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医道天才在都市最新章节 > 医道天才在都市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千叶参王(文)
    说完感觉太不礼貌,但话既然出口,她也就不解释。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虽然她对沈炼的医术好奇兼钦佩,但不代表叶青眉对沈炼的人品放心,而且她车子几乎没有坐过年轻异性,沈炼做副驾驶她总有些别扭。

    沈炼却不管不顾径直坐了副驾驶,随手绑好安全带,有些安逸的闭目养神。

    叶青眉车厢里有种很好闻的香味,像是叶青眉长期一个人开车残留的特殊香味,跟她身上味道极其相似。

    见沈炼脸皮偏厚,叶青眉哼了一声启动车子。

    叶青眉的家在江东市区中心,一个叫蝶园的高档小区,她家就在第一栋的一层二门。

    到了的时候已经快吃晚饭时分,将车子停进车库,没走几步路就到了门前。

    叶青眉拿出钥匙刚要开门,门忽然就被打开了,一个须发斑白满脸红润,年龄约在七十的老者急急忙忙迎了出来,正是叶青眉的爷爷叶锦荣。

    叶锦荣行医五十年,到如今已经是江东中医界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这等人物在外人看来应当都是古板严谨老成持重的,但叶锦荣恰恰相反,年龄越大就越觉得国粹的玄妙,一旦听闻哪儿有中医比较出名的人物,恨不得立刻就到近前好好讨教一番。是以听叶青眉三番两次说起沈炼针灸的事情之后他早就催促着叶青眉把沈炼带回家里来,今天自己这孙女总算给了个准信,是以叶锦荣其实早就等的着急了。

    “哈哈哈,青眉,这就是你经常提起的沈炼小兄弟吧,站在门外干什么,快请人进来啊”叶锦荣见两人站着不动,不由抓着沈炼的手就热情的往里拽。

    叶青眉单手扶额,她对自个这极品爷爷已经无话可说,平时还算正常,但只要中医上面有他不解的事情他整个人就变成了小孩子,而且自己充其量也就提了两次沈炼的事情,什么叫经常提起。

    沈炼也没想到叶锦荣这么热情,不过他倒是因此对这刚刚见面的老人多了几分好感,无它,重生以来除了凌海川外他就没被别人正常对待过,更何况叶锦荣此时的表现完全发自内心,没有丝毫作伪客套的痕迹。

    “你们聊,我去做饭”叶青眉替自己爷爷臊的慌,是以眼不见为净,留下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自己钻进了厨房。

    “恩恩,多做几个菜,顺便把我那瓶好酒拿出来,今天我跟沈炼好好喝几杯”

    说着就去帮沈炼倒茶。

    趁这当口沈炼才有心情打量叶青眉的家,户型比较大,四室一厅,装修上遵循古风,无论沙发藤椅或是暗色地板都衬托的房间色调格外舒服,尤其是客厅角落处一个精致小架子,让沈炼情不自禁走了过去。

    架子有数十个方格,有些像是盛放药材的,果然,刚一走近,一股熟悉而浓郁的药材清香就飘了过来,很显然,这里面的药材应当是刻意挑选的,都是味道比较颐神的。

    叶锦荣端着茶过来,见沈炼朝药材架子走去,不由笑着道:“小兄弟,老头子考考你怎么样”

    沈炼愣了一下,旋即点了点头,这老头跟叶青眉虽然性格上像是两个极端,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同时能够给人一种真诚信任感,且说话都喜欢直来直去,不计小得失。

    “这些药材我放置了好些年,能猜到一半的人老头我都还没见过,想看看你能猜对多少”叶锦荣端着茶递了过来。

    沈炼客气接过,晃了晃,一片云雾蒸腾,香气四溢,嗅之提神醒脑。

    “老爷子,这茶应当是云藤研碎晒干而成的,这味儿跟格子里药材味儿有些相似,所以肯定是有云藤的”

    叶锦荣眼睛一亮忙点头道:“继续”

