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医道天才在都市最新章节 > 医道天才在都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来自女人的麻烦(文)
    如今体内九阳决真气已经增加不少,阳关穴也处于时刻充盈状态,今天说不得就可以尝试着冲击第二个穴位离阳穴。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离阳穴处胸腹部之前,距离阳关穴约五寸距离,虽短短五寸,但在武学上这段距离说是天堑也并不为过,之间经络穴位多如繁星,想要将之全部打通难度可想而知。

    对常人而言,哪怕是寻脉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对沈炼而言却可算是经验十足,毕竟他前世已经突破到了九阳决的第六大穴位。

    若突破离阳穴,真气在两穴之中反复游走累积,我修为应该至少增加十倍,这样的话就算再面对齐渊也能全身而退。

    心内盘算,沈炼当下就开始运转九阳决。

    真气自阳关出发,面对无数条经络的时候沈炼毫不犹豫选择了其中几条,九阳真气跟后天药力不同,一般人经脉但凡被九阳真气触碰到必然会产生难于预料的后果,但沈炼之前用千叶参煅就过九大穴位旁的全部经络,是以此时俨然不惧。

    经络狭长还在其次,关键是此身经脉堵塞严重,此时九阳真气一经灌入,那种熟悉的彻骨剧痛顿时潮水一样涌来。

    沈炼不管不顾,九阳真气循环往复,一遍遍冲刷着经络。

    将近一个小时过去,效果微乎其微,沈炼浑身也早已被汗水打湿,他眉头皱起,忽而收回全部真气,集中在一条经络内尝试各个击破。

    这次效果明显要好了一些,九阳真气在半个小时内前进了整整十分之一,知道再硬憾下去经脉恐怕受不住,是以只能暂时收功,心内暗暗盘算。

    若我十天可通一条经脉,将之全部打通的话恐怕需要数年,这还只是第二穴,第三穴,第四穴

    沈炼越想心中越是烦躁,前身他资质天成,几乎从未碰到修行门槛,一路顺风顺水,今生却是体会到了资质上的无奈。

    一念至此,沈炼却也无心再继续下去,且体力精力也都不允许,是以洗了个澡之后就准备休息。

    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电话是一个沈炼预想不到的人打来的,竟然是前些日子在街上对他拳打脚踢的于倩,也就是那个被沈炼前身祸害毁了一切的可怜女人。

    沈炼没有犹豫,直接将电话接了起来,他答应过只要他能办到的事情一定会帮于倩。

    “沈少爷,我记得你说过有事就打这个电话,没打扰你休息吧”

    于倩口气出离的平和,但其中隐藏的醉意让沈炼皱了皱眉,且随着电话接通,那边吵闹的dj声跟男女乱嗡嗡的尖叫声不断传来,可想而知于倩应该在酒吧夜店等场合。

    “我没睡,你有事情吗”

    “有,没事打你电话干什么,我在唐朝酒吧碰到了些麻烦,沈大少过来帮忙解决一下好吧嘿嘿,几个小杂鱼,沈大少随手的事。”

    正说着,那边闹哄哄的动静忽然大了起来,紧接着于倩的手机换了一个男人接听。

    “小子,你是这娘们的男朋友对吧,十分钟之内你要是赶不到,这娘们我们哥几个就不客气了”说着电话被直接挂断。

    沈炼皱眉,虽然精神疲惫,但还是匆匆打车赶往唐朝酒吧,记忆中那酒吧算不得高档次酒吧,但鱼龙混杂,若于倩在哪儿出事可一点也不稀罕。

    唐朝酒吧内,几个光着膀子的男人围着于倩边调笑边贪婪的盯紧了于倩身体。

    今天的于倩打扮极其性感,无论是黑色背心几乎包裹不住的伟岸胸围或是短裤下那双格外洁白修长的大腿,都让人目不暇接。加之她本身那种无所谓气质跟堕落自己的举动,都让男人们如同被点燃了一般,重要的是这小娘们今天来酒吧没带钱,简直是给了这些人再好不过的借口。

    “妞儿,哥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告诉哥,说不定哥一高兴就把你在这的花费给包了,何必求助一个敢来不敢来还不一定的男人”

    这时一个光头大汉色眯眯的出声,他声音浪荡下流,声音落,引的一阵哄笑。

    他叫刘金虎,正是唐朝酒吧看场子的,在这一代都比较吃的开,平素最好女色,如今见了于倩这一号,心里已经决定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这女人弄到床上去。

    于倩自甘堕落,平日的朋友因此对她早就不理不睬,偏生这次来酒吧还忘了带钱,在这些人的阻挠之下她连帮忙付账的人都找不到,情急之下忽然就想到了沈炼,那个说会帮她做一切事情的沈炼,她倒是要看看如今不再是沈家少爷的沈炼一个人敢不敢来这里,如果来了的话正好狗咬狗,她乐得观看。

    唐朝酒吧也属于市中心,加之在这一带比较有名气,所以只用了十分钟,司机就将沈炼送到了这里。

    还未走近门口,酒吧内格外闹腾的音乐隐隐传来,走进去后,周围闪烁着的各色彩灯让沈炼有些眼花,周围到处都是肆意忘形之人,似乎在这里人轻而易举的就将潜藏在骨子里的邪恶释放出来。

    沈炼长相俊俏,加上修炼九阳决的缘故,浑身气质极为阳光,是以在对方不知道他是沈大少的情况下这皮囊对女人杀伤力不小。

    刚一进来,就有女人注意到了他,其中一个穿着打扮极为清凉的女人甚至跳着舞往他这边挤了过来。

    “小帅哥,姐姐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沈炼有些不太适应对方贴的太近,他生在明朝,骨子里还是较为内敛,是以也不说话,只是闷头推开女人往前寻找于倩,当然这一幕若是被熟人看到恐怕会笑掉大牙,往日的沈大少游走花丛来者不拒,如今竟然有些怕女人,传出去岂不就是天大的笑话。

