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医道天才在都市最新章节 > 医道天才在都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过犹不及(文)
    也不在意这些,沈炼摊了摊手看着凌依依道:“依依,你见过江东有年轻人风头可以盖过柳清雪吗如今这么多人放着柳清雪这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不去关心,反而关心我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是不是有病”

    凌依依听他说的轻巧好玩,但此时却无论如何也没有任何笑的心思,原本她认为沈炼迟早要接触这种场合,是以才会刻意的让人发现沈炼的存在,但当那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真正钻进她耳朵之时,凌依依知道自己错了,错在过犹不及,错在太想让人改观对沈炼之前的印象。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咱们走吧”

    主动抓住了沈炼的手就要跟他一起离开,但一拉之下却没拉动,她诧异看着沈炼,却没有从沈炼眼中看出哪怕一丝负面情绪,他眼睛一如往常,坦然的让凌依依心中发闷。

    “依依,你太小看我承受能力了,这些人的话我根本就没听进去分毫。

    齐知画看着沈炼跟凌依依二人心里百般不解,在她看来以凌依依容貌背景足有资格挑选任何人亲近,但她偏偏选择了沈炼这个四面楚歌之人,作为凌依依朋友,眼见她被众人异样看待,不由暗自着急,心里埋怨凌依依太傻。

    这时酒店监控室中,一看上去约有四十余岁的中年男人跟一个女人正坐在那儿瞧着宴会的一举一动。

    男人身着一身白色绸衫,脚下普普通通淡色布鞋,穿着上有些古风,气质上亦然,儒雅沉静兼而有之,相貌亦是俊朗无畴,整体看去充满一种阴柔的男性魅力。

    女人此时则是在细细饮茶,双眼若有若无瞧着监控画面,那种慵懒随意的气质足以让人忽略她不俗的容貌,此时坐在男人身后气势上非但不弱分毫,反而隐隐反客为主,正是当初在酒店暗中观察沈炼的女人。

    “柳家主,我瞧你费尽心思请了这许多年轻俊杰,只怕你那宝贝女儿一个也看不上,依我看倒是沈炼那小子身份样貌以及气质都是良配”

    女人瞥了一眼摄像头不经意道,她却是隐隐察觉到了柳清雪跟沈炼之前那种关联。

    中年男人正是柳家现任家主柳瑞,听闻女人说话隐隐皱眉道:“凃小姐,可否告知沈炼是否真是凃老传人,若真是这样,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这番对话若是被旁人听到难免惊若呆鸡,柳瑞何等身份,竟是在这女人面前客客气气,哪怕对方拿他最珍爱的女儿柳清雪开玩笑也是无妨。

    “家父常年云游四海,连我也是不得踪迹,又如何知道沈炼到底是不是他传人,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沈炼所用并非家父绝学金针截脉。”

    女人轻言回答,却也是暗暗疑惑,以她身份想要了解沈炼一切自是容易,这之中包括抢救室中那段从未公开的监控视频她都看过。一切迹象都显示沈炼针法似乎是跟父亲涂天河相似,但细细看来又有不同,金针截脉重在截脉续命,对穴道虽同样要求精准,但却明显不如沈炼那般神来之笔,也是因此,她才会对沈炼倍加关注,相信若父亲知道除了他之外还有如此年轻的一位针法高手想必也会感兴趣。

    她叫凃青玉,正是外界所传神乎其神的涂天河独女,也是君豪酒店幕后最大股东,常年隐居于此,她的这重身份整个江东知晓者不足双手之数。

    听凃青玉如此说,柳瑞沉吟半响道:“既然沈炼不是凃老传人,那他自然也就配不上小女,可暂不考虑,我现在心中有三个人选,涂小姐眼力非凡,可否帮柳某参详一番”

