她当然不可能告诉乔南真正的病情,别说乔南信不信,她也不允许自己的事情被任何人知道。

    乔南的声音比起方才有些低沉,只说道,“如果是普通头疼药,再买就是了,地上的脏了就扔了吧,待会再打扫,你先上床休息一会儿。”

    苏白点头,但目光却始终没有办法离开地上的药丸,这瓶药是好不容易才出医院拿到的,若是连这瓶药也没了,医院那边只怕瞒不过去,而这一段时间她又不得不依赖这些药物,要是轻易的扔掉,苏白内心是不情愿的。

    事实上乔南将她的一举一动都映在眼底,她对地上那瓶药那种执着的神情让乔南眼中浮现出一些察觉不到的冷意。

    “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的客厅,至少也得等到苏淼回来我才离开,有事情的话就出来喊我一声。”

    “这样太麻烦了,苏淼有可能明早才回来,不可能让你在外头一晚上。”苏白皱着眉说道。

    乔南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这一次苏白倒没有躲避,但浑身都僵硬着,大概还不习惯这么被人对待,自然也没发现乔南眼中一晃而过的深沉。

    “没事,明天下午才有个会议,并不会耽误的工作,至于你,我还是不太放心。你先休息,要是还觉得不舒服,咱们就去医院看看,但那药,我觉得还是别吃了。”

    最后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苏白眼皮子一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安的缘故,她总觉得乔南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紧盯着自己。

    “嗯”苏白小声的应道。便见乔南转身,欲准备出门。

    苏白望着地上的药瓶,太阳穴又有了隐隐疼痛的趋势,似乎是身子某处察觉出乔南要离开的信息,心跳也跟着跳得很厉害。

    苏白咬了咬唇,垂下的眸子里冷意越发的明显,只轻声说道,“乔南,我觉得我们不太适合,我们分开吧。”

    抬起头看见乔南欲将离开的脚步一顿,苏白却是吁了一口气,心里却在想着,她得到的,为什么要让另一个自己得到呢?

    既然已经做回了自己,那么苏白就是苏白,乔南并不是属于苏白的,她即使狠心的“抛弃”这个男人,那也是没办法的选择,毕竟她不曾喜欢过乔南。

    这么一想,苏白却是觉得松心不少,但却意外的跟乔南转身而过的视线撞在一起。

    苏白大概没有料到乔南会这么看自己,那是一种平静得过于让人不安的视线。

    但随着几个大的步伐,乔南整个人已经笼罩在她的面前。

    苏白一惊,蹙着眉想要避开的时候,乔南的吻已经狠狠的落了下来,那是苏白从未感受过的如此剧烈又狂热的深吻,并且带着狂暴的怒意。

    苏白随即激励的挣扎起来,但却被人死死的扣住双手,她不敢相信乔南一瞬间的爆发会压抑得自己居然没办法做出半点儿反抗。

    而且乔南是真正的被彻底激怒了。那原本看似古井无波的眼瞳里带着炽热的恼怒,甚至有些许的心疼跟自责。

    自责与心疼?

    苏白不相信会从乔南的眼中看见这些情感。

    但苏白仍让在挣扎,哪怕被那般激烈的吻着,她依旧不断的捶打着面前这精壮有力的胸膛。

    这是苏白第一次知道,原来男人的力气可以这么大,而且胸膛的温度可以这么的炙热,仿佛可以把人活活大燃烧致死。

    这是苏白第一次,也是平生头一遭被一个男人给予如此激烈的吻,但那吻却带着浓重的感情。

    而这个男人不是她曾经以为可以白头到老的方程,而是另一个认为绝对不可能产生任何交集的乔南。

    苏白明显的感觉到乔南的这种爆发的感情不单纯只是占有,也不是单纯的欲\望,而是一个男人的爆发出来的那种痛苦的感情。

    为何会痛苦,是因为自己提了分手的事情么,那个男人也会有这样的感情么?

    苏白内心不可置信,身子也有些承受不了这般沉重的吻,因为这样的吻更让苏白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乔南这个男人是真心的喜欢“苏小白”,因为他在心疼自己,不,准切来说是苏小白才对。

    哪怕苏白对乔南没有一点儿感情,但如今内心也是动摇的,如果当初方程也肯像这个男人一样把自己放在心中,或许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了。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两唇分开的时候,苏白脸色绯红,只有些恼恨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手下意识的举起,想要甩出,但却下不手,因为她知道,自己似乎没有那样做的资格。

    反而乔南,那大掌也是朝着她这边落下,却是轻轻抚上她的脸颊。

    “我不管你是谁,但我绝对不允许你折磨自己。”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