    找了一会,沈炼终于是看到酒吧角落处围着一帮男人,于倩那张沈炼印象深刻的俏脸在其中显得有些弱势。

    没有犹豫,沈炼径直走了过去。

    此时以刘金虎为首的一帮人正调笑的开心,冷不丁见一个小白脸过来,刘金虎不耐烦道:“你谁啊”

    于倩看到沈炼,眼中仇恨一闪而过,紧接着笑盈盈站起身上前环住了沈炼胳膊,指着刘金虎等人极尽侮辱道:“早看你们这帮畜生不顺眼,也就欺负一下我们这些弱女子,如今姑奶奶男朋友来了,你们能怎么着”

    “臭biao子,别给你脸不要脸”

    “他娘的,竟然还有在这里耍横的傻叉,真是作死”

    轻而易举的,于倩就犯了众怒,加上她眼中那种赤裸鄙视极为伤人,刘金虎当下就忍不住豁然起身站到了沈炼跟前。

    他身高约一米八五,沈炼虽然也不低,但体型上比之他还是略显瘦弱,看上去有些弱势。

    沈炼自然知道这是于倩在刻意找麻烦,不过他本身也对这帮人没好感,是以也不点破,直接问道:“欠你们多少钱”

    刘金虎见沈炼镇定,于倩又是扯高气仰,一时间拿不准对方身份,心里盘算一番直接道:“酒钱一千二,但这臭女人辱骂哥几个,加上精神损失给一万好了”

    “一万,刘金虎,你他妈想钱想疯了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还精神损失”

    于倩言辞依旧刻薄,却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德行。

    “尼玛”

    刘金虎再也忍不住,蒲扇一样的手掌直接朝于倩脸上扇了过去。

    尖叫一声,于倩本能躲在了沈炼身后,虽说她想看着这帮人教训沈炼,但她毕竟是个女人,如今面对刘金虎的愤怒本能怕了。

    沈炼轻巧抬手,毫不经意就抓住了刘金虎拳头道:“一万对吧”

    刘金虎起初不在意,但刚想收回手的时候忽然感觉对方力道骤然增加,他怪叫一声,不由忍受不住的矮下了身体。

    “我口袋里只有一千现金怎么办,付不起一万块啊”沈炼似自言自语,但手上却依旧在缓缓加力。

    刘金虎的几个小弟此时不明状况,眼前情形实在有些诡异,刚刚还气势很足的虎哥转而就在这小白脸跟前变成了怂货。

    “一一千够了,够了”刘金虎反应很快,在感觉自己拳头要被生生抓碎的时候反应了过来,连连答应着。

    说完就感觉对方猛然松了力道,他蹬蹬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沈炼却不紧不慢从身上掏出一千元现金放在了桌上,然后拽着还想挣扎的于倩就走。

    刘金虎本意是要指使小弟上前阻拦,但想到刚刚对方那股怪异到极点的力道,他张了张嘴巴最终选择吞了这口闷气,对方太过于镇定了些,把刘金虎的底气镇的毫无踪影。

    一路拽着于倩出了酒吧,到了酒吧门口的时候沈炼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道:“这里面大约还有两万块钱,你拿着吧,再多我现在也没有”

    于倩冷笑一声,然后接过沈炼银行卡随手扔进了旁边的下水道转身离去。

    她有些慌乱,不知道为什么,这两次见到的沈炼跟她印象中变化太大,如果不是心里恨意驱使,她几乎不相信此沈炼就是彼沈炼。

    呼了口气,沈炼看着她背影道:“于倩,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咱们平心静气坐下谈一谈”

    “谈什么,床地之事吗”于倩头也不回讥讽说道。

    沈炼最终无言,只能暗自苦笑,自己作的什么孽,平白捡了这许多烂摊子。

    想着也是无趣,想要打车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刚刚把钱包里的现金全部给了刘金虎,而且银行卡也被于倩丢的找不到了。

    郁闷看了看时间,沈炼只能迈动双腿选择走回去。

    来的时候沈炼记得车也就开了一会,但真正走回去的时候沈炼却用了整整一个小时才看到医院宿舍楼。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路上连个鬼影都没有,一路之上只有沈炼脚步落地的声音在巷子内回荡。

    沈炼当然不怕黑,也不相信鬼神之说,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猛然回头却只能看到空空的巷子,哪儿有丝毫人影。

    心里暗自警惕,他感觉一向敏锐,一般人只要对他稍加注视就会有所察觉,如今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有错。

    不动声色的又走了几步,忽而沈炼五指间多了几根银针,转身挥手,数道银芒朝着黑暗中激射而去。

    事情发生的极为突然,沈炼相信若真有人跟着自己肯定会因此露出马脚,但他失望了,银针全部撞在了墙面之上,黑暗中几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难道是错觉不可能啊,自己感觉一直都极准”

    百思不解,沈炼只能暂时将这件事抛在脑后,然后大步离开这里,如果有人跟着的话那对方身手肯定是远远超过他的,真逼得对方现身未必就是好事。

    就在他走后不久,黑暗的巷子阴影中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影突兀出现在了路灯之下。

    “看来阁主的担忧是对的,沈炼果然修习了内功,沈家父子留不得”

    他声音嘶哑如同金铁摩擦,在夜色中诡异回荡。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