    “我对你宝贝女儿的师傅很感兴趣,但这种事情无能为力,柳家主莫怪”凃青玉说完又看了监控一眼,旋即洒脱离去。

    柳瑞愕然,忽然想到凃青玉刚刚开的玩笑,不由心中疑惑,凃青玉虽是玩笑,但能让她有兴致开玩笑的人本身必然有过人之处。

    因为沈炼而导致的议论声愈演愈烈,也愈加不堪入耳,甚至于有些对凌依依心存嫉妒的世家小姐将凌依依跟凌海川都牵扯了进去。

    “平时装模作样,没想到竟然自甘堕落喜欢跟沈炼这种人混在一起,真是丢尽了凌海川凌家主的脸”

    “有人天生就喜犯贱,这倒是没办法”

    凌依依平素虽人缘极好,但对她妒恨者也是不在少数,此时眼见是个中伤对手的绝佳机会,有人便忍不住开始口吐污言。

    沈炼皱了皱眉,他自己是怎么都没关系的,但若因此牵连凌依依则是怎么都不舒服,四顾一圈,声音却是从几个世家小姐聚集之地传来的,这些人他略有印象,虽然具体想不出对方身份,但应当是一些世家千金。其中一名穿着黑色裙装,身材修长性感的女人在之中较为惹眼,她大约二十三岁,五官虽不是特别漂亮,但结合身体却是恰到好处,媚骨天生,正是苏家小姐苏红玉,而刚刚那毫不掩饰的尖酸之言正是她所说。

    凌依依脾气极好,鲜少有生气之时,但此时听到苏红玉这么说的时候却再也忍不住,快步走到她身边冷冷道:“苏红玉,你也算是大家小姐,咱们同辈之间的事情扯到长辈身上你感觉合适吗”

    苏红玉没想到凌依依会忽然走来,但她却一点也没有背后议论被人听到的尴尬,而是讥讽道:“你自己都不怕丢凌家主的脸,别人难道还不能说说,真是笑话”

    脸上涨红一闪而逝,凌依依愤怒之下反而变得格外冷静,她冷笑道:“别人或许有资格说这些话,但你却没有资格,沈炼的确名声在外,但你呢江东市有名的交际花,这名声又能比沈炼好到哪儿去”

    众人原本见凌依依跟苏红玉争吵起来的时候已经将焦点转移到二人身上,此时听凌依依如此说,无不是目光怪异的看着苏红玉。

    凌依依说的一点不错,苏红玉在江东也算是名声远扬,除了为人尖酸刻薄之外,也的确是江东市有名的尤物,平时换男朋友的频率让人咂舌,但因为其身份的缘故,这些破事虽然人尽皆知,却还从来没人当众提起过,却没想到被凌依依忽然提起。

    “这下热闹了,不过凌小姐可能要吃亏,苏红玉那娘们嘴上可是刀子一样”

    “这可不见得,苏红玉嘴上是不饶人,但身上污点数都数不清楚,而凌小姐除了跟沈炼一起之外,其它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名声,再说这场宴会之上愿意做凌小姐护花使者的人恐怕才是最多的他们能眼睁睁看着凌小姐被欺负”

    “这倒是真的,名声上两人的确天差地别”

    议论纷纷的声音让苏红玉再也保持不住那种尖酸姿态,她瞪视凌依依道:“贱人,你说谁是交际花”

    “我说你是你就是了么或者说你自己比任何人都心知肚明自己是什么人”凌依依恼她对凌海川言语不尊,是以丝毫也不准备留情。

    “我让你再说看我撕烂你的嘴”

    苏红玉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但绝对忍受不住这么被人当众反复提及,脑袋一热,当即挥掌朝凌依依娇嫩的脸上打去。

    啊

    凌依依显然也没用想到苏红玉会忽然动手,惊愕间无从躲闪,大脑有些空白,她大约从来也没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碰上这种情况。

    秦伯伦身形微动,就要挺身而出,但齐渊一句话止住了他所有动作。

    “伯伦,现在秦家跟苏家走的极近,倒是跟凌家没什么交集,你这是准备帮谁”