    云藤性温,是以一般情况周边都放置有寒性药材,药屉里面肯定还有寒星草,寒月草两种。

    叶锦荣之前邀请客人到家里来虽然有人可以仅凭味道可以说出十好几种药材,但是如沈炼这般将他心思猜的一分不差的却是从未见过。

    如果说之前的叶锦荣只是对沈炼针灸感兴趣的话,那他现在已经对沈炼这个人重新定义,这几句话看似简单,却需要对中医极其了解。

    沈炼一时间也起了兴致,这感觉就好似花灯节时分猜灯谜一样,随着他一个个报出药屉里的药材名字,叶锦荣兴奋的胡须连连颤动。

    “小小年纪了不得啊,我这里来过的中医大家倒是不少,可跟你这小娃娃一比可都是白活了”

    “老爷子,我年轻,所以鼻子比较管用”沈炼也不谦虚,打趣道。

    “来来,坐下说,我正巧有些事情要请教你”

    叶锦荣没听过沈炼之前那些不好名声,加之沈炼俊俏懂礼,叶锦荣越看越是喜欢,想着沈炼要能再大几岁,跟青眉真是合适。

    叶青眉此时正在做饭,瞧着客厅里两人聊的热火朝天,不由微微一笑,她从小随爷爷长大,其实看老爷子高兴也就够了。

    “先吃饭,爷爷,你别老拽着人家说东道西的,天这么晚了,吃过饭人还得回去呢”

    叶青眉辛辛苦苦做了四五个菜,但端上来的时候却没人捧场,叶锦荣更是看也没看一眼只顾跟沈炼交流中医。

    “着什么急,太晚的话睡咱们家不行吗”叶锦荣瞪了叶青眉一眼,往日一向强势的叶青眉只能翻了个白眼。

    沈炼本来还没觉着饿,但当饭菜香味不断飘来的时候就有些扛不住了,正巧借着叶青眉的话题转身做到桌上,丝毫不客气的开始盛饭。还别说,沈炼真没想到叶青眉会做饭,而且看上去似模似样。

    叶锦荣还有些意犹未尽,但一时间只能作罢,吃饭时还反复提醒沈炼没事要常来,自己有很多稀罕玩意。

    “老头,你有哪些稀罕宝贝我怎么不知道”叶青眉好奇问道,说真的,她还真不知道自己爷爷有什么宝贝。

    “对你来说当然不是宝贝,那是因为你不喜欢中医,但对懂中医的人来说我珍藏的东西绝对能让人眼馋死”叶锦荣颇为自得,显然是说给沈炼听的,这小子别看年纪轻轻,但见识之广让叶锦荣都感觉到有些不可置信,说起来丢人,沈炼说的大多中医秘闻他是闻所未闻。

    “老爷子,什么稀罕玩意让你这么重视”沈炼心里一动,忽然想到叶锦荣交友广阔,又喜好收藏珍稀药材,说不定就有自己目前正在寻找的几种,在江东医院虽然临时配制了方子,但效果有些差强人意。

    “紫参你知道吗”叶锦荣小心翼翼道。

    紫参沈炼饭到嘴边愣住了。

    他所需最为珍稀的一种药材就是千叶参,此参通体泛紫,名贵至极,就算在大明朝那种灵气相对浓郁的年代想要找到都是极为困难的,如今听叶锦荣提到紫参,他忍不住想到了千叶参。

    “老爷子,你说的紫参是什么,能给我看看吗”沈炼小心问了一句,若真是千叶参的话,就算只是看一眼主人可能都会有所忌讳。

    叶锦荣简单犹豫了一下,旋即道:“看是当然可以看的,但不能在外乱说,这参也是我几年前游山玩水之时从一个普通农户家收购来的”

    沈炼点了点头,这时就连叶青眉都好奇起来,爷爷还从来没说过什么紫参的事情。

    吃过饭,碗筷都没收,叶锦荣领着叶青眉沈炼两人来到了叶锦荣私人书房。

    说是书房其实就是药房,周围到处都是放置重要的药屉,且来到这里各种中药味才开始浓郁起来。

    走到最里面的一个抽屉前,这抽屉跟普通抽屉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上了锁,开锁后,叶锦荣小心翼翼拿出一个一尺多长的长匣子,犹豫了一下,将匣子打开。