    齐渊虽明知故问,但秦伯伦闻言却心里挣扎起来。是啊,他要去帮谁,从小所受的教育让他永远将家族利益摆在第一位置,刚刚冲动之下没有细想,但经齐渊提醒他心里却是一惊。

    苏岳云起初以为自己妹妹跟凌依依只是言语争执,但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妹妹会忽然动手,待要阻止已经是迟了。

    其余世家子弟倒也有看不过眼之人,但掂量掂量身份,却也只能无奈观看。

    眼见得苏红玉巴掌就要落在凌依依脸上,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忽然出面抓住了苏红玉的手腕,却是暂时被人忽略了的沈炼。

    “苏小姐,一言不合就动手,未免有损苏家名声”看着苏红玉青红不定的脸,沈炼冷言说了一句,旋即冷冷丢开。

    怒于她对凌依依动手,沈炼用劲稍大,苏红玉不由蹬蹬退了几步,疼痛难忍的手腕上却是被沈炼给握出了一圈红痕。

    事情只发生在瞬间,苏岳云这时也赶了上来,本意是想责备自己妹妹擅自对凌依依动手,但瞧见妹妹此时愤怒委屈样子不由冷冷看着沈炼道:“沈炼,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碰我妹妹”

    苏岳云在江东市年轻圈子里一向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为人豪气,相貌堂堂,颇有风范,此时却是少有的在公共场合冷下脸来。

    凌依依这时也反应了过来,不等沈炼说话她便回道:“苏家果然有大世家风范,黑的也能让苏少爷说成白的,难道苏少爷没有看到是谁动手在先吗”

    苏岳云平时对凌依依感觉极好,但没想到她说话如此不留情面,一时间脸色变幻却是接不上话。

    柳清雪瞧着这边情形隐约皱了皱眉,但却暂时没有理会的意思,而是权当不见。

    沈从龙这时眼见苏岳云因为凌依依而尴尬,忽然排众而出,上前跟苏岳云简单客套,诡异看了沈炼一眼后似不经意道:“苏少爷,众所周知沈炼已经被逐出家族,所以如果他对苏少爷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只是他个人的事情,跟沈家全无关系”

    众人眼见越来越热闹早就忘了酒宴的事情,见沈从龙这时出面撇清沈炼跟沈家的关系,无不是幸灾乐祸起来,沈炼这人一向在圈内不得人缘,甚至于胆大妄为调戏过很多世家小姐,虽没具体伤害,但梁子却是因此结下了,想痛打落水狗的人绝对不在少数,此时随着沈从龙话音落下,有人看沈炼的目光隐约变化起来。

    沈从龙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见此四顾一圈大义凛然道:“诸位,沈炼虽是我的堂弟,但我却不会因此护短,若他有得罪的地方大家不用给我面子,也不用给沈家面子”

    齐渊看了一眼柳清雪,心里一动,也是起身道:“沈炼是个什么货色大家比任何人都清楚,且我本人以跟他同场合为耻,这是一场高档酒会,所以这种人呆在这里只能扫了大家兴致,这样,我提议让沈炼退出宴会”

    齐渊这话极有水平,一边提醒大家今天是什么场合以便示好柳家,一边却是无形辱了沈炼,且他在年轻一辈中素有名望,此话一出,有人不由附和起来。

    “对,这种人绝不能呆在这儿,快让他滚出去”

    “齐公子说的对,跟他计较简直是自损身份”

    轻而易举的,沈炼被沈从龙跟齐渊寥寥几言推上风口浪尖,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显得格外刺眼,只有沈巧儿李小雅等人显得不平,但这种场合却是根本无从解释,是以只能暗自着急。

    凌依依脸色煞白,心里几乎如同刀绞,周围各种声音不约而同全部钻进耳中,嗡嗡作响,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她忽然用尽全身力气尖叫道:“都给我住嘴”

    声音响彻宴会,瞬间,原本议论嘈杂的宴会落针可闻,所有人都看向了凌依依,不明白平素一向精灵坦率的凌依依为何忽然如此激动。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