    匣子里是软锻子铺就,且盖了一层又一层,叶锦荣小心翼翼直如抽丝剥茧一样,勾的沈炼跟叶青眉都紧紧盯着,甚至一向防备沈炼的叶青眉都没注意到自己领口这会儿不觉开了,两团白玉一样的软肉若隐若现,只可惜沈炼的目光也全被叶锦荣的动作吸引,错过了这极其难得的风光。

    黄色锦缎最终被完全打开了,一颗紫玉一样的人参静静躺在那儿,跟其它人参不同,若不是盒子打开的一瞬间有一股奇异的香味散出,让人几乎以为这是普通的紫色石。

    沈炼从盒子打开的一瞬间拳头已经抓在了一起,千叶参,果然是千叶参,而且瞧它周身那一条条大自然赋予的纹路就知道至少都有百年以上,就算是不加以其它药材配药,仅仅服用一些沈炼九阳决的第一重便会水到渠成。

    紫参养脉,这几乎是千古不变的定理,脉络若坚,何愁修炼无成。

    叶锦荣瞧沈炼双眼异样,好奇问道:“沈小友难道见过这紫参”

    之前是沈小兄弟,后亲热的叫沈炼,到现在已经变成了沈小友,叶青眉闻言只是无奈,她叫叶锦荣爷爷,而叶锦荣却压根不顾及她想法随意称呼别人。

    沈炼平缓了一下心情,然后毫不犹豫的对叶锦荣鞠了个躬。

    叶锦荣活了半辈子,起初没反应过来,见沈炼不像是开玩笑,慌忙抱住匣子道:“你别打这人参主意,老头子我这辈子说不定也就见这么一颗”

    沈炼也不着急,而是道:“老爷子太小看沈炼了,咱们刚刚见面,我怎么可能好意思张口要这么贵重的药材但是”

    叶锦荣心刚放下,沈炼后音让叶锦荣禁不住又将心提了起来。

    “老爷子,我也不瞒您,这紫参我是知道的,而且是我一直想要找的药材。您看这样行不行,只要您肯割爱将紫参分我一半,我原意把我针灸术教给老爷子”

    沈炼对紫参志在必得,如果在明朝沈炼碍于家规肯定不可能开出如此条件,但这毕竟已经不是明朝,更何况同是喜好中医之人,就算是叶锦荣出言请教沈炼也会说个一二,如今拿针灸法换取紫参恰巧合适。

    叶锦荣心里一动,但旋即就坚决摇了摇头道:“我半截身子入土,就算要了你的针灸技法也是没用,不换不换,这参我准备给我未来外孙补身体用的”

    沈炼明显看到叶锦荣眼神中对神针八法极为感兴趣,之所以如此说无非是想多要些筹码,这老头耍无赖也是如此理所当然,让人生不起厌烦之心。

    “老爷子,参我只要半个,剩下半截你绝对够用了,不过为了让老爷子心中舍得,我除了针灸技法外我再加一本明朝御医之首江一平手抄版的异闻录如何。”

    明朝之时除了沈家之外医术最厉害的莫过于江家,而江一平跟沈炼算是忘年交,是以对江一平的那些著作沈炼几乎是倒背如流。且据沈炼所知,史料上是记载有江一平的,而且在中医界评价不低,但唯一遗憾的就是未能有关于他的医学著作流于市面,是以沈炼直接开了个让叶锦荣无法拒绝的条件,若叶锦荣再不同意,沈炼也只能作罢。

    叶锦荣毕竟懂理,沈炼所说的无论是他针灸技法或是江一平手抄版异闻录都是他闻所未闻的,在市面极有可能就是无价之宝,相比而言他手里紫参虽然珍贵,价值上却明显不及。

    “好,这参就切你一半”也不再犹豫,叶锦荣当下答应。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